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三十一章 智擒丁明  

2017-01-26 16:49:05|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居直和黎明将刘荀、雨生和元辛神不知鬼不觉地救走,狱卒们一点也没发觉。第二天,丁明派人到监狱中提取黎明、刘荀、雨生和元辛,这才发觉他们都不见了。四下里搜索,竟然没有一点线索。

   丁明急忙来找史泽说:“这就奇怪了!也没有劫狱的痕迹,难道他们会飞上天去,或者钻入地下?

   史泽想了一想说:“的确也是奇怪!莫不是我们监狱内部还有奸细?”

   丁明道:“如果监狱内部还有奸细,又能将事情做得这么隐蔽,可就大大地不妥了!”

   二人正在那里议论,只听外面一片声叫喊:“圣旨到!”

   这时候,秦禄和吴其带了几个卫士大踏步走了进来。史泽只得离开座位,起身上前迎接道:“嘉州提督史泽见过秦公公!”

   秦禄宣布:“史泽听旨!”

   史泽只得跪拜于地,口称:“微臣愿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禄宣读了蜀王圣旨。那圣旨上说,为了充实北方防务,朝廷加封史泽为镇国将军,然后调任利州刺史,并且限于当日内交割完毕,立即动身前往利州。

   史泽心中有些疑惑,但不敢抗旨,只得说:“微臣谨奉圣旨!”

   秦禄道:“恭喜史将军升迁!”

   史泽问:“不知道陛下何以突然将微臣调往利州?

   秦禄道:“利州为我国北方边境重镇,成都屏障,目前后唐国将入侵,所以调史将军前往镇守。

   史泽道:“嘉州虽然没有战事,到底也是我国南方屏障,不知道朝廷什么安排?

   秦禄介绍吴其道:“这位就是今科状元、新任嘉州刺史吴其。”

   史泽见吴其不过二十来岁,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只在鼻孔里“哼”了一声。

   吴其上前谦恭地道:“吴其久仰史将军威名。陛下急调史将军镇守利州,足见国家对您依恃之重!

   史泽受了,心中得意,又大咧咧地教训吴其道:“我等身为君王臣子,国家栋梁,自当效尽犬马之力!只是嘉州地处我国东南屏障,吴大人须要用心防守!

   吴其道:“多谢史将军提醒和嘱托!”

   史泽又道:“现在嘉州没有都吏和提督,不知道朝廷可有什么安排?

   秦禄笑道:“史将军不必担心!陛下已经派遣抚民公主前来嘉州帮助吴刺史处理政事,她如今带了三千人马,驻扎在城外。都吏一职,蜀王已经任命柳居直担任。提督一职么,陛下已经委任唐牧将军担任。

   史泽大吃一惊,诧异地问:“抚民公主竟然回了成都?柳居直下落不明,他又如何能够到任?

   秦禄道:“陛下让柳公子接替父职,不过是为安慰国中旧臣的意思。至于何时能够到任,那就要看柳公子何时能够出现了。

   史泽无话可说,只得将嘉州刺史、都吏和提督的印授一齐交了出来。

   吴其接过印绶,说道:“晚辈暂且全部收藏起来,待新的都吏、提督赴任以后,逐一交割。

   史泽冷笑道:“随你的便吧!”

   秦禄催促道:“史将军,边庭战备紧张,我们立即启程吧!

   史泽只得带了几个亲信兵丁,与秦禄一起望利州而去。

   

   丁明眼见史泽突然走了,心中忐忑不安,正在思考要不要暗中前去追随,忽闻门外卫士大声叫道:“抚民公主驾到!”

   此时,紫竹在唐牧和石林陪同下,已经大踏步地走进了衙门。吴其急忙上前跪下道:“臣新任嘉州刺史吴其,率领嘉州文武官员,恭迎抚民公主殿下!”

   嘉州官吏只得一个个跪拜在地。

   紫竹道:“各位大人和将军请起!”

   众人闻言,立即起身,按照文臣武将及官阶级别,分列两旁。

   紫竹正襟危坐,向吴其问道:“你们交接完毕没有?

   吴其答:“刚刚交接完毕。”

   紫竹道:“吴其初任嘉州刺史,本公主奉命辅助于他,诸位可要尽心竭力办事!”

