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五十一章 太乙仙姑  

2017-01-25 13:22:20|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带领伏尔特吉师徒、柏天成和格格曼夫妇上得山来。只见除了山一座白塔,山腰一座茅庐,哪里有个什么人影?

   柏天成问:“紫竹姑娘,郭舍人在哪里?”

   紫竹笑道:“郭舍人自在他的乌尤山上!我何曾说过郭舍人来到塔子山上?

   柏天成想了一想,转问伏尔特吉:“不错,是你说郭舍人在塔子山上!

   伏尔特吉只得说:“也许他就在那座茅屋里。”于是装模作样地高声叫道:“郭舍人,道友柏天成和伏尔特吉专程前来拜访!”

   屋子里面寂然无声。

   伏尔特吉大叫道:“郭舍人,你已经是修真得道的高人,怎么能够藏头掖尾?今天我约了翠屏山柏翁仙人,一起前来与你切搓技艺,你总不能不露面吧?

   可是屋子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柏天成皱了皱眉头,问:“伏尔特吉,莫非你在说谎?”

   紫竹坦然相告道:“不错,伏尔特吉正是在说谎。”

   柏天成生气地说:“伏尔特吉,我真没想到,你竟然向我撒谎!”

   伏尔特吉忙说:“柏兄不要生气,我也是被逼无奈!”

   柏天成怒道:“你怎么被逼无奈了?”

   伏尔特吉说:“我的徒弟被紫竹和郭舍人他们杀了,可是郭舍人始终不肯露面。我从嘉州追到普州,郭舍人还是不肯出面。为今之计,我们只有将紫竹姑娘扣下,才有可能引郭舍人!

   柏天成沉默不语。

   紫竹直截了当地说:“郭舍人不会来到这里。”

   柏天成怒道:“为什么?”

   紫竹冷笑道:“伏尔特吉的徒弟特立波是在蜀蛮两军交战中蜀军将领唐牧所杀。郭舍人自始至终没有参与过蜀蛮两军的争战,而没有与伏尔特吉约定决斗,他怎么可能来到这里呢!

   柏天成恼怒地看了伏尔特吉一眼。

   伏尔特吉哈哈大笑道:“柏兄,你如何这般容易被人家迷惑!倘若郭舍人没有与我约定,我怎么会千里迢迢来到普州?

   忽闻一人高声叫道:“无量寿佛!伏尔特吉满嘴胡言乱语,丢尽了我们修真之人的颜面!”接着,玄机子道长忽然走了出来。

   伏尔特吉禁不住后退了两步,惶惑地问:“你是谁?”

   玄机子道长哈哈大笑道:“你不是千方百计寻找郭舍人吗?告诉你,我就是郭舍人的大弟子玄机子。你们有什么事情,我代师父接下来便是!

   柏天成问:“令师是否在嘉州城中杀害了伏尔特吉的徒弟特立波?”

   玄机子道长说:“特立波是夜郎国的将军,他在蜀蛮两军交战之中为蜀军将领唐牧所杀,与我师父有什么关系?

   柏天成又问:“你们是否将我们看作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玄机子道长哈哈大笑道:“我们修真一族中本良莠不齐。倘若谨遵天地之道,积善累德,便是正义神祗;倘若为非作歹残害生灵便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这有什么奇怪的!

   柏天成说:“你真的视我们为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玄机子道长坦然说:“道兄倒不是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只是胸襟狭窄,不分好坏。可是你这位朋友,他挑起人类之间的战争,啖吃百姓的童男童女,抢劫人家的新娘子,难道还不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伏尔特吉大叫道:“柏兄不要听他胡言乱语!”

   柏天成因为玄机子道长说他“胸襟狭隘,分不清好坏”,不由已经生气。当下冷冷地说:“看来玄机子道长已经得到父的真传,修为不同一般了!

   玄机子道长说:“区分正邪,不以修为高低决定!”

   伏尔特吉有意挑起人们之间的争斗,以便顺势将柏天成卷入其中。于是立即下令:“阿昌,卢梭,你们上前将格格曼夫妇这两个叛逆给我拿下!

   紫竹冷笑道:“这是塔子山上,有我紫竹在此,你们谁敢上前动手?

   阿昌、卢梭然畏缩不前。

   伏尔特吉大怒道:“自然也要将你一起拿下!”

   玄机子道长凛然说:“伏尔特吉,倘若你一意孤行,挑起事端,今天我们只有来个正邪之间大决战!

