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小说、散文

 
 
 

日志

 
 

第十章 周厉王  

2014-11-27 10:47:56|  分类: 周朝编年史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从周朝“共和行政”(公元前841年)以前的历史年代至今还是混乱不清的。这其中的原因,除了孔子删书、秦始皇焚书坑儒造成了大量的原始资料损失以外,年代久远,以前提各朝各代对于历史资料的记载不齐不全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所幸的是,到了21世纪,对公元前841年以前的历史年代进行研究和推定,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较好的基础条件:一是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开展,做了许多的研究,获得了一些成果。二是运用现代高新技术,确定了公元前899年为周懿王元年,这又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三是夏、商、周帝王的名字、顺序尚还齐全,只是每个帝王的在位时间多有争论。四是中国古代发明的天干地支纪年法可以用来参照帝王年谱和公元时间进行推断,因此,从周厉王开始,我将严格按照以上所讲的天干地支纪年法和帝王年谱以及公元时间进行推算。

姬胡是周朝的第十位天子。按照多数人的观点,他在位37年,即从公元前878年至公元前841年。这里有几个错误。第一,公元前841年已经算在共和元年,就不能再算在周厉王的头上,因此他的截止时间只能是公元前842年。第二,公元前841年倒推37年,他的在位起始时间应该是公元前878年。可是已经有人提出怀疑,认为姬胡在位时间中的三字是十字之识,因此他实际上只在位17年。我比较赞成这种说法,因为他是一个厉行改革的周朝天子,倘若他有37年的在位时间的话,他的改革未必就不能成功。况且他在三年以后的活动基本上没有资料发现,很难设想一个改革方案在30多年时间中还不能成功或者失败,人民的反抗情绪也不可能压抑这么久。所以,本书采用姬胡在位时间17年的说法。

那么,姬胡的在位时间应该是:癸卯(公元858)年、甲辰(公元857)年、乙巳(公元856)年、丙午(公元855)年、丁未(公元854)年、戊申(公元853)年、己酉(公元852)年、庚戌(公元851)年、辛亥(公元850)年、壬子(公元849)年、癸丑(公元848)年、甲寅(公元847)年、乙卯(公元846)年、丙辰(公元845)年、丁巳(公元844)年、戊午(公元843)年、己未(公元842)年等,共计17年。

周厉王三年

(公元856 乙巳 蛇年)

姬胡即位的时候,周武王和周公姬旦等人原来制定的封侯建国策略已经受到了极为严重的考验,这就是他们原来希望的“以同姓和大国作为周王室屏障”的想法,由于年代久远,亲情已经疏远,更加由于周夷王错误地烹杀了齐哀公而让诸侯们愤愤不平。并且周夷王发现这一错误以后,也没给以平反昭雪和安抚,因此诸侯不觉得王室和天子薄情寡义吗?因此,他们不但不再屏障周王室了,而且逐渐地离心离德。

姬胡作为天子时,原来臣属于周的噩国河南南阳东北看到周王室的势力衰弱,就乘机叛周企图侵占周的疆土于是噩侯联络南淮夷和东夷部落,出兵攻的东部疆域和南部国土,声势浩大,气势凶猛,一直打到成周(档南洛阳)附近,严重影响着京畿地区的安危。

姬胡为了保卫京都和周社稷,从宗周(今西安附近)调来了西六师部队,又从北部调来殷八师大军,从西、北两个方向朝着河洛地区聚集,企图形成夹击之势,一举歼灭噩国军队。周将禹率大臣武公的私家兵车百乘,厮御200人,徒兵千人参战,经过激烈的战斗,周厉王终于击败了噩侯,保卫了成周的安全。

周厉王攻噩之战结束后,淮夷又发兵向周王室进攻。姬胡虢仲率兵进行反击,未能取胜。淮夷气势更为嚣张,发动更加凶猛的进攻,一路浩浩荡荡,深入到周王室的中心地带,打到伊水、洛河之间,并掠杀无辜平民,抢夺财物。姬胡亲临成周指挥反击战,命令周王室的精兵进行反击。周军在洛水上游连续发动多次反攻,淮夷无法招架,只得败退。周军乘胜追击,最后彻底击败淮夷,斩俘140余人,夺回被淮夷掳去的400人。姬胡反击和平定淮夷的胜利,大振军威,周王室的国威有所振作。

