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平沙漠漠夜带刀  

2017-01-21 20:41:37|  分类: 三毛流浪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三毛,走啊走的,走到撒哈拉去了,她的朋友们总要说她:“嗨!三毛,好好的德文教授不干,何必呢!”她留学过西班牙,在马德里大学毕业,美国伊利诺州的公务员也检定及格。

  可是,她一直说:我喜欢流浪。

  我初抵沙漠时,十分希望做世界第一个横渡撒哈拉沙漠的女子探险家。这些事情,在欧洲时每夜想得睡不着,因为,沙漠不是文明地带,过去旅行各国的经历,在此地都不太用得上。想了快半年,还是决定来了再看情形。当然我不能完全没有计划的来,总不能在飞机上,背个大水壶往沙漠里跳伞。我先到了西班牙属地,撒哈拉沙漠的首都——阿蕴。说它是首都,我实在难以承认,因为明明是大沙漠中的一个小镇,三五条街,几家银行,几间铺子,倒是很有西部电影里小镇的荒凉景色和气氛,一般首都的繁华,在此地是看不到的。

  我租的房子在镇外,虽说是个破房子,租金却比欧洲一般水准高很多。没有家具,我用当地人铺的草席,铺在地上,再买了一个床垫,放在另一间当作床,算暂时安定下来了。水是有的,屋顶平台放个汽油桶,每天六时左右,市政府会接咸水来,那是沙漠深井内,打出来的水,不知为什么很咸。洗脸、洗澡都得用它。平日喝的水,要一瓶一瓶去买,大约二十台币左右一瓶。

  初来时,日子是十分寂寥的,我不会说阿拉伯文,邻居偏偏全是撒哈拉的当地人——非洲人,他们妇女很少会说西班牙文,倒是小孩子们能说半通不通的西文。我家的门口,开门出去是一条街,街的那一边,便是那无边无际的沙漠,平滑、柔软、安详而神秘的一直延到天边,颜色是淡黄土色的,我想月球上的景色,跟此地大约是差不多的。我很爱看日落时被染红了的沙漠,每日太阳下山时,总在天台坐着直到天黑,心里却是不知怎的觉得寂寞极了。

                        

一只手挥到红海

 

   初来时,想休息一阵便去大漠中旅行,但是苦于不认识太多的人,只有每日往镇上的警察局跑跑。(事实上,不跑也不行,警察局扣留了我的护照,老想赶我出境。)我先找到了副局长,他是西班牙人。

“先生,我想去沙漠,但不知怎么去?你能帮助我吗?”

“沙漠?你不就在沙漠里面?抬头看看窗外是什么?”他自己却头也不抬。

  “不是的,我想这样走一趟。”我用手在他墙上挂的地图上一挥,哗一下挥到红海。

  他上下的打量了我快两分钟,对我说:“小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是不可能的。下班飞机请回马德里,我们不想有麻烦。”

  我急了:“我不会给你们麻烦,我有三个月足够的生活费,我给你看,钱在这里。”我用手在口袋里抓了一把脏脏的票子给他看。

  “好,不管你,我给你三个月的居留,三个月到了非走不可。你现在住在那里?我好登记。”

  “我住在镇外,没有门牌的房子里面,怎么讲才好,我画张图给您。”

  我就这样在撒哈拉大沙漠中住下来了。

  我不是要一再诉说我的寂寞,但是初来的一阵,几乎熬不过这门功课,想打道回欧洲去了,漫长的风沙,气候在白天时,热得水都烫手,到了夜里,却冷得要穿棉袄。很多次,我问自己,为什么非要留下来不可?为什么要一个人单身来到这个被世界早遗忘了的角落?而问题是没有答案的,我仍然一天一天的住下来了。

                  

军团司令浇冷水

    

  我第二个认识的人,是此地“沙漠军团”退休的司令,他是西班牙人,一生却在沙漠中度过。现在年纪大了,却不想回国。我向他请教沙漠的情形。

  “小姐,这是不可能的事,你要量量自己的条件。”

  我默然不语,但神色一定有些黯然。

  “来看看这张军事地图”他叫我去墙边看图,“这是非洲,这是撒哈拉沙漠,有虚线的地方是路,其他的你自己去看。”

  我知道,我看过几千遍不同的地图了。这个退休司令的图上,除了西属撒哈拉有几条虚线之外,其他便是国与国的边界,以后一片空白。

  我问他:“您所说的路,是什么意思?”

