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秋》第二十一章  

2017-01-15 19:56:08|  分类: 激流三部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家的大门口已经扎上了一道大红硬彩,换上了一对新的灯笼。整个公馆充满了喜洋洋的热闹气氛。今天是“过礼”的日子。隔一天就是结婚的日期。

  觉新并不赞成这门亲事,他常常希望它不会成为事实。但是婚期逼近,在“过礼”的日子里他又成了周伯涛的一个得力帮手。周家的人没有一个了解他的心情(只有芸略略知道一点),但是她在这个家庭里并没有发言权),他们逼着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做他讨厌的事。他连一句怨言也不发,始终照样地卖力。

  这天周家的人起得很早。除了芸以外,大家都十分忙碌。枚少爷穿着长袍马褂,听人指挥,举动呆板,衣服宽大,活象一个傀儡。觉新和周氏两人一大早就到了周家,他们还带了两个仆人袁成、苏福来帮忙。过礼用的抬盒前一天就送来了。凤冠霞帔、龙凤喜饼、花红果子……以至于绍酒坛、鲜鱼、鸡鸭等,租的租,买的买,都已齐备。众人忙了好一阵,才把抬盒装好了。等着时辰一到,他们便命周贵和苏福(这两个仆人已经打扮齐整了)捧着盛柬贴的卤漆拜匣,让吹鼓手一路吹吹打打地把抬盒押送到女家去。

  抬盒送出以后,周家稍微空闲一点。几个近一点的亲戚已经来了。众人说说笑笑,不觉就到了开饭的时候。

  午后抬盒跟着唢呐声回来了。数目比去的时候增加了将近三分之一。全是女家的妆奁,也算相当丰富,从衣服、首饰、铺盖到小摆设、锡器、瓷器,甚至还有好几套线装书,装满了四十四张抬盒。

  唢呐一直吹着,人声嘈杂。人们不断地进进出出。客人也陆续地来。抬盒依次摆在天井里和石阶上。许多人(尤其是女眷)挤在抬盒前面看冯家的妆奁。

  人们开始在堂屋里行礼。唢呐继续在大厅上吹着。周家的人和近亲依次走到拜垫前跪拜。然后是道喜的时候。觉新的轮值到了,他依照礼节跪拜,向周老太太、周伯涛夫妇以至枚少爷道贺。他们的脸上也都浮出了喜色。觉新行完礼走出堂屋,看见客人陆续地往堂屋里来。到处都是抬盒,那里有不少的新物品在发亮。他抬起眼睛,又看见那许多灯彩。他不知道可喜的理由在什么地方。他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思想。然而马上就有人来打岔了他。他又应该去照料一些事情。

  这天觉新和周家的人一样,一直忙到二更的时候。客厅里的酒席已经散了。整个公馆都带着凌乱的痕迹。但是他再没有精力料理事情了。热闹后的冷静,整齐后的凌乱刺痛他的心。尤其使他难过的,是头顶上的粉红色绸幔,门楣上的绣花彩,檐下的宫灯,它们都给他唤起一些痛心的往事。他的继母和他的两个舅母还在新房里面布置。芸和淑华也在那里。只有他站在天井中。他还听见她们的笑声。他想:为什么她们这时都快乐,他一个人的心里却充满烦恼?他想不通。

  枚在阶上唤他。他掉过头,看见枚摇晃地向他走来,只象一个无力的影子。枚走到他的面前,温和地说一句:“大表哥,你今天太累了。”

  “还好,我不累,”觉新答道,其实他觉得十分疲倦。

  枚望着他,嘴动了两下,却没有说出一句话。他也没有说话的勇气。后来枚忽然现出一种滑稽的样子说:“大表哥,我问你一句话,你不要笑我。”觉新点点头,表示同意。枚说下去:“你接大表嫂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吗?”

