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四十一章 嘉州蛮兵  

2017-01-25 23:21:57|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石林回到塔子山,又带了元辛和雨生两个少年过来。紫竹与吴秀商议,在塔子山上开了一个酒坊,酿造和销售佳酿,赚了不少钱。他们经常用这些银子救济穷人。石林则带了元辛和雨生,开始学习石刻技艺。

 塔子山上众人尽皆欢喜不尽。

   一天,人们看见唐牧骑了一匹快马,飞一般地赶上山来。

   紫竹急忙上前相迎。

   唐牧跳下马来,气喘吁吁地道:“殿下,陛下请你立即赶回成都!”

   紫竹诧异地问:“唐将军,你这么紧,难道又出什么事情?

   唐牧道:“近日嘉州传来八百里紧急军报,说是夜郎、南诏两国,集合了蛮兵马两万余人,已经围困了嘉州。嘉州城中原有一万军马,我们带了千出来,至今仍然没有补充。因此陛下请你马上赶赴成都,商量对策。

   紫竹暗想:“这一定是当初李存勖约会夜郎、南诏两国共同进攻蜀国的余波。”于是她去向佛婆说:“母亲,蜀中战乱尚未结束,孩儿还得前去嘉州征战一番。”

   佛婆说:“你肩负着蜀中百姓安危,我不阻拦你,只是一路小心啊!”

   紫竹拜别了母亲和乡邻,带了石林、元辛和雨生,与唐牧一起,又向成都疾驰而去。

   王建正在宫中召集群臣商议拯救嘉州之事,王磊报说:“抚民公主到。”

   王建传令:“快请!”

   紫竹、唐牧进宫,三呼礼毕,王建赐坐。紫竹问:“嘉州之事到底如何?”

   王建道:“为父当日幸亏听从了女儿劝告,没有前去进军唐国!如今夜郎、南诏两国起兵攻打嘉州,嘉州城中兵微将寡,粮草短缺,这可如何是好?

   紫竹道:“父王不要焦躁,嘉州城中尚有吴其、柳居直、廖明他们在那里,又有郭舍人、海通法师、惠果上人等师徒相助,南蛮虽然猖獗,一时之间绝对不能轻易得手!”

   王建道:“虽然如此,嘉州被困,全川震动,我们也要迅速前去解救才好!

   紫竹道:“还请父王下令,我仍然带领唐牧、马迁、陈武、王庆、鲁圣五将和原来的五千兵马,前去嘉州解围!”

   王建道:“五千人马,是否太少?”

   紫竹说:“兵不在多,而在于精。我们对嘉州十分熟悉,况且大军挟着利州得胜的威势,比较出师利州时更为有利。父王尽管放心!”

   王建答应。

 

  原来,就在紫竹、唐牧率领五千军马前往利州时,夜郎国的密探禀报国王多尔吉尔道:“蜀国抚民公主带着唐牧、马迁、陈武、王庆、鲁圣五将和五千兵马前往利州解围去了。嘉州城中只有吴其、柳居直和廖明管事。”

   夜郎国大土司吉尔泰献计“以前国庄和丁明约我们共同北伐,不料紫竹平定了嘉州叛乱,因此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嘉州城中兵马不过五千,吴其、柳居直年少,廖明心高气傲。何不趁此取了嘉州?

   多尔吉尔大喜道:“不错,此乃天助我也!你快快联络南诏国王段良。旬日之内,会合两国的军队,立即挥师北上,首先夺取嘉州,然后再图成都于是,他带领夜郎国一万五千人马,段良带了南诏国的五千兵马,以多尔吉尔为盟主,统一指挥两国军队,一起围攻嘉州。

   吴其、柳居直、廖明牢记紫竹、秦禄的再三嘱咐,一直提防着夜郎、南诏两国。

   那一天,有探子进来报告:“夜郎、南诏两国发兵两万余人进攻嘉州,不日之内就将兵临城下。

   吴其到底不是军人,不免有些慌张

   廖明说:“两位大人不要慌张!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我自会带兵出城迎敌!”