   柏天成紧咬住嘴唇,一言不发。

   现场气氛一触即发。

   伏尔特吉马上抽出身上的宝剑,口中念念有词。顿时塔子山上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昏天黑地。黑暗中,无数的凶禽猛兽张牙舞爪地一齐向着紫竹他们扑来。

   玄机子道长见了,大吼一声,念动咒语,只见一道金光闪过,顿时红日高照,云淡风清。

   伏尔特吉师徒立即现出原形原来伏尔特吉竟是一只凶残的雄狮,阿昌是一头猛虎,卢梭是一头老熊,尤珍却是一只九尾五彩狐狸。

   玄机子道长说:“原来你们真是一群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柏天成忽然厉声大叫道:“米粒之珠,也敢放光?”他手持一柄桑木古剑,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一道蓝色光圈过,一股浩荡罡气扑向玄机子道长。

   玄机子道长忙用金刚神功架。

   不料“波”的一声,玄机子道长栽倒尘埃之中,嘴角流出了一道道鲜血。

   众人一阵惊呼。

   紫竹立即越众而出,沉声说道:“柏翁仙人,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与玄机子道长都是修真之人,何必如此自相残杀?”说罢,低身抱起了玄机子道长。

   柏天成将手一招,伏尔特吉、阿昌、卢梭、尤珍又变成了人形。

   伏尔特吉站起来,阴森森地冷笑道:“只要郭舍人不出面,你们今天在场的任何人也休想活着离开!”

   紫竹气愤地说:“今天的一切事情,不过因我而起。这里的任何人,也都与特立波被杀毫无关联,希望你们不要为难他们!你们要报仇雪恨,只管冲着我来!倘若你们能够践行这个诺言,我愿意立刻死在你们的面前!”她心中明白,玄机子道长已经受了重伤,格格曼夫妇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因此想以自己的死相救众人。

   伏尔特吉羡慕紫竹的美丽,哪里舍得她自杀?意念之中只要生擒他们,于是口中念念有词,作起法来。顷刻之间,只见无数天兵神将凌空而降,各执手中兵器,立即将紫竹、玄机子道长、格格曼、赛西等人打翻在地。阿昌、卢梭、尤珍等人立即上前,将他们捆了起来。

   佛婆不顾一切地奔过去,伏在紫竹身上痛哭不已。

   紫竹流泪说:“娘,女儿今日不能活命了。你含辛茹苦抚养之情,只有来生再报了!

   众百姓也放声大哭了起来。

   伏尔特吉恼羞成怒,将手一挥,紫竹、玄机子道长、格格曼、赛西几人痛得死去活来,顷刻昏厥过去。

   众百姓忽觉天昏地暗,一个个沉沉睡去!

 

   忽见半空之中,一个身穿缁衣手执拂尘的中年道姑降临现场。她一见场中被缚众人,便禁不住皱眉说:“无量寿佛,他们皆是良善之辈,何以遭此羞辱?真是罪孽,罪孽!”

   伏尔特吉色厉内荏地问:“你是谁?”

   中年道姑并不理睬伏尔特吉,却径直走到柏天成面前问:“你叫柏天成,住在翠屏山上,人称柏翁仙人,是不是?”

   柏天成不知她是什么人,也不知她的修为到底有多高,只得喃喃地应道:“不错。”

   中年道姑不慌不忙地说:“我在青城山上看见塔子山杀气腾腾,不得不赶来看一看。

   柏天成猛地里想起太乙仙姑就住在青城山上,她不是太乙仙姑是谁?于是慌忙跪倒尘埃,口称:“太乙仙姑大驾光临,弟子愚钝,有失迎接,万望恕罪!”

   伏尔特吉一听太乙姑亲自降临塔子山,也慌忙一齐跪下。

   太乙仙姑厉声斥责道:“伏尔特吉,你是否生啖了朱家沟的童男童女,抢走了百姓迎娶的新娘子?”

   伏尔特吉哪里还敢抵赖,只得不住地磕头请罪。

   太乙仙姑怒不可遏地说:“你们这几个畜牲,枉然修行了这么多年,仍然没有一点善良本性!你们犯下了如此逆天大罪,本当结果了你们的性命,姑且念及你们修行不易,就将你们收上青城山,替本仙姑看守山洞。今后若是再有一星半点歪心邪念,看我不将你们剥皮活剐才怪!

   伏尔特吉师徒战战兢兢地说:“弟子们谢过仙姑不杀之恩!从今以后谨遵仙姑法旨行事,再不敢为非作歹了!”说罢,他们在地上翻滚几下,恢复了们的本来面目,畏畏缩缩地站到一边。

   太乙仙姑喝道:“你们几个孽畜,还不快自己到青城山上去,还想在这里等死

   伏尔特吉师徒只得狼狈不堪地逃下山去。

   太乙仙姑又对柏天成说:“那伏尔特吉师徒皆是野兽修炼而成,虽然有些道行,只是野性未除。它们可以得道成仙,也可以变成妖魔鬼怪。你轻信这等孽畜的挑唆,跑来这塔子山上胡闹,枉然修为了千年以上!”

   柏天成惶惑地“弟子知罪,但求仙姑惩戒!”

   太乙仙姑说:此番回去后,认真闭门思过,千年以内不得再出翠屏山一步!

   柏天成唯唯诺诺,满面羞惭忽然说:“那位被伏尔特吉糟蹋过的新娘子,不知道怎么样了?”