  “是的,都是这样,”觉新顺口答道。但是他刚把话说出,忽然觉得他已经到了自己的限度,不能够再支持下去了。他觉得全是梦,可怕的梦。但是梦一个一个地接连着,似乎就不会有梦醒的时候。他觉得一只手,一只长着尖利指爪的手搔着他的心,搔着,搔着。他的心在发痛,他的心在出血。他极力忍住。他下了决心地说:“我要回去了。”他便撇下枚少爷,走去向周老太太告辞。

  这夜觉新一个人回家。周氏和淑华便在周家留宿。第二天晚上是“花宵”,周家举行簪花的礼节,觉新自然也来参加了。堂屋里挤满了人。在大煤油挂灯和电灯的明亮的灯光下,枚少爷跪在大红拜垫上,让人把一对金花插在他的新博士帽帽顶的两面,把红绸交叉地挂上他的两肩。押韵的吉庆的颂词愉快地送进他的耳里。然后是大厅外天井里燃放的鞭炮的响亮声音。这是一个喜庆的夜晚。渺小的枚少爷奇怪地想:怎么别人在这些日子里会把他当作主要的人物。他并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做了傀儡。

  夜里枚少爷睡在新奇的、温软的新床上,许久不能够闭眼。他想到坏的地方,又想到好的地方。后来他做了两个奇怪的梦。他自己还记得那些梦景,但是他分辨不出它们是好还是坏。

  早晨枚少爷睁开眼睛,觉得心跑得厉害,起床以后忽然胆怯起来,不敢到外面去见人。但是翠凤走来通知他,他的父亲唤他去有话吩咐。父亲的话对他好象是一道符咒,他不能抗拒。他只得跟着翠凤去了。

周伯涛把枚唤到书房里去,告诉了他一些礼节,要他在这天当心自己的说话和举动。周伯涛带着严父的口气讲话,只顾自己满意,却想不到年轻的枚这时更需要安慰和鼓舞。

  枚少爷的重要的喜庆的日子便是这样地开始的。他已经感到了压迫,却没有得着自己盼望的鼓舞和安慰。这个情形更减少他的喜悦,增加他的恐惧。但是如今他除了唯唯地答应以外再没有发表意见的机会了。木已造成小舟,他只有任它把自己载到任何地方去。

  炎热的阳光并不曾给枚少爷带来温暖,但是它却给别的人带来了喜悦。整个周公馆被喜悦的空气笼罩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答容,只除了枚少爷,似乎这一天倒是别人的喜庆日子,枚少爷不过在演傀儡戏。

  花轿来了。这样的轿子枚少爷也见过几次,它并不是新奇的东西。但是这一天它却跟他发生了密切的关系。他禁不住好几次偷偷地看它,每次他都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到了所谓“发轿”的时候。轿子抬到堂屋门前来了。两位女亲戚点了蘸着清油的红纸捻,弯着身子走进轿去照了一遍。然后枚少爷被唤进堂屋去敬祖。他恭恭敬敬地叩了头。宽大的长袍马褂妨碍了他的动作,斜挂着的花红使他显得更加笨拙。他站起来,觉得头有点昏,他恍恍惚惚地听见人在喊:“发轿。”他又听见唢呐声和嘈杂的人声,以及鞭炮声。他走下台阶,看见觉新在望他。他走近觉新,才觉察出来觉新在用怜悯的眼光看他。他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又看见父亲的严肃的黑脸上浮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天的典礼仍然是由周伯涛主持的。觉新做了周伯涛的得力的帮手。枚少爷做着父亲吩咐他做的一切,他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情。他免掉了迎亲的职务,不必跟着花轿到冯家去(另外有迎亲的宾客过去)。他似乎可以休息了。但是心跳得那么厉害,他不知道怎样能够平安地度过那些难关,行完那些麻烦的礼节。许多只眼睛都望着他,它们好象都在对他嘲笑。那么多人的眼光今天都变得很古怪了。没有一个人温和地对他说一句安慰的话,没有一个人关心地问到他这时的心情。他开始象胆小的人那样到处找寻逃避的地方。但是到处他遇见人,遇见古怪的眼光,而且人们不时为着一件细小事情找他谈话。

