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二十二章 嘉州兵变  

2017-01-28 12:19:51|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迁、陈武杀害刘庆锡的时候,柳范正在嘉州衙门中办理公事,忽然听说刘庆锡府中发生了兵变,城里的人们吓得纷纷逃避。柳范不由得大吃一惊地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贼兵,竟敢在嘉州城中作起乱来?

   这时候,唐牧匆匆忙忙地进来报告,说马迁、陈武带了百多名士兵闹事,杀死了刺史刘锡,并且已经逃出城去,估计会重新回到金鸡岭。

   柳范道:“这马迁、陈武如何这般糊涂!放着好好的朝廷军官不做,竟敢杀害官长,重新走上匪盗之路!唐牧,你可不要三心二意!”

   唐牧道:“柳都吏放心,我虽然曾经为匪,但经过紫竹姑娘指点迷津,已经幡然悔悟,此生此世绝不再作盗匪!”

   忽然史泽派人过来,邀请柳大人过去商议如何应对事变。

   柳范想:“你是军队首脑,不当机立断追赶,莫非要等马迁、陈武占领了金鸡岭才肯出动?”可是当着唐牧不便明说,只得对唐牧道:“马迁、陈武重占金鸡岭,嘉州一带必然不得安宁。我命令你带了衙门中捕快人马,立即前去追赶,务必抢在他们前面占领金鸡岭!

   唐牧只得点起嘉州衙门中的两百余名捕快,带了刀枪剑戟,前往追赶马迁、陈武。他们刚刚出了城门,忽然丁明在城楼上大声叫道:“不要走了唐牧这个逆贼!”

   唐牧听了,大吃一惊,急忙转过身子叫道:“丁将军,不要误会!我是奉了柳都吏命令,出城追捕叛军。丁将军不信,可以前往柳都吏处查询!

   丁明在城楼上大声说:“你与马迁、陈武,本来就是金鸡岭上的强盗。现在马迁、陈武反出城去,你又偷偷带人出城。你说奉了柳都吏命令,混乱之中,谁知道假?如果你肯带人回转,我们便相信你不是造反。

   唐牧想:“金鸡岭地形险要,所以柳都吏让我带人前去抢占。如果不去,被马迁、陈武占,将来怎么向柳都吏交待?如果去了,丁明便误以为我去会合马迁、陈武。这可如何是好?罢了,抢占金鸡岭事大,只有后向丁将军解释!

   唐牧尚未作出决定,城楼上已经万箭齐发。丁明又带了五百名军士出城追赶。唐牧身边的捕快们疑惑唐牧反叛,害怕官军杀害,纷纷四下里逃亡。

   唐牧只得落荒而逃。

    

   再说马迁、陈武逃出城来,因为有丁明的承诺,以为史泽不会派兵追杀,便带了人马,沿着官道,不慌不忙地前往金鸡岭。不料走了不到十里路程,忽闻后面人喊马嘶。却见一人慌慌张张地骑马奔来,远远地许多官军追来。他们细看之下,原来是唐牧被官军追赶。马迁大叫道:“唐兄,你不是不肯造反么,怎么也跟了出来?”

   唐牧气喘吁吁地道:“我如何会跟随你们造反?只是前来问问,如今你们要往哪里去?”

   马迁道:“我们再上金鸡岭呀!”

   唐牧道:“小小金鸡岭,如何躲藏得住?你们快快投降官军吧!

   马迁道:“唐兄,你如果跟随我们,官军就不会追赶你

   唐牧诧异地问道:“官军怎么会不来追赶

   陈武笑道:“唐兄,亏你还是个聪明之人,怎么这样无知?我们要造反,事前自然已经与丁将军商量过了。他本来是唐庄宗的部下,也是史泽的师兄,约好了要与我们一起造反的!

   唐牧大吃一惊道:“竟有这样的事情?”

   陈武道:“唐兄,你还不知道。我们要迎接唐国大军南下的。刚才我们假意说是奉了柳范的命令,杀死了刘庆锡,柳范自然要代我们去坐牢,史泽也不会认真追剿我们。你说,我们还有什么怕头?  

   唐牧这才知道是丁明在中间挑唆这两个粗人,只是不知道史泽是个什么态度。

   马迁大叫道:“唐兄,快快跟着我们逃走吧!你向来待兄弟们不错,我们还叫你做山寨的老大!”

