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三十 一份最大的遗产 · 法隆矿的传说  

2012-07-02 00:38:29|  分类: 尼尔斯骑鹅历险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讲给你听,大拇指儿,”巴塔基说道,“我在这个世间饱经沧桑,有过得意走运,也有过背时晦气。曾经有过好几次,我被人类捉住,就这样我不仅学会了他们的语言,而且也从他们的渊博学识中汲取了许多有益的东西。我可以毫不夸口地说,在这块土地上,没有哪只鸟能够比我更了解你的同族了。
  “有一次,我曾经被关在法隆市一个矿山巡视员家里,一关就关了许多年。我要对你讲的这个故事就是在那人家里听到的。
  “很久以前,在这里达拉那省住着一个巨人,他有两个女儿。在巨人暮年垂死之际,他把两个女儿叫到身边来分配他的财产。

“他最珍贵的财产是几座到处蕴藏着铜矿的大山,他想把那几座大山赠送给女儿们。‘可是在我把遗产分给你们之前,’巨人说道,‘你们必须答应我,若是有人发现了你们的铜山,你们务必要趁这个陌生人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别人之前把他打死。’大女儿秉性残忍,脾气粗野,她毫不迟疑地答应了。而二女儿心地善良,温顺柔和,她在答应之前沉思了很久,她的父亲看出了她的迟疑不决。所以老巨人只分给二女儿三分之一的财产,而大女儿分到的那一份恰好是二女儿的整整两倍。‘我知道你是我可以信赖的,’巨人这样对大女儿说道,‘就像可以信赖一个男子汉一样。因此,你理应得到最大的一份遗产。’
  “老巨人分完遗产之后不久就故世了。在这以后很长的一段时日里,两个女儿都对自己的诺言信守不渝。常常有贫苦的樵夫或者猎人看到露出在大山外面的铜矿矿苗,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跑回家去把见到的一切告诉别人,无妄之灾就会降落到他的身上。说不定是棵枯死的松树突然倒下来把他砸死,或者哪里山坡塌方,叫他葬身在泥土沙石底下。总之,见到过宝藏的人从来没有时间去告诉别人,这些地下宝藏是蕴藏在荒原的什么地方。
  “在那时候,这一带到处都是散放牧场,农民到了夏天通常都把他们的牲口赶进森林边上的散放牧场去吃草。放牧的人跟着牲口在一起,收藏牛奶,赶做奶酪和黄油。为了让人和牲口在荒野上有个栖身之处,农夫们在森林里斩割荆棘,清理出一小块平地,修造起几间小茅屋,他们把这些房子叫做夏季牧屋。
  “有一次,有个住在达尔河畔托斯翁教区的农夫在伦农湖岸边造了一间夏季牧屋。那里地面上到处是石头,因此没有人打算在那里耕耘播种。有一个秋天,这个农夫牵了几匹驮东西的马到那里去,准备把在夏季牧房里的一盒盒黄油、奶酪以及大小牲口都搬运回家去。当他要清点牲口头数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有一头公羊的犄角红得出奇。
  “‘公羊的角是怎么回事?’农民对放牧的女人问道。
  “‘我弄不明白,’她回答道,‘那头公羊在这里过夏天的时候,每天晚上回来角总是红红的,它一定觉得那样很好看吧。’
  “‘哦,你是这么想的,’农民似信非信地随口说道。
  “‘这只公羊脾气非常倔强,要是我把它角上的红颜色洗掉,它就马上去重新染上。’
  “‘你把羊角上的红颜色再洗掉,’农夫吩咐道,‘让我亲眼看看它是怎么染上颜色的。’
  “公羊角上的颜色刚刚洗干净,它又一溜烟朝森林跑去。那个农夫在后面紧紧跟随,他追上公羊的时候,那只公羊正低着头站在那里,用角抵着地面的那些红色石块擦来擦去。农夫拣起石头,用鼻子闻闻,又用舌头舔舔。他明白过来,他碰巧找到了几块矿石。
  “正当他站在那里陷入沉思的时候,有一块巨石从他身边的峭壁上呼啸着滚了下来。他纵身躲闪,那块巨石刚刚擦身而过,他倒侥幸没有受伤,可是那头公羊却正好压在石头底下,活活被砸死了。农夫仰起头来朝峭壁上看去,他看到一个身体高大、孔武有力的女巨人正在把另一块巨石朝他推下来。‘喂,你究竟要干什么?’农夫高声叫喊道,‘我既没有招惹你,也没有同你的同族有什么过不去。’
  “‘这倒不错,我知道得很清楚,’女巨人回答说,‘但是我必须砸死你,因为你发现了我的铜山。’她讲这番话的噪音哽咽悲痛,似乎她非常不情愿打死他,因此他鼓足勇气来同她理论一番。那个女巨人就原原本本地讲述了那个已经去世的老巨人,讲到她曾经许下的诺言,也讲到了她的姐姐分到了最大的那一份遗产。‘我很难过要把那些可怜的无辜者杀死,他们不过是无意中见到了我的铜山。’她叹息道,‘我真希望,我当初没有接受这份遗产就好了,可是既然我已经立下了誓言,那么我也只好信守不渝了。’说着她又用手去推那块巨石。

