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四十九章 芸芸众生  

2017-01-25 16:35:07|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嘉州城里,蜀军会合,百姓们载歌载舞。只有衙门里一片慌乱。抚民公主的突然失踪,马迁、陈武、王庆、鲁圣四个随身侍卫吓得惊慌失措,石林也是莫明其妙。

   吴其怒道:“抚民公主明明入了城,怎么会突然走失了!你们几个随身侍卫,又是怎么当的?还有石林,你这个随身侍从,又是干什么用的!

   几人怯怯,只是说不出话来。

   唐牧说:“但据我了解,抚民公主与神佛一类人物颇有交往,莫不是他们临时有了什么事情,叫了抚民公主突然离去。既然蛮军已经撤退,想来鬼魂民公主的安全应当没有问题。

   吴其便向妙常说:“麻烦妙常师父到处问问,可有抚民公主的音讯?

   妙常立即动身,前往乌尤山等地询问。谁知道郭舍人、惠果上人和海通法师都说没有见过紫竹只得回转,告诉吴其。

   吴其听了,更加忧心忡忡。

   柳居直进城后,吴其立即请来生为他治疗。柳居直本身具有法力,伤势已经没有的妨碍,便由元辛、雨生陪伴,在屋中休息调养。

   妙常时常过来看望和陪伴柳居直

   柳居直说:“元辛、雨生,我与刘荀皆已出家,你们也不必苦苦等待我们了!

   元辛哭道:“少主人要驱逐我们了?”

   柳居直说:“不是驱逐你们,而是我们主仆之间缘份已尽!你们觉得妙常师父如何?

元辛、雨生一齐说:“很好!”

   柳居直笑了笑说:“那么你们从此跟随她吧。

   元辛问:“您就真的不要我们了?

   柳居直说:“各自缘份不同!你们跟随她,将来自有一番大的成就。再也不用犹豫了!”

   这一天,妙常将紫竹失踪的事情告诉柳居直。

   柳居直说:“紫竹无妨!只是你叫马迁、陈武过来!

   马迁、陈武忐忑不安地来到柳居直的病房。

   柳居直疾言厉色地说:“紫竹救过你们的性命,你们又是她的随身侍卫,如今紫竹丢了,蜀王岂能善罢甘休?”

   马迁问:“难道蜀王会杀我们?

   柳居直说:“难道他会饶过你们?”

   马迁和陈武立即跪拜地,连叫:“柳都吏,好歹救救我们性命!”

   柳居直冷笑一声,望他们身上吹了一口大气。二人身子立即飘荡起来,晃晃悠悠地飘出城去,而且越飘越高,渐渐地没入云端。

   元辛、雨生知道柳居直如今法力大增,刘荀必定也是如此,自己实在不能跟随他了,于是一齐跪在地下向妙常说:“好姐姐,从此以后,我们就作您的随身侍从吧!

   妙常诧异地说:“我既已出家,还要什么随从?”

   惠果上人忽然出现说:“阿弥陀佛!元辛、雨生也是有缘之人从此你就带了他们静静地在这里修行吧。”说罢,他向柳居直一招手。

   柳居直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跟着惠果上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迁与陈武在空中飘来飘去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才脚踏实地。马迁说:“妈妈呀,这腾云驾雾也不好玩,我们差点儿因此丢掉小命!

   陈武说:“如今可是好了,也不知道落在哪国哪州哪县哪乡?如若还是落在蜀国的地盘也还罢了落在唐国的地盘,那李存勖岂能饶过我们?

   马迁大骇,问道:“这可如何是好?”

   陈武说:“如今之计,我们只有隐名埋姓,千万不要说出陈武、马迁的姓名来。

   马迁说:“这倒是个好主意!再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自然跟了外祖父的姓氏,就叫李奎。你呢?”

   陈武想了一下,说:“我也跟了外祖父的姓氏,叫马山。哎,不对,怎么跟了你原来的姓氏,姓马?

   马迁说:“不如你跟了我现在的姓氏,就叫李旺。

   陈武怒道:“你怎么占我便宜?”

