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三 野鸟的生活 · 在上奥德修道院的公园里  

2015-04-16 19:29:51|  分类: 尼尔斯骑鹅历险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大雁们戏弄狐狸的那一天,男孩子躺在一个早已被废弃的松鼠窝里睡着了。快到傍晚时分,他醒过来了,心里怏怏不乐。“我很快就要被送回家去了,看样子免不了只好像现在这副模样去见爸爸妈妈啦。”他苦恼地想道。
  可是当他找到游大在维姆布湖上,并且在湖里洗澡的大雁们的时候,他们当中没有人提到过一个字要让他回去。“他们大约觉得白鹅已经太累了,今天晚上没法子送我回家去啦,”男孩子这样猜测。
  第二天一清早,大雁们在晨曦微明,离太阳露脸还有很长时间就已经醒过来了。男孩子马上断定他就要动身回家了,但是奇怪的是雁群照样让他和白鹅参加他们每天天刚亮时在空中绕一大圈的例行飞翔。男孩子一时之间想不出来推迟打发他回家的缘故,可是他猜想大雁们不肯在让雄鹅饱餐一顿之前就打发他去进行路途那么遥远的长途飞行。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为了晚点见到爸爸妈妈而感到高兴,哪怕晚一时一刻也好。
  大雁们正在上奥德修道院的那座大庄园上空飞行,那座庄园坐落在湖岸东畔风光宜人的园林地带。但见一座高大宏伟的宅邸,背侧有石板铺地的精致庭院,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各处,四周有矮矮的围墙环绕。宅邸的前面是格调高雅的古典式大花园,那里面精心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灌木树丛排列成一行行树篱,参天的古树浓荫匝地,林中小路曲折弯绕。池塘里绿水盈盈,喷泉旁水珠迸溅。大片大片的草坪修剪得平平整整,草坪边上的花坛里盛开着色彩缤纷的春花。这一切真是美不胜收。
  要知道斯康耐一带最大的地产都属于这个小木棚,你们这批叫花子,你们从空中放眼朝四面望吧,你们能望见的土地没有哪一块不属于这个小木棚的。汪!汪!汪!”那条看家狗一口气唠叨出了这么一大串话,大雁们在庄园上空来回盘旋,默不作声地倾听着他的叫喊。当他不得不歇口气的时候,大雁们这才喊叫着回答:“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我们问的不是那座宫殿,我们问的恰恰是你那个狗窝。”
小男孩听到他们这样诙谐地取笑时,起先忍俊不住笑出声来,随后有一个想法从他脑海中钻了出来,使他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唉,只消想想,如果能跟随着大雁们一道飞过全国直到拉普兰,那该能听到多少这类有趣的笑话呀!”他自言自语说道,“如今你已经倒霉透了,能够进行这样一次旅行是你最好的盼头了。”

大雁们飞到庄园东边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去寻找草根吃,他们找呀,找呀,一找就是几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小男孩跑到耕地旁边的那个大花园里,在榛树林里仔细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得到去年秋天残留下来的果实。当他在花园里走动时,跟随着大雁们去旅行的想法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他的心头。他津津有味地为自己描绘着,倘若能跟随大雁们一起旅行,那该有多美好。当然,他要忍饥挨冻,这是预料之中的,而且会常常挨饿受冻。但是,他却可以逃避干活和读书。
  当大雁们那天清早从庄园上空飞过的时候,那里没有任何动静,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他们确信下面真的没有人,便朝着一个狗棚俯冲下去,叫喊着问道:“那里是什么小木棚?那里是什么小木棚?”
  从狗棚里立即窜出一条被铁链锁着的狗,愤怒地唁唁狂吠起来,喊道:“你们居然敢把这叫做小木棚吗?你们这批到处流浪的无赖汉!难道你们没有长眼睛看看,这是一座用岩石砌成的宏伟宫殿?你们难道竟没有看到这座宫殿的墙壁有多么美丽?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这里有那么多扇窗户、那么宽阔的大门和那么有气派的平台吗?汪!汪!汪!而你们却把这里叫做小木棚,真是岂有此理!你们也不睁开眼睛去看看它的大花园和庭园,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它的温室?没有看到大理石的雕塑?你们敢把这个地方叫做小木棚,真是岂有此理!难道小木棚外面通常都有大花园的吗?而且大花园里满是山毛榉树林、榛树林、槲树林、云杉林,树林间有着大片草地,鹿圃里养着许多麋鹿!汪!汪!汪!你们竟把这个地方叫做小木棚,真是岂有此理!难道你们见到过有哪个小木棚四周有像一个村子那么多的附属房屋?你们可曾听说过有哪个小木棚能够拥有自己的教堂、自己的牧师宅邸,而且管辖着那么多的大庄园,那么多的自耕农农庄、仅农房舍和长工工房?汪!汪!汪!你们居然把这个地方叫做小木棚,真是岂有此理!    