“‘不要那么匆忙,’农夫叫道,‘你用不着为了信守诺言的缘故而砸死我。要知道,发现铜矿的并不是我,而是那头公羊。你不是已经把公羊砸死了吗!’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样一来就可以交待过去了?’巨人的二女儿说道,她开始踌躇起来。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农夫说道,‘你已经好得不能再好地信守了你的诺言。’他这一番顺乎情理的话打动了她的心,总算保住了性命。
  “农夫赶紧把奶牛驱赶回家,然后就下山直奔伯尔斯拉格那矿区,到那里去招聘开矿的人手。那些雇工帮着他在公羊丧生的地方开出了一个铜矿。他起初总是提心吊胆,生怕被活活打死。然而巨人的二女儿却没有来找他麻烦,谅必她厌倦了成天看守铜矿山的差使。
  “那个农夫发现的铜矿矿苗是分布在大山的表层上的,所以开采起来既不困难也不麻烦。他领着雇工们从森林里砍伐出木柴,在蕴藏铜矿的大山上堆起一垛垛柴堆来点火燃烧。石头灼热之后就会爆裂得粉碎,这样他们就取到了矿石。他们把铜矿石用火一遍又一遍地冶炼,结果铜与矿渣分离开来,他们得到了纯铜。
  “从前的时候,人们在日常起居中用的铜器要比现在多得多。铜是一种用途广泛而且需求迫切的货物,因此拥有铜矿的那个农夫发了大财,很快就成为巨富。他在铜矿附近修建了一个大而无当、奢侈豪华的庄园,为纪念那头代他丧生的公羊,便起名为考尔遗产庄园。他骑马到托尔桑教堂去做礼拜,他的骏马钉的是银马掌,这引起了上教堂的人莫大的钦羡。他女儿举行婚礼的时候,他举行了盛大的宴会,用掉了二十大桶啤酒,烤了十只大公牛。
  “那时候,人们都守在自己的家门口,很少到处走动,所以消息传播起来不如现在这样方便。不过,发现了一个大铜矿的消息还是不胜而走,在这一带弄得满城风雨。那些生计不如意的人纷纷朝着达拉那省蜂拥而来。贫苦的人们在考尔遗产庄园受到了良好的接待。那个农夫雇用了他们,出了很高的工钱,叫他们去开矿,那大山上矿石多得俯拾皆是,他雇用的人愈多,他就越富有。
  “但是有一天晚上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四个强壮的男子汉扛着矿工用的鹤嘴镐来到了考尔遗产庄园。他们也像其他人一样受到了很好的款待,但是当农夫开口问起他们愿意不愿意在他那里做工的时候,他们却断然谢绝了。‘我们打算自己去开矿,’他们说道。
  “‘那怎么行呀,这座矿山是我的,’农夫说道。
  “‘我们又没有打算开采你的矿,’那些陌生人回答说,‘山里大得很,荒野上没有圈起来的无主土地有的是,我们同你一样有权去开采。’
  “他们没有再多谈论这件事情,农夫仍旧慷慨好言地招待了他们。第二天一清早,那四个汉子就进山去了,在稍远的地方找到了铜矿矿苗,就着手开采起来。他们干了几天之后,那个农夫来到了他们那里。
  “‘这座山里矿藏有的是呵!’

“‘是呀,要把这个宝藏挖出来,真不是这几个人能干得了的,要许许多多人工劳力才行。’
  “‘这我很清楚,’农夫说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们在这里开采矿石还是应该朝我纳税才行,因为人们能够在这里开矿全靠了我的功劳。’

