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四十二章 且兰君主  

2017-01-25 21:43:13|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郎、南诏联军与蜀军在嘉州相持月余,其间相互攻伐,各有伤损。城中渐渐粮草紧张,紫竹不免忧心忡忡。

   忽见许黄玉珊珊来到。

   紫竹大喜道:“好姐姐,你如何来了乌尤山?”

   许黄玉说:“妹子不是因为夜郎、南诏联军不退发愁么?姐姐特地前来相助。

   紫竹诧异道:“郭舍人绝对不肯相助,姐姐如何主动上门相帮?”

   许黄玉骄傲地说:“神人有别,本来不该相助。只是姐姐当年与那夜郎人有一段缘。如今前来,既是帮你,也是帮助他们。”   

   紫竹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许黄玉说:“我的外祖父家族便是夜郎国人。当年,我的一个舅舅雷迁组织蛮夷造反,夜郎人害怕受到牵连,就将他们的镇国之宝双鱼形小金镜托我保管。因此我与他们有缘,也许你们这场征战我从中斡旋。只是需要妹子我一起前去,并且将你那面双鱼形小金镜暂时还我。

   紫竹大喜,于是将军中事务交与唐牧,立即与许黄玉升上天空,踏着祥云走了。

   在路上,紫竹问:“姐姐,那个双鱼形小金镜有何妙用,为什么竟是夜郎国的镇国之宝?”

   许黄玉说:“你听说过大禹治水的故事么?当年大禹带领西南各族治理大江流域,夜郎人因为他们身处穷山恶水之间,治理山水经验丰富,因此贡献颇大。后为大禹作了天子,便制作了这套双鱼形小金镜给他们。这是夜郎人的骄傲,因此夜郎人视若珍宝,代代相传,并且有‘双鱼现,夜郎安’的说法。所以,我们才能前往夜郎国谋求和解。

   紫竹说:“从东汉到现在已经千余年了,夜郎人还记得他们的镇国之宝,还知道你这个许黄玉么?

   许黄玉说:“这就不得而知了!”

   夜郎国距离嘉州不过千里左右路程。紫竹和许黄玉腾云驾雾,不一会儿便来到夜郎国中。她们按下云头,缓缓地步行而入。只见沿途尽是悬崖绝壁,大川激流。便是百姓们居住的地方,也是遍山怪石嵯峨,土层极薄。

   紫竹说:“你看遍地如此险峻,土质如此贫瘠,这里的百姓们却是如何耕种,又是如何获得食物

   许黄玉说:“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夜郎国中的人民,主要依靠两种收入维持他们的生存。一是釆集、贩卖药材和野生菌类,加上出售野兽野禽的皮毛;二是江边之人善于造船捕鱼。”

   紫竹说:“纵然如此,他们的生活也一定非常艰苦!”

   许黄玉说:“不错!我当年听母亲说过,这些蛮夷民族之人最初也就是中原一带的三苗族人,因为遭到朝廷的贬抑,才迁徙到这些山高水恶的地方,而且还不断地遭到中原朝廷的赶杀,由此种下了中华人类内部的民族纷争。

   紫竹说:“不错,汉族帝王将相大都讲究汉夷之防,蛮夷民族的酋长们也都痛恨中原朝廷,因此民族之间纷争不断。

   许黄玉说:“倒是普通百姓不大讲究汉夷之防,他们之间照常往来。还有,汉族士人和蛮夷民族酋长中也有一些开明之士,他们也是主张汉夷融合的。可惜他们的人数太少。因此蛮夷民族不得不在这边陲之地长期生活!

   紫竹说:“其实芸芸众生,何必如此区分?

   正在这时,忽闻一阵狂风刮起,传来一阵腥臊之风,前面慌慌张张地跑来了一只老虎。它身上鲜血淋漓,腿脚不便,歪歪斜斜地跑来。在它后面,远远地追来了十几个夜郎人。这些夜郎人全部裸露着上身,身上还纹着奇异的图案,脸上又涂了丹砂,嘴里还去掉了两颗门牙。他们挥舞着刀剑和棍棒,正在迅速地追赶老虎。谁知道那只老虎竟然在紫竹面前骨碌碌倒下,却又急迫地抬起头来,望着紫竹叫道:“紫竹姑娘,你也救救我呀!”