但诸侯们并没参加对国和淮夷的作战,不管这是姬胡没有发出号召或者发出号召诸侯不愿响应。从上述战果来看,战争的规模其实不大,倘若诸侯能够出面帮助作战,国和淮夷绝对不可能深入到王室的成周、伊水和洛河一带。

这让作为天子的姬胡十分气恼,因此急功近利地亲自率领王室军队东征西讨。这与天子应该命令大臣或者诸侯率领大军出面征讨不同,有失天子的身份。但是,大概其间也取得了一些军事上的不断胜利,让诸侯们有所害怕。《史记·楚世家》说:姬胡作天子时,因为他“暴”,楚国国君熊渠害怕姬胡因为自己背叛周朝,公然封三个儿子为王的事情讨伐楚立即下令掉了号。但军事上的这些暂时胜利却没的挽回王室和天子的威望,却让姬胡在诸侯中落下了一个“暴虐”的恶名。此时,与这种情况紧紧相连的另外一个突出问题接踵而至:姬胡东征西讨牺牲的必定只是王室的军人,消除的只是王室的财力,因此,王室的兵源枯竭、财力紧张和民生艰难必定十分突出。对于民生艰难,姬胡不曾顾及,但兵源枯竭和财力紧张却始终困扰着他。而且,在周朝,天子也只是一个大的诸侯国家,诸侯对天子的贡献极少,主要是一些地方土特产品,而不是正规的税赋。因此,虽然王室的领地在天下各个诸侯国家中土地面积最大,人口最多,但要支撑长久的战争,必然也会捉襟见肘。

因此,姬胡急于改变这种面貌。应当说,当时摆在他面前的至少有两条路子可走,一是想方设法挽回王室威信,争取诸侯国家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一条是穷穷兵黩武,谁反对我就讨伐谁。从周朝立国以来就一直担任着王朝士的召穆公等元老派是主张前者的,而姬胡自己则倾向于后者。因此,君臣之间也不怎么和谐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姬胡准备起用积极支持他急功近利行为的两个人。一个是在军事上能够为他东征西讨的虢公长父,一个是在经济上为他出谋划策准备将山林川泽收归国有的荣夷公,并且企图用他们取代世袭的周定公、召穆公辅政制度。

在周朝时期,山林川泽一直不是国家所有和管理。什么是山林川泽呢?就是山坡、林地、江河、湖泊,这些地方一直任由百姓开发利用,国家只对山坡、林地的交易行为进行登记,相当于现在的备案或者公证。荣夷公建议对山林川泽实行“专利”,就是将所有权收归国有,使用权的转移和交易必须纳税,以此增大王室的财政收入。

这个问题立即在朝廷中引起了激烈争论。

大夫芮良夫规谏姬胡说:“王室恐怕要衰微了!那个荣夷公只喜欢独占财利,却不懂得大祸和灾的来临。财利是从各种事物中产生出来的,是天地自然拥有的,谁想独占它,那危害就大了。天地万物谁都应得到自己的一份,哪让一个人独占呢?独占就会触怒很多人,却又不知防备大祸和灾的降临。荣夷公用财利引诱您,天子您难道还能够长久吗?做世间天子的人,应该是开发各种财物利益,再分发给诸侯、群臣百姓。使神都能得到自己的一份即使这样,还要每日小心警惕,恐怕招来什么人的怨恨。所以《颂诗》说:‘我祖后稷有文德,功高能比天与地。种植五谷养万民,无人不向你看齐。’《大雅》说:‘广施恩泽开周业’这不正是说要普施财利而且警惕祸难来临吗?正因为这样,先王才建立起周朝的事业并且直到现在。而如今,天子您却去学他的独占财利,这怎么行呢?普通人独占财利,尚且被人称为强盗;您如果也这样做,那归服您的人就会减少。荣夷公如果被重用,周朝肯定要败亡。

芮良夫的话不一定全对。但荣夷公和姬胡也没认识到,他们的改革方案虽然对王室有利,但却损害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试想有多少百姓在利用山林川泽进行伐木、烧炭、狩猎、捕鱼借以谋生呢?一种不顾及百姓利益的改革绝对难以成功。

