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第二十三章 剜目保银  

2017-01-28 11:35:53|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唐牧、石林三人骑上快马,取道汉安县城,前往嘉州。在路上,紫竹道:“我们如果大摇大摆地走去,恐怕还没有到达嘉州,就会被史泽发现。因此,我们不如扮作走江湖卖枪棒的兄妹,这样才不会被别人疑心。

 唐牧、石林同意。他们都是行伍出身,自然懂得枪棒之类功夫。紫竹虽然没练过武功,但她的胆量、气魄都像极了一个江湖女子。因此扮作走江湖卖枪棒的兄妹最为适宜。不过,他们都不知道,紫竹现在已经会使紫竹杖法了!当初在金鸡岭痛打高强后,紫竹觉得好玩,从此杖不释手,有空就操练一番。化妆易容一事,学医之人一般都会。紫竹跟随佛婆学医,早就懂得化妆易容。于是三人便在一家客栈中,扮成了走江湖卖枪棒的兄妹。

   他们一边卖艺,一边打听柳居直、刘荀下落。如此走了五六天,虽然没有一点消息,却已经渐渐来到嘉州城外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大约只有数百户人家,街道纵横十余条。商贩们来来往往,人群熙熙攘攘,也是十分繁荣。

   紫竹不禁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唐牧道:“这里好象叫拒官镇。”

   紫竹道:“这个小镇怎么起了这么个好笑的名字?”

   唐牧道:“我只知道它叫拒官镇。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我却是不太清楚。”

   石林道:“这个名字起得怪异,中间却有一大段故事。

   紫竹道:“你讲来我们听听。”

   石林道:“我听石匠师傅们说起,当年这地方不过是江边一个小村子,因为海通法师修建嘉州大佛,带来了这里的繁荣,逐渐形成了场镇。

   唐牧问:“海通法师修建嘉州大佛,形成了这个场镇?”

   石林道:“不错!因为修建大佛,海通法师长年累月地住在这里。各地的工匠、僧侣,也经常来往这里,络绎不绝的,所以这里能够繁荣起来。

   唐牧问:“海通法师是个僧侣,与官员有什么关系呢?

   石林道:“海通法师自然是僧侣,当时的嘉州刺史郭京却是一个官僚,而且是个贪求无厌的脏官!

   紫竹问:是怎么一回事?

   石林道:“当初,海通法师为了修建嘉州大佛,遍行大江南北,化得了许多善银。郭京是个见钱眼开的角色,便来到这里,想对海通法师进行敲诈勒索。”

   唐牧道:“他们连出家人修建大佛的钱财也敢敲诈勒索?”

   石林道:“不错!郭京对海通法师说听说法师募得不少银子,修建大佛已经绰绰有余。衙门近年来经费吃紧,是否可以暂借部分给我们衙门使用?他明说是借给衙门使用,实际上想据为己有。你们说,这不是在明目张胆地进行敲诈勒索吗?

   唐牧愤怒地道:“可恨这些贪官污吏,主意竟然打到了修建大佛的善银上面!海通法师怎么说?”

   石林接着道:“海通法师义正辞严地说自目可剜,佛财难得。意思是说,我自己的眼睛都可以挖下来给你,但你们休想得到任何一点善银!”    

   紫竹不由得称赞道:“海通法师拒绝得好!”

   石林道:“可是郭京仍然没死心,他居然厚颜无耻地说既然如此,就请你把自己的眼睛挖下来给我们看看吧!他还真的逼迫海通法师动手。

   唐牧道:“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官僚?”

   石林道:“是啊!”

   紫竹道:“这下子海通法师怎么办?”

