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三十四章 释义化怨  

2017-01-26 11:45:41|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紫竹会同秦禄、吴其、柳居直、唐牧,公开审理史泽谋逆一案。马迁、陈武、鲁圣、王庆等人按剑侍立左右,衙门中文武官员分列两旁。

   史泽眼见这个阵势,料定自己必然不能活命。这时候,他想到自己不该心胸狭窄,更不该听信丁明挑唆,以致于造成了今的难堪局面。自己固然罪有应得,可怜女儿花季年华,也要无辜受到牵连。此刻,也不知道女儿是被他们捉了,或者是被他们害了,或者尚在逃亡之中?因此心中十分伤楚。

   秦禄问:“史泽,蜀王待你不薄,你如何竟要谋反?”

   史泽苦笑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秦禄又问:“你受了丁明的教唆,玩弄阴谋诡计,挑动马迁、陈武重新造反,害死刘庆锡,又诬陷柳范,这些罪恶可是愿意承认?

   史泽道:“我既然做下了,有什么不肯承认的?”

   秦禄道:“既然罪恶属实,依律应当处死!”

   史泽忽然流泪说:“我违犯了国家法纪,任随你们处置就是。但求你们法外施恩,放过我的女儿!

   紫竹道:“此事你就放心好了,我们绝对不会为难她

   史泽猛然问道:“紫竹姑娘,此话当真?”

   紫竹诚恳地道:是长辈,我怎么可能诓骗你?

   史泽听了,最大的一块心病放下,不由又是豪气顿生,立即哈哈大笑道:“好,好,我自己酿此罪孽,也该有这一天。你们要杀要剐,现在就请动手!

   紫竹却道:“史伯伯,你也是个英雄好汉。只要你肯幡然悔悟,我们也可以饶你不死!”

   史泽听了,不由得冷笑一声,道:“紫竹姑娘,你当我是三岁小儿?我背叛了蜀王,已经是一个死囚犯人。我害死了你舅舅,已经与你结下了生死仇怨,你怎么可能还会饶过我?”

   不料一个大家都十分熟悉的男子声音突然道:“史泽,害你一生的不是别人,就是你的胸襟狭窄!如果大家都像你一般眦仇必报,那就要冤冤相报,无休无止了!

   史泽大吃一惊,抬头望去,只见柳范突然出现在衙门外边。他立即惶惑地问:“柳范,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柳范道:“不错,耿忠将我推下大江,按道理我应该是个鬼魂了。海通法师救了我,杨风又收留了我,如今我已经做了海通法师的弟子!”说罢,他将头颅摇了几下。果然,的头颅已经剃得光光的,显然没有说假。

   史泽还是不相信地道:“海通法师已经圆寂一百多年,怎么还会在世?

   紫竹道:“我舅舅说得不错,海通法师已经是成佛之人

   史泽还是摇了摇头说:“纵然你们肯放过我,蜀王也绝对不会饶过我!”

   柳范道:“史泽,这就是你不能知人了!蜀王虽然不是尧舜之君,毕竟也是称霸一方的英雄豪杰。如果没有这么一点容人之量,还能够做到蜀王的位置么?

   史泽想了一想,也是道理,于是叹了一口气说:“只怪我一脚踏错,全盘皆输。纵然蜀王大度,能够饶恕我,我还有什么脸面立于朝堂之上?

   柳范道:“人生之路,千条万条,为什么非得立于朝堂之上?”

   史泽听了,顿觉醒悟,于是道:“对,我也出家去!”

   正在这个时候,惠果上人一脚踏了进来,嘴里道:“阿弥陀佛,施主迷途知返,善莫大焉!”

   史泽从来没有见过惠果上人,不由得下意识地问:“你是谁?”

   惠果上人淡淡道:“贫僧惠果。”

   史泽突然大叫道:“你就是佛教密宗第四代本尊?”

   惠果上人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妙常进来,见了史泽,不由欣喜地叫道:“爹爹!”

   史泽骤然看见自己女儿,而且她非常的自由和欢喜,不由得悲喜交集,流下泪来。

   惠果上人道:“施主不必悲伤,你女儿入了佛门,早晚必定修成正果!”

   妙常道:“全靠师父栽培!”

   史泽忙问:“兰儿,你叫他什么?”

   妙常道:“女儿如今已经做了惠果上人的徒弟,法名叫妙常!”

   史泽听到这里,心中七上八下。又看史春兰果然光着脑袋,还穿着一身缁衣,的确已经是惠果上人的弟子了。叹了一口气,问道:“女儿,你可是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方才进入佛门?

