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第二十五章 绝处逢生  

2017-01-28 08:37:06|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和石林从军营出来,石林问:“这史泽到底怎么一回事情,为什么不明不白地将我们放了?

   紫竹道:“史泽很狡猾,他为了遮掩自己谋杀刘庆锡和我舅舅的罪恶,故意在我们的面前装出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企图将他一手策划的这场变乱引入迷魂阵中。不但我们,包括蜀王也很难了解到其中的真

   石林又问:“他将我们就这么放了,我们总有查清事实真相的机会,难道他不害怕么?

   紫竹道:“他知道我表兄和刘公子都不敢露面,所以用了欲擒故纵的计策,假惺惺地释放我们。只要我们查不出他们谋反的蛛丝马迹,我们自己也就无话可说了。

   石林问:“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紫竹道:“我们只有依旧住那个客栈之中。

   于是紫竹和石林又住进了迎宾居客栈。史泽果然派出了一队士兵在大门外面守卫。

   石林问:“紫竹姑娘,史泽为什么派兵在门前监视我们呢?

   紫竹道:“他名义上保护我的安全,实质上却是监视我们的行动。让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他的人马跟着。这样,我们就会什么情况都得不到。即使发现一点线索,他们也会抢在我们的前面加以掩饰。不过,我是蜀国抚民公主,他这种做法冠冕堂皇,我也找不出任何理由加以反对。

   石林“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紫竹道:“一时之间真还想不出什么对策。

                        

   第二天上午,石林道:“我们必须设法摆脱被人监视的困境!既然他们不敢过分干涉你的行动自由。我们可以先去到街上,然后想法摆脱他们的监视。

   紫竹问:我们脱身以后,人地生疏,又该怎么办呢?

   石林道:“我们可以找个秘密地方隐藏起来,自己不再出面,然后我们绝对信得过的熟人代替我们办事。

   紫竹问:“那么,你有这样的熟人么?”

   石林道:“有啊。”

   紫竹问:“你这个熟人可靠么?”

   石林道:“十分可靠!叫杨风,是我在嘉州学习石刻的师父。他为人胆大心细,忠厚义气。只要他明白了史泽的阴谋,就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帮助我们。

   紫竹大喜道:“那我们就赶快动身吧!”

   石林道:“我们用不用先设法拯救唐牧?

   紫竹道:“以我们二人力量,无论如何也救不出唐牧。一切都等找到杨风以后再说吧!”

   于是,他们匆匆忙忙吃过早饭,然后往外面走去。

   守门的士兵问:“公主殿下,您们要往哪里去?”

   紫竹冷冷地道:“难道我们没有行动的自由么?”

   那些士兵不敢再问,任由他们去了。

   为了试探史泽监控的程度,紫竹决定先往柳府而来。谁知道柳府门前的几个士兵见了他们,竟然也不加以阻挡。紫竹明白:一定是史泽给他们作了交待。如此看来,要摆脱官军监视也可能!

   她站在柳府门前,默默地为舅舅和表兄祈祷一番,然后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奇怪的是,府中的仆役们竟然没有散去。他们看见紫竹和石林出现,也显得非常的平静,既不热情,也不冷淡。

   这时候,杏花儿打扮得花团锦簇地出现了。

   紫竹叫道:“杏花儿,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杏花儿骤然看见紫竹和石林,大大地吃了一惊。她不由得怔了一怔,然后马上热情地招呼:“哎哟,我的小姐,石大哥!您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们过来迎接呀!”

   石林责备地道:“柳家出了这么重大的变故,你还有心情打扮得花里胡哨的!”

   杏花儿脸色一红,正要分辨,紫竹冷若冰霜地问:“你们可有公子的消息?”

   杏花儿只得小心翼翼地道:“出事之前,公子就外出了,一直没有回来呢。

   紫竹道:“杏花儿,你告诉家中的仆役们,公子没有回来之前,家中的重要东西都不可妄自变动,否则我一定饶不过你们!石林,我们走吧!”

   在路上,石林愤懑地道:“杏花儿现在俨然以柳府主人自居了!”

   紫竹却道:“我量她自己也没有这个胆!但是她既然这么做了,肯定有什么重大原因!

   石林点头称是。

   紫竹一边走路,一边用眼睛观察,看见周围的确没有什么可疑人员,想来已经甩脱了尾巴,便给石林递了一个眼色,两人便大摇大摆地向城外走去。

   说来也奇怪,史泽竟然没有再派人跟踪他们。

 

   杨风居住在城外五十里一个叫旋风崖的地方,那里山高林密,环境十分幽静。紫竹他们刚刚走到附近的一座山岗上,迎面便被一群红巾蒙面、手执刀枪的土匪拦住了。

   石林上前说:“我们兄妹就是山下的村民,身上并没有带什么钱财,你们放我们过去吧!