正当他在那里走着的时候,那只年老的灰色领头雁走到他的面前,问他有没有找到什么可以果腹的东西。没有哇,他告诉说,找了大半天啥也没有找到。于是,那只老灰雁也尽力帮他寻找。可是她也没有能够找到榛子一类的坚果,不过她终于在野蔷薇丛中发现了几个还挂在株梗上的野蔷薇果。小男孩狼吞虎咽地把它们吃掉了。这时候他忽然想到,如果妈妈知道他现在是靠生吞活鱼和吃冬天残留下来的野蔷蔽果充饥的话,她会说些什么呢?
  大雁们终于吃饱了肚子以后就返回到湖上去了。他们在那里玩耍散心,一直到中午时分。大雁们向白雄鹅提出挑战,要同他比试比试各项运动的技艺。他们比赛了游泳、赛跑和飞行。那只在农家驯养已久的大雄鹅使出了浑身本事,但是却总是败给那些身子敏捷的大雁们。小男孩一直骑坐在大雄鹅的背上,为他打气加油,玩得和大家一样痛快。
  湖面上回荡着呼喊声、欢笑声,喧哗成一片,奇怪的是住在庄园上的人却什么也没有听见。
  大雁玩累了以后就飞到冰上,在那里休息了一两个小时。那天下午几乎也是同上午一样度过的,先是觅食了一两小时,然后在浮冰四周的水里游泳嬉戏,一直玩到太阳落山。而太阳一落山,他们马上就睡觉了。
  “这种生活倒对我挺合适,”当小男孩钻到雄鹅翅膀底下去的时候,他这样想道。
  “可惜明天我就要被赶回家去啦!”
  他久久未能入眠,他躺在那里想着,要是他能够跟随着大雁们一起去旅行,他起码可以免得因为懒惰而遭到训斥责怪。他那时可以整天东游西逛,无所事事。惟一的烦恼就是要寻觅吃的东西。可是他如今吃得很少,总是可以找出解决办法来的。
  他在脑子里为自己描绘出一路上将会看到哪些新鲜东西,还有将亲身经历哪些冒险活动。不错,那跟闷在家里埋头干活和读书简直没有法子相提并论了。“倘若我能够跟着大雁们去旅行,我也就不会因为自己变得这么小而伤心了。”小男孩想道。
  他现在对别的什么都不害怕,惟独害怕被送回家去。但是到了星期三,大雁们一句都没有提到要把他打发回家。那一天是同星期二一样度过的,小男孩对荒野上的生活更加习惯了。他觉得上奥德修道院旁边那个大小同大森林差不多的公园几乎成了他自己一人所有的了,他不再想回到家里那幢拥挤不堪的农舍和狭窄的耕地上去。
  在星期三,他满心以为大雁们打算收留他跟随他们一起了,可是到了星期四,他的希望全都落空了。
  星期四那一天起初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大雁们在荒野上觅食,小男孩到公园里去寻找自己吃的东西。过了一会儿,阿卡走到他面前,问他可曾找到什么吃食没有。没有,他啥都没有找到。于是,她为他找来了一株干枯了的葛缕,那些小果实仍旧完整地悬挂在它的茎杆上。
  小男孩吃完了之后,阿卡便对他说道,她认为他在公园里到处乱跑,未免太过于不谨慎了。她问他是不是知道像他这样的一个小人儿究竟有需要时刻小心提防多少敌人。不知道,他心中一点无数。于是,阿卡便一五一十地把那些敌人逐个诉说给他听。
  她告诉他说,当他在公园里走动时,他务必提防狐狸和水貂。当他走到湖岸边去的时候,他务必留心有水獭。如果他想要在石头围墙上坐下来的话,他绝对不能忘记鼬鼠,因为鼬鼠可以从很小很小的洞孔里钻出来。倘若他想要在一堆树叶上躺下身来睡会儿觉,他要先检查一下有没有正在冬眠的螟蛇。只消他身子一露在四面空旷的开阔地带,他就留神看看空中有没有正在盘旋的鹰隼和雕鹫。到榛树林里去的时候,他说不定会被雀鹰一下子叼走。喜鹊和乌鸦到处都可以碰到,但是对于他们也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只要天一黑,他就应该竖起耳朵让真细听,有没有大猫头鹰飞过来,他们拍打起翅膀无声无息,往往还没有等人发觉,他们就已经来到了你的身边。
  小男孩听明白了原来有那么多敌人要伤害他的性命,他觉得要想保全自己似乎是不大可能了。他井不特别怕死,可是他很讨厌被别人吃掉。于是他问阿卡,他究竟应该怎样做,才能免得成为这些残暴的禽兽的口中之食。
  阿卡马上回答说,小男孩应该努力同树林里和田野上的小动物和睦友爱地相处,同松鼠和兔子、同山雀和白头翁、同啄木鸟和云雀都很好地结交。如果同他们交成了好朋友,一有什么危险,他们就会向他发出警告,为他找好藏身之所,而且在紧急关头还会挺身而出,齐心协力地保护他。
