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第二十四章 从容应对  

2017-01-28 10:19:44|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唐牧、石林在“拒官祠”前边走边谈,不觉来到一个街口。忽见一队官军呼啸而至,两边的人群纷纷闪避。转眼之间,官军来到了他们面前。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猛地跳下马来,径直向着他们走来。唐牧认得,那是史泽的部属耿忠,不由得心中一紧。好在耿忠与唐牧接触时间不长,现在唐牧又经过化装,耿忠并没有认出他来。

   耿忠细细地打量三人一番,突然叫道:“石林,我们到处寻找,你小子居然还在这里?”

   石林马上变着腔调道:“官爷,你老人家认错人吧?我们刚刚来到嘉州,不认识你说的什么石林!

   耿忠把石林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石林化装后,不但面相有所改变,年龄看起来也在四十岁左右,只是身段无法改变。耿忠有些不大相信地说:“说起来你也不太像石林,却是一个什么人呢?怎么让我觉得这么熟悉?

   石林不慌不忙地道:“我们是从滇南过来的三兄妹,因为父母过世,前来蜀中投靠亲戚。我们并不认识你说的什么石林。

   耿忠又指着紫竹问:“这是你什么人?

   紫竹赶紧装做害怕极了,畏畏缩缩地躲藏在石林背后。

   石林忙说:“她是我们的妹子,一个哑巴。”

   紫竹化装后,脸相已经大大地改变,同时面容也是腊黄色的,显得有些憔悴和苍老,与她本人的形象简直是天壤之别,谁也不会想到她就是闻名川中的大美女紫竹。

   耿忠放过她,却对唐牧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我也觉得十分眼熟?”

   唐牧化装后是个五十岁的老者,与他年龄相差十多岁,但耿忠还是怀疑上了。唐牧灵机一动,立即叽哩咕噜地说一大通谁也听不懂的怪话。

   紫竹心中好笑,脸上却一点不敢表露出来。

   耿忠便石林:“他说什么?”

   石林道:“他说您从来没有来过我们寨子,应该不是我们的朋友。如果是我们的朋友,可就好了!

   耿忠气得转过身子,马上带着士兵们离开。

   紫竹、唐牧、石林知道大道上危险太大,于是向街坊打听,选择了一条小路,慢慢地向着嘉州走去。

   在路上,紫竹奇怪地问:“这个人是谁,好像专门出来搜寻,对我们也比较熟悉?

   唐牧道:“此人叫耿忠,是史泽的心腹,我们在军营中见过几次面。今天要是化装差了,可就麻烦了!”

   石林也道:“好险!”

   紫竹对石林说:“难道他也认识你?”

   石林道:“当然认识!我在军营的时候,常常到史泽那里去,他也常常来到史泽身边。好在我们今天化了妆,脸面完全不像,不然也就麻烦了。

   紫竹道:“可是我好像没有见过他,怎么他也怀疑我?”

   唐牧道:“嘉州军营中的人员谁不知道你抚民公主?好在你平时美丽无比,现在面容腊黄,就像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他一时之间也认不准确。要是被他认出了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我们今天也就休想走脱!

 

   三人边走边谈,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嘉州城里。他们商议了一番,认为要寻找柳居直和刘荀,必须到柳府和刘府附近寻觅线索。于是,他们首先赶到柳府前面。只见柳府大门上已经换成了“耿府”门匾,还有几个士兵在门前站岗。

   唐牧道:“看来柳府已经被耿忠占据,我们现在不好进去,不如先去刘府,也许能够从那里发现刘荀和柳居直的线索。”

   紫竹道:“不错!嘉州这个案子的证人中,我表兄即使出来也很难作证。”

   石林问:“为什么?”

   紫竹道:“我表兄已经成了乱臣贼子后裔,他说的话朝廷哪里就肯相信?刘荀则不同,他是受害人的孩子,蜀王自然相信他的话。”

   石林道:“史泽不会加害他么?”

   紫竹道:“史泽当然要加害他!可是,他暂时还打着为刘庆锡报仇雪恨的幌子,在嘉州城里还不敢公开迫害刘荀

   唐牧道:“抚民公主分析得有理。”

   三人来到刘府前面。他们万万没想到:刘府前面也有官军严密守卫着。过去车水马龙的刘府,现在门可罗雀。原来,史泽不知道刘荀的下落,毕竟心中害怕,只好以保护为名,派兵对刘府实行严密的监视。看起来,刘府也无法探听消息!

   紫竹道:“无论如何,我们不能离开刘府太远,毕竟我们要从刘府中去发现线索。”

   石林道:“我知道刘府外面有家客栈。这家客栈距离刘府不过二十多丈,正好观察刘府之中的动静。只是这家客栈太普通了,一般只是住宿商贩、车夫之类,抚民公主住在那里毕竟不太合适。而且客栈位置太过中心,容易被官军发觉,也不太安全。”

   唐牧也顾虑地道:“耿忠已经对我们动了疑惑,晚上会不会再出来搜查?”

