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四十四章 短姑圣迹  

2017-01-25 19:13:16|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率领援军进入嘉州城。只见神仙姑姑站在欢迎的百姓人群之中,向她频频招手。急忙下马,独自向神仙姑姑走去。

   神仙姑姑将她拉到一条冷僻的巷口,问:“你不是想见观世音菩萨和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紫竹反问道:“我现在可以去见观世音菩萨,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神仙姑姑笑道:“你已经平定了蜀中的动乱,算是功德圆满了!”

   紫竹心情激荡问:“什么时候去?”

   神仙姑姑说:“马上。”

   紫竹望望那边。心中情感复杂无比。表面上,她与柳居直的关系已经淡漠,但内心之中对柳居直还是割舍不下。可是见了妙常那种舍生忘死拯救柳居直的情景,她又明白,自己与柳居直的恋情应该结束了!

   神仙姑姑催促道:“你不能眷念红尘!”

   紫竹只得依依不舍地望了众人一眼,跟着神仙姑姑腾云驾雾而去。

   紫竹和神仙姑姑并肩飞行,周围净是蔚蓝色的天空。

   紫竹禁不住问:“神仙姑姑,您真的只是观世音菩萨的座前侍女吗?”

   神仙姑姑回过头来,认真地说道:“我一再告诉你,我不是你的姑姑!

   紫竹刨根问底地说“那么,您究竟是我的什么人?我看您有三十多岁呢。

   神仙姑姑苦笑一下说:“不错!我的真实年龄已经超过四十岁。但你仍然不能叫我姑姑!我姓王,名叫王怡然,是你的嫂子!

   紫竹浑身一震,惊愕地问:“我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孤儿,从来没有兄长,又哪里来的嫂子?”

   王怡然看了她一眼,伤楚地说:“看来,我必须告诉你家中的事情了,否则你一定以为自己是个无父无母无兄无嫂的孤儿!

   紫竹大感奇怪,睁大眼睛问:“我有家?有父母,还有兄长?”

   王怡然说:“你怎么会没有家呢?不过,这不是今生,而是你的前世。”

   紫竹楞了。

   王怡然说:“你在前世的名字叫灵姑,水灵灵的灵。你从小就聪明伶俐,这个灵姑的称呼,还是村里的人们给你起的。”

   紫竹说:“灵姑?这个名字倒不俗气!”

   王怡然说:你还有一个名字叫短姑,你想得起来么?

   紫竹笑道:“怎么又叫短姑呢?什么短,长短的短么?”

   王怡然说:“从字面上说,就是长短的短,实际意义上不是这个短。而是你损我,我损你的那样一种意思。这是我们家乡的一种土俚之语!

   紫竹嘻嘻一笑,说:“我明白了,这是人们在相互戏谑时候所使用的一种方言。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一个名字呢?

   王怡然道:“直到现在,家乡的人们都还是这么称呼你的!”

   紫竹茫然不知所措问:“这是因为什么?”

   王怡然笑道:“这其中还有一大段故事,你想不想听?”

   紫竹问:“是关于我的故事么?”

   王怡然道:“不错,是关于你、我和观世音菩萨的故事。”

   紫竹道:“我本来就爱听故事。既然是关于我的故事,怎么不听呢?嫂子,你不要卖关子,快些告诉我吧!

   王怡然讲述了一个美哀婉动人的故事。

 

   五十年以前,普陀山附近的长风岛上,住着一对勤苦的渔民夫妇。男的叫谢长成,女的叫刘氏。夫妻依靠打鱼为生,一直没有儿女。但他们笃信观世音菩萨,省吃俭用地积累了一些钱财,用来作为普陀山潮音洞观世音菩萨塑像保护的善款。过了一年,他们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叫谢春华。又过了十年,他们又生下了一个女孩,名字灵姑。

   又过了五年,十六岁的谢春华长成虎背熊腰的一个小伙。他到大陆上的一个小镇去卖鱼,发现那里的两个小流氓在欺负一个姑娘。谢春华仗义出手,赶走了那两个小流氓,救下了这个姑娘。

   谢春华问:“姑娘,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家去吧?”

   那姑娘流泪说:“我就是因为没有了父母和家庭,才遭到他们欺负。你让我回到哪里去呢?