“‘你的这番话就叫我们摸不着头脑了,’那些汉子气鼓鼓地说道。
  “‘是呀,要知道是我用自己的智慧把这座矿山从巨人手里解救出来的,’农夫说道。于是他讲述了巨人的两个女儿的故事,还提到了那一份最大的遗产。
  “他们全神贯注地听他讲这个故事,然而他们都对农夫意料之外的另外一件事萌生了念头。‘你敢肯定,另外那个女巨人要比你碰到的那一个可怕得多?’他们追问道。
  “‘反正我想她是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的,’农夫冷冷地回答道。
  “农夫说完这句话就起身走了,可是他禁不住在附近留意看他们想做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看见他们搁下了手头的活计,拐进森林里去了。
  “那天晚上,考尔遗产庄园上的人们围坐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他们听见森林里传来了一阵可怕的狼嚎,在狼嚎声中还间杂着人的惨叫。那个农夫站起身来,而雇工们却无意跟他一起去。‘那帮半道上拦路抢劫的家伙准保给狼撕得粉身碎骨了,这才是罪有应得哪,’庄园上的人这样说道。
  “‘他们准是有难了,说不定性命难保,咱们赶快去救人要紧,’农夫一声吩咐,把庄园上五十个雇工全带上出发了。
  “他们不久以后就看见有一大群饿狼围挤在一起,你推我拥,牙爪并用,在哄抢着猎物,雇工们把狼群撵跑了,地面上赫然横陈着四具血肉狼藉的尸骸,若不是他们身边撂着四把鹤嘴镐的话,真无法辨认这是些什么人了。
  “从此之后,那座铜山一直归农夫一个人所有,直到他去世为止。他的几个儿子在矿山上一起干活,把全年开采出来的矿石都放在一起,到了年底,再均分成几堆,抽签配,然后再各自在自己的炉子里冶炼。他们也都成了有财有势的矿山主,都兴建起了华丽的大庄园。他们去世之后,子孙后辈又继承父业,兴建起新的矿井,增加开采量。年复一年,铜矿的规模愈来愈大,愈来愈多的矿业主参加了开采。他们当中有些人就住在矿山附近,另一些在这一带地方兴建起了矿场和锻冶炉。这里大批建筑物拔地而起,成为一个新的矿区,名叫大考怕贝格矿区,也就是大铜山的意思。
  “不用说,蕴藏很浅、可以露天开采的那一层铜矿很快就被采掘殆尽了。矿工们不得不往地下深处去寻找矿脉,他们必须钻进又深又窄的矿井里,走过七曲八拐的坑道,到地底下漆黑的深处去点火放炮,炸山裂石。采矿历来是笨重辛苦的劳动。再说放完炮后浓烟排不出去真熏得人够呛。从笔直陡立的阶梯上把矿石搬运到地面上来,那可真不是件容易事。他们往地底下钻进去愈深,风险就愈大。有时候矿井角落里会冒出大股水柱来,有时候坑顶塌方活活把矿工压死。这样,大铜矿变成了叫人却步生畏的地方,没有人自己愿意去干这种采矿的活计了。于是,被判处死刑的囚徒和在森林里横行不法的强徒只要愿意到法隆矿区去当矿工,一律可以减刑惩处,从轻发落。
  “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有人想去寻找那份最大的遗产了。可是在去大铜山的那些罪犯当中有一些人却把冒险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他们便走遍了整个这一带地方,希望能找到那个宝藏。
  “那些纷至沓来的找矿者的下场如何,没有人能够说得出来。但是有一个传说是,有一天晚上,两个矿工兴冲冲跑到主人家里,说是他们在森林深处找到了很大一条矿苗。他们还在回家途中沿路做了记号,想在第二天带主人去看。可是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主人要带领所有的手下人到教堂去做礼拜,没法子当天赶到森林里去寻找矿苗。那时还是隆冬季节,他们从冰上横穿瓦尔邦湖到教堂去。去的时候一切如常,但是在回家的路上那两个发现矿苗的长工都双双坠入冰窟窿里淹死了。于是人们又谈虎色变地想起了那份最大的遗产的传说,而且确信他们两人一定发现了它。
  “矿业主们为了解决开矿的一些问题,特意请来了精通采矿术的外国人。那些外国人教会了当地的矿工们不少采矿技术,如建造抽水泵和把矿石提升到地面的设施等等。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个陌生异国的巨人女儿的神话,不过他们判定在这一带附近肯定有一条非常大的矿脉。于是他们便热切地寻找起来。有一天晚上一个法国工头回到矿山住地,说是他已经找到了那份最大的遗产。一想到马上就要发大财了,他欣喜若狂。当天晚上他大摆筵席,又是酗酒,又是跳舞,还掷骰子大赌了一通,到了最后他同一个酒徒争吵起来,先是动拳头殴打,继而拔出刀子,结果给那个酒友一刀子捅死了。
  “从大铜山源源不断地开采出大量矿石,这个矿在任何一个国度里都称得上是个最富的铜矿。它出产了大量财富,不但给周围地区带来了富裕,而且上缴给国家大量税款,这对于瑞典王国在经济拮据的岁月里有很大的帮助。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法隆市大兴土木,建设蒸蒸日上。这个铜矿被大家认为是全国令人瞩目的,对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历代国王都不远千里到法隆市来巡视,并且把它称为瑞典的好运气和瑞典王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
  “人们想到,从这座老矿山上已经得到了这么多的财富,因此没有人怀疑在附近还有一个蕴藏量比它多一倍的铜矿,可惜就是无法找到,真叫人恨得牙痒痒的。有不少人不借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却也毫无所获。