  男孩子听从了这番忠告,那天晚些时候便去找松鼠西尔莱,想要求得他的帮助。但是事情却并不顺遂,松鼠不愿意帮他的忙。“你不要指望从我或者其他小动物那里得到任何帮助,”西尔莱一口拒绝说,“你难道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就是放鹅娃尼尔斯?你去年拆毁了燕子的住窝,打碎了椋鸟的蛋,把乌鸦的幼雏扔进泥灰石坑里,用捕鸟网捕捉了鸫鸟,还抓了松鼠关在笼子里,是不是?哼,你休想有人会来帮你。我们没有联合起来对付你,把你赶回老家去,就算你走运。”
  要是他还是早先的那个放鹅娃尼尔斯,那么他一听到这样的回答自然不肯善罢甘休,非要报复一下不可,然而他现在却非常害怕大雁们会知道原来他竟是这么调皮捣蛋。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不能被留在大雁们身边,因此他自从同大雁们结伴以来,一直规规矩矩,不敢做出一点点不安分的事情来。当然,像他如今这么小,他没有能力去做大的坏事。但是只要想动手的话,打碎许多个鸟蛋,拆毁许多个鸟巢,他还是可以做得到的。可是他没有那样做,他一直很温顺和善,他没有从鹅翅膀上拔过一根羽毛,回答别人问话时从不失礼,每天清早向阿卡问候时总是脱下帽子恭恭敬敬地鞠躬。
  星期四整整一天他都在想,大雁们所以不带他到拉普兰去旅行,肯定是因为他们晓得了他以前调皮捣蛋所做的种种劣迹。所以,那天晚上,他听到消息说松鼠西尔莱的妻子被人抓走,孩子们快要饿死的时候,他便决心去营救他们。他营救成功,干得很出色,这在前面已经讲过了。
  男孩子在星期五那天走进公园里时,他听到每个灌木丛里苍头燕雀都在歌唱,唱的都是松鼠西尔莱的妻子如何被野蛮的强盗掳去,留下了嗷嗷待哺的婴儿,而放鹅娃如何英勇地闯入人类之中,把松鼠婴儿送到她的身边。
  “现在在上奥德修道院公园里,”苍头燕雀这样唱道。“有谁像大拇指儿那样受人赞扬?当他还是放鹅娃尼尔斯的时候,人人都害怕他。可是现在不同啦!松鼠西尔莱会送给他坚果。贫穷的野兔会陪他一起玩耍。当狐狸斯密尔出现的时候,麋鹿就会驮起他逃走。雀鹰露面的时候,山雀会向他发出警报。燕雀和云雀都歌颂他的英雄事迹。”
  男孩子可以肯定阿卡和大雁们都听到了这一切,但是星期五整整一天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说出他可以留在他们身边的话。
  直到星期六之前,大雁们还可以在上奥德周围一带的田野上自由自在觅食,而不受到狐狸斯密尔的骚扰。可是星期六清早大雁们来到田野的时候,他早已埋伏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等候着。他紧随不舍地从一块田地追到另一块田地,使他们无法安安生生地觅食。当阿卡明白过来斯密尔存心不让他们得到安宁的时候,她便当机立断,挥动翅膀飞上天空,率领雁群一口气飞了几十公里,飞越过菲什县平原和林德厄德尔山峁上长满杜松的山背后。他们一直飞到威特斯克弗莱一带才降落下来歇歇脚。
  可是,在前面已经讲过了,大雄鹅在威特斯克弗莱被人偷偷地掳走了。倘若不是男孩子竭尽全力舍命相救的话,恐怕大雄鹅已经尸骸无存了。
  当男孩子同雄鹅在星期六晚上一齐返回维姆布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这一天见义勇为,表现得十分出色。他很想知道阿卡和大雁们会说些什么。大雁们委实把他夸奖了一番,然而他们却偏偏没有说出他所渴望听到的话来。
  又是一个星期天来到了,男孩子被妖术改变形象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而他的模样一直是那么小。
  不过,他似乎已经并不因为这个缘故而烦恼不堪了。星期天下午,他蜷曲着身体,坐在湖边一大片茂密的杞柳丛里,吹奏起用芦苇做成的口笛。他身边的灌木丛中的每个空隙里都挤满了山雀、燕雀和椋鸟,他们啁啁瞅瞅不停地歌唱,他试图按着曲调学习吹奏。可是男孩子的吹奏技术还没有人门,吹得常常走调,那些精于此道的小先生们听得身上的羽毛直竖起来,失望地叹息和拍打翅膀。男孩子对于他们的焦急感到很好笑,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连手中的口笛都掉到了地上。
   他又重新开始吹奏,但是仍旧吹得那么难听,所有的小鸟都气呼呼地埋怨说:“大拇指儿,你今天吹得比往常更糟糕。你吹得老是走调。你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呀,大拇指儿?”