   下面的官员们暗笑蜀王好不昏懦,竟然派出这么两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前来管理偌大一个嘉州!于是一个个懒洋洋地答应:“臣等谨遵殿下令谕!”

   紫竹对吴其说道:“不依规矩,不成方圆。请吴大人清点全州官吏。”

   吴其于是拿过嘉州官吏名册,开始点名。那些官吏们欺负紫竹和吴其年轻,有答应“是”的,也有答应“有”的,还有答应“到”的,一个个态度极随便。

   紫竹脸色一沉,厉声叫道:“嘉州主薄何在?”

   这主薄相当于今天的政府秘书长,却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闻言慌忙答应:“微臣王仝,见过抚民公主。”

   紫竹问:“你们嘉州府日常会议,都是这般没规没矩么?

   王维不敢承认,只得向众人说道:“诸位大人,公堂之上不可以这么随随便便!”

   紫竹看了他们一眼,又说道:“吴大人,现在你重新点名!”

   众官吏只得规规矩矩地答应。

   偏偏校尉廖明历来心气高傲,点到他名字时,只在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

   紫竹叫道:“且慢!这位将军,你姓甚名谁,在军中是个什么职务?”

   廖明不愿意回答。

   王维只得说:“这位将军姓廖,名明。耿将军遇害后,廖明将军接替了校尉职务,负责管理嘉州军营日常事务。

   紫竹冷笑道:“廖明,你是不懂国法军纪,还是瞧不起吴大人和本公主?”

   廖明还是不肯回答。

   紫竹又问王“似这般轻慢法度、不敬尊长,应该怎么处理

   王维只得说:“按照国家法典,应该鞭笞一百,撤职查办!”

   紫竹递了一个眼道:“吴刺史,廖明将军是你属下,你看怎么处置吧!”

   吴其道:“立即鞭笞一百,撤职候命!”

   众人眼见紫竹、吴其动了真怒,不由一个个呆在那里,也不敢求情

   紫竹又对卫士们说:“你们还不照办?”

   唐牧和石林立即上前,将廖明的官服摘除,又立即将他押下去施刑。

   此时,众官吏看出紫竹和吴其急于树立威信,谁也不敢再触霉头,尽皆小心翼翼起来。

   紫竹道:“本公主和吴刺史在此,乃是履行国家公务,各位应当尽力辅助。如果我们处理政务有不妥之处,各位也应该秉公指出,不负朝廷和百姓的期望,绝对不应该轻慢对待。你们能够做到么?”    众人答应:“能够!”

 

   吴其忽然问:“丁将军,你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来到嘉州的?”

   丁明只得含含糊糊地说:“末将年初从关中地区逃难来到此地。”

    吴其冷笑道:“你在关中地区做着李承勖的偏将军,怎么会有什么祸难呢?”

    丁明额上泌出了冷汗,急忙否认道:“末将在那边只是一介平民,并没有作过什么偏将军!吴大人不要刚到嘉州,便拿史将军的旧属开刀示威!”这时候,见势头不好,便欲挑起新旧官僚之间的矛盾。

   吴其便向紫竹请示道:“公主殿下,丁明不肯承认他的来历,我们应该怎么办?”

   紫竹也不答话。

   丁明以为紫竹不懂事,趁机大叫道:“抚民公主,吴大人信口开河,污蔑末将。末将现在要他拿出证据来!”

   众官吏立即交头接耳起来,一时间堂上议论纷纷,似乎都在讥笑吴其无能。

   紫竹见了,也不生气,极为平静地问:“丁将军,你与史泽将军以前可是同门师兄弟?”

   丁明只得老老实实地回答:“不错,末将与他是一起练武的同门师兄弟。”

   紫竹又问:那么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投奔他呢

   丁明道:“末将原来在关中地区做着一些小买卖,因为生意上的争执,愤怒之下杀了人,不得已逃难来到蜀中,方才得知师弟在嘉州做官,所以前来投奔

   紫竹忽然问:“你来以前,可认识嘉州刺史刘庆锡和都吏柳范?

   丁明道:“末将以前并不认识他们。”

   紫竹冷笑道:“这么说来,你与他们并无任何个人恩怨?