   马迁疑惑地问:“我怎么占你便宜?

   陈武大怒道:“这个也不明白?跟谁姓就是谁的儿子,你还没有占我便宜?

   马迁想了一想,道:“也是!我可不是成心占你便宜。咦,我这样也不对。我如果随了外祖父姓氏,岂不是外祖父的儿子?也乱了辈分!不妥,不妥!”

   二人正在那里争议,旁边走出了佛婆。

   她是从来没有见过陈武的。虽然曾经在金鸡岭见过马迁,但当时性命危难,人员众多,哪里看得清楚,记得牢靠?这时见二人体形高大,相貌粗鄙,语言又是如此混夹不清,不由得心中害怕起来。但她马上又又想道:“如果他们是坏人,村里岂不要遭殃?”于是壮着胆子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塔子山?

   马迁、陈武不知道塔子山乃是紫竹的故乡,见有人出面询问,心中不由得着慌。

   马迁想了半天,方才说道:“我叫张三。”

   陈武灵机一动,马上说道:“我叫李四。”

   佛婆想:“真是凑巧呀!当年他们还有王麻子,伙同杜标一起偷盗了我兄长家的东西,被居直发现。如今不知怎么的,他们竟然来到了塔子山,一定是要进村偷窃我们的东西。我却想个什么法告发他们。

   马迁问:“呔,老婆子,你这里可是唐国?

   陈武急了,立即纠正道:“张三,不是你这么一种问法应该问:老太婆,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马迁说:“就依你这样问吧!”

   佛婆听了,心中更加疑惑:“他们为什么要问是否唐国?莫非他们是唐国的奸细?对了,我女儿在剑门关打败了,莫非唐国派出奸细想前来谋害她?”于是心中更加骇怕。想了一想,只好壮着胆子说:“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马迁、陈武听了,心中俱想道:“要说我们糊涂,她比我们更加糊涂,竟连自己居住的地方是什么国家都不知道!

   佛婆想来想去,忽然下定决心说:“里正住在山下,我可以带你们前去问他。

   马迁不由得问:“里正是个什么东西?”

   佛婆楞了一下,说:“里正便是管理塔子山一带百姓的差。

   马迁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个小官。那就好,那就好。

   佛婆、马迁、陈武来到村里。

   人们见她带了两个陌生大汉过来,尽皆感到诧异。佛婆暗中使个眼色。人们情知有异,立即暗中传唤人手。

   佛婆将马迁、陈武带到吴瑶家中,让他们坐下,又暗中使个眼色,让王氏出来,将她对马迁、陈武的怀疑说了。王氏遂叫吴瑶出来说知。

   吴瑶吃了一惊,说:“如此说来,我们必须将他们擒住,送交官府审问。只是二人可能有些蛮力,我们必须智取!”于是立即派人进城向官府报信。然后走了进去,问二人:“你们姓甚名谁?家住哪里?为了什么事情来到我们庄中?”

   陈武说:“我叫李四,他叫张三,俱是嘉州人氏。因为嘉州战乱,逃难来到此地。请问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吴瑶说:“这里是普州东南塔子山。我们这个庄子叫吴家庄。你们既是逃难来到此地,想来一路饥饿已极?不如先吃了饭我们再说事情

    马迁说:“正是,正是!”

 此时村中男子都一起涌到吴瑶家中。

 吴瑶安排摆上宴席,却是晕素皆有。又选了几个特别能喝酒的村民,不断地向马迁、陈武敬酒。二人不知是计,放开酒量狂喝,不一会儿便喝得酩酊大醉。几个壮汉上前,不费吹灰之力地将马迁、陈武捆绑了起来。

   马迁、陈武被捆绑,方才吓得酒醒。马迁嚷道:“我们并没犯事,你们什么捆绑我们?

   佛婆问:“你们可是一个叫张三,一个叫李四?”

   马迁、陈武点了点头。

   佛婆说:“当年你们伙同王麻子、杜标,偷了嘉州都吏柳范家中的东西,是不是?”