  “我指的路,也就是前人走过的印子,天气好的时候,看得出来,风沙一大,就吹不见了。”

我谢了他出来,心情很沉重,我知道自己的行为,确是有些自不量力,但是,我不能就此放弃。我是个十分顽固的人。

不能气馁,我去找当地的居民。沙哈拉威人世居这块大沙漠,总有他们的想法。

  他们在镇外有一个广场,场内骆驼和吉普车、货物、山羊挤了一地。我等了一个回教徒的老人祈祷完毕,就上去问他横渡撒哈拉的办法。这老人会说西班牙文,他一开口,许多年轻人都围上来了。

  “要走到红海吗?我一辈子也没去过,红海现在可以坐飞机到欧洲,再换机就安安稳稳到了,要横过沙漠,何必呢?”

  “是的,但是我想由沙漠过去,请你指教。”我怕他听不清楚,把嗓子拉得很高。

“一定要去?可以啊!你听好。租两辆吉普车,一辆坏了还有另一辆,要一个向导,弄好充分的准备,不妨试试看!”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我说可以试试。

我紧着问:“租车多少钱一天?向导多少钱?”

“一辆车三千西币一天,向导另要三千,食物、汽油另算。”

好,我心算了一下,一个月十八万西币是基本费。(合台币十二万。)

  不对,算错了,那两辆车的租金才对,那么一共是二十七万西币。(合台币十八万。)还要加上装备、汽油、食物、水,非要四十万一个月不行。

  我摸摸口袋里的那几张大票子,十分气馁,只好说:“太贵了,我没有能力去,谢谢您。”

我预备离开了。

老人却说:“也有办法花很少的钱。”

我一听,又坐下地来。“这话怎么说?”

“跟游牧民族走,他们都是很和平的人,如哪儿有一点雨水,他们就去哪儿,这个省钱,我可替你介绍。”

“我不怕苦,我买自己的帐篷和骆驼,请你帮忙。我马上可以走。”

那老人笑笑:“走是说不定的,有时,他们在一个地方住一两星期,有时住上半年三个月,要看山羊哪儿有些枯树吃。”

“他们走完一次沙漠,大约要多久时间?”

  “说不上,他们很慢的,大约十年左右吧!”

听到的人都笑了,但只有我笑不出来。那天,我走了长长的路,回到我住的地方,千山万水来到沙漠,却滞留在这个小镇。好在还有三个月时间,且住下来再做打算吧!

 

爸爸才知道我几岁

 

  我住下来的第二天,房东叫他的家人来认识我。一大群男女小孩在我门外挤来挤去,我对他们笑笑,抱起最小的一个来,向他们说:“都进来,有东西吃。”

他们不好意思的看看身后的一个胖女子。这个女子长得十分的美丽,大眼睛,长睫毛,很白的牙齿,淡棕色的皮肤,身穿一件深翠蓝色的缠身布,头发也用布盖起来了。她过来将头在我脸上靠了一靠,拉着我的手说:“沙那马力姑!”

我也说:“沙那马力姑!”(日安的意思)我十分的喜欢她。

这群小孩子们,小女孩都穿着彩色浓艳的非洲大花长裙,头发梳成许多小辫子,状如蛇发美人,十分好看。男孩子们有的穿衣服,有的光身子,他们都不穿鞋子,身上有很浓的味道。脸孔都是很好看的,就是过分脏了一点。

  事后我见到房东,他是警察,说得一口好西班牙文,我对他说:“您的太太十分美丽。”

  他回答说:“奇怪,我太太没去看你啊!”