   丁明心中惊慌,嘴里却只得回答:“不错,我与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紫竹沉下脸来,严厉地问:“那么你为什么教唆马迁、陈武发动兵变?”

   丁明忙道:“马迁、陈武是金鸡岭的匪首,他们贼性不改,这才杀害了刘大人,末将何曾挑唆过他们?”

   紫竹道:“石林,让马迁、陈武上来对证!

   一会儿,几个卫士押着马迁、陈武走上堂来。丁明心中慌乱不已,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暗暗地思考对策。

    马迁、陈武走上堂来,看见丁明站在那里,不由得心中怒火高炽,立即破口大骂。

    石林喝道:“大胆马迁、陈武,抚民公主和本州刺史在上,还不快快下跪?”

    马迁、陈武这才想起是在公堂之上,慌忙跪拜于地,口称:“罪民马迁、陈武,见过抚民公主和吴大人!”

    紫竹问:“马迁、陈武,当初我将你们从金鸡岭上带下来,已经做了朝廷军官,你如何贼性不改,竟然又杀死刺史刘大人,诬陷都吏柳大人,重新造起反来?

    陈武道:在军营中赌博,被史大人责罚以后,丁明私下里要我和马迁杀了刘刺史,先上金鸡岭,再准备接应李存勖的军队入川。

   紫竹道:“陈武,马迁,这公堂之上,不可信口雌黄。你们重新造反已是死罪,如果再诬陷他人,更加罪不可赦!说,你们所说是否属实?

   陈武、马迁齐声道:“不敢撒谎,句句属实。”

   紫竹问:“丁将军,你如何解释?

   丁明冷笑道:“马迁、陈武出身贼穴,禀性反复无常,他们说的话,难道公主也相信?

   紫竹毫不介意地道:“马迁、陈武,你们所说的话,自然难以令人置信。给我押下去!

   几个卫士立即押着马迁、陈武下去了。

   丁明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料紫竹又突然问:“丁将军,你在关中时候的仇人,是否王庆、鲁圣?”

   丁明急忙否认道:“末将从来不认识什么王庆和鲁圣。”

   紫竹向衙门外面叫道:“将王庆、鲁圣押进来!”

   门外卫士答应一声,又立即押着王庆、鲁圣走了进来。丁明与他们都是熟悉不过的,一见风头不对,立即便想抽身逃走。

   吴其大喝道:“还不赶快拿下丁明!”

   唐牧早已执剑上前,帐上帐下的卫士们也都围了过来。更加奇怪的是,马迁、陈武竟然执着刀剑出现,堵住了丁明的去路。丁明无法,只得束手就擒。

   紫竹道:“丁将军不认识王庆和鲁圣,怎么一见他们便要逃跑?

   丁明到了此时,索性闭了嘴,只不做声。

   王庆叫道:“丁将军,李存勖要你策反史泽,尽起嘉州兵马,策应他攻打蜀国。我们奉命前来协助你们在路上已经被吴大人擒获,不得已投了降,你就认了吧!

   众官吏听了,不禁大吃一惊。

   丁明还是不肯开口。

   紫竹道:“丁明,现在你可以将如何策反史泽,鼓动马迁、陈武发动兵变,杀害刘庆锡,陷害柳范的经过讲出来了吧?

   丁明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我如今身为囚犯,你们要杀便杀,要剐则剐,我丁明皱了一下眉头,绝对不是英雄好汉!

   紫竹笑道:“丁将军倒是一条硬汉子!可惜李承勖并不赏识你!鲁圣,你告诉他李承勖要你们前来嘉州,除了协助他起兵反叛蜀国外,还要执行什么样的使命!

   鲁圣道:“李承勖料定唐军取下蜀中以后,史泽、丁明必定占据蜀中,独立为王。因此要我与王庆暗中将史泽、丁明诛杀!”

   丁明冷笑道:“鲁圣,你这个卖主求荣的逆贼,休要在此挑拨!”

   紫竹道:“你如果不肯相信,现有李承勖的亲笔手谕在此,你自己可以看看!”

   石林将李承勖的亲笔手谕递过去。

   丁明看了,确认是李存勖的笔迹,气得浑身抖动一阵,然后垂头丧气地站在那里,再也没了言语。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