   第三天,两万蛮夷兵马果然直抵嘉州城下。

   廖明觉得,两军交战,必须首先挫伤敌人锐气,于是立即带了千蜀军出城迎敌,留下千人马守城。

   柳居直道:“廖将军,我想出城观战。”

   廖明心中颇不高兴:“两军交战,你一个文弱书生前去掺合什么?倒要将士们分神照顾你!”但嘴里只得说:“柳都吏若欲前往,便请勿在阵前走动。”

   柳居直也不言语,只管随同他们出城。

   两军列成阵势,廖明跃马横枪,大叫道:“多尔吉尔、段良,我们蜀国与你们夜郎、南诏两国历来和睦相处,何故如今兴兵来犯?

   多尔吉尔也在马上大叫道:“廖明,如今你们的蜀国,北有庄宗虎视眈眈,南有我夜郎、南诏两国雄兵数万在此,这次一定要灭亡了,还不快快下马投降!

   廖明勃然大怒道:“区区蛮夷小邦,也敢与天国上朝抗衡!”

   多尔吉尔冷笑道:“我这次正要消灭了你们蜀国,以便恢复我们的大夜郎国。既然你们不肯投降,咱们只好在战场上见个高低!”说罢,询问左右:“谁肯去打头阵?”

   段良说:“哥哥,这头阵当然是我出战!”

   多尔吉尔点头同意。

   段良策马冲出阵来,面对蜀军大叫道:“你们出来一个有真本事的将军,我们大战一百个回合,决定一个胜负。我们胜了,你们就投降;你们胜了,我们就退兵!

   段良这番话惹恼了蜀军中一个叫雷恭的副将,他上前对廖明说:“南蛮好不猖狂,待末将前去教训他一回!”

   廖明知道雷恭也是一员猛将,天生神力,又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过去作战皆是所向披靡。于是嘱咐道:“蛮军强悍,雷将军一定小心!”

   雷恭求胜心切,径直策马出阵。他习惯使用日月双刀,却是一种短兵器。段良却是使的一杆长枪。在兵器上面他却不免吃亏。

   两员猛将在阵前交起手来,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转眼之间,他们斗了五十多个回合,却是彼此不分胜负。

   段良虽然外貌粗犷,内心却是十分狡诈。他见一时之间奈何不了雷恭,便假意支持不住,放马便往蛮军阵中跑去。

   雷恭见了,大叫一声:“蛮军贼子,你往哪里跑?”说罢,纵马追了过去。

   廖明正要出声制止,段良却已经侧过身子,暗暗地发出一支冷箭。雷恭没提防,顿时翻身落下马来。

   廖明大叫一声,纵马冲上前去,截住段良厮杀。

   柳居直纵身而出,迅疾抢到二人面前,抱起雷恭,立即跑回蜀军阵中。

   多尔吉尔催动大军向前进攻。蜀军众将士努力上前,拼死抵敌。双方立即混战在一起。战了一个多时辰,双方互有损伤,但蜀军毕竟人少,渐渐处于下风。廖明只得下令,暂且退回城中。

   多尔吉尔指挥蛮夷军队,立即包围了嘉州。

   吴其觉得敌方兵势浩大,决定固守不出,等待蜀王派兵解围。多尔吉尔和段良每日派人在城下叫骂搦战。吴其下令:全体军民固守城中,一律不准出城应战。

   柳居直替雷恭拔去箭矢,精心治疗。

 

   紫竹、唐牧、马迁、陈武、王庆、鲁圣带着五千军马席卷而来,到达嘉州乌尤山。紫竹下令,将营盘扎在山腰,取居高临下之势。又与唐牧、马迁、陈武、王庆、鲁圣五将进入名优祠,拜见郭舍人师徒。

   郭舍人说:“小美女,你将大军引来乌尤山,我这山上还怎么能够清静?

   紫竹笑道:“老神仙,小女子不敢打扰您们的清修。只是嘉州危急,蜀军兵马太少,不得不借助乌尤山势与敌周旋。我必约束三军,不来山上惊扰!