   紫竹大吃一惊地问:“你怎么认识我?”

   那只老虎说:“你以前答应过,在我危难的时候一定帮助我。现在我生命垂危,希望你能拯救!

   紫竹猛地想起,感动地问:“你就是塔子山上那只小老虎?

   老虎点了点头。

   紫竹说:“放心,我一定救你!”

   这时候,那些夜郎人已经气喘吁吁地跑来,他们先是惊讶这两个女人美丽,接着更惊奇老虎能够与紫竹说话,于是一个个表现得迟疑不决。

   为首一人身长六尺有余,三十多岁年纪。他形貌魁伟,体格壮硕,穿着夜郎人特有的蛮夷服装,头上还缠着蓝底白花的布帛,插着一支粗短的野鸡翎子,手中提着一柄单刀。

   “请问,你们是什么人?”那个汉子看似粗野,说话却彬彬有礼。

   许黄玉没有正面回答他问话,却反过去问道:“请问你们认识且兰君主吗?”

   那个汉子疑惑地问:“你找他干什么?”

   许黄玉淡淡地说:“我与他有点亲戚关系!”

   那个汉子这才略为放心地上前说:“他是我的父亲。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家还有你这么美丽的一个亲戚!

   许黄玉笑道:“这是因为我没有经常过来走动的原因。你能带领我们去见见他吗?”

   那个汉子说:“可以。不过,你的名字是—”

   许黄玉说:“我的名字叫许黄玉。”

   那个汉子想了一想,又茫然地摇了摇头。

   许黄玉说:“看在亲戚的份上,你们可以饶了这只老虎吗?

   那个汉子立即爽快地答应:“可以!”

   许黄玉用手一挥,那只老虎站了起来,团团地向着众人点了点头,又说“多谢,多谢!”

   紫竹笑着说:“我的朋友可是救了你的!”

   那只老虎笑了笑,说:“我感激!”说罢,慢慢腾腾地离去。

    

   那个夜郎族汉子和他的部属带领紫竹和许黄玉翻山越水向前行走。

   许黄玉问:“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汉子诧异地想:“看起来你不过岁,怎么叫我年轻人?”可是因为亲戚的关系,他只得回答:“我叫且兰摩柯。”

   于是,他们一边走,一边说些闲话。    

   不久,他们来到且兰君主的府第面前。说是府第,其实也就是一座较大的夜郎式竹楼建筑。前面是一个宽大的院坝,大约有千余平方米。    

   且兰摩柯道:“请你们在外面稍候,容我进去禀报。”

   许黄玉知道,夜郎人崇尚礼节,热情好客,只得和紫竹在外面耐心等待。

   过了一会儿,且兰摩柯出来说:“且请两位进去。”

   于是许黄玉在前,紫竹在后,逶迤入内。却见大厅中正面的座椅上,一位苍老的夜郎族男人端坐上面。看见许黄玉等人进来,他不紧不慢地说:“不知道远方客人来到,老腿脚不便,不能亲自出来远迎,还望你们原谅!”他说这话的意思,竟是不肯承认这两个不徐之客自己的亲戚。说罢,又示意且兰摩柯,让众人坐下说话。几个年轻漂亮的夜郎姑娘出来奉上茶水。

   紫竹从来没有到过夜郎国,不由得仔细地观察这座竹楼。

   夜郎国地处深山老林,山中盛产竹木。不但有江南各地常见的松、柏等高大树种,还有楠竹、刺竹之类的粗硕竹子。且兰君主的这个客厅,全部用松柏木材架构成形,再用竹棍铺装楼板,竹片装饰墙面,整个建筑别有一番异域风情。客厅十分宽敞,所有的桌椅、茶几,全部用珍贵的楠木制作。客厅周围,摆放着刀、枪、剑、戟之类的武器,表明夜郎尚武精神。

   这时候,许黄玉指着墙壁上的一幅人物肖像图问:“老君主,你们可是认识图上之人?”