  周家的人趁着花轿没有回来的时候匆匆地吃了饭。枚少爷也跟着别人端起碗。但是他哪里能够吞下饭去!“他刚刚听见他的祖母说:”枚娃子做新郎官,比做新娘子还害羞。“他真希望地板裂开一个缝,让他落到下面去。

  花轿回来了。枚少爷听见了鞭炮声、唢呐声、嘈杂的人声。但是人们又在唤他做什么事情:他应该躲在房里。那几个护轿过去的仆人周贵、袁成等挂着红,押着花轿进了中门,慢慢地往堂屋走去。人们簇拥着花轿,好象它是一件珍贵的东西。许多人都相信自己听见了轿里的哭声。但是没有人能够从密密遮掩住的轿门见到什么。

  花轿停在堂屋门口,轿夫们已经把轿杆抽去,轿门正对着神龛。堂屋门前的帷幔被拉拢来,使人看不见新娘怎样被搀出了花轿。

  堂屋成了众人的目标。门关上了。人都挤在门外,男男女女,也不管天热,不怕汗臭,聚成一大堆,有的人从门缝里看见一点颜色(那是衣服的颜色),别人只能听见赞礼的声音:“华堂欣值锦屏开……(共四句),初请新郎登华堂,奏乐。乐止。……(又三句),安排仙子下瑶台。初请新娘降彩舆,奏乐……”

  枚少爷怀着异样的心情,静听着克安的响亮的声音,他全身微微地抖起来。有人在他的耳边小声说话,他也不明白那些话的意义。克安唱出了“三请新郎登花堂”的句子。枚少爷觉得有人推动他的左膀,他的脸突然烧起来,他的两只腿也在打颤。他勉强移动脚步,笨拙地走出房去。他进了堂屋,眼前仿佛起了一阵雾,他的眼光变迟钝了。一切景象都从他的眼前过去。他的脑子里没有留下一个印象。他只知道别人指给他应该站的地方。他的脸向着堂屋门。他的脑子里热烘烘的,他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听见克安唱“三请新娘降彩舆”的句子,但是他没有看见那两位女亲戚把新娘搀出花轿。进入他的眼里的只是红红绿绿的颜色。这一堆颜色移到他的右边停住了。于是又响起克安的响亮的声音:“先拜天地。”外面一班吹鼓手又吹打起来。他机械般地跪拜下去。然后他们掉转身朝里换过位置,依旧男左女右,拜了“祖人”他仍然机构般地动着。等到克安无情地高唱“夫妻交拜”的时候,他觉得好象头上着一个霹雳,四肢顿时麻木起来,他带着笨拙的举动移转身子,跟新娘面对面地站着。新娘头上那张大红盖头帕似乎就盖在他的脸上。他自己也有一张红得象猪肝似的脸。这一刻似乎过得很快,他自己也不明白他是怎样把这个礼节行完了的。但是克安又在高唱“童子秉烛送入洞房”了。

  堂屋的三道门都已打开,花轿早在新娘出轿以后抬走了,拥挤在左边门口的人便让开一条路,高家的觉世和另一个亲戚的孩子穿着新衣捧着一对蜡烛引路。枚少爷低着头,手里拿着一条粉红绸子的一端,另一端捏在新娘的手里(盖头帕遮住她的脸,伴娘搀扶着她的膀子),他一步一步地倒退,慢慢地把他的新娘牵进新房去。

  枚少爷知道傀儡戏并没有完结,这不过是一个开场。忍耐原是他的特性。他们进了洞房以后,“撒帐”的典礼又开始了。他同新娘并肩坐在床沿上。克安笑容满面地走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盛喜果的漆盘,开始说起喜庆的颂词。