   石林道:“海通法师叫人送来一个大瓷盘,他大义凛然地一手托着瓷盘,一手挖出了自己的双眼。”

   唐牧“啊”了一声,愤懑不已。

   石林继续说:“看着海通法师脸上血淋淋的样子,周围的百姓们齐声抗议。群情鼎沸的样子把郭京吓坏了,从此再也不敢为难海通法师。以后,一般的官员到了这里,也都小心翼翼,不敢胡作非为。因此,人们将这里叫作拒官镇。

   紫竹敬佩地道:“海通法师真是舍身为佛的一代圣僧!”

   唐牧关心地问:“海通法师后来怎么样了?”

   石林道:“海通法师挖出了双目后,仍然拄着拐杖,亲自监督工程进行。当时海通法师年事已高,当修到大佛膝部时,他就圆寂了,嘉州大佛的修造工程也因此暂时停止下来。

   紫竹忙问:“那么,嘉州大佛又是怎么完成的?”

   石林道:“大约又过了十年时间,剑南西川节度使章仇兼琼捐赠了他的俸金二十万两,继续修建大佛。由于工程浩大,需要巨大的经费。章仇兼琼奏报朝廷同意,赐给工程麻盐税款,使工程又得以迅速进展。

   唐牧问:“官僚之中也有好人?”

   紫竹道:“有好就有坏,有坏就有好嘛!”

   石林继续说:“当修到大佛肩部时,章仇兼琼迁任朝廷户部尚书。他赴任后,这个工程再次停工。

   紫竹叹息道:“真是太可惜!”

   石林接着说:“四十年后,新的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又捐赠了俸金五十万两,继续修建大佛。这样,在海通法师、章仇兼琼、韦皋和僧侣、百姓们的不断努力下,前后经历了九十多年时间,嘉州大佛终于竣工。”

   唐牧还是不解地问:“可是,在尚未形成场镇以前,难道这里就叫拒官镇了?”

   石林道:“不是。人们为了纪念海通法师剜目保全建佛银两的精神,首先在这里修建了一个拒官亭。后来,这里渐渐地发达起来,成为了一个镇子,人们就叫这个镇子为拒官镇。镇上的人们为了纪念海通法师,在镇上修建了一座拒官祠。

   唐牧禁不住叹息道:“郭京一类官员也太贪婪了,他们在历史上将会留下永远的骂名!海通法师这样的僧侣,集自己一生的精力,修建了嘉州大佛,自会永垂不朽!”

   紫竹叹息道:“以前刘荀给我讲过海通法师修建嘉州大佛的事情,但我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悲怆动人的故事在其间!那个拒官祠在什么地方,我们不妨前去看看。

   石林道:“这个容易,我在这里住了半年之久,祠堂情况自然十分熟悉。”

   于是石林带路,紫竹、唐牧跟随,前往瞻仰“拒官祠”。    

 

   他们走了不远,来到一座高大的祠堂前。那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建筑群。门前有一个很宽阔的大坝,许多人在那里进进出出,大概都是到祠堂里烧香许愿的。看得出来,海通法师的事深入人心,这里的香火十分旺盛。

   紫竹、唐牧、石林跟随人流进入了祠堂里面,只见整个祠堂分作三层。第一层大殿供奉着韦皋,第二层大殿供奉着章仇兼琼,最后一层大殿才供奉着海通法师。

   唐牧诧异地问:“这个祠堂既然叫拒官祠,为什么首先把两位官员供奉起来?

   石林道:“百姓们虽然仇恨郭京那样的贪官污吏,但是并不会仇视所有的官员。对章仇兼琼和韦皋这样为修建大佛出力的正直官员,百姓们还是不会忘记的。至于为什么要将他们放在前面,这是因为海通法师的功绩最大,所以摆在最后面。

   他们来到第三层大殿,海通法师的塑像取材于他挖取自己眼睛时候的情景。乍一看来,很有一点恐怖。唐牧问:“我又不懂了,前面章仇兼琼和韦皋两位官员的形象清正廉洁,令人肃然起敬。为什么海通法师的形象却有点恐怖?”

