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二十二 卡尔和灰皮子的故事 · 修女蛾  

2014-11-27 10:47:56|  分类: 尼尔斯骑鹅历险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件事情过去了几年之后,猎狗卡尔有一天清早正懒洋洋地躺在门前的台阶上睡觉。那时已经时值初夏,日长夜短,尽管太阳尚未升起,可是天色却已大亮。猎狗卡尔从睡梦中醒过来,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是你来了吗,灰皮子?”卡尔问道,因为他已经对麋鹿灰皮子天天深夜来看他习以为常了。他没有得到回答,可是他又听见有人在叫唤他的名字。他觉得他听出来那是灰皮子的声音,赶紧站起身来顺着声音的方向寻找过去。
  猎狗卡尔听得见麋鹿在他前面奔跑,可是却怎么也追赶不上他。那只麋鹿并没有顺着林边小路跑,而是径直穿过灌木丛朝向树林最茂密的地方跑去。卡尔费了好大力气才不至于迷失麋鹿的足迹。

“卡尔,卡尔,”那个声音不时地呼叫,而嗓音分明是麋鹿灰皮子的,因为他的嗓音清脆而带有一种卡尔以往没有听见过的悲伤的音调。

“我来啦,我来啦,你在哪儿?”猎狗喊着回答。
  “卡尔,卡尔,难道你没有看到上面有东西掉下来吗?”灰皮子问道。

卡尔这时才驻足凝视,看到云杉树上的树叶纷纷扬扬像是疏而不密的雨点不停地从树枝上洒落下来。“哦,我看到啦,是杉树叶子在往下掉。”他一边喊着,一边加紧脚步钻进密林深处去寻找那只麋鹿。
  灰皮子在前面连窜带奔,笔直穿过灌木丛,卡尔差点儿就看不到他的足迹。

“卡尔,卡尔,”灰皮子暴怒地吼叫道,“你难道没有闻出来森林里有一股气味吗?”

卡尔停下脚步用鼻子嗅了嗅,云杉树果然发出一股比往常强烈得多的异样气味。“唔,我闻到气味啦,”他叫道,但是他没有花费时间去思索一下这股气味是从哪里来的,而是加紧脚步去赶上灰皮子。
  麋鹿又一次飞速地跑开去,猎狗没有能够追得上他的踪影。

“卡尔,卡尔,”过了一会儿,麋鹿又叫喊起来。“你难道没有听到云杉树上有些动静吗?”现在麋鹿的声音是那么凄惨,甚至铁石心肠都会被融化的。

卡尔停下脚步,竖起耳朵认真谛听,他听到树枝上发出一阵阵嚓嚓嚓的响声,虽然很轻微但是可以听得很清楚,仿佛就像钟表走动时的声响一样。

“是呀,我听见声音啦,”卡尔叫喊道,但是停住脚步不再奔跑了。他恍然大悟,原来麋鹿并不是要他去追赶,而是要他认真注意森林里发生的咄咄怪事。猎狗卡尔站在一棵枝桠朝四面伸开而且微微下垂、树叶宽大。呈墨绿色的云杉树底下。他举目凝视,仔细地查看那棵树,只见那些树叶一张张都在蠕动。待到他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树枝上密密层层布满了灰白色的虫子。这些虫子在树枝上爬来爬去啃咬着树叶,每一条树枝上都满是虫子,它们饕餮大嚼,好不逍遥。那一阵阵奇怪的嚓嚓嚓声就是无数在啃食树叶的虫子发出来的响声。那些被咬得七穿八孔的树叶飘飘洒洒地不断落到地面上,而那些可怜巴巴的枝桠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味,熏得猎狗十分受不了。
  “那棵云杉树上大概没有剩下多少树叶啦。”他想道,把目光转向了下一棵树。那也是一棵高大挺拔的杉树,但是光景也差不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卡尔沉思起来,
  “这些漂亮的树木真是可惜。他们不久之后就将面目全非。”他一棵树一棵树地边走边看,力求弄个明白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情。“那边有一棵松树,那些虫子也许不敢去啃松树吧,”他想道。不料那棵松树也遭了殃。“唔,那边有一棵白桦树,喔唷,那也受了害,还有那边也是,森林看守人见到了一定要难过的。”卡尔想道。他朝向灌木丛的深处走去,想看看这场虫害究竟蔓延得有多广。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听到同样的嚓嚓呼声,闻到同样的气味,看到树叶同样像下雨一样洒落下来。他用不着停下脚步来仔细看了。他从种种征状上已经看明白了,那些小虫子无处不有,整个森林都受到他们的茶毒,快要被蛀食殆尽了。
  忽然他来到一块地方,那里倒闻不到气味,而且寂静宁谧。“唉呀,这里总算不再是它们的天下啦,”猎狗想道。可是这里的局面却更糟糕。那些树木上都已经光秃秃的,一片叶子也不剩,那些虫子早就徙移到别的地方去了。那些树林都像亡灵一般,树身上纵横交错挂满了乌七八糟的丝网,那是虫子用来作为通道和桥梁的。就在这些快死了的枯树旁边,灰皮子站着等候卡尔。他不是单独一个,身边还有四只在森林里最有声望的老麋鹿。他们是卡尔都认识的。有一只名叫驼背佬,因为他个子很小,而背脊却比其他麋鹿凸得更高。另一只是角中王冠,这是森林鹿群中的佼佼者。还有一只名叫美髯公,他身上披着又长又密的毛。另外还有一只叫大力士,他是一只身高腿长、气度不凡的老鹿,脾气非常暴戾而且好斗,可惜在去年秋天最后一次狩猎中大腿中了一颗子弹。
  “这座森林究竟怎么啦?”卡尔走到那些脑袋低垂、嘴唇噘起。愁云满脸的麋鹿面前这样问道。
  “没有人说得出来,”灰皮子回答说,“这一类虫子一直是这个森林中最弱小无力的,而且从未造成过什么危害。可是最近几年来一下子增长起来,数目多得不得了。现在看样子他们非要把整个森林毁了不可。”
  “是呀,看样子不妙哇,”卡尔说道,“不过我看,你们这些森林中最有智慧的长者聚到一起有商有量,总是能够找出什么办法来的。”
  猎狗话音刚一落,驼背佬非常郑重其事地仰起了他那颗沉甸甸的脑袋说道:“我们把你叫到这里来,卡尔,是想问问人类是不是已经知道这场灾祸了。”
  “不知道,”卡尔说道,“现在不是狩猎季节,人类不会进到这样远的密林深处里来。他们一点都不知道这场虫害。”
  “我们这些森林里的长者,”角中王冠说道,“都觉得光凭我们动物的力量无法对付这些虫害。”
  “我们那个鹿群觉得不管是虫害也好、人类也罢,都好不到哪里去,一样都是祸害,”美髯公喟然长叹,“反正从此以后这座森林再也没有太平之日啦!”
  “不过我们决不能让森林毁于一旦,”大力士说道,“再说我们也别无出路。”
  卡尔明白麋鹿肚里有话,又不好开口明讲出来,他便想给他们解围。“你们的意思也许是要我让人类知道这里成了怎样的局面,对不对?”他们这几只老鹿都频频点头,并且说道:“不得不向人类求助真是极其严重的不幸,可是我们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法子可想。”