“最后看到过那份最大的遗产的是一个年轻的法隆矿山主,他出身名门望族,在这个地方拥有庄园和冶炼炉。他想娶雷克桑德的一个娇艳俏丽的农家姑娘为妻子,就登门去求婚。但是她却拒绝嫁给他,因为她不愿意搬到法隆市来,她一想到锻烧炉里冒出的滚滚浓烟和铸造厂里尘垢漫天,使城市上空一直笼罩着烟雾,她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烦恼。
  “年轻的矿山主非常爱她,在回家的路上黯然神伤。他从小就一直住在法隆市,从来没有想到过在那里生活有什么难受的。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了,他走近这个城市时,心里泛起了一股恐惧。从巨大的矿井开口处,从矿井四周成百个冶炼炉里,冉冉升起刺鼻呛人的硫磺浓烟,把整个城市都裹在一层烟雾之中。这股浓烟妨碍了植物的生长,以致城市四周有大片寸草全无的不毛之地。他举目所见的都是火光熊熊的冶炼炉和它们四周堆积如山的黑色矿渣。不仅在法隆市是如此,而且附近这一带地方,像格里克斯堡。本特斯阿维、伯格高德、斯登纳斯、考斯耐斯、维卡等等一直到阿斯翠勃塔。他这才明白过来了,那个从小在锡利延湖边长大的娇人儿,习惯于新鲜清洁的空气、明亮湛蓝的天空、翠绿一片的田野和波光粼粼的湖水,叫她怎么能够在这个鬼地方呆得下去。
  “城市的这副模样使他更加心烦意乱,他不想马上就返回家去,而是从公路上拐出去,朝着荒野信步走去。他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转悠了整整一天,自己也不知道朝什么方向走。
  “快到傍晚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山上有一处地方像金子一般闪烁出耀眼的光辉。他定睛一看,认出来那是一条巨大的铜矿脉。他先是为这个意外的发现感到一喜,旋即又是一惊,因为他想起来那条矿脉说不定就是夺去不少人性命的那份最大的遗产。他一想到此,顿时害怕起来。‘今天我是大难临头啦,’他思忖道,‘说不定我会为发现了这份财富而丢了性命!’
  “他马上掉转身来朝回家的路上走去。走了不多时候,迎面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样子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矿山主的妻子,可是他记不起曾经见过她。

“‘我想问问你干什么在森林里奔走?’她问道,‘我看见你在这里东荡西逛了整整一天。’
  “‘哦,我在这里走来走去是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可以居住的地方,’矿山主支吾其词地回答说,‘因为我爱上的那个达拉那姑娘不喜欢住在法隆市里。’
  “‘难道你不想开采方才见到的那座偌大的铜山?’那个女人进一步追问说。

“‘才不想哪,我已经答应洗手不干,停止采矿了,否则我就娶不到那个我心爱的姑娘了。’
  “‘好吧,但愿你能够遵守诺言,’那个高大的女人说道,‘那样你就不会遭受到不测的灾祸。’
  “说完这句话,她马上从他身边走开了。为了以防万一起见,矿山主赶紧把自己说过的那些搪塞的话付诸实施。他果真停止了开矿生涯,在离开法隆市很远的地方建造了一个庄园。后来他心爱的那个姑娘同意搬到他的新居去了,他总算既保住了性命又娶到了心爱的姑娘。”
  说到这里,渡鸦巴塔基就结束了他的故事。男孩子真的一直没有打盹,但是手上的凿子也凿得并不快。
  “喂,那么以后怎样啦?”渡鸦不再说下去的时候,男孩子就这样问道。

“噢,从那时候以后,铜矿开采业就日益走下坡路了。法隆市仍旧存在,但是那些古老的冶炼炉却荡然无存了。整个地区到处都是昔日的矿山主过去兴建的庄园,但是居住在里面的人却不得不从事农业或者林业。法隆这个铜矿的矿石快要开采完了。因此,现在要找到那份最大的遗产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加迫切。”