  克安从盘里抓起一把五色花生、百果等等先朝东边撒去,铿锵地唱着:“撒帐东,芙蓉帐暖度春风。”接着他又唱:“撒帐南,愿作鸳鸯不羡仙。”他唱一句,撒一句,把东南西北都撒过了。然后他唱起“撒新郎……”和“撒新娘……”来,同时把喜果往新郎与新娘的身上撒去。这是人们最高兴的时候。男男女女、房内房外的旁观者一齐哈哈大笑起来。尤其使众人满意的,是克安还唱出“撒伴娘”的诗句,把喜果拚命地朝那个年轻的伴娘身上撒去。

  撒帐完毕,枚少爷轻轻地嘘了一口气。但是这还不是休息的时候,他应该行“揭盖头”的礼节。他抽出先前藏在靴子中的红纸裹着的筷子。他踌躇了一下,他的手微微地抖着。他抑起头看。他有点胆怯,但是也只得鼓起勇气把新娘头上那张盖头帕一挑,居然挑起了那张帕子,把它搭在床檐上。一阵粉香往他的鼻端扑来。他抬起眼睛偷偷地看了新娘一眼,他的心怦怦地跳动。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看清楚,他的眼前只有一些摇晃的珠串和一张粉脸,可是他却不知道是一张什么样的脸。他听见旁边有人低声说:“新娘子高得多。”

  喝完了交杯酒以后,枚少爷没有留在新房里的必要了。他的父亲已经吩咐外面预备好轿子,他应该到冯家去谢亲。这又是一个使他胆怯的工作,而且他还记得前一年他的姐夫到他家来迎亲时的情景:许多人躲在房内或者站在阶上张望,说些尖刻的批评的话,露出轻视的笑容。他不愿意让自己成为那许多陌生的眼光的目标,他不愿意让他笨拙的举动成为别人笑谈的资料。但是他父亲的话是不可违抗的命令,并且这是结婚典礼中的一部分,他不能够避免它。他终于硬着头皮走入那顶崭新的拱杆桥。四个轿夫吆喝一声,把轿子高高地抬起来。他端端正正地坐在轿内,插着金花的博士帽戴在他的头上,两条红绸斜挂在他的两肩,宽大的马褂和袍子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他觉得内衣被汗水打湿了。额上也冒出汗来。他不象是到他岳父家去谢亲,倒象是被人押着赴刑场。

  轿子到了冯家,周贵(他也披着花红,穿着新马褂和新布袍)喜洋洋地先把贴子递进去。冯家已经在等候枚少爷了。轿子在大厅上停下来,枚少爷恍恍惚惚地跨出轿子,由大开着的中门走进里面。人把他引进堂屋。仿佛有许多尖锐的笑声和细语从四面八方向他围攻,他不敢把眼睛动一下。他勉强行完了礼。还有人送他走出中门。他跨进轿子,又被举在空中。他吐了一口气。他想,又一个难关度过了。

  四个轿夫抬着轿子在街上飞跑,很快地就回到了周家。洋琴声、瞎子唱戏声、唤人声和笑声打碎了枚的心。他刚刚跨出轿子,高家的两个孩子觉群、觉世便走过来拉住他的手,笑着说:“看新郎官!看新郎官!”他摆脱了这两个孩子的纠缠进到里面,正遇见觉新。觉新同情地对他笑道:“你有点累吗?”他忽然觉得他想哭。但是他不敢哭,他默默地点一个头。

  贺客还在陆续地来。他应该在堂屋里对每个人叩头还礼。他接连地磕头,不知道磕了若干次。他盼望着休息。但是“大拜”的时刻又到了。

  新娘已经在洞房里换好衣服,头上仍然戴着珍珠流苏,身上穿着粉红缎子绣花衣裙,由伴娘搀扶出来。觉新吩咐奏乐。周伯涛夫妇先敬了祖宗。然后轮到枚少爷同新娘站在一起向祖宗跪拜,行着三跪九叩首的大礼。然后这一对夫妇又拜周老太太、周伯涛夫妇、周氏和徐氏,都是行的大礼。人只见枚少爷跪下去又立起来,刚立起来又跪下去。新娘却得到一些方便,她每拜一个人,只需要跪一次,等着把礼行毕才由伴娘扶她起来。