召穆公也在哀伤周室大坏的诗《荡》抗议姬胡“贪暴”之人而不用“旧章旧臣”,他说:你(姬胡)的品德不明,因此不知道谁做辅佐,不知做公卿。然后话锋一转,用训诫的口吻讲述历史上的教训说“殷的灭亡不能怨上帝,是殷王自己不用旧臣的缘故。而你现在的做法有殷这个典型存在的。这类意见还见于《诗·大雅·板》中,其中说王族及世族子弟才是国家的栋梁。《诗序《板》凡伯用来(讽)姬胡的。《诗·大雅·桑柔中,芮良夫告诫姬胡他小心谨慎,让他优待功臣宿旧,给他们以爵位

后来,在《逸周书·芮良夫篇》中,芮良夫又告诫已经执政同僚荣夷公说:如果不好好的引导天子,只是依恃专利作威作福,用这样的祸乱去辅天子民将要不忍受!”又说:执政小子只知道婪和阿逢迎去奉天子,不勉地修行以防备各种祸患,面的人无不埋你们国家财力单薄枯竭,天子手足措,人民已经不江山社稷了历史上是因为这样才发生祸?”他还警告说:你这个执政小子不图国家的长治久安,只是偷生,贪图一时的,甚至朝廷位的赏赐也要依靠贿赂而形,又只制众民的口舌,却让一些小人去摇唇鼓舌。避灾,追求,并且使用的方法也很不得体只好说这是王室的悲!”

但姬胡不听芮良夫等人的劝谏,还是任用荣夷公做朝廷卿士并且负责掌管几乎所有(除军事外)的国事。

荣夷公教唆姬胡对山林川泽实行“专利”,由天子直接控制,不准平民自由地利用山林川泽谋生。这样,对内封山占水,垄断山林川泽的一切收益,禁止老百姓采樵渔猎,断绝了他们的生计来源。对外兴师动众,不断进行战争,继续加重百姓的负担。

周厉王十六年

(公元843 戊午 马年)

姬胡如此肆意妄为,国人都公开议论他的执政过失。

劝谏和警告他说:“人民已经忍受不了您的命令了!

姬胡却发怒,找来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带人负责监视那些发表议论的人,发现后就来报告,立即杀掉。可是卫国的巫师等人却利用这样的机会,将一些没有议论过朝政得失,只是卫国的巫师等人不满意的人也抓来,以议论朝政得失的罪名加以杀害。这样一来,议论朝政的人少了,可是诸侯们都不来朝拜天子了。国人没有谁敢开口说话,路上了亲戚和朋友,也只眼色。

姬胡非常高兴告诉召公说:“我消除人们对我的议论,他们都不敢说话了。

公说:“这只是把他们的话回去。堵住人们的嘴巴,要比堵住水厉害。水蓄积多了,一旦决口,伤害人一定多;不让民众说话,道理也是一样。所以,治水的人开通河道,使水流通畅治理民众的人,也应该放开,让他们讲话。所以天子治国政,使公卿以下直到列士都要献讽喻朝政得失的诗篇,盲人乐师要映民情的乐曲,史官要献可资借鉴的史书,乐师之长要献箴戒之言由一些盲乐师诵读公卿列士所献的诗,由另外的一些盲乐师诵读箴戒之言,百官可以直接进谏言,平民可以把自己的意思辗转上达天子近臣要进行规谏,同宗亲属要补察过失,乐师、太史要负责教诲,师、傅等年长者要经常进行告诫,然后由天子斟酌而行,所以事情做来很顺当,没有错误。民众有嘴巴就如同大地有山川财货器用都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一样;民众有嘴巴又好像大地有饶田沃野衣服粮食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一样。民众把话从嘴里说出来了,政事哪些好哪些坏也就可以看出来了。好的就实行,坏的就停止、防备这个道理就跟大地出财物器用衣服粮食一样。民众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心里考虑好了就去做。如果堵住他们的嘴巴,那能维持多久呢!

姬胡仍然不听劝阻。

周厉王十七年

(公元842 己未 年)

因为第二年发生了国人暴动,“共和行政”又是在国人暴动这年开始的,所以姬胡的天子在位时间只好在此结束,我们不能将这一年既记在姬胡的名下,又作为共和行政的元年。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