   郭舍人也笑道:“不错,蛮军远道而来,粮草供给困难,绝对不能持久,只要你们与吴其里应外合,蛮兵必然失败。不过,这只是你的理由之一。其实在你心中,还有一个打算,就是你们倘有什么不利,我郭舍人总不能见死不救!是不是?可是小美女,你的算盘打错了!我们毕竟是修真之人,怎么会搅和你们尘世之中的战争

   紫竹大失所望,只得率领众将离开优伶祠。

   马迁嚷道:“这郭舍人也太不给面子了!”

   紫竹说:“人神有别,这也怪不得老神仙不给面子。但是我要说明:我们驻扎乌尤山的目的,是要利用乌尤山的险峻地形与蛮军周旋,等待蛮军知难而退,消除这场战争。”

   马迁嚷道:“好不容易捞着一次交手机会,你却又要消除战争,那我们做什么来的?”

   陈武也嚷道:“我们不直接冲到城中,接应吴其他们么?”

   紫竹说:“我们只有五千人马,加上城中的七八千人马,仍然敌强我弱的形势。只有依恃乌尤山的险要,暂时驻扎下来,等待消弥战争的机会!

   王庆也说:“抚民公主,城中的人们切切盼望援军到达呢!

   紫竹道:们只要知道我们已经来了,也就不会心慌。可是多吉多尔看见我们按兵不动,一定会主动前来进攻。那时候,我们就是主客易势,变被动为主动了。

   唐牧说:“城内城外,互为犄角之势。蛮军攻城,我们可以袭击他们背后;蛮军攻击我们,城内也可袭击他们的背后。这是符合用兵之道的。”

   马迁还是嚷道:“如此打法,不如一决生死痛快!”

   紫竹说:“痛快固然痛快,但双方投入三万人马,真的厮杀起来,怕不有一两万个生命在其中消失?还有若干的百姓要在战火中丧生。我们能够消除这场战争,其实功德无量!

   众人听了,不再言语。

 

   紫竹援军到达后,蛮军探子飞马报告多吉多尔。

   多吉多尔笑道:“紫竹兵少,不敢上前解围,只在乌尤山上观望。”

   段良说:“不如我们主动前去进攻?消灭了城外的援军,城中蜀军必然胆寒!”

   多吉多尔大喜,留下了一万军队,交由吉尔泰指挥,继续围城。和段良率领一万蛮军,趁着黎明不久,前往乌尤山,主动挑战。他们来到乌尤山下,蜀军早已依山据险,修筑了防御工事,因此只得在山前宽阔地带摆开阵势,擂鼓呐喊。

   紫竹带了众将,下山迎敌。

   蜀军朗朗帅字旗上,飘扬着抚民公主四个大字,却只有唐牧、马迁、陈武、王庆、鲁圣五员大将。

蛮军一万人马,虽然旗帜不算鲜明,队伍不够整齐,但多吉多尔与段良居中,后面十几员蛮将一字排开,阵容也够强大。

   蜀军不由得暗暗心惊。

   紫竹打马出面,高声说道:“多吉多尔,夜郎国不过南方一个小小邦国。蜀王仁爱,从来不曾以强凌弱。如今你妄自兴兵,犯我嘉州,是何道理?”

   多吉多尔哈哈大笑道:“如今天下纷纷攘攘,英雄豪杰起于四方。俗话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想我大夜郎国,也曾经地广千里,雄兵十万,难道我们不可以前来争夺中原帝王之位么?

   紫竹冷笑道:“多吉多尔,你好不自大!区区两万人马,也想争夺中原帝王之位?便是小小嘉州,你也不能撼动分毫!”

   多吉多尔道:“空说无益,不如各自选出几员勇将,就在阵前竭力一拼!”

   紫竹大叫道:“说得好!本姑娘虽然不想双方多有伤亡,但你们不见高低,兀自不肯退兵。”

   于是双方战鼓“咚咚”,两军人喊马嘶。

   蛮军之中,段良首先出马。

   蜀军阵里,马迁争着当先。

   那马迁上得阵来,不曾通报姓名,忽然大叫一声:“段良,你爷爷来了!”