  觉新拿着一张红纸贴站在旁边赞礼。吹鼓手不断地在外面吹打。枚少爷依着礼节叩头。这次大拜的对象包含着家人、亲戚(亲戚中又分至亲、远亲,不论大小都要出来受新夫妇跪拜),然后才是朋友。礼有轻重,拜的次数也要分多寡,这些都写在觉新手里那张贴子上。觉新唱到了自己的名字,便把贴子递给别人,拉着觉民一起去陪着新夫妇跪拜。拜完起来,他又拿过贴子赞礼。这样的跪拜差不多继续了两个半钟头,弄得枚少爷头昏眼花,腰酸背痛。他拜完走出来,脸色发白,四肢无力,几乎站立不稳。内衣完全湿了。他的面容叫人看见觉得可怜。做父亲的周伯涛却一点没有注意到。周伯涛这时可以说是被淹没在快乐里面。他很高兴他讨了媳妇,而且同“当代大儒”的冯乐山叔侄结了亲戚关系。这一天与其说是枚少爷的吉日,倒不如说是周伯涛的喜庆日子。

  觉新却看见了枚的面容,他知道这个病弱的年轻人有点支持不下去了。他关切地向枚问话,又把枚少爷拉到一个清静的房间(周伯涛的书房)去休息一会儿,脱一脱马褂。他还给枚少爷扯了痧。外面有人在叫新郎。枚少爷放下手里捏的一把团扇,预备出去。觉民也在这间房里,便说:“让他们去喊,不会有什么要紧事,不要理他们。”觉新听见这样的话,并不反对。他也劝枚在藤椅上多躺一会儿。

  “就是这些无聊的把戏,多麻烦,简直会把一个人折磨死的。我真不晓得这是为的什么?”觉民怜悯地望着枚,又想到刚才看见的把戏,便愤慨地说。

  “你不要轻视它们,你将来也要耍这些把戏的,”觉新似乎有一腔的不平,却无处倾诉,他警告觉民说。这是他的绝望的挣扎。他便是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人:他并不赞成这些繁杂的礼节,但是今天他却在这儿赞礼。

  “我,我才不会。你看着罢”觉民充满自信地笑道。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坚强了,至少他不会做别人强迫他做的事。他下了决心说:“我决不会做这些事。”

  “你不要这样早就夸口。我从前难道就愿意过?但是有许多事情是不由你自己作主的,”觉新好象浇冷水似地说道。枚少爷虽然疲倦,但是他还睁大眼睛注意地听他的两个表哥说话。

  觉民又笑了笑。他慢慢地说:“你从前没有做到的事,让我来做倒也好。难道我就不能学三弟的榜样!我决不做别人强迫我做的事。”他又加上一句:“我更不做古人强迫我做的事。”

  “啊!”觉新惊疑地说出了这个字。

  觉民还来不及答话,就听见外面有人在唤:“枚少爷。”

   “我要走了,”枚连忙从藤椅上站起来,对觉新说。他脸上的愁容和倦容还没有消去。

   “枚表弟,你再休息一会儿罢,不会有什么要紧事情,”觉民劝阻道。

   “一定有要紧事,恐怕要安席了。”枚并不注意觉民的话,他只担心自己会耽误事情。

   “明轩!明轩!”周伯涛又在外面唤觉新,他似乎要走进书斋里来了。

   “大舅在喊我”觉新惊觉地自语道。他马上对枚说:“枚表弟,我们一路出去。”他同枚少爷一起出去迎接周伯涛。

  觉民还听见觉新在外面跟周伯涛讲话。书斋里没有别人,他好象在做梦一样。他心里不大好受。他躺在藤椅上,想着一些事情。他的苦恼增加了。他皱起眉头。但是过后他的脸上又浮出了笑容。他向四处望了望。一个小小的书架,二三十套线装书,写字台倒收拾得很干净。他站起来走到写字台前面。他无意间瞥见枚少爷的作文簿放在桌上,他把它拿过来随手翻开,看见一个题目:《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论》。他再往后面翻,又看见《颍考叔纯孝论》,《臧僖伯谏观鱼论》。他生起气来,便把作文簿阖上掷回原处。他还小声骂了一句:“这种古董现在有什么用处?”他忽然觉得这个房间里有一种怪气味,他不愿意留在这里,便走出去了。