   陈武看了马迁一眼,心中想:“我们何曾偷了柳范家中的东西?”于是立即说:“杜标、王麻子是什么人?我们没有偷过柳范家的东西!

   佛婆说:“杜标曾经是柳范的管家,王麻子是他的邻居。我听我侄儿亲口对我讲过这事,你们还不肯承认么?

   马迁大叫道:“我们从来只是拦路抢劫,却不曾偷过别人家中的东西,更加没有偷过柳范家里的东西!

   佛婆说:“这么说起来,你们一定认识柳范,而且偷了他家中的东西,这事情一定不会有假!

   马迁大叫道:“冤枉!”

   陈武想:“这个婆婆一定是柳范家的亲戚,我们害过柳范,今番必定报复自己了。”于是连忙申辨说:“我们虽然冤枉过柳范,但是他被打入江中却是耿忠干的,不干我们的事情!

   吴瑶说:“看来他们是害过柳大人的,不要放松了他们!”

   吴禄说:“作贼之人,不打怎么肯招?”说罢,执了一条扁担出来,作势欲打。

   佛婆说:“不要动手殴打他们。他们虽然犯过事,毕竟已经过去多少年。再说我们也不是官府,不能随便施刑

   吴江只得住手。

   吴瑶又问:“你们说,到这里来做什么?

   陈武想,看起来,这里的人们尚且宽厚!我们如果仅是偷窃东西,便不会挨打。但如果这里是后唐国的地盘,我们又说出是蜀国的将军恐怕却要杀头。于是便一口咬定:“我们只是逃难来到你们这里!并不是什么奸细!”

   吴瑶听了,更加怀疑他们是唐国的奸细,准备过来危害紫竹和佛婆的。于是说:“你们是不是受了什么人的派遣,准备到塔子山来报复柳范和他的亲人?”

   马迁大叫道:“我们虽然说了假话,害得柳范丢了官,还被推入大江,但柳范并没死,而是做了海通法师的弟子!

   佛婆说:“看看,连这些事情他们都知道,还说是逃难过来的难民?一定是奸细了!

   吴瑶说:“这两人罪恶深重,我们无法惩治他们,还是等县里的官们来了,再交给他们审理吧!”于是下令,先将他们扔在一个屋角的草堆上,又派了几个壮年汉子轮流看押。

   马迁、陈武只得自认倒霉。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马蹄声响起,一行四人跳下马来,径直走入吴瑶家中。

   吴瑶抬头一看,他们皆是陌生之人立即道:“你们是些什么人?

   伏尔特吉说:“我们是嘉州衙门过来的官差,奉了嘉州刺史之命,前来求见抚民公主!我叫伏尔特吉,他们依次是尤珍、阿昌、卢梭。

   原来,紫竹同了格格曼和赛西,昨晚逃离了朱家沟那个山洞。

   吴瑶尚未反应过来,徐远已经产生了疑惑,便问:“抚民公主就在嘉州,你们怎么跑来这里找她?”

   伏尔特吉说:“抚民公主已经,你们不必隐瞒。

   佛婆说:“紫竹何曾回家?”

   徐远料知他们有假,于是说:“既是嘉州公差,里正必须认真接待。他们大老远过来,想一路风尘,早已饥饿,我们必须酒食相待。”他因为刚才吴瑶用酒食捕获了马迁、陈武,所以还想使用这个办法。

   吴瑶会意,说:“你们稍坐一会儿徐先生替我陪陪他们。我去安排酒食。”说罢,吩咐王氏、邹氏,急急忙忙地端上一桌丰盛的酒菜。

   伏尔特吉等人确实饥饿,当下也不客气,一个个围坐在桌子周围,大吃大喝起来。

   吴瑶趁机出去将村里的丁壮全部集中起来,人人暗携棍棒、扁担,潜伏在院子周围只等吴瑶一声号令,群起而攻之。

   徐远一边看着他们吃喝,一边询问:“官爷们既在嘉州,在下有些事情相询,不知是否可以?”

   伏尔特吉说:“但问无妨!”

   徐远问:“听说嘉州刺史姓吴名其,很是年轻有为,却不知道他家住何方?”