   谢春华没办法,只得带着她回到长风岛上。

   在路上,谢春华才知道,这个姑娘姓王,名叫怡然。她本是一个读书人家的女儿,因为父母在战乱中丧生,只好流落在街头。

   后来,在这个偏僻的海岛上,谢春华与王怡然结为了伉俪。

   可是不久,谢春华的母亲病逝。接着,谢长成和谢春华又在一次近海捕鱼中,因为遭遇台风袭击而丧生。接踵而来的巨大打击让王怡然痛不欲生,但谢家还有一个年仅九岁的小妹子,需要自己将她抚养成人。王怡然只得强忍悲痛,勉强撑起这个困难重重的家庭。

   她们一家没有了男人,再也不可能下海捕鱼,全部的生计骤然变得百倍地艰难。王怡然一方面替别人修补渔网,一方面在海岛上开垦了几亩土地,种植一些粮食和蔬菜解决吃食的问题。好在灵姑很懂事,不断地帮助嫂子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姑嫂俩就这么相依为命地过了六年,灵姑渐渐地长到了十五岁,但却出落得十分漂亮。为了让灵姑今后能够嫁个好人家,王怡然省吃俭用,总是将灵姑打扮得整整洁洁的。接着,她们又发愿礼佛。

   这一天,王怡然带着灵姑和村里的一些女人前往潮音洞,给观世音菩萨上香。她们的船只刚刚停泊在岸边,灵姑忽然月经来潮,不得不告诉了嫂子。在世人的心里,女人来月经被视作身子不干净。身子不干净是不能前去晋见菩萨的。

   王怡然于是笑着“短”灵姑道:“你怎么这般没福气?好不容易进次香,偏偏又来了!

   灵姑又羞又急,撒娇地说:“它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真是气死我了!”

   看见妹子发了急,王怡然只得安慰道:“你就好好地坐在船上等候,嫂子替你去进香许愿吧!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观世音菩萨给你找个好人家!”

   灵姑尽管一百个不情愿,没有一点办法。嫂子他们进香去了,灵姑只好静静地呆在船上。到了中午,灵姑又渴又饿,可是嫂子她们始终没有回来。

   海面上忽然掀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风浪。一涨一落的潮水,企图将灵姑所坐的小船卷向大海中心。小船要是被风浪带入了大海中心,就只有船毁人亡!

   灵姑千方百计地把持住船舵,尽量不让小船漂向大海中心。可是风浪越来越大,灵姑已经精疲力竭,她不由得大声哭喊道:“嫂子,嫂子,你们怎么还不回来呀?”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中年美妇带着食盒向着灵姑所坐的小船走来。她一边走,一边向水里投下一些小石块。奇怪的是,风浪渐渐地停止,那些石块却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有如船舶一般大小的礁石,半浮半沉地露出水面。中年美妇踩着这些礁石,径直来到灵姑所坐的船中。她将食盒打开,里面尽是些精致的饼类。她慈祥地对灵姑说:“你饿了,快些吃吧。”

   灵姑不好意思地问:“你是谁?为什么给我送来食物?”

   中年美妇说:“这是你家嫂子给你买来,我只是帮她送送而已。”说罢,放下食盒,上岸去了。

   过了一会儿,王怡然他们回到船上。

   灵姑高兴地说:“嫂子,你买的那些饼子,又香,又甜,又脆,真是好吃极了!”

   王怡然茫然地问:“我什么时候给你买过饼子?

   灵姑说:“你刚才托人送来的啊!”说罢,还拿出了那个精致的食盒。

   王怡然以为是同行的姐妹们买的,于是问:“我的好姐妹们,你们谁给灵姑买过饼子啊?

   同行的女人都说:“我们自始至终都在诚心诚意地进香,谁有时间去给饼子?

   灵姑说:“这就奇怪了!”

   王怡然忽然想起:刚才在潮音洞里上香时,她仰视观世音菩萨的莲座,看见观世音菩萨下半截衣裙湿着一大片。当时她就想:“为什么观世菩萨的衣裙潮湿了呢。”这时候便肯定地说:“一定是观世音菩萨显的灵,我们必须去向她表示感谢!”于是,王怡然马上返回潮音洞,在观世音菩萨面前再三叩拜致谢。

   因为王怡然曾经在码头上“短”过灵姑的原因,她们停泊船只的地方便被人们称作了“短姑道头”。道头旁边零散错落并且沉没于潮水之中的石块,被人们称作了“短姑圣迹”。

 

   紫竹听完叙述,不由得诧异地问:“嫂子,我还真有一点印象了。可是如果你不说,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呢?”

   王怡然平静地说:“这是因为你逝世的时候,照常要到奈何桥上经过,喝下孟婆汤’,所以前世的事情不能够记忆了。”

   紫竹恍然大悟说:“我明白了,人人在轮回之中都必须经历这样的过程。可是我还是不能明白,我是怎么从上一个轮回走到今生的呢?”

   王怡然说:“你不要心急嘛!其实我还没有告诉你,我们是怎么分开的。”

   紫竹说:“是呀,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有了许许多多奇怪的故事,你赶紧告诉我吧。”

   王怡然犹豫不决地说:“可是——”

   紫竹着急地说:“可是什么呢?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你都完全可以讲嘛!”