  时间已经不早,开始安席了。袁成正在找觉民,请他入座。他便跟着袁成到外客厅去。

  外客厅里安了四桌席,有些客人已经走了,留下的也不很多,坐起来并不拥挤。新娘的哥哥(他就是今天被人暗暗地称作“舅子”的人)、送亲的客人和做媒的“大宾”都是贵客,觉民不会被派去和他们同席。他走进外客厅,看见觉新和新娘的哥哥坐在一起,只有一桌还未坐满,桌上全是年轻的客人。他便走到那张桌子跟前,在空位上坐下去。周伯涛带着枚往来席间应酬。

  四个冷盘吃过,应该上第一道热菜了。枚不得不提着酒壶到第一桌去敬酒。他红着脸作揖打恭,还说了一些客套话,才算是过了这个难关。

  外客厅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只有觉民看不惯这一切。觉新勉强做出笑容跟客人们应酬。枚少爷则带着困窘和木然的表情,他的红脸上的微笑也不是真实的。他好象一个不会演戏的戏子。

  上到第三道菜,送亲客人和冯大少爷便站起来告辞,这也是依照礼节而行的。枚少爷只得按照规矩陪他们到新房里去坐了片刻,然后周伯涛和枚少爷父子又送他们到大厅,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把他们送进轿子,而且看着轿夫把两乘轿子抬走了。

 女客的席摆在内客厅(即是左边厢房)里。送亲的女客也在上第三道菜时告辞去了。轿子已经提了进来,就停在堂屋外面的阶上,陈氏、徐氏两妯娌很有礼貌地把这两位新客人送走了。

  新客人走了以后,无论在内外客厅里,无论在男客或者女客的席上,严肃的空气立刻减少了许多。尤其是在外客厅内笑声、叫声嘈杂地响了起来。人们猜拳,说笑话,甚至拉着这个脸嫩害羞的新郎开玩笑,向他灌酒。

  这个拙于应酬的孩子自然不是那些交际场中的前辈的对手。他甚至说不出一句漂亮的话。要不是觉新给他帮忙,替他开脱,这个晚上他一定会醉倒。

  散席以后,有些客人告辞去了,留下几个比较熟的,而且兴致好的。他们有了一点酒意,便借酒装疯,没有顾忌地在客厅里闹了一些时候,后来又嚷着要到新房里去。准备去闹房的人一共有六位。枚少爷虽然非常害怕这件事情,可是他也只得陪着他们进去。幸好有觉新在旁边替他招呼。至于觉民,他一散席就回家去了。

这天新娘在大拜典礼完毕以后回到房里,就垂着头端端正正地坐在床前那把椅子上。她一直没有移动过,也没有进一点饮食,或者说一句话。要是有客人进房来,伴娘便搀着她站起,稍微做个行礼的姿势。外面安了席以后,等着男女送亲客人和“舅子”都走了,陈氏便叫人摆一桌席在新房里,由琴、芸、淑华、淑贞们陪着新娘吃饭。她们虽然常常对新娘讲话,而且不时挟菜给她,但是新娘始终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也没有开过一次口,只由伴娘和陪嫁的女仆代替她回答了几句。芸和琴、淑华们在这里谈些闲话,倒也很愉快,还有绮霞、翠凤两人在旁边给她们打扇。她们看见新娘穿着那样服装,泥塑木雕似地坐着的可怜样子,也感到不平。虽然伴娘和陪嫁的女仆两个人站在两边伺候新娘,并且各拿一把扇子在她的背后扇着,但是淑华还看见新娘的鼻上沁出汗珠。这使得淑华生了气。她想: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礼节?为什么要使这位姑娘受这样的罪?她不明白。她找不到一个理由。她想起了蕙表姐,她想起了别的几个熟人,她的思想跑得很快。她想到她自己身上,似乎遇到阻碍了。筷子还捏在她的手里。但是她马上把眼睛睁大往四面一看,她咬了咬嘴唇。一个声音在她的心里说:“我不会这样。”她忽然放下筷子骄傲地微笑了。