   紫竹却道:“不会吧?史泽一定以为我们会住好点的客栈。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住进这种低级客栈。虽说位置中心了点,但最危险处反而最安全,住在这里,应该更加稳当。

   唐牧虽然觉得紫竹的说法有些牵强附会,他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因此也不再反对。就这样,三人住进了迎宾居客栈。

   迎宾居客栈的掌柜很会做生意,一见三人到来,便立即热情地问:“客官,你们之间怎么称呼?”

   唐牧道:“我们是兄妹三人,来到蜀中寻找亲戚,给我们安排两个普通房间就行了。”

   掌柜问:“一间住男的,一间住女的?”

   唐牧不高兴地道:“自然是兄弟合住一间,妹子单独住一间。”

   掌柜又问:“今天的晚饭怎么安排呢?”

   唐牧道:“我们都是普通山民,吃食并不苛刻,随便安排一下就行了。”

   紫竹道:“给我来碗米饭就行。”

   客栈掌柜有些失望,可是客人吩咐了,他也只得照办。不大一会儿,店小二将饭菜送进他们的房间,又问:“三位客官,你们需要喝点什么酒?”

   唐牧道:“你这里有什么酒,尽管送来。”

   于是三人围在桌子边,一边吃饭,一边议论寻觅柳居直和刘荀的事情。

   忽然掌柜慌里慌张地跑进来问:“客官,请问你们姓什么?”

   唐牧反问道:“一会儿登记不就知道了?

   掌柜道:“外面来了一队官军,说要搜查一个姓唐和一个姓石的男人,一个叫紫竹的女人。”说罢,眼光三人身上晃来晃去。

   唐牧道:“我们都不是,你叫他们出去!”

   掌柜为难地道:“我叫人把他们暂时堵在了门外,可他们毕竟是官军,我们挡不住啊!”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片声叫喊:“不要走了唐牧!”接着就冲进来四五十名士兵,紧紧地把住了客栈的每道门。耿忠带领几个卫士直接冲上楼来。他盯住唐牧三人,哈哈大笑地道:“原来你们果然就在这里!”

   唐牧悄悄地道:“我们与他们拼了?”

   紫竹道:“不可莽撞!”

   唐牧问:那我们怎么脱身

   紫竹道:“不要怕,我来应付。史泽既然还打着官军旗号,量他还不敢公开迫害我这个抚民公主。不如我们恢复了自己姓名,先随他们见过史泽,再作打算!

   唐牧看了看自己这方,紫竹不懂武艺,石林肯定武功平平,要想与官军抗击,无异于以卵击石,也只好听天由命。于是三人将脸面一抹,现出了自己本来面目。

   紫竹突然问:“耿忠,你还是朝廷军官么?”

   耿忠一楞,道:“是啊!”

   紫竹道:“那么你是要造反,还是要办事?”

   耿忠明白她的意思,却冷冷地道:“虽然你是抚民公主,但你的舅舅已经是朝廷叛逆。史泽将军叫我捉拿你们,我不得不执行他的命令。”

   紫竹冷笑道:“我正要去见史泽将军呢,就随你们走走吧。”

   耿忠叫军士们在前领路,将三人带了出去。但他们没有将三人带到军营,却是将他们先行投入监狱。

 

   史泽听说擒获了紫竹、唐牧和石林,心中十分高兴,马上约见丁明,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丁明问:“你打算怎样处置他们?”

   史泽道:“将他们处死不就得了?”

   丁明道:“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史泽道:“唐牧过去就是金鸡岭的盗贼,石林不过是一名普通士兵,紫竹也是柳范的外甥女。处死了他们,难道还有什么不妥么?”

   丁明道:“兄弟忘记了,紫竹姑娘可是蜀王夫妇的义女,是你们蜀国新封的抚民公主啊!”

   史泽不以为然地道:“她这个公主可不是嫡亲的!

   丁明道:“虽然她这个公主不是嫡亲的,打了丫环,了小姐。蜀王陈王后要是怪罪下来,你怎么解释?

   史泽沉吟道:“我可没把蜀王夫妇看得那么重要!”

   丁明劝道:“嘉州将士毕竟还是蜀王的老部属,没有后唐国军队进攻,还不是我们与蜀王夫妇翻脸的时候!”

   史泽一时无语。半天,他才问:“这可怎么办呢?”

   丁明道:“我估计他们这次前来,主要是为了柳范的事情。他们可能不相信柳范造反,想在嘉州寻找一点什么证据,将来为那个死鬼翻案。”

   史泽问:“既然如此,我们该怎么办呢?”