   王怡然思索了一阵,突然下定决心,说:“好吧,我就告诉你。可是你不要伤心,也不要激动。”

   

   灵姑十八岁那年,出落得非常美丽,远近闻名。

   有一天,一群海盗突然闯上了这个小岛,企图抢劫灵姑。他们在岛上见人就杀,见房屋就烧。一会儿功夫,岛上的居民几乎被他们全部杀光,房屋也被他们烧尽。

   王怡然带着灵姑躲进岛上的一个小山洞里。海盗们还是发现了她们,他们跑进洞来,立即将两姑嫂抓了出来。那个海盗头子欣喜若狂地说:“这个小妮子真的太美丽,那个半老徐娘也不错,我们不枉此行!这样吧,小妮子我要了,半老徐娘就赏给你们大家!”说罢,他带着灵姑就要上船。

   王怡然见了,急忙上前与他们拼死抢夺,企图抢回灵姑,柔弱的王怡然哪里是海盗们的对手?他们将王怡然打昏,带回山洞里,一个个轮流上前,将王怡然奸污了。

   王怡然清醒过来时,山洞里阴风恻恻,一个人影也没有。她觉得浑身疼痛难忍,特别是下体疼痛得要命,头脑里空白一片。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仔细地回想了这个恶梦。

   过了很久,她才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接着,她又想起自己悲惨的一生,想到失踪了的妹子,便再也没有勇气生活下去了。她慢慢地走出了那个山洞,向着海滩边走去。她决心跳下大海,让海水洗刷自己的耻辱和痛苦。

   王怡然刚刚走到海滩上,突然观世音菩萨出现在她面前,慈祥地对她说:“怡然,生命是多么地宝贵,你不要这样轻易地抛弃了自己的生命!”

   王怡然痛哭流涕地说:“我已经没有了自己的贞操,也没有了家,没有了唯一的亲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观世音菩萨缓缓地说:“人们活在这个世上,岂有不受苦难的?就是我们成佛之人,当初也是经历过许许多多的磨难,才能够修得正果。况且你的苦难已经结束,马上就是光明的前途,你跟着我走吧!”

   王怡然哭泣道:“我能够跟随你观世音菩萨,这是我的福分!是我不能白白地遭受他们的蹂躏,不能让残害我们的海盗们逍遥法外。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我请求你传授给我法力,我要报仇雪恨!

   观世音菩萨说:“阿弥陀佛,人世上冤冤相报,何时才能平安?不过,他们作恶多端,已经遭到了应得的报应!”

   王怡然愕然地问:“他们死了?”

   观世音菩萨说:“不错,他们已经全部葬身海底!”

   王怡然“是您替我们报的仇?”

   观世音菩萨点了点头,又慢慢地说:“菩萨虽然慈悲,也应该惩恶扬善。”

   王怡然咬牙切齿地说:“观世音菩萨,我要跟你学会惩恶扬善的本领,为天下受害的人们报仇雪恨,除尽世上恶人!”

   观世音菩萨却说:“阿弥陀佛!惩恶扬善并不等于报仇雪恨。况且你的妹子根本没有受到伤害,她早已去到一个神圣的地方了,你就放心吧!”

 

   紫竹听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伤心不已地问:“我们就是这么分的手?”

   王怡然也哭着说:“是呀。”

   紫竹又问:“从此,你就一直跟着观世音菩萨?”

   王怡然点了点头说:“不错。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跟着观世音菩萨修行佛法,做她座前侍女。可是每当我望见大海,就会格外思念你。虽然观世音菩萨说了你已经没有事情,我毕竟放心不下,你到底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呀。

   紫竹见她一边诉说,一边不停地用手擦拭眼泪,身子也在不停地起伏抽动,那模样已经伤心痛苦之极,便转过话题问:“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今生在普州,又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关照我呢?

   王怡然说:“十几年以前,观世音菩萨对我说:‘你不是一直思念着你的妹子吗?她现在已经投生,并且去到了普州,名字叫紫竹,你就以我的名义前去保护她吧。’于是我就来到了普州。”

   紫竹又问:“嫂子,你既然来到普州,为什么不直接向我说明,却要千方百计地隐瞒自己的身份呢?”

   王怡然说:“你的来历是个天大的秘密,我不敢随意泄露。还有,我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你现在还只一个十七八岁。我得亲眼看看我的妹子在这个轮回中是如何长大的,将来会长成一个什么模样!

   紫竹不由得笑道:“我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啊?”

   王怡然也笑道:“你啊!国色天香,艳丽依旧。怪不得连柳本尊也要为你动心!”

   紫竹急了:“柳本尊是谁啊?”

   王怡然道:“他就是你的表兄柳居直啊!他将来要在佛教中作第五代密宗本尊。因此,你与他有缘无份!”

   紫竹听了,又想起妙常拯救柳居直的情景,不禁心中戚然。

   王怡然又道:“你这一生,不能惑于男女之情!”

   紫竹问:“为什么?”

   王怡然道:“你将来也是我们佛教中的高贵尊荣者。”

   紫竹沉默不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