琴从斜对面射过来问询的眼光,仿佛在问:为着什么事情高兴?

淑华举起酒杯对着琴说:“琴姐,我同你吃完这半杯酒。”

  琴迟疑一下,便答道:“也好,就是这半杯。”琴觉得她了解淑华的心情。

  她们刚刚放下碗,芸的母亲徐氏进来了。徐氏带笑地跟她们说了几句话,又安慰了新娘两句,便匆匆地走出去。绮霞和翠凤忙着把桌子收拾好。

  徐氏陪着几位女客到新房里来,高家四太太王氏和五太太沈氏都在这里面。伴娘扶着新娘站起来行礼。这几个人有说有笑地在新房里坐了一会。沈氏的话比较多。她们说了些笑话,新娘好象无感觉的枯木似地端坐在那里。沈氏走到新娘面前想把新娘逗笑。但是新娘老是微闭着眼睛,板起面孔,不露出一点表情。沈氏还故意把新娘的裙子揭开一角:那双穿着大红绣花鞋的尖尖的小脚跟淑贞的不相上下,沈氏不觉夸奖了一句。她得意地瞥了淑贞一眼,她看的不是面孔,是那一双脚。

  就在这时周贵进来报告外面男客人来闹房了。太太小姐们听见这句话,慌张起来,连忙避开,让出了这个房间,只剩下新娘和伴娘、女仆留在里面。徐氏陪着女客到堂屋内和陈氏的房里去。琴和淑华们就到芸的房间。她们可以在那里安安静地谈话。

  堂屋里、周老太太和陈氏的房里都还有一些女客。轿子接连地抬进来又抬出去。堂屋内到处都是女人说话声和唤人声。客人渐渐地少起来。周老太太房里客人都走了。陈氏房里还有几个比较熟的亲戚。沈氏和王氏两人听见新房里时时发出哈哈大笑声,她们两妯娌又偷偷地跑到窗外偷听。她们把手指蘸了口水打湿穿纸弄成小洞,从这个洞可以窥见里面的情形。

  克安、克定和四个年纪不十分大的客人(有两个是她们不认识的)在房里,此外还有枚少爷和觉新。枚少爷还是带着那种呆板的表情,不,他仍然带着那种任人摆布的可怜相。觉新背着窗靠了写字台站着。克安弟兄站得较远一点,另外四个人就站在新娘旁边。这四个人装着酒醉毫无顾忌地说着调笑的话。他们时而向新娘作揖,时而把新郎拉到新娘跟前,强迫他做出一些可笑的举动。他们唱着滑稽的戏词,发出奇怪的声音,做出滑稽的动作,把女仆和伴娘都逗笑了。克安和克定不断地哈哈大笑,有时也说两三句凑趣的话。新娘一直很镇静地端坐不动,她的脸上甚至带着冷冰冰的表情。客人们用尽方法都不能使新娘露一下笑容。他们只有在枚少爷的身上报复。他们把他当作一个傀儡,指挥他做这样和那样的事。他们还用锋利的话逼他。拙于言辞的他并不能够保护自己,而且他累了一个整天以后,不但四肢无力,而且全身发痛,好象骨头完全碎了一样。他渴望着休息。他恨不得钻进地板下面闭着眼睛躺一会儿。但是别人不放松他。他似乎还应该受更多的折磨。在这个布置得十分华丽(至少在他看来是十分华丽)的新房里,每件新的物品都在辉煌的灯光下灿烂地微笑。这里有的是明亮,有的是新鲜,而且在那边还坐着一个神像似的美人(那样的打扮使得新娘在他的眼里成了一个美人),这似乎应该使他想到那些闲书(他这一年来就很少看闲书了)里面的得意的描写。它们使他有过一些荒唐的梦,它们曾经偷偷地缠住他的思想。但是如今梦景开始成为真实,一个带着珠光宝气和脂粉浓香的小姐来到他的身边,他却不曾感到一点喜悦。而且一切或隐或现的梦景和潜伏的渴望都被那些繁杂的礼节和没有同情的面貌与语言驱散了。他仿佛是一个落在魔窟里的小孩,一只巨灵的手在玩弄他,威胁他。在这间房里除了觉新以外就没有人同情他,但是觉新也只能暗暗地替他开脱,却不能把他从这个窘人的环境中救出来。