   段良听了,不由得一楞:“我爷爷已经死去多年,怎么还会来到这里?”

   马迁见他发楞,知道他不懂其中蹊跷,于是笑道:你这个孙子,如何走路东张西望的?你爷爷我在这里

   段良这才明白马迁占了他便宜,不由得勃然大怒道:“马迁,你这个金鸡岭上的贼强盗,竟敢在这里逞口舌之利,戏弄本王,还不赶快给我纳命来!”说罢,手挺长枪,催动坐骑,直朝马迁奔来。

   马迁看见段良杀了过来,声:“龟孙子,你来得正好!”便举起手中长刀上前相迎。

   两人均是当世罕有的猛将,武艺上却是棋鼓相当。他们枪来刀往地激战了五十多个回合,仍然难以分出高低。段良又想使出制服雷恭的办法,忽地打马直朝蛮军阵中奔去。马迁见了,立即策马赶去。

   唐牧大叫道:“马迁,小心有诈!”

   谁知道马迁不听,依然追赶。

   段良转过身子,弯弓搭箭,又喝一声“着!”

   只见马迁身子往旁边一歪,倒伏在战马侧面,被战马拖着奔跑

   众人都以为:马迁不死也必定受了重伤!

   谁知道马迁自幼牧马出身,以后又长期从事贩马、偷马,因此在这马上的功夫不同寻常。他假装中了箭矢,却悄悄地将箭矢接在手中,仍旧纵马赶去。

   段良不见马迁掉下马来,正在诧异。忽见马迁翻身骑上马背,“嗖”地一声,又将那枝箭反射过来。段良急忙将头面一低,那支箭矢从他头顶紧擦而过。

   两边军士一齐叫“好!”

   段良吓了一跳,毕竟心中惭愧,竟自打马回阵。

   这里马迁得意洋洋地回到蜀军阵中。

   多吉多尔见了,不由得顿时大怒。转身问:“谁人肯去战胜蜀军?”

   他外甥特立波身高七尺,体形巨大,在夜郎国中号称“无敌大力神”当下立即上前说:“舅舅,这份功劳不用别人得去,须让给我!”说罢,也不等多吉多尔发话,纵马跃到阵前。他手使一双铜锤,骑马站在阵前,高声叫道:“你那蜀军阵中,何人敢于出马?”

   蜀军这边早恼了王庆。他手执日月双刀,飞马冲出阵来,厉声叫道:“狂妄小蛮子,本将军前来会你!”

   特立波也不打话,抡锤便打。

   王庆急忙举起双刀相迎。只是王庆虽然武功不错,怎敌特立波天生蛮力,只战了十余个回合,王庆便觉得力气不支。

   鲁圣见了,急忙纵马而出,换下了王庆。鲁圣也不是特立波的对手,战到二十余个回合,也是渐渐地不能抵挡。

   唐牧见了,急忙纵马而出,准备上前替换鲁圣。

   不料特立波手起一锤,竟将鲁圣打下马来幸得蜀军士兵抢得及时,鲁圣得

   唐牧憎恨特立波连败自己两员大将,不由得纵马过去,暗暗地发出了一串连珠袖箭。

   特立波猝不及防之下,立即中箭落马。蛮军士兵拼死上前抢回,却因为袖箭穿过咽喉,哪里还能活命?

   多吉多尔见了,不由得急痛攻心,纵马举枪上前,大叫道:“唐牧贼子,还我外甥的性命!”

   唐牧纵马抡刀,上前相迎。

   两人年岁相当,功力悉敌,刀来枪往地在阵前大战一百多个回合,兀自不能分出高低。

   城中闻得多吉多尔率军攻击乌尤山援军,廖明当机立断,马上率领城中军马袭击蛮军大本营。蛮军人数虽多,哪像蜀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于是吉尔泰不能抵挡。

   多吉多尔闻报,只得下令撤军,回去保守大营。

   紫竹下令不要追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