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二十七章 相会利州  

2017-01-27 11:14:35|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郭舍人的出现,吓得史泽派出的军士们狼狈逃窜。他们回去以后,也不敢说出事情的真相。史泽以为紫竹已经死亡,准备将唐牧也杀掉。

   丁明道:“我们不能杀掉唐牧!”

   史泽问:“为什么?”

   丁明道:“唐牧、马迁、陈武都是金鸡岭上的强盗头子,这是嘉州人人皆知的事实;马迁、陈武杀害了刘庆锡后重新造反,唐牧畏罪逃走,这也是嘉州人人皆知的事实。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永远无法洗刷自己的罪名。而且由于紫竹、柳范与唐牧、马迁、陈武等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嘉州的人们会更加相信柳范谋反。”

   史泽道:“可是我始终觉得唐牧是个很大的后患!”

   丁明道:“现在蜀王对我们疑惑不定。如果放了唐牧,唐牧自然会四面八方地寻觅紫竹。如果蜀王相信唐牧,就会相信抚民公主还没死;如果蜀王不相信唐牧,就可能怀疑是他们害死了紫竹。这样一来,蜀王怎么也不会怀疑是我们害死了紫竹。”

   史泽道:唐牧已经被我们关了起来,以什么名义释放他呢?

   丁明道:“这还不简单?就以寻觅抚民公主为名,让唐牧戴罪立功,岂不是名正言顺?

   史泽于是将唐牧找来说:“你与抚民公主一道过来的吧?”

   唐牧道:“不错,你们把怎么样了?

   史泽道:“她是蜀国的抚民公主,我自然对她毕恭毕敬。她在嘉州城中时,我还派了士兵加以保护。后来她不允许我们保护,而且与石林离开了嘉州,我也不知道她的下落了。

   唐牧心中疑惑不定。

   史泽又问:“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唐牧道:“要杀则杀,要剐则剐,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史泽笑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误会我呢?马迁、陈武重新造反,柳范牵涉其中,这些事情嘉州人人皆知,你也是清楚的。我作为嘉州的最高军事长官,当时不能不出来收拾局面。如果按照当初的疑惑,连你也应该扣起来。你如今跟随抚民公主过来,也就是她的随员了。这个——”

   唐牧冷笑道:“史泽,你不要装模作样了。想要怎么办,来个痛快的!”

   史泽干咳了两声,道:“你是抚民公主的随员,有罪无罪,该杀该剐,只有抚民公主和蜀王才有权决定。只不过要提醒阁下,倘若抚民公主有半点差池,蜀王夫妇一定放你不过!你本有罪之身,我现在为了让你寻觅抚民公主,也就暂且将你放了,让你戴罪立功!

   唐牧半信半疑地走了出来,心中想:“看起来抚民公主可能逃出了,我怎么寻觅她呢?塔子山上那些人起不了作用,听说嘉州刺史吴其是她好朋友,不如先去利州找到吴其,让他向蜀王举报史泽谋反,同时寻觅紫竹和石林。

    

   唐牧便在军营中要了一匹快马,悄悄地离开了嘉州,然后直接向着利州方向奔去。他在路行走两三日,一路上的饥餐渴饮不消说了。第四天,唐牧走到葭萌关附近的云台山下,只见山峰陡峭,树木遮天蔽日。唐牧只顾放马急奔不料马蹄忽然被一根根绳索绊住,顿时人仰马翻,连人带马滚入一个陷阱之中。这时候,上面跑来两个手执钢刀的人,对准唐牧的头面就砍下来。

   唐牧看得真切,大声喝叫道:“马迁,陈武,我是唐牧!”

   两人吃了一惊,急忙收住刀势,又将唐牧扶了上来。

   马迁问:“唐兄,你怎么来了这里?

   唐牧道:“我与抚民公主、石林前往嘉州,调查你们发动兵变的内幕。史泽先是将我们关押起来,后来又将我释放了。现在,紫竹和石林不知道下落,我准备前去利州,寻找吴其设法。”    

   马迁道:“史泽、丁明既然谋害了柳范,你们前往嘉州,岂不是自投虎口?紫竹和石林一定被史泽害死了!”

   唐牧道:“这倒不一定,紫竹姑娘毕竟是蜀国的抚民公主,嘉州全城都知道她已经过来,如果史泽、丁明杀害了她,岂不是公开造反?我量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紫竹姑娘不是被他们关了起来,就是已经逃了出去。

   马迁恨恨地道:“可恨史泽、丁明这两个贼子,最初怂恿我们造反,后来又派重兵围剿我们,害得弟兄们白白地丢了性命。以后有了机会,我们非得亲手宰了他们不可!”