   妙常道:“爹爹,他们没有难为我。只是我看见爹爹出了事,想起当初爹爹与刘伯伯、柳伯伯皆是同僚好友,现在却因为名利反目成仇,因此女儿万念俱灰,才想到投入空门的。”说到这里,她的目光还有意无意地扫了柳居直一眼。

   史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罢,罢,罢。你们都跟了世上的活佛,我还赖在这个名利场中做什么?”

   这时候,只见大门外人影一闪,进来了一位老者和刘荀。史泽抬头一看,那不是乌尤山上的郭舍人是谁?

   郭舍人进得屋来,嘻嘻哈哈地笑道:“紫竹,你这个小美女,要做好事也不带上我一路,真是不够朋友!”

   紫竹道:“我这不是正等着您老人家么?

   史泽忽然道:“郭舍人,我就作你徒弟!”

   郭舍人尚未答言,一人哈哈大笑地道:“史泽,你虽然肯做郭舍人的徒弟了,但我还是要揭穿你心中小秘密!”

   史泽不由得一楞,却见海通法师从门外进来。

   史泽不由得问:“我有什么小秘密?”

   海通法师道:“柳居直和你女儿做了惠果上人的弟子,你当然不能再做惠果上人的弟子了。柳范做了我的弟子,你也不能再做我的的弟子了。于是你选择了做郭舍人的弟子,那意思是说,若论师父得道先后,还是要胜过柳范一筹。这就是你还没有彻底跳出名利场中的心中秘密!

   史泽被他猜中了心事,不由得脸色一红,顿时无言以对。

   郭舍人却道:但是你史泽万万没有想到,刘荀现在也是我的弟子,并且按照入门的先后,他还是你的三师兄呢!

   史泽在那里“这个,这个”了半天,面露尴尬之色。

   惠果上人道:“郭舍人今天收得好徒弟,真正可喜可贺!”

   郭舍人却哈哈大笑地道:“我现在有了四个徒弟,大徒弟玄机子;二徒弟黎明,在我这里叫玄武;三徒弟刘荀,在我这里叫玄英;你史泽来了,在我这里就叫玄虚吧。”

   史泽听了,急急忙忙跪拜于地,道:“玄虚叩见师父!”接着,又拜师兄刘荀。转身过来,还要向紫竹跪拜。

   紫竹慌忙将他扶起,道:“史伯伯,你拜我做什么?”

   玄虚道:“紫竹姑娘,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你的出现,也许我们从此就与刘家、柳家结成了世世代代的仇人!”

   紫竹道:“史伯伯,你这话也对,也不对!”

   玄虚问:“为什么?”

   紫竹道:“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这种化解怨隙的事情,是我们华夏民族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也是儒释道三教的共识。我这么做是完全应该的!”

   玄虚又问:“那么不对呢?”

   紫竹道:“我说你不对,就是你还没有彻底跳出个人的是非恩怨圈子,没有真正的大彻大悟。”

   玄虚疑惑地问:“这话怎么说?”

   紫竹道:“以前的史泽是没有觉悟过来的世俗之人,所以他有种种的罪孽;今天的玄虚已经是觉悟过来的佛门弟子。您怎么还在为过去史泽的罪孽向我们道歉呢?”

   郭舍人不由得击掌大叫道:“快哉,小美女的一番言论,实实在在是我们道家的要义!”

   海通法师也道:“紫竹这一番言论,也不愧为我们佛家的精典!”

   玄虚诧异地问:“紫竹姑娘,你才多大年纪,怎么懂得这么深奥的道理?”

   郭舍人笑道:“有志不在年高嘛!”

   玄虚从此对紫竹不敢小看。

 

   玄虚忽然道:“紫竹姑娘,我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紫竹道:“玄虚师父,您但说无妨!”

   玄虚道:“姑娘以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为怀,玄虚十分佩服。茫茫苦海,还有一个人深陷其中,紫竹姑娘是否也该加以解救?

   紫竹道:“我明白了,让我替你说下去吧?”

   玄虚点了点头。

   紫竹道:“玄虚师父想说,何不将丁明也释放出来?

   玄虚听了,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

   紫竹继续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石林,你去狱中将丁明带过来。”

   不一会儿,丁明来到。他看见紫竹、秦禄、柳范、史泽、柳居直、唐牧、马迁、陈武、王庆、鲁圣和许多不认识的僧道人物坐在那里,一个个喜笑颜开,没有丝毫紧张气氛,不由得十分奇怪。

   紫竹温和地道:“丁将军,现在你可以走了!”

