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三十章 逃脱牢笼  

2017-01-26 17:22:42|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生前来看望元辛,两人正在谈得高兴不料老狱卒慌慌张张地进来说:“两个小哥儿,大事不好了!

   元辛问:“什么事情不好了?”

   老狱卒道:“刚才得到通知,说是明天要将你押赴刑场,斩首示众呢。”

   元辛极为平静地道:“死就死吧,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只求他们给我一个快活的!”

   老狱卒道:“你小小年纪,难道真的杀过人?”

   元辛道:“我何曾杀过人?是杏花儿那个贼婆娘干的!她本来想要毒死我,却因为耿忠无意之间掉换了酒杯,结果被她毒死了。现在那个贼婆娘一定要把事情赖在我头上,我也没法说得清楚!

   老狱卒又问:“你小小年纪,马上就要受刑死去,难道一点也不害怕么?

   元辛道:“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元辛虽然只活了十四岁,但无意之中也算为老主人报了仇,雪了恨!这忠心耿耿四个字,在我元辛面前也勉强值得了!

   雨生听了,禁不住抱着元辛痛哭道:“元辛,你真是好样的!我为有你这样的好朋友而感到骄傲!我的老主人死了,少主人出了家,已经无牵无挂,我们一起死吧!

   元辛推了他一把,道:“你说的什么混蛋话?我是被人陷害,不得不死!你清清白白的,为什么要死?你走吧,赶快离开这里,我不要为我陪葬的朋友。有条件的话,将来把我弄到什么地方,简简单单地掩埋了!

   雨生大哭道:“我已经没了家,又没了主人,也没了朋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走,要死大家一块死!

   元辛大怒道:“你这算什么好朋友?我之所以安心赴死,是因为我毕竟为老主人间接地报了仇。你家老主人的大仇未报,你为什么跟着我赴死?

   老狱卒忽然道:“雨生,元辛说得不错!他死得确有所值。你跟着他死,是不忠、不孝、不义!

   雨生惶惑地问:“我怎么不忠、不孝、不义了?”

   老狱卒问:“你是不是刘荀的仆役?”

   雨生道:“是啊!”

   老狱卒道:“你的主人尚在,你却要赴死。你这样轻易地抛弃自己的主人,算得上是忠么?

   雨生低头不语。

   老狱卒接着说:“人一生,最宝贵的东西莫过于生命。你能够活着,却要浪费生命,这样做对得起你的父母算得上孝敬你的祖宗么!

   雨生又是无言以对。

   老狱卒又说:“元辛是你最好的朋友,托你为他收尸掩埋,你却不能替他办到。这难道是朋友之间的义气么?”

   雨生流泪道:“老伯,话虽如此,是我唯一的朋友就要这样走了,我能够不难过么?

   老狱卒道:“当然难过!难过也不能一起去死!

   雨生马上跪拜在地,向老狱卒乞求道:“老伯,我看你是一个仁人义士,能不能够设法救救我的朋友?

   老狱卒摇摇头道:“他已经犯了死罪,你让我怎么救他?元辛,我还要问你:你家中可有什么亲人?有没有什么话,让我转告你家人

   元辛道:“我是一个孤儿,从小没有父母。柳都吏见我可怜,才将我收养下来。以前我还有一个孤苦伶仃的姥姥,现在她也逝世了。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无牵无挂了!

   老狱卒又问:“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将来转告其他人?”

   元辛想了一想,道:“假如有一天柳公子回来,请你一定告诉他:杏花儿是个心地极为诈的女人,绝对不可以再用!

 

   正在这时,他们的眼前人影一闪,刘荀竟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雨生高兴地叫道:“公子爷!”

   刘荀摇了摇头,示意不可以做声。

   老狱卒却道:“刘公子,他们正在四处搜你,你来这个老虎嘴里做什么?

   刘荀道:“刚才元辛说得很清楚,他是无辜的,雨生更加无辜,我必须救他们出去!”

   老狱卒道:“刘公子,你怎么这样糊涂?这监狱的周围有好几道岗哨,附近也驻着不少的官军。就算我不喊叫,也不加以阻拦,你们能够逃得出去么?要是惊动了他们,你们谁也跑不掉。依我看,你还是快快自己逃走吧!

   刘荀道:“我不能见死不救!”

   老狱卒忽然问:“你这么出来救人,师父知道么?”