   陈武也道:“都是兄弟们一时愚昧,才上了史泽、丁明那两个贼子的大当。”

   唐牧问:“你们可有史泽、丁明勾结唐国的罪证?

   陈武道:“丁明亲口对我们说过,他是北方唐国李存勖的将军,奉令前来嘉州策反史泽。其他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了。

   唐牧道:“这就对了,你们就是人证!我们可以让吴其到成都举报,一举除掉史泽、丁明这两个贼子,为柳大人报仇雪恨,解救出抚民公主和石林。如果立下了这个大功,你们也可将功赎罪,大家重新回到官军之中。

   马迁、陈武犹豫不决,唐牧道:“你不要担心,当初你们重新造反,那是中了史泽、丁明的挑拨离间之计,只要为朝廷立下新的功劳,完全可能将功折罪。

   马迁、陈武这才放下心来。

   于是他们一起前往利州,寻觅吴其。

    在利州城北十里远近的嘉陵江东岸,有一座天下闻名的千佛崖崖高百丈,长约数百丈。在崖间峭壁上布满了各种佛像的龛窟,重重叠叠,共有十余层,密如蜂房一般。全崖造像以大云洞为中心,分为南北两段。南段龛窟主要有:大佛洞、莲花洞、牟尼阁、千佛洞、睡佛龛、多宝佛龛、接引佛龛、供养人龛、神龙大佛、如意轮观音、单身佛窟等。北段龛窟主要有:三世佛龛、无忧花树窟、弥勒佛龛、三身佛龛、节行僧龛、菩提像窟、伎乐天人窟、地藏王龛、力士龛、卢舍那佛龛、十一面观音像、阿弥陀佛龛、飞天窟等等。

   唐牧他们经过这里,只见游人如云,来往穿梭。唐牧问过路边人们,知道这里进城不过十里,况且以几人目前的身份也不宜大白天前往利州衙门。于是提议进去游览一回。陈武高兴,马迁却道:“这些菩萨蹲在这里管什么用?他们睁眼看着世上恶人行凶和奸人使诈,却是不闻不问,枉费了百姓们的供奉!

   唐牧道:“马兄弟不可胡乱说话,小心菩萨们怪罪下来,你吃罪不起!”

   马迁道:“菩萨不过是一堆烂泥做成,他能听见我们的谈话,又能怪罪于我么?”

   唐牧便将神仙姑姑帮助石秀酿酒、紫竹解救普州百姓饥荒以及海通法师与紫竹谈话的事情讲了。陈武听得津津有味。马迁总是不肯相信。

   游玩了一阵,马迁忍耐不住,便对唐牧和陈武道:“两位有兴趣,只管游玩去!老子真是渴了、累了,想去大门前面喝点酒。”

   唐牧笑道:“马兄弟,你只管去吧。只是喝了酒须得忍着点性子,不要惹是生非,待会儿我们过来寻找你。

   马迁答应。

   唐牧和陈武顺着山路游玩去了。

   马迁独自一人回过头来,在上山的路旁一个酒棚里坐下。店小二上前问道:“客官,请问你有多少人,要多少酒、菜?”

   马迁道:“我就一个人,好酒、好肉,只管拿来!”

   店小二自去张罗,不大一会儿功夫,便在小桌上摆下了满满的一桌酒肉,马迁放开了肚量、酒量,一个人大吃大喝起来。

   这时候,对面的小桌子上坐下了两个陌生人。一人身材高大,满脸横肉。一个人白皙面皮,矮小个子。他们操着北国方言,说起话来让人半懂不懂的。

   马迁是个走南闯北的人,南北方言都能听懂。无意之中听见大个子嚷道:“操他奶奶的!你说丁明这小子是不是跑得太远了,为什么不在利州策反几个人,却要去嘉州策反什么史泽,害得我们多走了这么远路程!”

   小个子连忙说:“嘘,兄弟,小点声音,不要被这里的人们听了出来!”

   大个子道:“怕什么,反正他们也听不懂咱们北国方言。咱们的计划这么神秘,就是我们唐国军队打了进来,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迁听到这里,立即对二人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前来嘉州的路途上听唐牧说过,要想扳倒史泽,必须找到丁明的来历和史泽私通李存勖的证据。他虽然是个粗人,此时也已明白:这两人必是唐国奸细!因此他灵机一动叫道:“掌柜,结账,结账!”

   掌柜乐滋滋地过来算了账。

   马迁不掏钱,却大声嚷道:“龟儿子,你这不是坑害老子外地人?要是在我们嘉州,一半的银子也用不完!老子只有这么一点银子了,都被你收了去,老子怎么回家?