   伏尔特吉从来没有关心过此事,便说:“吴其不过是个黄毛小子,我们哪里知道他家住哪里?”

   徐远心中一凛:“世上岂有如此轻视自己长官的公差?”于是他借口方便,径直出来对吴瑶说:“这些人必定不是嘉州过来的公差,反倒可能是唐国派来的奸细!可能创始人危害的目标便是佛婆。你们快快将佛婆隐藏起来,这里可以立即动手擒拿他们!

   吴瑶便叫他也去躲在一边,然后带了吴江等数十个壮年汉子,各执棍棒,直接闯入屋中。

   伏尔特吉毫不慌张,只是站起来问:“你们气势汹汹,想干什么?

   吴瑶大声说:“你们不是嘉州公差,而是唐国的奸细。

   伏尔特吉问:“你们想怎么样?

   吴瑶“说不得,我们只有将你们捆绑起来,送交普州衙门。若是弄错了,我们将来可以向你们赔礼道歉!

   伏尔特吉一阵仰天狂笑。笑毕,凶相毕露地说:“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乃是夜郎国鸡鸣山通天洞的巫师!”

   吴瑶愤怒地问:“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伏尔特吉阴恻恻地说:“只要你们交出紫竹姑娘,我们什么事情也不干!

   吴瑶愤然说:“休想!”

   门内门外数十条汉子一齐怒吼:“将他们捆绑起来,送到普州衙门

   伏尔特吉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人,还想将我们捆绑起来?好吧,我们也不动,就让你们捆绑吧!

   吴瑶将手一挥,说声:“上!”

   屋内十几人一齐拥上前去,七手八脚地将五人全部捆绑了起来可是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不见伏尔特吉等人怎么动作,他们身上的绳索突然全部断裂开来,而且他们全部从数十个庄稼汉子的头顶上穿越而过,一起站到了屋的院坝中间。

   这些庄稼汉吓得惊叫起来:“有鬼!有鬼!”

   伏尔特吉却大声叫道:“里正,你也给我出来!

   吴瑶尚未答应,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一股力量吸引着平平飞起,也穿越了众人头顶,径直落到伏尔特吉的面前。他顿时明白,这些人竟然具有歪门邪道功夫!

   伏尔特吉说:“你叫他们全部放下棍棒!”

   吴瑶却倔地摇了摇头说:“不,他们不能放下棍棒!我们吴家庄的人决不会出卖紫竹!”

   众人也一起大叫道:“我们誓死保护紫竹!”

   伏尔特吉哈哈大笑地说:“就凭你们这些庄稼汉子的棍棍棒棒,也想与我们抗?实话告诉你们吧,紫竹昨天已经被我们俘获了,只是夜晚又逃跑了。我们就是过来寻找她的!

   吴瑶不相信地摇了摇头。

   伏尔特吉冷笑道:“不相信?好!不给你们一点厉害,你们是不会相信的。我让你们全部放下武器!

   那些庄稼汉子全部将手里的棍棒扁担抓得紧紧的。可是也不见伏尔特吉和他的弟子们出手,众人手中的这些东西全部离开了他们的手掌,稀里糊涂地跳到地面,断成了几寸长短的若干小截。众人尽皆大惊失色。

   伏尔特吉笑道:“里正,交出紫竹或者她的亲属吧!

   吴瑶怒不可遏地说:“我们与你们拼了!”

   众庄稼汉子也一齐怒吼道:“对,我们与他拼了!

   伏尔特吉恨得要死,咬牙切齿地说:“好吧,那我就成全你们!

   徐远忽然越众而出,大声说道:“众人且慢,我有话说!紫竹只有我这个父亲,却是别无亲人!”

   伏尔特吉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可是我们没有听说过,紫竹父亲,只听说她有一个母亲。你既然承认是她父亲,那么她的母亲在哪里?

   徐远淡淡地说:“紫竹是个孤,谁也不知道她的生身父母在哪里。我也只是她的养父。如果你们硬要说她有个母亲,那也不错,她还有一个义母,就是蜀国的陈王后。你们到成都去找她吧!