   刘荀道:“我不敢让他老人家知道。只是偷了他的奇门遁甲,所以能够来到这里。”

   老狱卒叹息道:“你真是不知道其中厉害!这么重大的事情,却像小孩子一样任性胡为!好吧,我现在绝不声张,你们快快逃走吧!”

   刘荀道:“我们逃走了,你老人家怎么办?

   老狱卒道:“你们先将我打昏在地!”

   刘荀道:“不妥,不妥!我不能因为救两个小孩子,却来伤害你这个无辜老人。”

   老狱卒道:“那又该怎么办呢?”

   刘荀道:“不如你同我们一起逃走,然后找个地方隐藏起来。”

   老狱卒想了一想,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于是,刘荀左手拉了元辛,右手拉了雨生,同了老狱卒,一起向外面走去。他们刚刚走到门口,忽然火光四起,人声鼎沸。只见若干军士拿着刀枪剑戟,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领头之人正是丁明,他走上前来,冷笑道:“刘公子,你这人真正不通情理!你的父亲被人家杀害了!你还想救走仇人的奴仆?

   刘荀勃然大怒道:“明明是你怂恿马迁、陈武造反,杀害了我的父亲,却要赖在柳大人头上!耿忠明明是他老婆害死的,如今也要赖在元辛头上!

   丁明勃然大怒道:“胡说八道,将他们全部拿下!”

   老狱卒忽然大叫一声,道:“且慢,我黎明还有话说!”

   丁明道:“你是官府的狱卒,却串联犯人一起逃离,已经犯下了死罪,还有什么话说?”

   老狱卒不慌不忙地道:“丁明,你休要在此愚弄官军弟兄!我问你,当年你与史大人分手以后去了哪里?”

   丁明大怒道:“我与史兄弟分手后,自在长安一带做些小生意,关你什么事情?

   老狱卒冷笑道:“你不是在李存勖麾下做了一个偏将军么?这也算做小生意?

   丁明抽出剑来,就要上前杀害黎明。

   黎明冷冷地道:“你怕我揭穿了你的真实面目,就请上来将我杀了灭口吧!”

   众士兵议论纷纷。

   丁明进退两难,只得道:“这人是个疯子,先将他们全部关了起来!”

   士兵们一涌上前,将刘荀等人重新捆绑起来,又投入了监狱。

   刘荀忽然盯住黎明,激动地叫道:“二师兄!”

   黎明缓缓地说:“师父告诉你了?”

   刘荀道:“不错,他告诉过我,玄机子是大师兄,你是二师兄。他却没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

   黎明淡淡地道:“知道了就好。”

   但刘荀不能理解:二师兄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将几人一起救走,但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黎明慢慢地说:“你一定在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不是?”

   刘荀点了点头。

   黎明道:“让我告诉你们吧!”

 

   黎明是乌尤山下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他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依靠给财主家放牧绵羊为生,常常跑到乌尤山上玩耍,因此对名优祠和郭舍人再也熟悉不过。当时人们传说,郭舍人已经得道成仙。黎明便到处吹牛,说自己不但认识郭舍人,还是郭舍人的邻居,更是郭舍人特别好的朋友。

   有一天,黎明将一群绵羊赶上山去,自己依在一块大石头上打盹,忽然觉得身子被人提了起来。他急忙睁开眼睛,却见一个老头站在自己面前,自己身子被他提在手中。

   “喂,你做什么?”黎明恼怒地叫道。

   那个老头儿“嘻嘻嘻”笑道:“小孩子,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么?你不要害怕,我教你翻跟斗,怎么样?”他一边说,一边用了一双小小的眼睛,眯缝着审视黎明。

   黎明看他那模样,少说也在七十岁以上,便很不高兴地说:“我不干!”

   老者听了,不由分说地提着黎明在空中旋了几转,弄得黎明晕头转向。黎明不由得恼了,大声喊叫道:“郭舍人,你快出来,有人欺负你的好朋友了!”

   老者哈哈大笑道:“黎明,你这小子还会告状么?那么你看看我究竟是谁?”

   黎明定了定神,这才发觉面前站着的竟然就是郭舍人!

   黎明不由得吓坏了,急忙拔腿便跑。无论他往哪个方向跑去,郭舍人总会在前面截住他。黎明哭了,哀求道:“郭舍人,你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吹牛了!”

   郭舍人“你没有乱吹牛啊,你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好朋友啊!”

   黎明问:“你拦住我,想要干什么?”

