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历史博客

向人们传播中国文化

 
 
 

日志

 
 

十六 乌鸦 · 遭乌鸦劫持  

2014-11-27 15:35:10|  分类: 尼尔斯骑鹅历险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十三日 星期三
  这天早晨天刚破晓,大雁们就开始活动了,以便在启程飞往东耶特兰之前能够找到点吃的东西。他们在高斯湾过夜的那个岛是个光秃秃的小岛,但岛周围的水中却长着一些植物,可以供他们吃饱。然而对男孩子来说很糟糕,他找不到任何可吃的东西。他站在那里又冷又饿,昏昏欲睡,不时地四下张望,他的目光落到了正在小岛对面一个长满树木的海岬上玩耍的一对松鼠上。他思忖着,也许松鼠还有一些剩余的过冬食物。于是,他就证据白雄鹅把他带到海岬那边去,以便去跟松鼠要几个榛子吃。
  白雄鹅带着他一会儿就游过了海峡,但不走运的是,松鼠们只顾自己玩耍,从一棵树上追到另一棵树上,根本不想费心去听男孩子说话。他们追追打打进了树林,男孩子紧追不舍,站在海岸边等他的白雄鹅很快就看不到他了。
  尼尔斯正在齐他下巴一样高的几棵银莲花之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突然他觉得有人从背后抓住了他并试图把他提起来。他转过头去,看到一只乌鸦咬住了他的衣领。他竭力想挣脱开,但还没有来得及,另一只乌鸦又赶了上来,咬住了他的袜子,把他拖倒了。
  如果尼尔斯·豪格尔森立即呼喊救命的话,白雄鹅一定能够搭救他。但是,也许男孩子认为他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对付两只乌鸦他不要任何人帮助。他又是脚踢又是拳打,但乌鸦们紧紧咬住他不放,不久他们就将他提到了空中。更糟糕的是,乌鸦们飞行时毫不留意,结果他的头撞到了一根树枝上。他的头受到猛烈的撞击,两眼发黑,转而失去了知觉。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高高在空中了。他慢慢地恢复了知觉,起先他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看见的是什么。当他向下看的时候,他发现底下有一块毛茸茸的大地毯铺在地上,上面织着巨大的毫无规则的绿色和棕色图案。地毯又厚又好看,但是他为没有很好地利用它而感到非常可惜。实际上地毯已经破烂不堪,上面有许多长长的裂缝,而且缺边少角,残缺不齐。最为奇怪的是,地毯正好铺在用镜子做成的地板上,在有破洞和裂缝的地方露出了光亮耀眼的玻璃。
  接着,男孩子看到太阳在空中冉冉升起,地毯上破洞和裂缝地方的玻璃镜子立刻发出红色和金色的光芒,这景象看上去光彩夺目、绮丽无比。男孩子虽然不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但是对不断变化着的美丽的彩色图案感到由衷的高兴。但乌鸦现在开始降落了,他立即发现,他身下的大地毯原来是被翠绿的针叶树和光秃秃的褐色阔叶林覆盖的土地,那些破洞和裂缝原来是闪闪发光的海湾和小湖。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在空中飞行的时候,以为斯康耐的土地看上去像一块方格布。但是这个看上去像一块破碎的地毯的地方会是哪儿呢?