   伏尔特吉说:“你不要欺骗我们了!我知道,紫竹的母亲叫佛婆,她是嘉州都吏柳范的妹子,三十年以前逃难来到这里的!”

   徐远淡淡地说:“不错!紫竹有过这样的一位母。还在紫竹到利州作战的时候,为了防止敌人谋害自己的母亲,便将佛婆送到成都的蜀王宫中去了!

   伏尔特吉冷笑道:“我们刚刚打听得明明白白,佛婆就在村子里!

   原来,伏尔特吉他们进村时,曾经向村民吴辉打听过佛婆。吴辉不知道他们的目的,老老实实地告诉了他们。此时,吴辉急忙站出来说:“谁知道你们是些人面兽心的东西!”说罢,拿了一截四五寸长的短棍,就要上前同伏尔特吉拼命。

   伏尔特吉将手一扬,就要准备对吴辉痛下杀手。

   忽然听得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吴辉,你做什么?他们寻找的是我,却与你什么相干?不用与他们拼命!我跟他们去就是!

   众人眼光望过去,却是王氏。

   原来,当徐远吩咐保护佛婆时,王氏和邹氏以及村里的一些女人便自动地站在一堆,将佛婆蔟拥她们的中间。佛婆几次想要出面,王氏和邹氏扭住她,又悄悄地对她说:“你千万不能出面!”

   就在吴辉将惨遭杀害时,王氏毅然决然地以佛婆的身份出现。

   吴瑶看见,不由得低沉地惊呼了一声。

   伏尔特吉高兴地说:“这就对了嘛。你女儿虽然与我们为敌,但我们还是佩服她的。你自己站了出来,不让这里的人们代你们受罪,这才是紫竹的母亲嘛。

   王氏冷冷地说:“你们的手段也太过卑鄙无耻吧!”

   伏尔特吉连连陪笑道:“兵不厌诈嘛。”可是他忽然想道:“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假冒的呢?”于是问:“你的侄儿柳居直现在跟谁学佛?”

   王氏却是无言以对。

   伏尔特吉勃然大怒道:“原来是个假的!你们这些人也太顽固不化,不知道紫竹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好吧,我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厉害!”说罢,将手一挥,他的五个弟子一起上前作法。但见众人翻滚在地,一个个腹腔膨胀,痛不欲生。

   佛婆大叫道:住手,是真正的佛婆!你们只管找我,何必如此折磨众生?

   伏尔特吉又将手一挥,五个弟子停止作法,众人这才腹胀稍止。伏尔特吉分开众女人,径直走到佛婆面前,仔细地看了又看,狠狠地说:“你如果假冒佛婆,我要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

   佛婆坦然说:“阿弥陀佛!倘若你们只是寻找佛婆,这里芸芸从生却是毫无罪过,你放了他们吧!

   伏尔特吉忽然仰天一阵狂笑,笑毕,又狠毒地说:“放了他们?你得多么轻松!你女儿与我们为敌,我今天要在她家中大开杀戒!

   众人听了,不由得既骇又怒,一个个怒目圆睁。

   佛婆说:“你们如此胡作非为,菩萨和神仙一定放不过你们!”


   正在此时,田禄带着安岳县衙门里二三十个公人赶到。见了这里的阵状,立即喝道:“什么人敢在塔子山上如此撒野?

   伏尔特吉狂傲地说:“你们是些什么人?竟敢管我伏尔特吉的事情?

   田禄说:“我们是安岳县衙门里的公差!

   伏尔特吉哈哈大笑道:“我正要寻找你们,不料你们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伏尔特吉将手一挥,田禄等数十个公人立即腹胀难忍,痛得翻滚在地。

   伏尔特吉喝令道:“阿昌、卢梭,你们赶紧将他们捆绑起来!尤珍,你在这里看着他们。阿昌、卢梭,我们去村里搜索一番。

   阿昌、卢梭将衙门中众人捆了,丢在院坝中

   众村民和官差不由得暗暗叫苦。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