   丁明不能明白,呆呆地站在那里。

   玄虚上前道:“丁师兄,紫竹姑娘决定释放你!”

   丁明怀疑自己听错了,喃喃地问:“什么,释放我?”

   妙常也上前道:“丁伯伯,你不再是这里的囚犯了!”

   丁明疑惑地问紫竹:“真的?”

   紫竹满面春风地道:“丁将军,当日之事,说起来也是各为其主嘛。就是你想与史伯伯占领西蜀,也是乱世英雄起四方的豪情,并非万恶不赦之罪!”

   丁明听了,不觉一楞。

   紫竹继续说道:“世俗之人总在名利场中争斗,你的行为也在世俗人们的情理之中。”

   丁明不由得悔恨交加,竟然无言以对。

   紫竹又叫石林拿出五十两银子给他并且说:“丁将军,这是你离开嘉州的旅费。”

   丁明却迟疑不决地问:“蜀王怎么能够同意?”

   紫竹道:“蜀王已经将处理嘉州变乱的全部权力交给我

   丁明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们的意思!”

   紫竹进一步解释道:“如今天下大乱,黎民百姓受害最深!如果我们冤冤相报,这天下太平何时才能实现?所以,我们必须宽恕你们!

   丁明这才明白了过来,不由得流下眼泪,哽咽着说:“紫竹姑娘,你以德报怨,恩同再生,叫丁某如何报答你们呢?

   玄虚道:“丁明,你还讲什么恩怨情仇?在座诸人只有你还在那个名利场中!

   丁明左看看,右看看,却是一点也不明白。

   玄虚继续道:“你看看满屋之人,柳范做了海通法师的徒弟,柳居直和兰儿做了惠果上人的徒弟,刘荀成了郭舍人的徒弟,也是我的三师兄

   丁明大吃一惊,问:“真的?这么多恩恩怨怨,就如此轻松轻松地化解了?

   玄虚道:“我骗你做什么?我如今也不叫史泽,法名叫玄虚了。”

   丁明不由得茅塞顿开,嚷道:“你们都跳出红尘,只留我在这尘世的污泥浊水中挣扎什么?不行,郭舍人做做好事,让我也做你的弟子,横竖都是玄虚的弟兄!”

   郭舍人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丁明毕竟也跳不出名利场,做徒弟也要选个熟悉的师兄弟!罢了,一不做,二不休,我就将你一起收下,你的法名就叫玄真!如今你不是玄虚的师兄而是他师弟了!

   众人一起大笑起来,纷纷祝贺郭舍人又得新徒。

   惠果上人却对郭舍人、海通法师道:“老神仙既然得了好处,我们还不快快离开,难道还要让紫竹姑娘请客吃饭么?她如今忙着去利州,我们也不能耽误她的时间!

   郭舍人也哈哈大笑道:“走,走,若是小美女有事,我们再来相助!”

   海通法师笑道:“紫竹,你们就放心前去利州吧!嘉州这里有老神仙、惠果禅师和我们替你照应着!

   紫竹急忙感谢。

   郭舍人、惠果禅师、海通法师带了他们的徒弟去了。

    

  这时候,紫竹又叫石林通知廖明过来。一会儿,廖明到来。他听见紫竹和吴其处理嘉州政事井井有条,不由得十分悔恨,心中忐忑不安。

   紫竹道:“廖将军,昨天因为国家法度所关,小女子不得不得罪了将军,还望廖将军不要放在心上!

   廖明听了,立即双膝下跪说:“末将自有过失,哪里还敢责怪公主殿下!”

   紫竹过去将他扶起道:“你知道过错,这就对了。目前北方战事紧张,我想带领唐牧将军前往利州助战。嘉州一带防务就全权委托你了!

   事出意外,廖明激动地道:“公主殿下放心,末将就是粉骨碎身,也要保证嘉州平安!”

   秦禄知道嘉州已经可以放心,不由得十分佩服地对紫竹说:“恭喜公主殿下,嘉州大局已定!”

   紫竹对嘉州文武百官说道:“当前正是国家有事之秋,你等必须精诚团结,共赴国事。倘有三心二意者,吴刺史、柳都吏、廖将军,你们尽管放心处置!”

   嘉州文武百官听了,慌忙说道:“请公主殿下放心,我们一定竭忠尽智,辅助他们,保境安民!”

   紫竹于是传令:她带来的三千军马,再从嘉州抽调两千,共是五千人马;统统由唐牧率领,马迁、陈武、王庆、鲁圣四将参加,星夜起程,奔赴利州前线。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