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第四十三章 断臂止兵  

2017-01-25 19:59:02|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和许黄玉腾空而起。

   紫竹不无担心地问:“好姐姐,夜郎人一定会撤军吗?

   许黄玉说:“你放心,只要他们还记得双鱼形小金镜,就一定会听我的话!”

   紫竹又问:“那么你还去乌尤山吗?”

   许黄玉说:“我不去了,后会有期。”说罢,她腾云驾雾而去。

   紫竹回到乌尤山,唐牧等人迎上前来问:“夜郎国中情形如何?

   紫竹道:“大家静候佳音!”

   众人这才高兴起来。

   忽然妙常来到。

   紫竹高兴地说:“妙常,我的好姐姐,你怎么来了?

   妙常道:“我上山看过父亲,忽然十分思念妹子,也就过来了!”

   正说着,柳居直穿城而出,来到山上。他看见妙常在此,不由有些诧异地问:“师妹,你怎么来了乌尤山?

   妙常说:“我上山看看自己的父亲,再就是思念紫竹妹子,怎么?实在不敢打扰你这个师兄!

   柳居直谔然道:“我们是师兄师妹,你如何这般恼我?

   紫竹道:“你只知道自己是师兄,可是师兄何曾关照过师妹?

   柳居直说:“我在嘉州城中,她跟随师父,相聚也不能,叫我如何关照她?

   妙常“卟哧”一声笑道:“谈你们的正事,休要牵扯着我!”

   柳居直只得将城中近况说了,末了问:“蛮兵久战不退,城中艰难异常!还望你们早主意!

   紫竹、唐牧只得与柳居直约定:三日后,如果蛮军还不撤退,乌尤山与城中的蜀军一起出动,向蛮军大本营进军。

   柳居直离去。

   妙常忽然说:“我要留在这里,三日以后观战。”

   紫竹不禁愕然。

 

   第二天,多尔吉尔与段良商量:“唐牧杀了我的外甥,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段良说:“我们需要好好商议一下!”

   正在此时,且兰君主率领夜郎国中十几名大臣来到。

   段良诧异地问:“他们难道前来慰劳我们?”

   多尔吉尔愤然说道:“他们从来贪生怕死,一直反对用兵嘉州,怎么会大老跑来劳军?一定是看见我们久攻嘉州不下,过来催促我们撤军!

   段良“这可如何是好?”

   多尔吉尔说:“无妨,先让他们进来。”

   不一会儿,夜郎国众进来,伏在地上请安。

   且兰君主躬身说:“且兰君主等见过两位大王!”

   多尔吉尔冷冷地说:“你们不在国中纳福,老远地跑来嘉州,为了什么?

   且兰君主说:“国中近日出了一件异样事情,老臣不得不前来禀报。

   多尔吉尔问:“出了什么异样事情?”

   且兰君主慢慢地说:“你知道,许黄玉是我们夜郎人崇奉的女神。前几天,她来到国中,说是大王进攻嘉州,必将夜郎人拖入永无休止的战争泥潭。因此,她要我们劝谏大王,立即撤军,以保全夜郎儿男的性命!

   多尔吉尔大怒道:“胡说八道!许黄玉远在千年以前,岂能还在人世?你们岂不是故意编纂这样一个假话,前来嘉州迷惑军心?

   且兰君主说:“老臣不敢!许黄玉来到国中,外面诸人或者亲目所见,或者亲耳所闻,大王可以问问他们。老臣绝不敢跑来前线惑乱军心!

   夜郎国众人尽皆说:“许黄玉来到国中,千真万确。她的确说过,夜郎国不能对蜀国用兵。大王不要执迷不悟!

   多尔吉尔勃然大怒道:“我这里连战皆捷,有什么不可对外用兵?你们在此胡言乱语,扰乱军心,却是该当何罪?

   段良急忙劝道:“王兄休要烦躁!我想两国交兵之时,许黄玉怎么不帮助夜郎后裔,却去帮着蜀军说话?此人一定是蜀军派出的奸细,你们不要中了她的奸计!

   且兰君主说:“南诏王有所不知!这许黄玉为夜郎人保存着我们的镇国之宝。老臣是亲自检验过双鱼形小金镜,看见‘天下一家’的字样,方才承认她的。绝对不是假冒!

   多尔吉尔说:“且兰君主,你身为夜郎国的首辅大臣,不思振兴国家,反而一再阻止孤王重建大夜郎国。孤王本待将你治罪,因为你七老八十,又于心不忍。你们自己回去吧!

   且兰君主以头碰地,甚至流出血来,还是再三苦谏道:“大王不听老臣忠心耿耿的劝谏,老臣恐怕夜郎人将有灭族的灾厄。

   夜郎国众大臣也一起磕头苦求。

   多尔吉尔怒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且兰君主固执地说:“我们只要为夜郎人保全万余儿郎的性命!大王若是不允,我们宁愿死在的面前!

   多尔吉尔忍无可忍地说:“来人!他们既然不肯回去,就将他们关押起来。待我们拿下嘉州,再治他们之罪!

   蛮军卫士涌上前来,将且兰君主等人关入了军营之中。

 

   第三天,忽然蛮军探子前来禀报,说嘉州城中和乌尤山上的蜀军一起出动,正向蛮军大营而来。

   多尔吉尔愤怒地说:“我们正要前去进攻,他们反倒找上门来。也罢,立即传令,全军出动,就在今天与他们决一胜负!

   于是,蜀蛮两军就在嘉州城外列成阵势。

   多尔吉尔和段良看去,蜀军抚民公主帅字旗下,以紫竹为首,依次站了唐牧、吴其、廖明、王庆、鲁圣、雷恭诸将和妙常。那雷恭虽然中了箭伤,已由柳居直将他治好。

   多尔吉尔出阵,刚要说话,忽然看见柳范、玄虚、玄真在蜀军阵中穿出,不由得大吃一惊地说:“怎么柳范、史泽、丁明还在蜀军之中?”