  “那么,那个胖胖的美丽女子是谁?”

  “啊!那是我的大女儿姑卡,她才十岁。”

  我大吃一惊,呆呆的望着他。姑卡长得很成熟,看上去大约三十岁了,我真不相信。

“小姐,你大约十多岁吧?可以跟我女儿做个朋友。”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不知怎么告诉房东自己的年龄。

后来我跟姑卡熟了,我问她:“姑卡,你真的只有十岁?”

她说:“什么岁?”

  “你,你几岁?”

  她说:“我不知道啦!我只会数到十个手指,我们女人不管自己几岁,我爸爸才知道我几岁。”

  后来我发觉,不但姑卡不知自己几岁,她的妈妈,我的邻居妇女都不会数目,也不关心自己的年龄,她们只关心自己胖不胖,胖就是美人,管她老不老。

 

十岁就得嫁了

 

  住下来快一个月了,我认识了许多人,西班牙和沙哈拉威朋友都有。其中一个沙哈拉威青年,是高中毕业的,算是十分难得了。

有一天,他很兴奋的对我说:“我明年春天结婚。”

“恭喜你,未婚妻在哪里?”

  “在沙漠内,住在哈伊麻(帐篷之意)。”

  我看着这个十分英俊的青年人,指望他做些不同于族人的事。

  “告诉我,你未婚妻几岁?”

  “今年十一岁。”

我一听大叫:“你也算是受过高中教育的?天啊!”

他很气,看看我说:“这有什么不对?我第一个太太嫁我时才九岁,现在十四岁,两个孩子了。”

  “什么?你有太太?怎么一向不说起?”

  “这个有什么好讲的,女人这个东西——”

我重重的瞪了他一眼。“你预备娶满四个太太?”(回教徒可以同时有四妻。)

“不行啦,没钱啦,现在两个就好了。”

  不久,姑卡哭着去结婚了,哭是风俗,但是如果将我换了她,我可会痛哭一辈子。

 

吉普车往湖心猛冲

 

  有一天黄昏,门口有汽车嗽叭声音,我跑出去一看,我的新朋友夫妇在他们的吉普车上向我招手。“快来,带你去兜风。”

  这对夫妇是西班牙人,先生在此地空军服务,有辆现代的“沙漠之舟”,我一面爬上吉普车后座,一面问他们:“去哪里?”

  “去沙漠。”

  “去多久?”

  “两三小时就回来。”

  其实,镇上镇外,全是沙,偏偏要跑得再远去。在车上,我们沿着一条车印子,开到无边的大漠里去。快要黄昏了,却仍然很热。我有点困,眼睛花了一下,再张开眼来时,哗,不得了,前面两百公尺处居然有个大湖,一平如镜,湖旁有几棵树。

  我擦擦眼睛,觉得车子在往湖的方向全力飞去,我从后座用力打了一下开车朋友的头:“老朋友,湖啊!送死去啊!”

  我大叫,他不应我,加足了油门冲啊!我看看他太太,她正在莫名其妙的笑。车子不停,湖却越来越近,我伏在膝盖上任着他们开。

  我听说不远的沙漠内,的确有个大湖,不想,却在这里。我稍一抬头,湖还在,我只有再伏下身去抱住头。车又驶了快一百公尺,停下来了。

  “喂,张开眼睛来!”他们叫,我抬头一看,无边的荒野,落日染红了如血似的大地,风吹来带着漫漫的沙,可怕狰狞极了的景色出现在眼前。

  湖呢?没有湖了,水也不见了,树当然也没有了。我紧抓车前的靠垫作声不得,好似《奇幻人间》的鬼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跳下车,用脚踏踏地,再用手去摸摸,都是实在的,但是那个湖心怎么消失了?我赶紧回头看看车,车并没有消失。还在那儿,车上两个笑弯了腰的朋友。

  “我懂了,这就是海市蜃楼,对不对?”

