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五十三章 金母娘娘  

2017-01-25 13:08:22|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居直离去后,一直没有了音讯。妙常为,他一定是亲自寻觅紫竹去了,不禁心中暗暗气闷。

    这一天,吴其又差石林、王庆、鲁圣出面寻觅紫竹。三人便来向妙常辞行。

    妙常问:“你们准备去哪里寻觅?”

    石林“紫竹不会迷恋官场,又极重情义,绝不会不明不白地离开我们。她若有什么重大事情,办完以后必然回到塔子山与她的母亲团聚,我打算回到塔子山守候她。

    王庆“我们也正好可以前去塔子山游览一番。

    元辛、雨生一齐师父,我们也去塔子山玩耍一回!

    妙常此时心中空虚,加上惠果上人不在,暗想柳居直必然会前往塔子山,因此欣然答应。六人于是结成一路,直向塔子山上而来。

    他们在半路,忽见一阵狂风起处,眼前景色大变:在他们前面走来了一大群赤身裸体的原始人。这些人年龄都在二三十岁之间。一个个身体强壮,人人手持木棍。有的手中还握着尖利的石器。
   石林迎上前去招呼道:“哎,你们,远古时代的原始人类,怎么还在这个世界之上

   但那些原始人好似现代人发现了外星人一样地惊奇,或者说发现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猎物一样地惊奇。他们不说话,却发出了一阵阵古怪的嚎叫,并且蜂拥而上将六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石林忽然觉得他们有一种深深的敌意,于是“我们也是人类,是你们的同类,你们不可伤害我们!
   那些人中间一个较为年长者好像看出了他们的恐惧,因此“不错,就是你们六个人,男男女女都有!你们是些什么人呢?为什么这般奇形怪状的打扮”    

   石林“我们是今天的人类。中华人类已经结束了混沌世界,历经夏、商、周、秦、汉、晋、南北朝、隋、唐等朝代。我们是你们大约一万年以后的新型人类!

   那人哈哈大笑“一派胡言乱语!我们今天奉命捉拿六个男女,你们怎么也逃不掉了!”

   石林诧异地“请问,你们奉了什么人的命令?为什么要捉拿我们六人?”

   那个稍为年长者”我们奉了金母娘娘的命令捉拿伏尔特吉师徒六人!至于为什么捉拿你们,那是因为你们危害耶苏陀曼!

   六人楞了:伏尔特吉是谁?他们不知道;耶苏陀曼是谁?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发令捉拿人的金母娘娘是谁?他们更加不知道!

   元辛上前“喂,喂,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不是伏尔特吉师徒,我们连耶苏陀曼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可能危害他呢?

   那个稍微年长者“不会错,就是六个人!男女都有!你们觉得有什么不对,可以去向我们的金母娘娘解释!”说罢,他将手一挥,那群原始人就慢慢地逼了过来。
  几人这时不胜慌乱。特别是妙常,她虽然已经是惠果上人的弟子,惠果上人还没来得及教过她一点功夫,更加不具有一点法力,而且面对这群赤身裸体的原始男人,她本能地感到害羞和骇怕!

   元辛虽然年幼,却有一种保护女人的男子汉气慨,他立即挺身而出骂道:“你们哪里是人类,简直是一伙禽兽!你们拦路抢劫,也不看看是什么人从此经过,却要赤身裸体地装神弄鬼!王庆、鲁圣,你们是堂堂正正的蜀国将军,难道不肯出面制伏他们么?

   王庆、鲁圣立即拔出身上的佩剑,准备制伏这些野蛮的原始人。那些原始人好像根本不懂得刀剑的厉害,而且身手特别地敏捷,就在王庆和鲁圣尚未出手的这一瞬间,那些原始人猛地棍棒齐下,顿时将王庆和鲁圣打翻在地,并且立即用粗而柔韧的藤条将他们捆绑了起来。石林、元辛和雨生也没来得及作出任何的抗,就已经头破血流,成了那些原始人的俘虏,也被捆绑了起来。但那些原始人对妙常较为客气,只是威严地说:“你是个女人,我们不捆你,跟着我们走吧!

   那些原始人看见他们的俘虏,就像猎获了一群珍禽异兽那样高兴,他们嘴里含混不清地欢呼,把五个男俘虏的两只手和两只脚分别捆绑起来,套在一根木棍的两端,就像抬肥猪一样,将他们抬着向前行走。

   王庆愤愤不平地嚷道:“我们是蜀国的将军,这里又是蜀国的地盘,你们这么随随便便抓捕我们,可是要吃官司的!