   为首的一个汉子道:“我们只要这个姑娘,你若是还想活命,就请自己走路吧!”

   石林哀求道:“这姑娘是我的亲妹子,你们不可将抢了去!

   那汉子听了,飞起一腿将石林踢翻在地一群人上前,拉了紫竹便走。石林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还要往前追赶。那伙人骑上快马,已经如飞一般地下山去,转眼间走得无影无踪。石林不由得在路边放声大哭起来。

   忽然听得一声“阿弥陀佛!”前面的大路上走来一位慈眉善目的老法师。

   石林多年生活在嘉州,并且昨天还去拜谒过他的塑像,自然认得他就是当年修建嘉州大佛的海通法师!他此时心慌意乱,竟然没有想过他怎么还会活在人世?只是立即上前说:“海通法师,你救救紫竹姑娘吧,她刚才被强盗们抢去!

   海通法师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种瓜者得瓜,种豆者得豆。这世间因果循环,善恶报应,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不必为她着急。”

   石林听海通法师的口气,好像紫竹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放下心来。

   海通法师道:“小朋友,我现在领你去见另外两个人。

   石林问:“他们是什么人?”

   海通法师道:“你不必打听,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石林听了,只好默不作声地跟随海通法师就走。谁知道海通法师却将他带到了杨风的院子外面。     杨风早年家境还算富裕,也曾经读过诗书,学过绘画和音乐。后来家道中落,没能娶妻生子,因此沦落为一名石匠。由于他有绘画和音乐的基础,善于在各种石材上精雕细琢,从而刻划出逼真的山水、人物、花卉、虫鸟等等形态,表现出很高的艺术才华。十数年以后,他成为闻名蜀中的石刻高手。后来,杨风被各个寺院雇去,长期雕塑佛像。石林来到蜀中时,嘉州大佛正在进行修缮。蜀王为了完善这个功德无量的工程,指令嘉州府派出得力人员监督施工。石林就是被官府派去监督施工的普通军人。石林在监工过程中结识了杨风。由于杨风技艺超群,为人正直,石林对他非常崇拜。而杨风对一般的军士并无好感,但对这个从异乡俘虏过来的青年军人却是十分同情。两人相处久了,石林就拜了杨风为师,潜心学习和钻研石刻艺术。后来,嘉州大佛修缮工程竣工,杨风年龄也大了,就回到这座旋风崖上隐居起来,不再与外人接触。    

   海通法师将石林带到杨风房前说:“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石林认得这里正是自己师父的住地,不由得大喜叫道:“师父!师父!”

   杨风急忙走了出来,欢喜不尽地问:“石林,你终于找过来了!”

   石林道:“是海通法师带我过来的!”

   杨风大吃一惊,问:“徒儿,你说什么?”

   石林道:“是海通法师带我过来的!”

   杨风更加愕然问:“海通法师带你过来的?他不是已经坐化了几十年吗,他在哪里?”

   石林回过头来一看,哪里还有什么海通法师的影子?

   他们急忙跑到路上张望,远远地可以看出数百丈以外的景物,就是看不见海通法师的身子!

   杨风问:“徒儿呀,你与海通法师说过话么?”

   石林道:“说了啊。”

   杨风如梦初醒道:“对了,海通法师已经修成正果,有了变化无穷的法力,自然能够活在世上,也能够与你谈话。我们不用寻找他了。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石林便将海通法师与自己谈话的经过讲了。

   杨风道:“不错。柳都吏和吴秀就在这里

   石林道:“是啊!可是柳都吏不是已经淹死了吗?他们怎么会来到您这里

   杨风道:“一言难尽!你还是先进屋子,见过柳都吏他们再说吧,我在外面替你们把风!”

   石林急急忙忙地走进屋去,却见柳范盘腿坐在床上,形同老僧入定。看石林进来,不言不语,也不起身。吴秀听见有人来了,立即躲在屋角之中。看见石林出现,这才放心地出来问:“石林哥哥,原来是你们过来了?”

   石林道:“是啊!你没事?”

   吴秀点了点头。

   石林上前,跪在柳范的面前说:“柳大人,奴仆石林前来看望您了!”

   柳范慢慢地睁开眼睛,淡淡地道:“我已经皈依佛门。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奴仆,我也不再是你的主人。你不可以奴仆的身份与我谈话。

   石林知道他对这场变故一定痛心已极,于是凄怆地叫道:“柳大人!”