   太乙仙姑说:“她受了如此侮辱,怎么好回家?我只好将她带去青城山修行罢了。”

   柏天成又说:“那么我去救醒地上诸人?”

   太乙仙姑说:“你虽有悔过之心,他们怎么肯原谅你,徒然在此增加纠纷,你自己早早地回去吧!

   柏天成痛心疾首地离去。

   太乙仙姑先去玄机子道长嘴里喂下了一粒仙丹,接着拂尘一抡,数道金光掠过地面,随即腾云驾雾离去。

   紫竹、玄机子道长、格格曼、赛西先醒来。

   紫竹揉了揉眼睛,奇怪地问:“咦,我们身上的绳子呢?”

   玄机子道长、格格曼、赛西相互看了一眼,也都觉得奇怪。

   紫竹又看了看四周,大叫道:“那群魑魅魍魉呢?”

   玄机子道长、格格曼、赛西相互看了一眼,也都“咦”了一声。

   玄机子道长又舒展一下身子,只觉得自己神清体健更愈平时,不由得诧异地说:“我不是受了重伤么,怎么没有一点伤痛的感觉?

   此时,众百姓也先后醒来,一个个伸着懒腰,好象刚刚睡过一觉。

   佛婆立即走过来问:“我的乖女儿,你们全没有事情了么?

   紫竹说:“娘,我们没有任何事情!”

   马迁走过来说:“抚民公主,你没有事情才好,要不然你有了事情,蜀王恐怕真的要杀了我们!

   紫竹诧异。

   马迁和陈武便将柳居直恐吓他们的话说了。

   他们正说,只见山下一队人马风驰电掣般来。众人放眼观看,却是秦禄、王磊和一群卫士蔟拥着蜀王夫妇骑马奔来。

   徐远诧异道:“咦,他们怎么来了?

   田禄问:“他们是些什么人?”

   徐远说:“他们就是蜀王夫妇,还有蜀王宫中总管秦禄,卫士长王磊。”

   衙门中众人听了,慌忙跪拜于地,不敢抬头。塔子山上众人见了,也只得跪了下来。

转眼间,几人已经来到山上。

   紫竹迎上前去,欣喜地大叫道:“父王,母后,您们怎么也来了?”

   蜀王看见紫竹安然无恙,不由得乐呵呵地说:“母后听见你突然失踪,急得寝食难安,一定要亲自过来寻找!”

   陈王后瞪了他一眼,说:“只是我着急,你就不着急么?况且我们必须风风火火地赶来,还有一个你们都不知道的原因!”

   众人一楞。

   陈王后泪流满面地说:“昨晚太忆仙姑托梦与我,说紫竹姑娘就是我们丢失的那个女儿,并且女儿正在塔子山上受难,我们必须赶来见上一面。”

   蜀王和众人大吃一惊。

   紫竹早就明白此事,立即跪在蜀王夫妇的面前,泪流满面地说道:“父王,母后,们害我想得们好苦!这么些年来,我一直在想,自己怎么会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陈王后一把将紫竹楼在怀里,泪流满面地说:“其实母后又何尝不是日夜思念你!只是太乙仙姑说了,这是你命中如此,当年观世音菩萨才将你抱来此地的。”

   佛婆听了,忙跌跌撞撞地走过来,跪在蜀王陈王后面前,恍然大悟地说:“这孩子果然是观世音菩萨给民女送来的!民女不知道她是您们的女儿,罪过,真是罪过!

   紫竹忙说:“父王、母后,这位就是养我长大的母亲——佛婆。”

   蜀王夫妇双双扶起佛婆。

   蜀王说“佛婆,你含辛茹苦地抚养我们的女儿,我们夫妇感激不尽,请受我们一拜!”

   佛婆慌忙拉住道:“使不得,使不得!”

   陈王后说:“你替我们教导出这么一个好女儿,我们应当感激你!这样吧,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在这里结为异姓姐妹!

   徐远立即说:“恭喜,恭喜!只是你们一个寻回了失散多年的女儿,一个变成了王亲国戚,难道请客么?

   蜀王乐滋滋地说:“请客,请客!只是仓促之间,又处在这个山野荒地,叫我们怎么办?

   徐远说:“这还不好办?安岳县衙门户曹田禄在此,你叫他回城通知姚灵、陈裕过来操办就是。

    田禄慌忙上前跪拜说:“小吏马上回城通知姚刺史、陈县令,陛下尽管放心!

    蜀王哈哈大笑道:“好,好,我女儿在此地生长十多年,我也该表示表示!告诉姚灵、陈裕,一应费用均由王宫开支!秦禄,你陪田禄走一趟吧明天,我们就在塔子山上大宴普州官吏和百姓!

    佛婆不由得着急地说“我们这偏僻山野,您们夫妇今晚如何住宿?

    陈王后感慨地说:“姐姐,我们也是贫民出身!数十年了,我们回民间,就住在你家,有何不可!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