   但这些原始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官司,或者根本没有觉得他们这样做会有什么不妥。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其中的言语大部分都不能听懂。
   五个男俘虏就在这样的方式下被原始人类抬着走,心情的难受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身体的痛苦不堪。这时候,他们身子的全部重心都维系在四肢上面,没有走出多远,他们就已经感到四肢酥麻起来,不久又感到浑身的骨节“格格”地作响,并且发出了钻心一般的疼痛。

   那些原始人抬着他们,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足足走了大半天功夫,才来到一座高大的山峰上面。五个男俘虏早已经痛得昏死过几次,几个原始人才将他们从棍子上放了下来,改为押着他们行走。,男俘虏们了好久好久身子才勉强能够动弹。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捆绑着他的身子。只不过,到底还是比刚才的待遇好得多。
   这时候,五个男俘虏不由得东张西望起来,他们盼望自己认识的那些神佛朋友能够出面拯救自己,也盼望像古典小说中常常描写的那样——说时迟,那时快,从树林中跳出一个法力无边的神仙,立即将自己一行救走。
   但始终没有神佛人物出现。他们心中更加充满了恐惧和愤懑,一个个想“什么神佛朋友关键时刻竟然连影子也见不到一个!我们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来到了一群原始人中间,而且会糊里糊涂地死在他们的手上。可笑啊,可悲!

  

   猛然间,他们从路边的一座巨石上面,发现了写着“昆仑山瑶池”几个大字,一个个不由得心中激动了起来。他们听过不少的神话故事,知道昆仑山上的瑶池里面,住着仁爱、慈祥的西天王母娘娘。这个天界最有权威的女神,一定知道惠果上人和郭舍人等神佛人物,想来自己一定有救了!
  他们忽然一下子气宇轩昂起来

  元辛立即理直气壮地吩咐“你们,赶快给我们把绑松了!”

  这些原始人大吃一惊地问“你,你为什么这么吩咐我们?”

  元辛“我们嘉州城里过来,这位姑娘就是惠果上人的弟子,你们这样对待我们,一定要受到西天王母娘娘的处罚!
   那些原始人哈哈大笑地说“就凭你们这个熊样儿,还会是什么惠果上人的弟子?”

   元辛大怒道:“你们这么不听解释,总后悔莫及!

   那些人“嘻嘻嘻”地笑着,就像今天的人们对待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那样,既不予理睬又想逗他玩乐。

   元辛见了,知道再怎么说下去也不会发生任何作用,换来的只有自取其辱。

   这时候,他们来到了山峰顶部。山峰上到处都是亭台楼阁。在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面前,他们停了下来。

   两个身体壮实手持棍棒的男子在大门面前站岗守卫其中一个问“你们又逮住了一些什么东西?”

   那个稍为年长的原始人上前说:“我们奉命捉拿伏尔特吉等六个危害耶苏陀曼的男女。他们嘴里乱七八糟地瞎嚷嚷,说他们不是伏尔特吉师徒,还认识嘉州的郭舍人等神佛人物,我们不敢擅自处理,特地送了过来娘娘如何处置!

   元辛马上抗议道:“我们并不是伏尔特吉师徒,也不认识什么耶苏陀曼你们不可以这样侮辱我们!

   那个门卫冷若冰霜地说大概只是一疯子!你们说认识嘉州一带的神佛人物,我问你,嘉州老神仙郭舍人的师父是谁?

   元辛和他的伙伴们全部楞住了。是啊,郭舍人的师父是谁呢?

   那个门卫看着他们膛目结口舌的样子,笑着对年长的原始人说:“娘娘很忙,你们自己进去请示她老人家吧!”说完,他们将手一挥,先前那些原始人就将六人推攘了进去。
  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一个女人高高地坐在上面。石林他们远远地望见,心中便暗暗高兴“西天王母娘娘毕竟不同凡响,光是这番气势就非同凡响。等我们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大概马上就可以获得自由。

   但他们走近一看,差点儿晕了过去。原来,上面坐着的那个女人满头乱发,还戴着一顶方形的帽子。并且,她虽然长着一副女人的面孔,却又长着一口老虎那样尖利的牙齿,还拖着一条豹子那样的长长的尾巴。
  元辛不由得心神慌乱地想“这个怪女人怎么可能是美丽、仁爱的西天王母娘娘呢?