  上车后,我仍然毛须竖立,“怪怕人的,怎会那么近呢?电影上拍的海市蜃楼都距离很远。”

  “多着呢,你慢慢来认识这片沙漠吧!有趣的事多着呢。”

  以后我见到什么东西,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总得上去摸一摸,不能告诉别人是海市蜃楼吓的,只好说:“近视眼,要摸了才清楚。”

 

捉外星人去!

 

  那天开着门洗衣服,房东的山羊跑进来,吃掉了我唯一用淡水种出来的一棵花。花是没有,但是,两片绿色的叶子却长得很有生意,山羊一口就给吃掉了。我追出去打,又摔了一跤。当时气极了,跑去隔壁骂房东的儿子。“你们的山羊,把我种的叶子吃掉了。”

  房东的儿子是老大,十五岁了,大模大样的问我:“吃了几片?”

  “总共只长了两片,全吃了。”

  “两片叶子还用得着生气,不值得嘛!”

“什么?你忘了这是撒哈拉,寸草不生,我的花……”

“不必讲你的花了,你今天晚上做什么?”

  “不做什么。”想想真没事。

  “我跟几个朋友去捉外星人,你去不去?”

“飞碟?你说飞碟降落?”我的好奇心又来了。

“就是那个东西。”

  “回教徒不可骗人,小孩子。”

他用手发誓,真的有。“今晚没有月光,可能会来。”

“我去!我去!”我赶紧说,又怕又兴奋。“要捉的哦?”

“好嘛!一出来我们就去捉。不过你得穿男装,穿此地人的男装。我可不要带女人去。”

“随便你,借我一件缠头巾,还要件厚外套。”

 

飞碟真的出现了

 

于是,当天晚上我跟巴新他们一群小家伙,走了快两小时,到了完全没有一点灯火的沙地里伏着。四周是漆黑一片,星星冷得像钻石一样发出寒光,风吹在脸上,像被打了耳光似的痛。我将缠头巾拉上来,包住鼻子,只有眼睛在外面。

等得都快冻僵了,巴新忽然打了我一下。“嘘,别动,你听。”

呜,呜,呜,如马达一样一抽一抽的声音,四面八方传来。

“看不见!”我大叫。

  “嘘,别叫。”巴新用手一指,不远处,高高的天空上,有一个桔红色发光的飞行物缓缓飞过来。这时,我虽然专心的看着那个飞行体,人却紧张得指甲都掐到沙地里去了。那个怪东西,飞了一圈走了,我喘了口大气,它又慢慢的低飞过来了。

  这时,我只想它快快的走,别说捉外星人了,别给它捉走已是大幸。那个东西没有下降,我软了半天不会动,那么冷,却流了一身汗。

  回来时,天已大亮,我站在自家门口,将头巾、外套脱下来还给巴新。正好做警察的房东回来。

  “咦,你们去哪里?”

巴新一看见父亲,如小狗一般夹了尾巴逃进去。

“回来啦!去看飞碟。”我回答房东。

  “这个小孩子骗你,你也去。”

  我想了一下,告诉房东:“倒是真的,那个桔红色慢慢飞的东西,不是飞机,很慢,很低。”

  房东沉思了一下,对我说:“很多人看见,夜间常常来,许多年啦!解释不出是什么。”

   说得我又是一惊:“难道你也相信我刚刚看见的东西?”