  “我一心不能二用嘛。”男孩子无精打采地回答说,其实他的确心事重重。他坐在那里,心里老在嘴咕自己究竟还能同大雁们在一起呆多久,说不定当天下午就会被打发回家去。
  突然之间,男孩子将口笛一扔,从灌木丛纵身跳下来,钻了出去。他已经一眼瞅见阿卡率领着所有的大雁排成一列长队朝他这边走来,他们的步伐异乎寻常地缓慢而庄重。男孩子马上就明白了,他将会知道他们究竟打算将他怎么办。
  他们停下来以后,阿卡开口说道:“你有一切道理对我产生疑心,大拇指儿,因为你从狐狸斯密尔的魔爪中将我搭救出来,而我却没有对你说过一句感激的话。可是,我是那种宁愿用行动而不用言语来表示感谢的人。大拇指儿,现在我相信我已经为你做了一件大好事来报答你。我曾经派人去找过对你施展妖术的那个小精灵。起先,他连听都不要听那些想要让他把你重新变成人的话。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派人去告诉他,你在我们之间表现是何等的出色。他终于让我们祝贺你,只要你一回到家里,就会重新变目跟原来一样的人。”
  事情真是出乎意料,大雁刚开始讲话的时候,男孩子还是高高兴兴的。而当她讲完话的时候,他竟然变得那么伤心!他一言不发,扭过头去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啦?”阿卡问道,“你似乎指望我比现在做更多的事情来报答你,是不是?”
  然而,男孩子心里想的却是,那么多无忧无虑的愉快日子,那么逗笑的戏谑,那么惊心动魄的冒险和毫无约束的自由,还有在远离地面的那么高的空中飞翔,这一切他统统都将丧失殆尽。他禁不住伤心地嚎陶起来。
  “我一点都不在乎是不是重新变成人,”他大呼小喊地哭道。“我只要跟你们到拉普兰去。”
  “听我一句话,”阿卡劝慰道,“那个小精灵脾气很大,容易发火,如果你这次不接受他的好意,那么下一回你再想去求他那就犯难啦。”
  这个男孩子真是古怪得不可思议。他从一生出来就没有喜欢过任何人。他不喜欢自己的爸爸和妈妈,也不喜欢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更不喜欢邻居家的孩子。无论是在玩耍的时候,还是干正经事情的时候,凡是他们想要叫他做的事,他都讨厌烦恼。所以,他如今既不挂念哪个人,也不留恋哪个人。只有两个同他一样在地头放鹅的孩子,看鹅姑娘奥萨和小马茨,还可以勉强同他合得来。不过,他也没有真心实意地对待他们,一点也不真心喜欢他们。
  “我不要变成人嘛,”男孩子呼喊着,“我要跟你们一起到拉普兰去。就是这个缘故,我才规规矩矩了整整一星期。”
  “我也不是一口拒绝你跟着我们旅行,倘若你当真愿意的话,”阿卡回答说,“可是你要先想明白,你是不是更愿意回家去。说不定有一天你会后悔莫及的。”
  “不会的,”男孩子一口咬定说,“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我从来没有像跟你们在一起这么快活。”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随你的便吧。”阿卡说道。
  “谢谢!”男孩子兴奋地回答说,他高兴得流下了眼泪,方才哭泣是因为伤心的缘故,而这一回哭泣却是因为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