   他们细细看去,除了那个女人的长相特别难看外,她的面前还有几头长着牛角,满身豹纹,声音如同犬吠的怪兽,还有三只长着红色羽毛但浑身皮肉却又呈现出青色的鸟儿。这些禽兽围绕在那个女人身边,模样十分亲昵,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恭敬。让他们特别感到骇怕的是,它们虽然在那个女人的身边不停地转来转去,眼睛却不断地张望着新来的人,瞳孔里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蓝色光芒,好像只要一声令下,它们就会扑上前来,将人撕成一片一片。

  这时候,那些原始人大声吼叫道:“跪下,快快拜见我们的金母娘娘!”
  元辛此时想“这个金母娘娘八成是个妖精,只是冒用了昆仑山瑶池来欺骗人类。我们反正只有死路一条,不如做一回英雄好汉,绝对不向她下跪。”于是他站在那里,既不下跪,也不言语。

   其他几人大约也是这样的想法,因此一个雄纠纠气昂昂地站在那里,谁也不肯下跪。

   金母娘娘正在与她旁边的几个原始人说话,大概这些人是他的属下。过了一会儿,她没有听见声音,不由得转过头来一看,见了六人这副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不由生气地“什么东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还这般冥顽不化?

  那几个原始人马上“也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东西,总之六个男女,一个不少。我们在半路上逮住,回来请示娘娘如何发落!
  金母娘娘马上用了很尖锐的声音吼叫道:“你们谁是伏尔特吉?我告诉你们,耶苏陀曼是西天大日如来佛的姨妹,你们想打她的主意,可是活得不耐烦了?”

   元辛冷冷地道:“我们谁也不是伏尔特吉!”

   金母娘娘诧异地问既然你们不是伏尔特吉师徒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元辛愤激地“不是我们跑到这里来了,而是你的那些宝贝喽罗将我们绳捆索绑押解到这里来的!

   金母娘娘听到“宝贝喽罗”几个字,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怒问道:“你这个可恶的小家伙,将我们看做什么人了?”

   元辛毫不畏惧地哈哈大笑道:“照我看来,你们不是一群无法无天的山寨强盗,就是一群魑魅魍魉、妖魔鬼怪!”

   金母娘娘听了,“呀呀呀”地怪叫了一阵,咬牙切齿地说“你们如此张狂,血口喷人,竟然视我们为强盗,眼里还有我这个西天王母娘娘么?来呀,他们全部推出门去,一个一个地撕做几大块,看他们还怎么狂傲!

   那些原始人答应一声,就要上前动手。

 

  正在此时,一个身穿缁衣手执拂尘的中年道姑凭空而降。她身子尚未落地,便在空中大叫道:“师父,我来了!”

   那些原始人见了,一齐欢呼道:“太乙仙姑来了!”

   金母娘娘见了,也兴高采烈地出来迎接道:“徒儿,你怎么不去塔子山赴宴,却来我西天瑶池做什么?”

   太乙仙姑“伏尔特吉等人在塔子山上危害耶苏陀曼,徒儿已将它们全部降伏,特地前来告知师父。”

   谁知金母娘娘一听,立即瞪圆眼睛,又怒斥道:“谁叫你多管闲事了?我正要借收伏伏尔特吉的机会化解耶苏陀曼对我的怨恨,经你这么一搅和,耶苏陀曼岂不永远记恨于我?罢了,我去收回我的两个侍女,再也不与耶苏陀曼来往了!”说罢,竟自腾云驾雾而去。

   太乙仙姑站在那里,呆若木鸡。半晌,她转身看见石林等人,不由诧异地问“他们是些什么人?”

   那些原始人恭恭敬敬地说“娘娘要我们捉拿伏尔特吉师徒六人,我们看见他们正好男男女女六人,也就将他们捉了过来!

   太乙仙姑气得一跺脚道:“糊涂,伏尔特吉师徒已经被我捉去青城山!

   就在此时,王怡然忽然凌空而降,并且招呼道:“太乙仙姑,西天王母娘娘呢,我们赶紧去塔子山吧?”

   太乙仙姑尚未答言,元辛已经大叫道:“神仙姑姑,救救我们!”

   王怡然诧异地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被绳捆索绑着?”

   元辛将被俘的经过简单讲了,又“这里一群妖魔鬼怪!

   王怡然忙“元辛不可胡乱讲话!”

   太乙仙姑“对,这只是一场误会!”

   王怡然“你们哪里知道,金母娘娘就是西天王母娘娘!远古蛮荒之时,她是天上惩治邪魔的女神,嫉恶如仇,所以有这么一副令人望而生畏的形象。其实她内心仁爱善良,天地之间人人皆知。你们不要误会她!

   元辛等人明白过来,顿时哭笑不得。

   太乙仙姑忽然说“糟糕,我师父必定已经去了塔子山她盛怒之下,说不定又要弄巧成拙!我们快快赶去!

    王怡然问元辛:“你们去不去塔子山?”

    元辛“我们正是要去塔子山。”

    王怡然朝他们吹了一口气,几人身子马上飘荡起来,升上了天空,直向普州方向飘去。

太乙仙姑和王怡然已经飞得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