   他开始向自己提出一大堆疑问。为什么他没有骑在大白鹅的背上?为什么有那么一大群乌鸦围着他飞行?为什么他被扯来扯去,晃晃悠悠,总像是要被扔下去摔成碎片似的?
  然后,他突然恍然大悟了。原来他是被几只乌鸦劫持了。白雄鹅还在海岸边等着他,今天大雁们将飞到东耶特兰去。他正被乌鸦们带到西南方,这一点他是明白的,因为太阳在他的身后。他身下的大森林地毯肯定是斯莫兰了。
  “我现在不能照顾白雄鹅了,他会不会出什么事?”男孩子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开始向乌鸦们大声呼喊,要他们立刻把他带回大雁们的身边。而对他自己,他却一点儿也不担心。他认为乌鸦们把他抢走纯粹是出于恶作剧。
  乌鸦们毫不理会他的大声呼喊,还是和原来一样快速向前飞去。不一会儿,其中的一只乌鸦扑打着翅膀示意说:“注意!危险!”接着,他们就一头扎进了一个杉树林里,穿过茂密的树枝,落在地上,把男孩子放在一棵枝叶茂密的杉树下,把他藏得严严实实,连游隼也发现不了他。
  五十只乌鸦把他团团围住,用尖尖的嘴对着他,以防他逃跑。
  “乌鸦们,你们现在也许应该让我知道你们把我抢到这里来的原因了吧。”他说。
  但是,他话还没说完,一只大乌鸦就嘶哑着嗓子对他说:“住嘴!否则我就挖掉你的眼睛。”
  很显然,乌鸦是会说到做到的,男孩子无可奈何,只好服从。因此,他坐在那里,眼睁睁地望着乌鸦,乌鸦也望着他。
  他越看越不喜欢他们。他们的羽毛又脏又乱,令人恶心,好像他们从来就不知道洗刷和润滑羽毛。他们的爪子上带着干泥巴,肮脏不堪,嘴角上粘满了吃东西时留下的渣子。他发现,他们是和大雁们完全不同的鸟类。他认为,他们长相凶残、贪婪、多疑、鲁莽,完全是一副恶棍和流氓的神态。
  “我今天肯定落到了一帮十足的强盗手中,”他想。
  就在这时,他听到大雁在他头顶上呼喊。

“你在哪儿?我在这儿。你在哪儿?我在这儿。”
  他知道是阿卡和其他大雁出来找他来了,但是还没有等他回答大雁们的呼叫,看上去是这帮强盗的头目的那只大乌鸦在他的耳边嘶哑着嗓门威胁说:“想想你的眼睛!”
  他除了保持沉默外,别无其他选择。
  大雁们显然不知道他离他们这么近,他们正好偶然从这片树林飞过。他又听到他们呼叫了几次,后来就听不到了。
  “好了,现在就看你自己的了,尼尔斯·豪格尔森,”他自言自语道。“现在你必须证明你在这几个星期的野外生活中是否学到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乌鸦发出了起飞的信号。很明显,乌鸦们还是想跟刚才一样,一只乌鸦叼着他的衣领,另一只乌鸦叼着他的袜子。男孩子于是说:“难道你们中间就没有一个能背得动我吗?你们刚才叼着我飞,飞得很糟糕,把我折腾得够呛,我感到我都快让你们撕成碎片了。求求你们,让我骑在背上飞吧!我保证不从乌鸦的背上跳下去。”
  “喔,你可不要以为我们会管你好受不好受。”乌鸦的头目说。
  但在这时,乌鸦群中最大的一只——那是只羽毛蓬乱、举止粗鲁的乌鸦,翅膀上还长了一根白色的羽毛——走上前来说:“黑旋风,如果把大拇指儿完整无损地带回去,对我们大家都好。因此我来把他背回去。”
  “如果你能背得动的话,迟钝儿,我不反对,”黑旋风说,“但一定不要把他弄丢了。”
  男孩子觉得他已经取得了较大的胜利,因此又高兴起来了“我是被这些乌鸦劫持来的,没有必要丧失勇气,”他思忖道。“我一定能够对付这些可怕的小东西。”
  乌鸦们继续在斯莫兰上空朝西南方向飞行。那是一个美丽的早晨,风和日丽,地上的小鸟儿正唱着动听的情歌。在一片高大的、黑森森的树林里,一只鸫鸟垂着翅膀,憋粗了脖子,站在树梢上引吭高歌。
  “你好漂亮!你好漂亮!你好漂亮,”他唱道。“没有谁比你更漂亮!没有谁比你更漂亮!没有谁比你更漂亮!”他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支歌。
  这时男孩子正从树林上空经过。他一连听了好几遍,发现鸫鸟不会唱别的歌,就用两只手合成一个小喇叭,放在嘴上向下面喊道:“我们早就听过这支歌了!我们早就听过这支歌了!”
  “是谁?是谁?是谁?是谁在嘲笑我?”鸫鸟问道,并且东张西望,试图找到是谁在说话。
  “是一个被乌鸦劫持的人在嘲笑你唱的歌!”男孩子答道。