  在窗外偷听的人不断地增加。沈氏看得很满意,笑着对王氏说:“到底是他们会闹。他们闹得很有意思。”

 “新娘子脸皮真老,你看她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王氏不大满意地说。她们想不到枚少爷这时候有着怎样的心情,他是怎样地捱着时刻;她们也忘记了新娘也是怎样地希望这些折磨人的时刻早些过去。

  枚少爷差不多用了他的最后的力量来捱这些时刻。他希望能够逃出去,但是他没有胆量;他希望他们会放松他,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打算。他极力忍耐着,他知道这种时刻总有完结的时候。但是他的头脑昏乱,沉重;他的身子变得更软弱;舌头似乎也不能灵便地转动了;心里仿佛起了波浪,只是往上面翻。他看见许多颜色在眼前打转。他只想倒下去。他连忙把一只手压在桌子上,身子还在晃动。

  客人们已经在新房里闹过了一个多钟点。觉新的眼光始终没有离开枚的身上。他被枚的突然变成惨白的脸色和紧紧闭着的嘴唇吓住了。他觉得不应该让客人们再这样地闹下去,便走到克安跟前小声说了几句话,克安点了点头。觉新又去对别的客人说出他的意见。于是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在枚少爷的脸上。这一次觉新的话发生了效力。客人们居然告辞出去了。

  三更还没有打过,客人都走光了。琴跟着她的母亲回去。淑贞也跟着她的伯母和母亲回家。周氏、淑华和觉新就在周家留宿。

  但是枚少爷还得不到休息。他取下花红,脱去马褂以后,还被父亲唤到书房里去,听父亲的一番新奇的训话。,其实这些新奇的话他已经在闲书中见到了。不过父亲亲切地对他说话,这还是第一次。

从父亲的书斋出来,枚少爷还去见过母亲和祖母。从她们那里他听到几句慈祥的、关心的嘱咐。周老太太说话时仿佛感动地迸出了两三滴眼泪。

  最后他应该回到新房里去了。他又觉得胆怯起来。他形容不出自己有的是怎样一种心情。在阶上他遇见了觉新的鼓舞的眼光。觉新安慰地对他说:“枚表弟,你今晚上放心地睡罢,没有人来听房的。”

  “大表哥,你今天又累了一天,你也该睡了”枚感激地说,他差不多要哭出来了。他不敢再看觉新一眼,连忙转身往新房走去。这时他的父亲在几天前说过的一句话“男女居室,人之大伦”突然沉重地压在他的心上。他有点胆怯了。

  他进了新房,里面静静地没有声音,新娘似乎不在这里。新的湖绉帐子低垂着,增加了静寂的气氛,先前的辉煌的灯光全灭了,靠着那盏缠了红纸花的崭新的锡灯盏的光亮,他看见床前踏脚凳上面放着一双小小的尖尖的大红绣花鞋。

  他这时没有快乐或悲戚。他倒有点木然了。他的茫然的眼光定在这双绣花鞋上,一直到伴娘过来对他说话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