“小姐,我相信真主,但是那个东西在沙漠的天空,确是存在的。”

  我虽然冻了一夜,但是却久久无法入睡。

 

带着尖刀上暗路

 

  话说有一夜,在朋友处吃完烤骆驼肉出来,已是深夜一点,他们说:“住下来吧!明早回去。”

   我想想,一点钟并不晚,所以,还是决心走回去。男主人露出为难的表情说:“我们不能送你。”我用手拍拍长筒靴,对他们说:“不必送了,我有这个。”

  “是什么东西?”他们夫妇同时问道。

  我戏剧性的手一扬,唰一把明晃晃尖刀在手。那个太太叫了起来,我们笑了好久。告别他们我就开步走了。

  到家要走四十分钟,路程并不算很远,可恨的是,路上却要经过两个大墓场。此地沙哈拉威人不用棺木,他们将死去的人用白布包起来,放在沙里,上面再压上石块,不使死人半夜里再坐起来而已。那夜,有月光,我大声唱着此地“沙漠军团”的军歌,往前走。后来一想,还是不要唱歌比较好,一唱目标更显著。沙漠里没有灯,除了风的呜咽声,我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第一座坟场在月光下很清楚的出现了。我小心的走过一堆一堆的坟,不使自己去踏到永远安息了的人。第二个坟场可有困难了,它坐落在一个小坡下。我回家,一定要下这个坡,死人埋得密密的,几乎无路可走。不远处,几只狗在坟场上嗅来嗅去,我蹲下去拿石子去打它们,狗号叫起来逃掉了。

 

坟里居然爬出人来

 

  我在坡上站了一会,前后看了一看,这时的心情,没人来,我怕,荒野里来了个人,我更怕。万一来的不是人呢?哗,头发一根根直立起来,不敢再胡思乱想了。快走完坟场了,咦,前面地上,有个影子动起来。先是伏在地下的,挣扎着两手向天,又跌下去了,没一下又挣扎起来,又跌下去了。

  我寒着脸,咬住下唇,镇静地站着不动。咦?那个影子也不动了。再细看,一团乱七八糟的布缠着身体,明明是坟里爬出来的东西!我半蹲下去,右手摸到靴子里的刀柄。一阵阵强大的怪风,吹了过来,我梦游似的又被吹近了那个东西几步。那东西,在月光下又挣扎着起来了一次。我回头打量了一下情势,后退是个小土坡,爬不快,不如冲过去,于是慢慢走了几步。快到那东西了,我大叫了一声,加快步子,飞身而过。那知,我叫时那个东西也短促地叫起来——啊,啊地,声音比我的要凄惨多了。

  我冲了十来步,一呆,停住了,是人的声音嘛!再一回头看,一个男人穿着本地人的衣服,一脸慌张失措的站在那儿。

  “谁?不要脸,躲在这吓女人,有种吗?”我不怕啦,用西班牙文骂这个人。

  “我,我……”

  “是贼吗?半夜里来偷坟场,是不是?”也不知是那里来的勇气,我大步走上前去,一看,咦!小家伙嘛,不到二十岁,满脸都是沙土。

  “我在母亲坟上祷告,我没有要吓你。”

  “还说没有。”我推了他一把。他快哭出来了。

“小姐,是你吓了我,真冤枉,是你吓了我,我……”

“吓你?天晓得?”我真是啼笑皆非。

  “我正在专心祷告,听到风里有歌声传来,我再细听,又没有了,后来又看见狗号叫着逃走,我正伏下头去再祷告时,你从山坡上出现了,头发长长的飞散着,我正吓得半死,你就朝我冲过来了,口里还大叫着……”

  我大笑起来,笑得跌跌撞撞,踏到死人胸口上。我笑够了,对这个小家伙说:“胆子那么小,又要半夜里出来祷告,快回去吧!”

  他对我弯了一下腰,走了。

  我发现,一只脚正踏在他母亲的左手。望望四周,月光没有了,那边坟场尽头处,似有东西爬出来。我低叫一声快逃啊,一口气跑回家,撞开门来,将背靠在门上喘气,看看表,四十分钟的路程,才十五分钟就跑回来了。就如朋友所说:“沙漠有趣的事情很多,你慢慢的去发现吧!”今夜,真是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