乌鸦的头目听到这话,立即掉过头来说:“当心你的眼睛,大拇指儿!”
  但是男孩子却想:“哼,我才不在乎呢。我要向你表明我是不怕你的!”
  他们朝内陆方向越飞越远,森林和湖泊到处可见。在一片桦树林里,一只母斑鸠站在一根光秃秃的树枝上,她的前面站着一只公斑鸠。公斑鸠鼓起羽毛,拱着脖子,身子一起一落,腹部的羽毛对着树枝在颤动。在这个过程中,他不停地咕咕叫着:“你,你,你是所有森林中最可爱的鸟。森林中没有谁比你更可爱,你,你,你!”

但是男孩子正好在天空中飞过,当他听到斑鸠先生的话时再也按捺不住了。
  “你别相信他!你别相信他!”他高声喊道。
  “谁,谁,是谁在说我的坏话?”斑鸠咕咕地叫着,并试图找到向他喊话的人。
  “是被乌鸦劫持的人在说你的坏话!”男孩子回答道。
  黑旋风再次朝他转过头来,命令他闭嘴,但是驮着男孩子的迟钝儿却说:“让他去说,这样所有的小鸟就会认为,我们乌鸦也成了机灵幽默的鸟了。”
  “噢,算了,他们又不是傻子,”黑旋风说,但是他自己也很赞赏这个意见,因为在这以后他任凭男孩子去喊去说,没有制止他。
  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在森林和林地的上空飞行,但是森林的边缘也有一些教堂、村庄和小茅屋。在一个地方,他们看到了一座漂亮古老的庄园。它背靠森林,面对湖泊,红色的墙壁,尖尖的屋顶,庭院里植满了枫树,花园里长着大而茂密的茶囗子。一只紫翅椋鸟站在风标顶部高声歌唱,每一声都传进了在梨树枝上鸟窝里孵蛋的(此鸟)鸟耳朵里。
  “我们有四个漂亮的小蛋,”椋鸟唱道。“我们有四个漂亮的小圆蛋。我们满窝里都是优良、出色的好蛋。”
  当椋鸟唱到第一千遍的时候,男孩子正好随着乌鸦飞到这个庄园的上空,他把双手放到嘴上成圆筒形,然后大声喊道:“喜鹊会来抢走的!喜鹊会来抢走的!”
  “是谁在吓唬我?”椋鸟一边问一边不安地扇动翅膀。
  “是一个被乌鸦劫持的人在吓唬你!”小男孩说。
  这一次乌鸦的头领没有试图制止他,相反,他和整群乌鸦都觉得很有趣,因此满意地喳喳叫了起来。
  他们越是往内陆方向飞,那里的湖泊越大,岛屿和岬角也更多。 在一个湖泊的岸边,有一只公鸭正在对一只母鸭献殷勤。“我将终身忠于你。我将终身忠于你。”公鸭说。
  “他对你的忠诚连夏天也过不了。”男孩子喊道。
  “你是谁?”公鸭问。
  “我的名字叫被乌鸦偷走的人!”男孩子答道。
  吃午饭的时候,乌鸦们落到了一块牧场上。他们四处奔跑,为自己寻觅吃的食物,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给男孩子弄点吃的东西。这时,迟钝儿嘴里衔着一段带着几个红果子的大蔷薇枝飞到他们的头领那里。