   石林道:“不是。你乍一看去,会觉得海通法师的形象有点恐怖。但如果你细细观察,海通法师脸上神态安祥,绝无一点痛苦,这是海通法师挖眼时的从容和镇定。虽然海通法师修建嘉州大佛的功绩很大,但他最感动人们的却是剜目保银这件事,所以要取这个题材。

   唐牧信服地点了点头。

   此时,紫竹聚精会神地面对海通法师。她看着看着,忽然呆住了。因为她发现海通法师的模样,此刻正在一点一点地发生变化,变成了自己十分熟悉的慈音禅师。更加奇怪的是海通法师的塑像摇动了几下,竟然从宝殿正中走了下来。他站在紫竹面前,双手合什,恭恭敬敬地说:“紫竹姑娘,你们来得正好!”

   紫竹诧异地问:“您到底是海通法师还是慈音禅师?”

   海通法师道:“阿弥陀佛!我是他,亦是我,不是他,亦不是我。”

   紫竹道:“大师莫打诳语!您若是慈音禅师,那么我们在普州本熟悉。您若是海通法师,我们却是初次相见。您如此说话,我就难以理解了!

   海通法师道:“躯壳可以是他,也可以是我。可以不是他,也可以不是我。但灵魂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佛。”

   紫竹一下子明白了:无论海通法师还是慈音禅师,其实就是一个人,并且他已经修成正果,能够不同的形象。于是问:“大师一定知道过去未来之事。紫竹心中有事,想请大师为我解说,不知道是否可以?”

   海通法师笑道:“你想问柳居直、刘荀、吴秀他们的下落?”

   紫竹道:“不错。”

   海通法师哈哈大笑道:“姑娘不必担心他们!”

   紫竹又问: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海通法师道:“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紫竹知道海通法师不愿意说破玄机,正准备告辞,海通法师道:“你们此去,必须小心谨慎。”

   紫竹道:“难道此行十分凶险?”

   海通法师道:“不是。你们并无太大危险,但蜀中危难,苍生可怜!”

   紫竹问:“看来您对蜀国很关心?”

   海通法师道:“天下之事,只要有利于芸芸众生,便是老僧义不容辞之责。”

   紫竹道:“我明白了,稳定的蜀国有利于中百姓,所以您比较关心又因为我是蜀王夫妇义女,所以您要讲得明白一点?

   海通法师道:“不错。你尘缘未尽,还需要在人世间奔波往返。”

   紫竹接过话题说:“所以,我必须设法制止将要发生的祸乱?”

   海通法师点了点头“你很聪明!”

   紫竹还想请教,却见海通法师的身子一摇,已经回到佛座之上,任随紫竹怎么呼唤,再也不肯出声。

   紫竹只得回过头来对唐牧和石林说:“我们走吧!”

   石林问:“紫竹姑娘,你现在没事了吧?”

   紫竹诧异地反问道:“我何曾有过什么事?”

   石林道:“刚才你呆呆地望着海通法师,不言又不语,身子一动也不动。我们还以为你中了邪气呢?”

   紫竹道:“我在和海通法师谈话。”

   唐牧不相信地摇了摇头,石林也大吃一惊地道:“我们怎么没有听见一点声音呢?

   紫竹道:“我在心中与他说话。”

   石林道:“原来你在心中祈祷,难怪我们不知道。”

   唐牧却道:“人们向菩萨祈祷,必须排除一切杂念。我是一个粗人,从来静不下心,只有紫竹姑娘才行!”

   石林道:“我也静不下来。”

   紫竹道:“你们与佛门也有缘份!”

   石林关切地问:“是海通法师说的?”

   紫竹道:“不是,是我自己揣测出来的。

   唐牧忽然道:“紫竹姑娘,我发觉你有些神乎其神。”

   紫竹道:“怎么啦?”

   唐牧道:“你在金鸡岭的时候抽打高强,在味香居中制服富商,在这里又与海通法师通话,这些事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紫竹淡淡一笑道:“这一点也不奇怪嘛。”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