过了片刻,卡尔就动身回家去。他心事重重快步往前走,迎面来了一条又黑又大的草蛇想要挡住他的去路。

“幸会,幸会!”草蛇声音嘶哑地打招呼。“幸会,幸会!”
  猎狗哼哼哈哈地敷衍了一句,就想不停脚步往前走。可是那条蛇把头扭过来又挡住了去路。“说不定这条蛇也在为森林发愁哪,”卡尔若有所悟,便停下了脚步。

草蛇果然一开口就讲起了那场大虫害。“倘使把人类叫到这里来的话,那么森林里再也没有太平日子啦!”他说道。
  “是呀,我担心的也正是如此,”卡尔回答说,“可是森林里的长者一定有道理要这样做的。”
  “我想,我有更好的万全之计,”草蛇说道,“要是我能够得到我想得到的报酬的话。”
  “你难道不是名叫窝囊废吗?”猎狗鄙夷地挖苦道。
  “可是我在森林里住到这么大年纪,”草蛇说道,“我知道怎才能除掉这些害虫。”
  “要是你果真能够除掉这些虫子,”卡尔说道,“我想,没有人会拒绝给你所索取的报酬。”
  卡尔这么回答之后,那条蛇马上钻进树根底下的一个洞穴里将身子藏匿得严严实实,然后再继续说话。“你给灰皮子捎个口信,”他说道,“告诉他说,如果他愿意离开平安林,一步都不许停地朝北走,要一直走到森林里长不出一棵槲树的北方才许歇下脚来,而且只要我草蛇窝囊废还活着一天,就不许回到这里来,那么我就可以使得这些爬在树枝上啃树叶的虫子统统染病死光。”
  “你在说些什么?”猎狗问道,他身上的毛都根根竖立起来。“究竟灰皮子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啦?”
  “他把我最心爱的老伴踩死啦,”草蛇咬牙切齿说道,“我非要除掉他报了此仇不可。”草蛇话还没有讲完,卡尔已经一纵身扑了上去,可是草蛇却躲进了树洞底下的洞穴里,休想碰到他半点分毫。

  “你愿意躺在那儿多久,就在那儿躺多久吧,”卡尔最后恨恨地说道,“没有你插一手,我们也照样能够把啃杉树叶的害虫统统撵走。”
  第二天矿场主和森林看守人沿着森林边一条小路往前走着。起初卡尔一直在他们后面跟着跑,可是过了一会儿却不见了,再过了片刻森林里传出来一阵猛烈的狂吠声。
  “那是卡尔,”矿场主说道,“他又在胡来了。”
  森林看守人不愿意相信。“卡尔已经多年没有妄杀生灵了,”他说道。他奔进森林里去,想看一看究竟是哪条狗在狂叫。矿场主也跟着他去了。他跟随着狗叫的声音往前走去,走进了密林最深处,然而狗叫声音却静了下来。他们停下脚步侧耳细听,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得嚓嚓嚓的虫子啃啮声,只看到树叶像下雨般洒落下来,只闻到一阵阵浓郁的气味。他们这才发现所有的树上都密密麻麻布满了修女蛾的幼虫,这些森林的克星,它们能把几十公里长的森林统统吃个精光。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