“你吃吧,黑旋风,”他说。“这果子很好吃,很合你的口味。”
  而黑旋风却对此嗤之以鼻,根本不放在眼里。
  “你以为我会吃干枯、无味的蔷蔽果吗?”他说。
  “我原来还以为你会高兴呢!”迟钝儿说,同时失望地将犬蔷薇枝扔到一边。但是那根树枝正好落在男孩子跟前,他毫不迟疑地抓起树枝,心满意足地吃了个够。
  乌鸦们吃饱以后,就开始聊起天来了。
  “你在想什么,黑旋风?你今天总是那么沉默寡言,”其中的一只乌鸦向他们的头目问道。
  “我在想,从前这个地方有一只母鸡,她对自己的女主人非常喜欢,为了使女主人大喜过望,她就到仓库的地板下面去孵一窝蛋,这些蛋是她早先藏在那里的。她一面孵蛋,一面乐滋滋地在想,女主人看到这些小鸡将会多么兴高采烈呀!当然,女主人肯定会奇怪,母鸡那么长时间没有露面,到底藏到哪儿去了呢?她四处寻找,但是没有找到。你能猜着吗,长嘴巴,是谁找到母鸡和鸡蛋了呢?”
  “我想我能猜得出来,黑旋风,但是在你讲了这个故事之后,我想我也要讲一件类似的事情。你还记得黑奈里德庄园的那只大黑猫吗?她对庄园的主人很不满意,因为他们总是抢走她刚出生的小猫,并把他们溺死。只有一次她成功地把小猫藏了起来,那次她把小猫藏在屋外一个干草堆里。她为有这些小猫而感到心满意足,但是我相信我比她从小猫那里得到了更多的欢乐。”
  现在他们一下子变得欢天喜地了,每个人都开始侃侃而谈。
  “偷几只小猫又算得了什么?”有一只乌鸦说。“有一次我追逐一只快成年的小兔,也就是说,那得从一个树林追到另一个树林。”
  还没有等他说完,另一只就接过话茬儿说:“惹得鸡和猫生气也许会很有趣,但我发现,一只乌鸦能使人类感到担心就更了不起。一次我偷了一只银匙……”
  现在男孩子觉得他再也受不了听他们在那里饶舌了。
  “乌鸦们,你们听我说!”他说,“你们这样大谈特谈你们的恶劣行为,我想你们应该感到羞耻。我已经在大雁群中生活了三个星期,从来没有看见或听说他们做过什么坏事。你们肯定是有了一个坏的首领,他竟然允许你们去抢劫去谋杀。你们应该开始过一种新的生活,因为我可以告诉你们,人类对你们的罪恶行径已经厌烦了,他们正在竭尽全力设法将你们清除掉。到时候你们就完蛋了。”
  黑旋风和其他乌鸦听到这些话简直狂怒了,他们想扑上去把他撕成碎片。而迟钝儿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咕咕地叫,站在男孩子跟前把他和乌鸦们分开了。“噢,别这样!别这样!”他说,似乎很害怕。“你们想,要是你们在大拇指儿为我们搞到银币以前就把他撕成碎片,随风飘会说什么呢?”

“迟钝儿,只有你才怕女人呢。”黑旋风说。但不管怎么样,他和别的乌鸦还是把大拇指儿放过了。

过了不多一会儿,乌鸦们又开始启程飞行了。到目前为止,男孩子认为,斯莫兰并不是像他听说的那样贫瘠、荒芜。虽然森林很多,山岭连绵,但是河旁湖畔却是耕地,他还没有看到真正荒凉的景象。但是,越往内陆飞行,村庄和房子也越稀少。最后,他是在名符其实的荒凉地带上空飞行,除了苔藓、荒野和刺柏树丛外什么也没有。太阳已经落山了,但是乌鸦们到达那片灌木丛生的大荒漠时,天依然像白昼一样明亮。黑旋风派一只乌鸦先去报信,他已经成功地把大拇指儿带回来了。随风飘得到此信后,便带着乌鸦山上的数百只乌鸦飞上前去迎接。