   郭舍人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黎明道:“你已经死了那么多年,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郭舍人道:“千年以前,人们都叫我优伶呀!”

   黎明道:“优伶是什么东西?

   郭舍人“嘻嘻嘻”笑道:“原来你是不懂。我告诉你,伶人就是唱曲演戏的人!优伶么,就是伶人中间的佼佼者!”

   黎明道:你要我做什么?

   郭舍人道:“我要收你为徒弟!”

   黎明不由得奇怪:“你看我像个唱曲演戏的人吗?”

   郭舍人道:“像,像极了!我听过你唱的山歌,也看过你在山上的表演。”

   黎明诧异地问:“我何曾表演过什么?”

   郭舍人道:“有一天,你一会儿扮东家,一会儿扮长工,一会儿扮过路的客人。一个人表演了三种不同的角色,难道我没看见吗?

   黎明大吃一惊,因为他恨极了自己那个吝啬、刻薄的东家,于是就在山坡上,自己设计了一个场面,让东家狠狠地丢失了一大笔财产,还让过路的客人痛痛快快地骂了东家一顿。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瞎编的这么一场闹剧,竟然让郭舍人看见,而且让郭舍人动了收徒的心思。

   看见黎明低着头沉思,郭舍人笑眯眯地问:“小子,你觉得怎么样啊?”

   黎明忽然说:“我还是不干!

   郭舍人问:“为什么?”

   黎明道:“我跟你学唱曲和演戏,谁给我衣穿,谁给我饭吃?”

   郭舍人笑道:“你这个孩子穷怕了!难道我不会给你衣穿,不会给你饭吃么?”

   黎明道:“你不用骗我了!你已经死去,就算魂魄可以过来教我,可是又在哪里弄来银子呢?

   郭舍人道:“这还不好办?你看!”说罢,他手一晃,手里就有了一锭明晃晃的银子。

   黎明接过银子,认真地看了看,然后用小刀削了几下,确信是真正的银子,于是毫不迟疑说:“好,我就跟你学唱曲演戏!”

   于是黎明莫明其妙地失踪了。

   四十年后,当黎明出现在“优伶祠”门前时,谁也不知道他就是以前的放羊娃,只知道他是从外地流落过来,孤苦无依的一个穷汉子。后来,嘉州衙门看他实在可怜,就让他到牢中做了个狱卒。

 

    刘荀、雨生和元辛听到这里,正要进一步问他为什么隐匿在这里,忽然看见柳居直也径直走了进来。

   元辛高兴地叫道:“公子爷!”

   刘荀也诧异地叫道:“柳公子!”

   柳居直对他们摇了摇手,示意不可做声。然后他轻轻地来到四人面前,替大家去掉了脚镣手铐,然后说:“我们走吧!”

   刘荀轻声道:“柳公子,我们怎么走得出去?”

   柳居直道:“你们一个接一个地拉住我的手,大家一起飞出去!”

   两个孩子听说要带他们飞出去,高兴极了。只有刘荀怎么也不肯相信,于是疑惑地望着柳居直。

   黎明忽然说:“走吧,他是惠果上人的弟子,早就学会了腾云驾雾!”

   柳居直掉过头来问:“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

   刘荀道:“他是我的二师兄黎明。”

   柳居直道:“啊!原来你是老神仙的二徒弟,也完全有能力将他们救出去,为什么要故意将这份功劳让给我?

   黎明道:“这是我师父安排的,他说欠过你师父一个人情!

   柳居直听了,很觉奇怪。

   黎明道:“其实很简单。当初,你师父要我师父帮忙解救紫竹姑娘。”

   柳居直问:“难道你师父没答应?”

   黎明道:“不错。”

   柳居直问:“后来他怎么又肯出面拯救紫竹呢?”

   黎明道:“后来,太乙仙姑来到乌尤山,责问我师父为什么不肯拯救紫竹姑娘,我师父这才知道错了。”

   柳居直恍然大悟道:“所以,后来海通法师一说解救紫竹姑娘,你师父毫不迟疑地答应了。事后,你师父又觉得愧对我师父?”

   黎明道:“不错,正是如此。”

   柳居直道:“我回去后,一定向师父解释这个事情。”

   黎明道:“好,我们这就走吧。”

   他与柳居直将手轻轻一招,五个人的身子便结成了大雁飞翔的队形,立即拔地而起,冉冉升上狱中的天空,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