   尽管那个掌柜忍气吞声地再三解释,马迁仍在那里吵闹不休,而且磨拳擦掌的,准备动手打人。两个北方汉子见了,立即过来相劝:“兄弟,你们为了什么事情如此争吵?

   掌柜将事情讲了一遍

   小个子劝道:“兄弟,出门在外,和气生财。这一顿酒菜,银子并不多一点,不如为兄替你付了吧?”

   马迁道:“我们素不相识,你替老子付什么账?”

   小个子马上说:“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地咱们就是朋友了。凑巧的是,我们也要到嘉州去做一笔生意。我们是外乡之人,正在因为找不着向导而发愁呢。这一顿酒菜,就算我们与兄弟套个交情,今后麻烦兄弟带我们一路同行,如何?

   马迁不露声色地道:老子今天晚上还得在利州住上一宿,明天也还要办一些事情,须得后天才可出发。”他心中的如意算盘是,会合了唐牧、陈武后再告知吴其,正好将他们一举擒拿。

   小个子马上说:“不碍事,不碍事,我们也不急在一时,就随兄弟的便好了。”

   马迁心中大喜,暗道:“唐牧、陈武,你们说我鲁莽,待我擒住二人,也让你们也瞧瞧我的智计。”于是问:“你们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小个子道:“我叫鲁圣,这位哥哥叫王庆,都是从关中过来的。我们刚刚到达,正要入城。哥哥带领我们入城吧。

   马迁急于立功,又想到吴其在城里做官,怕他们做什么?于是说:“咱们立即进城吧!”

   因此三人结成一路,就向嘉州城中而去。

   唐牧、陈武下得山来,哪里还有马迁的影子?他们知道马迁性格暴躁,做事粗心,担心惹是生非,急得四面八方打听。好不容易在路旁的酒棚中打听到,马迁已经随同两个北方人进城。

   陈武焦躁地问:“莫不是被官府的差役们捉了?

   唐牧道:“官府要来捉他,必然有所惊动。况且我们来利州,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再说这里又不是嘉州,官府中应该没人认得他!

   陈武又问:“偌大一个利州城,叫我们上哪儿去找他们?”

   唐牧道:“事到如今,只有先见吴其,再与他商量寻觅马迁。”

   陈武只得同着唐牧进城,直接向着利州衙门而来。

   

   当天,吴其处理完衙门公事,正待休息,忽然吴庆进来道:“兄长,唐牧、陈武求见。”

   吴其沉吟道:“唐牧也还罢了,陈武却是嘉州兵变的罪魁祸首之一,如何也敢前来见我?”

   吴庆道:“兄长,我看其中必有缘故。照兄弟看来,嘉州那场变乱,不仅柳都吏有屈,便是马迁、陈武也必定有所冤屈!”

   吴其道:“目前他们身份还没清白,我不方便在衙门中接见。你过去安排一下,让他们先在客栈之中住下,一会儿悄悄地过来。”    

   几人在一家叫“聚仙楼”的客栈中见了面。

   唐牧将嘉州变乱和紫竹前往嘉州查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最后说:“紫竹姑娘和石林目前生死不明,还望吴大人立即设法拯救!”

   吴其道:“不管柳范和你们有罪无罪,紫竹毕竟是蜀国的抚民公主。史泽若是将她害死,就是谋反的大罪!我们明天一起前往成都,一定要蜀王设法救出紫竹他们!”

   唐牧、陈武放下心来。

   吴其又问:“你们不是说马迁也来了,怎么不见他的人影?”

   唐牧只得将马迁先在路边喝酒,后来同了两个北方汉子进城的事情说了。

   吴其沉吟一阵说:“马迁虽是一个粗人,但绝不会轻易地抛下你们不管,单独同陌生人行动。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

   陈武道:“那两个北方人是不是你们衙门中的公人?”

   吴其道:“绝对不是!倘若我们衙门中捕捉了马迁,必定会来禀报。

   陈武又问:“是不是嘉州过来的公人?”

   吴其道:“也不会,嘉州公人过来办案,也必定到利州衙门中报到。不过,马迁既然入了城,为什么不来衙门中见我?他是一个粗鲁之人,莫不要中了人家的什么圈套!”

   吴其又让吴庆带领唐牧、陈武,到各个客栈中寻觅马迁。他们在城中查访一遍,始终不见马迁踪影。三人无法,只得回向吴其作了禀报。吴其虽然焦急,只是明天要到成都求见蜀王,必须连夜准备奏章,只得将马迁的事情暂且放下。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