在乌鸦们一片震耳欲聋的叫声中,迟钝儿对男孩子说:“你一路上非常幽默、快活,我现在真的喜欢你了。因此我想给你提出几点忠告。我们一着陆,他们就会叫你做一件对你来说是很容易的事,但是你要谨慎行事。”
  不久,迟钝儿把尼尔斯嚎格尔森放进一个沙坑的底部。男孩子翻身落地,滚到一边,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似乎他已经是精疲力竭了。那么多的乌鸦在他的周围扑打着翅膀,就像刮起了风暴,但是他却看也不看一眼。
  “大拇指儿,”黑旋风说,“快起来!你要为我们做一件对你来说很容易的事。”
  男孩子动也没动,而是装着睡着了。黑旋风叼住他的一只胳膊,把他拖到沙坑中那个古老瓦罐跟前。
  “起来,大拇指儿,”他说,“把这个罐子盖打开!”
   “你为什么不让我睡觉?”男孩子说,“我实在太累了,今晚什么也不想干。等到明天再说吧!”
  “把瓦罐盖打开!”黑旋风边说边摇晃着他,这时男孩子坐起来,仔细端详那个瓦罐。
  “我一个穷小孩怎么能打开这样一个瓦罐呢?这瓦罐简直和我一般大。”
  “打开,”黑旋风再次命令道,“否则对你没有好处!”
  男孩子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走到瓦罐跟前,在盖子上胡乱摸索了几下,便又垂下了手。
  “我平时不是这样虚弱无力的,”他说,“只要你们让我睡到明天早晨,我想我一定有办法把盖子打开。”
  但是黑旋风却已经不耐烦了,他冲上前去,对着男孩子的腿就啄。男孩子不能容忍一只乌鸦这样对待他,他猛地挣脱对方,迅速向后退了两三步,从刀鞘里抽出小刀对准了前方。“你最好还是小心点!”他对黑旋风说。

  黑旋风也极为恼火,连危险都不顾了。他像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瞎子那样向男孩子飞冲过去,结果正好撞在刀口上,刀子从眼睛里插进了他的脑袋。男孩子立即抽回了刀子,而黑旋风一扑翅膀倒在地上死了。
 “黑旋风死了!那个陌生人杀死了我们的头领黑旋风。”最靠近男孩子的几只乌鸦大叫起来,乌鸦群中立刻爆发出可怖的喧闹声。一些乌鸦嚎陶大哭,一些乌鸦则叫喊着要报仇。他们一齐跑着或飞着扑向男孩子,迟钝儿在最前头。但他像往常一样表现反常。他只是扑打着翅膀,用翅膀盖住男孩子,不让其他乌鸦接近他、啄他。
  男孩子这时觉得,情况对他很不利。他既不能从乌鸦群中逃走,也没有地方藏身。此时,他突然想起了瓦罐。他紧紧抓住盖子一掀,盖子打开了。他纵身一跃,跳进瓦罐躲了起来。但瓦罐不是一个藏身的好地方,因为里边装满了薄薄的小银币,他躲不到下面去。于是他弯下腰,开始将银币往外扔。直到这个时候,乌鸦们还是密密麻麻地围着他飞并且想啄他。但是当他把银币往外扔的时候,他们立刻把报仇欲忘得一干二净,而是急急忙忙地去拾银币。男孩子大把大把地往外扔银币,所有的乌鸦,是的,甚至包括随风飘在内,都在捡钱,拾到银币的乌鸦以最快的速度飞回窝里,把银币藏起来。
  男孩子把所有的银币都抛出来之后,探出头来一看,发现沙坑里只剩下一只乌鸦,那就是翅膀上长着一根白羽毛、把他背到这里来的迟钝儿。
  “你帮了我一个你自己料想不到的大忙,大拇指儿,”那只乌鸦说,声音和语气跟以前绝然不同了,“因此,我想救你的命。坐在我的背上,我要把你带到一个躲藏的地方,这样你今天夜里就安全了。明天我再想办法让你回到大雁那里去。”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