   丁明道:“只要他们找不出证据,也就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刘语锡、柳范死了,柳居直逃亡了,刘荀不知下落。马迁、陈武不敢露面。他们在哪里去找什么证据?

   史泽道:“倘若将他们留在城中,刘荀、柳居直回来,我们岂不是危险了?”

   丁明道:“柳居直乃是叛逆后裔,他如果回来,我们可以直接将他杀了,量他也不敢回来!只有刘荀对我们的威胁最大。我们只要严密监控,一有他的消息,立即暗中下手。不让他与紫竹有见面机会。

   史泽问:“你的意思是——”

   丁明道:“我们不如显示大方,让他们在城中转悠,只要不给他们接触刘荀、柳居直的机会就行了。”

   史泽想了半天,觉得也只能如此。于是传令下去,将石林释放了,唐牧留在监狱,紫竹松了绑缚,直接送来军营之中。接着,史泽认真地准备了一番,然后出面接待紫竹。

   紫竹来到军营中,满以为史泽会马上审讯自己没想到史泽一看见紫竹,便立即跪在地下“微臣史泽,拜见抚民公主殿下!”

   紫竹道:“本姑娘原来只是一介平民,史泽将军不用向我下跪吧?

   史泽道:“微臣只知道殿下是蜀国公主,却不知道殿下原来平民。微臣让部属们捉拿叛逆柳范的余党,没想到他们竟连殿下也捉了起来。冒犯之处,微臣罪不可赦。没有殿下宽恕,微臣不敢起来!

   紫竹叹了一口气说:“起来吧,我不是因为什么公事前来嘉州,你不必如此客气。

   史泽这才站了起来,叫人给紫竹安排了座位,奉上了茶水,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不知道殿下前来嘉州有什么事情,是否需要微臣效力?

   紫竹十分纳闷:瞧他这副恭谨谦逊的模样,一点也不像个穷凶极恶之徒,何以会忍心害死自己的同僚?于是试探地问道:“国家大事,本姑娘不懂。只是想问问史伯伯,柳范造反是否属实?

   史泽叹了一口气说:“此事微臣也不清楚。当初我与柳范本是同僚,不料马迁、陈武重新造反。他们杀害刘大人的时候,曾经亲口对刘大人的卫士说过,是柳范唆使他们干的。因此,事发微臣不得不先将柳范收入监狱。后来蜀王叫我们将柳范押上成都,不料柳范却在途中跳水自杀。以微臣之见,也许他的确做什么对不起朝廷的错事呢!

   紫竹方才知道史泽精明:杀害同僚这么重大的事情,他却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开,好像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一般。于是也淡淡地说道:“柳范有罪无罪,本姑娘不想过问。只是柳居直还是一个不大懂事的青年,应该与本案没有多大牵涉。即使有罪,也应该查证属实后,依法审讯处置。不知道他现在什么地方?

   史泽道:“柳范出事后,微臣出于同僚之谊,也想对柳公子加以帮助。谁知道微臣派人寻找,他竟然事前就逃之夭夭。我甚至还这样想过,也许是柳公子交友不慎,牵连了父亲;也许是父亲的事情,儿子也知道;所以他们才会一个自杀,一个逃亡。到底如何,必须要柳公子本人回来才能明白。所以,柳公子能够出现最好不过!”

   紫竹道:“既然你们也在寻觅柳居直,这就好了。倘若有了他的消息,便请设法告诉一声。我要当面问他一问。

   史泽忙说:“这是自然!有了柳公子消息,我一定立即禀报。”

   紫竹又问:“我们同行的三人,其他两人弄到哪里去了?”

   史泽道:“殿下不要误会了微臣!唐牧本来就是金鸡岭的匪首之一,这次马迁、陈武造反,很难保证他没有参与,因此微臣不得不将他拘禁起来,加以审查。至于石林,他没有什么问题,微臣早已经将他释放了!

   紫竹有些不大相信,问:“你真的将石林释放了?”

   史泽道:“殿下若是不相信,我可以马上让石林进来,让他自己告诉殿下。”

   果然,一会儿石林就进来了。

   紫竹问:“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石林道:“没有。他们已经释放了我。

   紫竹道:“史伯伯,既然没什么事情,本姑娘准备告辞

   史泽道:“殿下驾临嘉州,应该住进官驿之中。如此微臣才能保证殿下安全!

   紫竹道:“我是一个普通民间女子,虽然作了抚民公主,但已经请得蜀王同意,仍以民女身份,自由自在地回到民间活动。便是从成都返回普州,也未使用人马保护。这次前来嘉州办理私事,也不能耗费嘉州衙门的钱财。

   史泽道:“既然如此,就随殿下的意思好了只是微臣还得派人保护,还请殿下理解微臣苦衷!

   紫竹竟然无法拒绝。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