   且兰君主笑道:“客人笑话了!此人是我夜郎族人的亲戚,她现在还保存着我们夜郎的镇国之宝。千年以来,我们夜郎人日日夜夜供奉着她,怎么会不认识她?

   许黄玉于是凑到且兰君主面前说:“那么你看看,我像她么?”

   且兰君主楞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有些不太满意地说:“姑娘不可乱开玩笑!”

   许黄玉认认真真地说:“老君主,我真的就是许黄玉!”

   且兰君主不由得哆嗦了起来,他艰难地站了起来,慢慢腾腾地凑近许黄玉跟前,仔细地看了又看。忽然双膝一软,拜在地,激动地说:“神女,您终于回来啦!这位是——”

   许黄玉说:“她是观世音菩萨的弟子!”

   满屋的人们立即全部跪在地下,不敢抬头。

   且兰摩柯跳到院坝中间,大声地叫道:“神女许黄玉降世啦!”接着,他用力地敲打铜鼓。那铜鼓的声音十分宏亮,立即传得很远很远。这时候,从周围大大小小的竹楼中跑出了许许多多的男男女女。他们一看见屋里的情形,也全部跪了下来。不大一会儿,客厅里、楼前楼后,跪了满满一地的夜郎人。

   紫竹欲待上前搀扶且兰君主起来,许黄玉向她使了一个“不用”的眼色,只好呆呆地站在一边。  

   且兰摩柯从外面跑了进来,问:“爹爹,人差不多了,我们该怎么办?”

   且兰君主豪气顿生,立即说:“奏响礼乐,迎接神女许黄玉降世!

   于是人们蜂拥出门,聚集在院坝中间。

    

   院坝中央,夜郎人隆重地摆出了一个奇怪的物体,它像极了汉人家中的楼梯。不过,它高约三丈,上面挂满了牛角以及牛的各种骨骸。

   许黄玉清楚地记得:那是夜郎人最为崇拜的图腾!

   且兰君主将许黄玉请到那个图腾下面坐好,然后带领数百名夜郎族人,一齐面向着她跪拜,而且嘴里不停地祈祷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们停止了祈祷。

   且兰君主抬起头来,眼睛直逼许黄玉说:“请神女出示我们夜郎的镇国之宝!

   许黄玉心中一惊:“且兰君主这不是要验明神女身份么?要不是我从紫竹那里将双鱼形小金镜要了回来,今天可就麻烦大了!”她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首先向那个图腾跪了下去,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这才从身上掏出两面双鱼形的小金镜。

   许黄玉将它们往中间一合,只见耀眼的阳光下,双鱼形小金镜忽然发出了熠熠光辉,镜面上立即现出“天下一家”的字样。

   且兰君主见了,立即大声喝道:“夜郎人听着,双鱼一现,如同列祖列宗亲临。不恭不敬者,杀无赦!

   全体夜郎人恭恭敬敬地跪着,神情十分庄严、肃穆。许黄玉内心十分激动,容颜上也是异常地严肃。紫竹见了,知道自己能够目睹这个庄严神圣的场面,也必须尊重他们的俗习惯,于是立即跟着跪了下去。

   且兰君主看了紫竹一眼,流露出感激的神情,又战战兢兢地问许黄玉道:“神女降临,可有什么令谕?”

   许黄玉好整以暇地说:“天下一家,何苦兴兵攻打蜀国的嘉州自取灭族之祸?

   且兰君主说:“多尔吉尔国王好大喜功,总想恢复历史上的大夜郎国。老臣和大臣们再三苦谏,他却总是不听。”

   许黄玉说:你们好自为之吧!”说罢,带了紫竹便走。

   那些夜郎人兀自呆呆地跪在那里,半不敢动弹。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