   唐牧道:“我既然受了招安,绝不再与你们造反。我自己逃往天涯海角,你们可要好好保重!”说罢,独自一人,逃之夭夭。

 

   马迁、陈武正在暗笑:“这个唐牧好不怯懦!”忽然听得一声炮响,前面道路上钻出了五百官军,当中一员将领,却是史泽手下的另一名校尉耿忠。耿忠带了官军,拦住道路,脸上尽是不屑之色。马迁见了,不由得有些诧异,立即上前问:“耿忠,我们虽然杀了刘庆锡,却没有危害史将军,你拦住我们道路做什么?”

   耿忠大骂道:“你这两个十恶不赦的盗贼,如何劣性不改,还想反上金鸡岭去?”

   马迁道:“刘庆锡亏待我们军人,我们如何不反?”

   耿忠道:“刘庆锡是朝廷官员,你们杀他,就是造反!史将军早就预计到你们还会反上金鸡岭,所以命令我们等在这里,专门准备捉拿你们!

   原来,丁明、史泽用的是一箭双雕和借刀杀人之计。先煽动马迁、陈武造反,借机除去刘庆锡与柳范,然后再派兵剿杀马迁、陈武。

   马迁还要说话,后面的五百官军已经赶到,当先一员将领正是丁明。

   陈武大叫道:“丁将军,当初可是我们一起商量造反的,如何现在你又带领官军前来追赶?

   丁明大骂道:“谁曾与你们商量过造反?如今我奉了史将军的命令,特地前来剿灭你们!”

   马迁、陈武方才知道上了大当,顿时气得嗷嗷狂叫。

   丁明道:“耿将军,还与他们啰嗦什么?史将军要我们为刘刺史报仇雪恨呢!”

   于是,一千名官军蜂拥而上,可怜百余名叛军哪里是千余官军的对手,一会儿就被官军杀得干干净净。只是马迁、陈武武艺高强,他们左冲右突,到底冲出了官军包围圈,得以落荒而逃。


   柳范刚刚走到军营,史泽就破口大骂:“好一个柳范,蜀王待你不薄,刘庆锡又哪里得罪过你?你竟然勾结夜郎、南诏两国,串联金鸡岭匪众,谋杀刺史刘庆锡,公然进行造反?”

   柳范诧异地问:“史提督,此话从何说起?什么夜郎、南诏两国?我在嘉州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接触过他们,怎么会与他们勾结?马迁、陈武造反,我毫不知情。再说我是堂堂朝廷命官,怎么会与他们一起谋反?

   史泽道:“柳范,你休要狡辩!不但马迁、陈武反了,唐牧也带领人马出城去了,你却推说不知道!”

   柳范忙说:“唐牧不是造反!为了防止马迁、陈武重占金鸡岭,我让他带了衙门中捕快前去追赶。”

   史泽冷笑道:“你还在替唐牧狡辩,还说他们不曾谋反!反与不反,现有刘刺史的卫士在此,他们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能有假么?”

   刘庆锡的卫士立即出来说:“柳大人,马迁、陈武杀害刘大人的时候,的确说是奉了柳大人的命令行事!”

   柳范大吃一惊,连忙说:“这一定是马迁、陈武用的挑拨离间之计。”

   史泽又道:“谁不知道马迁、陈武是两个粗人,他们会用挑拨离间之计?我看是你在花言巧语地狡辩。将士们,柳范谋反,铁证如山,快快与我拿下!

   众将士蜂拥而上,将柳范五花大绑起来。

   柳范还想分辨,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得糊里糊涂地下了监狱。

   史泽得手后,立即修了一道表章说:“柳范私通唐国,勾结夜郎、南诏,连结金鸡岭匪众,杀害刺史刘庆锡,企图占据嘉州。如今已被挫败马迁、陈武、唐牧逃亡,柳范在捕。”连夜派人送往成都。

   这时候,李存勖派遣奸细进入蜀中策反蜀国官吏的消息已经传到王那里。王见了史泽的奏章,不由得叹息道:“人心难测啊,柳范竟然也会背叛蜀国。我虽然与他感情深厚,说不得只有下令将他处死!

   陈王后心中疑惑,便劝王道:“柳范一向忠贞。当年陛下身处包围之中,他不顾个人安危,搬来了兵马救驾。现在身居高官,外甥女儿又做了我们的抚民公主,说起来已经是王亲国戚了,怎么还会谋反呢?