   原来,临战之时,柳范、玄虚、玄真各自奉了师命,仍着旧日衣装来到军营相助

   紫竹说:“多尔吉尔,他们不是你的老朋友么?”

   多尔吉尔迟疑不决地问:“柳范不是已经跳江自杀了么,史泽、丁明乃是你们蜀国的叛逆,他们是你们的仇人,怎么可能还留在你们的军中?

   紫竹哈哈大笑道:“多尔吉尔,这个你就不懂了。我舅舅虽然曾经被打入江中,但是大难不死。史泽、丁明虽有罪孽,但如今他们已经幡然悔悟,重新作人。所以他们全部还在嘉州军营之中!

   多尔吉尔连连摇头说:“他们这些生死仇家,怎么能够走到一起?”

   紫竹说:“天下的恩恩怨怨,剪不断,理还乱,若是耿耿于怀,天下永远没有太平之日。”

   正在此时,忽见且兰君主等人来到阵前。跟随他们一起的,还有负责监守他们的蛮军千夫长巴比。

   多尔吉尔既惊且怒,问巴比道:“他们怎么出来了?”

   巴比说:“末将听了他们的陈述,觉得他们对大王忠心耿耿,而且所说的事情全部合情合理,所以甘冒死罪,同了他们一起来到阵前,劝谏大王立即撤兵!

   多尔吉尔怒道:“你们这是公开抗命造反,卫士们,还不将他们全部捆绑起来!”

   可是蛮军卫士们因为且兰君主德高望重,加之听说许黄玉要求夜郎国撤军,一个个心中早已骇怕,此时谁也不肯上前动手。

   多尔吉尔愤愤不平,自己跳下马来,拔出身上佩剑,径直向着且兰君主走去。

   且兰君主亳不畏惧,跪在地上慷慨激昂地说:“大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是我还是要提醒你,我们打不过蜀国,不要再作无谓的牺牲!只要大王同意撤军,你就是叫我立即死在你的面前,我也心甘情愿!”说罢,竟然挺身便向多尔吉尔的剑尖撞去。

   夜郎国中的军人一齐惊呼:“且兰君主!”

   又有人大声叫道:“大王,你就依从且兰君主吧!”那人说罢,带头跪在地下。夜郎国军人见了,“哗啦啦”地一起跪下。

   多尔吉尔见了,不得已撤回了佩剑,负气地说:“你们如此维护这个老东西,还要我这个大王做什么?”说罢,举剑便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忽闻一声“阿弥陀佛!”只见柳居直飞快地穿过两军阵前,直向多尔吉尔扑去。他远远地袖子一拂,一道劲气穿过,竟将多尔吉尔的佩剑击落地上。

   多尔吉尔诧异地问:“柳居直,你做什么?

   柳居直站在他面前,冷冷地道:“人的生命何等宝贵,夜郎王岂能如此轻生!”

   多尔吉尔说:“我是夜郎国的国王,可是我的大臣和军士都向着且兰君主。我再留在国王的位置上还有什么意思?

   柳居直说:“这就是你不明事理。大臣和军士们并不是向着且兰君主,只是他们赞成且兰君主撤军的意见。其实在他们心目中,你永远是他们的国王!且兰君主,你说是不是!

   且兰君主挺胸说:“苍天在上,且兰家族从来对夜郎国和多尔王族都是忠心耿耿的,不管大王你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们都如此!

   巴比也说:“大王,我们只是反对继续在嘉州作战且兰君主说得不错,战争不能继续下去了!人人家中都有父母妻儿,他们都眼巴巴地指望我们回去呢!

   军士们也一起说:“我们不要攻打嘉州,我们要早点回乡!”

   多尔吉尔见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柳居直诚恳地问:“多尔吉尔,你要怎么样才肯撤军?”

   多尔吉尔狠下心肠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如果要我们撤军,唐牧必须偿还我外甥性命!”

   柳居直道:“死者固已矣,生者必须保护,所以必须停止战争!因为你们的入侵,嘉州军民多有死伤,难道也要你们偿还性命吗?”

   多尔吉尔一时无语。过了半天,他狠狠地说:“不要他偿命也可以。那么,他至少必须砍断一条臂膊!”

   柳居直忽然激动地道:“我代替唐牧,砍掉自己的一条臂膊可以吗?

   多尔吉尔犹豫了一阵,斩钉截铁地说:“可以!”

   唐牧和紫竹异口同声地大叫“不可以!”

   妙常猛地跳直向柳居直奔去,大叫道:“师兄不可!”

   元辛也大叫道:“少主人不可!”说罢,跟在妙常后面跑了过去。雨生见了,也跟在他们后面奔去。

   柳居直哈哈大笑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说罢,抓过多尔吉尔的佩剑,猛地就向自己的左臂砍了下去。

   妙常他们毕竟慢了一步!

   柳居直的左臂已经血淋淋地掉在地上。鲜血顺着他的上衣流了出来,流到裤脚,流到地上。柳居直痛彻心肺,脑子里一阵晕眩,突然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妙常狠狠地盯了多尔吉尔一眼,毅然决然地伏在柳居直的身上痛哭起来。元辛和雨生抬了柳居直,一步一步地走向蜀军阵地。

   紫竹突然感到一阵阵心痛、妒忌和空虚!

   多尔吉尔先是被柳居直的举动吓得怔住了。明白过来后,不由感到深深的震憾、惭愧和内疚。他向着渐行渐远的柳居直身影深深一个鞠躬,然后一挥手:“撤军!”

   两万蛮夷军队在霎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