   谁知道柳范又说:“石林,我的官职已经被蜀王削夺了,连性命也被史泽害过了一次。现在的我既不是都吏大人,也不是柳范了。”说罢,闭上了嘴巴和眼睛,任随石林怎么呼唤,只是不理不睬。

   石林见了,不由得落下泪来,又向吴秀问道:“你是怎么得救的?”

   吴秀道:“我被他们抛入江中,眼见得不能活命了。喜得杨大叔正在江边,他立即跳入江中,将我救了起来,又带我来到了这

   石林道:“杨大叔正是我学习石刻的师父!”

   吴秀又道:“我当时要到嘉州城中,寻觅柳大人告状,杨大叔却对我说那几人便是嘉州军营中新来的丁将军部下,他们与柳大人素来不和,没来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惹得柳大人不愉快。于是我只得作罢。谁知道没过两天,柳大人也来到了这里。

   这时候,柳范毕竟忍耐不住,开口问:“石林,佛婆母女可好?”

   石林道:“佛婆还在塔子山上,紫竹却作了蜀王夫妇义女,被封为抚民公主。嘉州变乱发生后,紫竹与我和唐牧已经来到嘉州。我们想查清事情真相,为你平反昭雪。但我们来到嘉州后,唐牧又被抓进了监狱,紫竹刚才也被强盗们抢劫了去。

   柳范听了,眼中流出几滴老泪,又闪过一丝仇恨的火花。他咳嗽了一声,又慢慢地道:“你不要说了,这些事情我已经知道。要不是海通法师指引,你也不会来到这个地方。石林,你回去告诉紫竹,为我平反昭雪的事情,叫她再不要提起!”说罢,他闭上了眼睛,再也不肯开口。

   石林出来,又向杨风问起柳范被救的情形。

   那日清晨,杨风正从江边经过,忽然看见江心一个物体时沉时浮,渐渐地向着岸边浮来。仔细一看,像是一个人体,不禁大吃一惊:“谁不小心,又掉进了江里?”江边长大之人,水性自然不同一般,便急急忙忙纵身跳下水去,将那人捞了起来。上岸之后,仔细一看,着实吓了一跳原来此人竟是嘉州城中的柳都吏!摸了摸柳范的脉息,尚有一丝游动。于是急忙将他伏在地下,用力挤出他体内的积水。半晌,柳范方才“啊呀”一声,缓过气来。杨风将他扶了起来,问:“柳大人,你如何不小心,掉进了江里?”柳范叹了一口气,将史泽如何陷害自己的事情讲了。杨风大怒道:“史泽怎么可以这么丧心病狂地陷害同僚?”柳范却道:“我也不知道!以前他虽然与我们不大投缘,毕竟不像这样使坏呀。自从那个叫丁明的人来了,他就变得阴阳怪气了起来。”杨风问:“柳大人如今作何打算?”柳范道:“报仇雪恨的事情我是不想了,只是需要在你家中躲藏几天,你可是愿意?”杨风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我不明白,都吏大人如何不想报仇雪恨了?这样岂不便宜了史泽!”柳范道:“我这条性命本来已经没有了。我不懂水性,被推下江中后,一会儿便昏死了过去。忽然看见海通法师将我托了起来,因此才能得救。”杨风道:“奇怪,海通法师难道成”柳范道:“是呀!”于是将海通法师如何拯救自己的情形讲了一遍。那时候,柳范昏昏沉沉的,海通法师在柳范的耳边轻轻地说:“柳范,从此以后,你不能再入宦海了!”柳范道:“官场中尔虞我诈,我也早已看透。今天人们都知道柳范已经死了,我又何必再回官场中”海通法师道:“阿弥陀佛,难怪观世音菩萨说你尘缘已断,要我前来度化你呢!”柳范不免大吃一惊,问:“观世音菩萨知道我的灾难?”海通法师道:“是啊,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普渡众生。她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嘛!”柳范道:“我上岸以后,只想去到一个寺院中出家为僧,再也不管尘世之中的事情。”海通法师道:“非也!你虽然尘缘已断,但在这尘世之中还有许多牵连。你一旦现身,官军必定前来追捕,又会引发新的血腥。我送你到杨风那里去隐居一段时间吧!”杨风道:“原来柳大人已经大彻大悟,倒是值得小人恭喜呢!”柳范道:“我在这里,什么人也不要告诉。只是柳居直和佛婆母女若是寻过来,你可以让他们进来。”杨风答应。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