“那个年轻的矿山主是不是看到那份遗产的最后一个人?”男孩子问道。
  “你快把墙上的窟窿凿通,放我出去后,我会告诉你谁是最后了个,”巴塔基说道。
  男孩子愣了一下,手里加紧一些,凿得比方才更快了。他觉得,巴塔基在讲述这件事的时候,腔调里有一股奥秘的味道。听起来,仿佛要让男孩子明白,巴塔基自己亲眼看到过那条大矿脉。那么,渡鸦讲给他听这个故事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你在这一带到过许多地方,”男孩子刨根究底地追问道:“你在这一带森林和山岭周围盘旋低飞的时候,大概也看到过有什么蛛丝马迹的东西吧?”
  “我可以带领你去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你快点把手上的事情干完,”渡鸦说道。
  男孩子开始劲头十足地凿起来,碎木屑在他身边飞进。现在他心里有点把握,渡鸦自己曾经亲眼看到过那份最大的遗产。“可惜你是一只渡鸦,你看到了那份财富,自己却得不到什么好处,”男孩子说道。
  “在我看到你能够把墙壁凿通,把我放出去之前,我不想再多讲这件事情,”渡鸦说道。
  男孩子干得非常努力,连凿子都凿得烫手了。他觉得自己轻而易举地猜出了巴塔基的用意。渡鸦自己没法子去采矿,所以他就干脆做个人情把自己发现的这份财富赠送给尼尔斯·豪格尔森。这种臆测是最令人可信的,也是最合乎情理的。倘若男孩子现在知道了这个秘密,将来他长大成人就会回到这里来,寻找这份巨大的财产。他将来一旦赚到足够的钱,就要把整个西咸曼豪格教区买下来,也修建起一座威特斯沃尔庄园那样的大庄园。到了那一天,他就要把自己的爸爸妈妈接到这座宫殿般的宅邸里来住。他们将步行走来,畏畏缩缩地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他就迎出去,站在台阶上说道,“请赶快进来,你们会像住在家里一样舒服!”他们俩起初当然认不出来他是谁了,觉得十分惊奇,为什么这位阔气的先生肯请佃农夫妇住到自己的宅邸里去。
  “难道你们不喜欢住在这样一个地方?”他会这样问道。
  “哪里的话,不过这不是我们住的地方,”他们会这样回答说道。  

“不对,这就是你们住的地方,我的打算是,这幢房子就送给你们了,作为去年你们走失了一只大白雄鹅的赔偿。”他会这样说道。
  男孩子把凿子用得更加得心应手了。嗯,他有钱了之后,要花钱去办的第二件事情是在索耐尔布那片灌木丛生的荒漠上为看鹅姑娘奥萨和小马茨修建一座新房子,当然要比原来的那间小房子大得多,也好得多。他还要把整个陶根湖买下来,送给那些野鸭,另外……
  “现在我必须夸奖你,你干活手脚很利索,”渡鸦说道,“我觉得这个窟窿已经足够大了。”
  渡鸦终于顺利地钻了出去。男孩子跟在他背后也钻了出去,看到巴塔基在几步开外的一块石头上站直了身子。
  “现在我要对你履行我的允诺,大拇指儿,”巴塔基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要告诉你,我确实亲眼看到过那份最大的遗产。不过我有一言相劝,你千万不要去费心寻找那份矿藏了。我是花费了多少年心血才算有机会见到它的。”

  “我想,我把你搭救出来,你应该告诉我,作为对我的报答才对,”男孩子说道。
  “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你一定是很困了,”巴塔基说道,“否则你是决计不会动这种念头的。你难道没有听见,所有泄露那份最大的遗产藏在什么地方的人都难逃毒手,惨遭横死吗?不行呀,老弟,我巴塔基在世间闯荡了多少年,已经学会守口如瓶了。”他说完这句话,就把翅膀一拍飞走了。
  大雁阿卡站在熬硫磺房旁边的地上睡着了,男孩子走过去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她叫醒过来。他心里头十分懊丧,因为失去了这份巨大的财产而伤心难过。他觉得什么事情也引不起他高兴。“我才不相信那个关于巨人女儿的传说是真的,”男孩子气鼓鼓地自言自语说道,“我不相信凡是找到那份宝藏的人就一定会被狼吃掉,或者非掉进冰窟窿里淹死不可。我猜想,一定是那些穷苦的矿工在深山老林里寻找到那条大矿脉以后欣喜若狂,没有顾得上做好标记就离开了那里,后来再也没有能够找到它。我想他们心里是那么懊丧和难过,所以就再也没有能够活下去。因为现在我也有这样的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