   蜀王道:“国运艰难,人心难测啊。”

   陈王后道:“现在刘庆锡死无对证,嘉州只在史泽控制之下,他又是半路投奔过来的。假如他图谋不轨,我们再杀害了柳范这个忠良,岂不中了奸计?不如先让史泽暂时署理嘉州全部事务,再将柳范押来成都,由你亲自加以审讯,弄清其中实情,再作处置。

   蜀王觉得有理,于是下发诏书,让史泽暂时署理嘉州衙门,并将柳范星夜送来成都。

   史泽急忙与丁明商议:“假如柳范到了成都,一定会说明真相。当初我们说好的,配合唐庄宗大军南下,如今那边没有一点消息,单凭一个嘉州,必定不是王建对手,这可如何是好?

   丁明道:“成都并未派出使臣前来,而是让我们自己将柳范送去,这事十分好办。我们可以星夜派人,押解柳范前往成都,就在途中处死他,然后说他畏罪自杀。这样的话,蜀王即使怀疑,也无从对证。”

   史泽心中大喜,立即派了耿忠,趁着夜色,带人押解柳范上路。他们出城不远,就要渡江。柳范心中疑惑,便质问耿忠:“你们送我前往成都,为什么不走旱路?”

   耿忠分辨道:陆路,恐怕金鸡岭的强盗出面拦截。我们先走一段水路,绕过金鸡岭,再走旱路!

   柳范无话可说,只得准备到成都再向蜀王申明。但他刚刚转身,耿忠便一拳将柳范打下水去。眼见得江水滔滔,柳范无法活命。

   耿忠回来复命,史泽、丁明欢喜不尽。

   史泽道:“耿将军,你为嘉州立下如此大功,我将柳范的府邸收来,就作你的府邸。

   耿忠谦让道:“我单身一人,何必占用府邸?”

   史泽道:“将军有所不知,柳府中有个丫环,名叫杏花儿,虽然出身贫贱,倒是颇有姿色。就将她作为将军夫人,岂不是美事一桩?

   耿忠大喜,立即带人占据了柳府。

   史泽立即上表,称耿忠押解柳范上路,柳范趁人不备,已经跳入江中,自杀身亡。

   蜀王夫妇只好不了了之。

 

   唐牧在塔子山上对紫竹说:“这其中情形,除了我自己经历的以外,其余的都是道听途说。真伪我也不好分辨。”

   徐远怒容满面地道:“史泽与丁明既是师兄弟,丁明又是唐国派来的奸细,恐怕这史泽早已被他拉过去。柳大人出事,一定是他们从中做了什么手脚。只是蜀王还蒙在鼓中!这可怎么办呢?

   众人怒形于色。

   紫竹问:“唐将军有什么打算?”

   唐牧道:“末将自然不能跟随马迁、陈武造反,但嘉州军营也不能回去了,但听抚民公主差遣!”

   紫竹道:“你知道我表兄和刘荀的下落吗?”

   唐牧道:“不清楚。”

   紫竹道:“要破解嘉州这件案子,必须找到我表兄和刘荀。可是要寻找他们,却是不太容易。”

   石林道:“这嘉州城里城外我熟悉不过。紫竹姑娘要去破解这个案子,我可以同你一道前往!”

   紫竹点了点头。

   唐牧也道:“我自然随同抚民公主前往!”

   徐远道:“有唐将军和石林陪同前往,寻找柳居直和刘荀方便多了。只是那里已经是史泽的天下,你们必须十分小心!

   紫竹道:“嘉州变乱,不仅涉及到我们一家恩仇,还关系到蜀中百姓的安危。倘若史泽有心谋反,蜀中必定遭受战火蹂躏。我是蜀国抚民公主,必须设法消除这种祸患!

   石心伍道:“那么我要去!马迁、陈武那里,我可以劝说他们。”

   紫竹道:“您老人家年龄大了,如此涉险犯难,您就不必去了。就请您留在村里,协助里正和先生关照我的母亲!

   吴瑶、徐远急忙答应,石心伍也就不再坚持。

   佛婆急急忙忙给观世音菩萨烧香许愿,然后又对紫竹说:“这次出门,还是带上那根紫竹拐杖。遇上什么危难,好帮助你逢凶化吉。”

   紫竹道:“母亲放心,女儿会照料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