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十九章 蜀王审案  

2017-01-29 12:05:32|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离去后,杨朝奉觉得不妙,立即与张科和那帮狐朋狗友逃之夭夭。

   紫竹与石心伍来到大街上,那些瞧看热闹的人们兀自不肯散去。紫竹高声叫道:“列位朋友,请大家看看,这便是新科状元张科写给我的墨宝。”

   众人一起围过来,一个个轮流观看。他们看了后,尽皆唾骂不已。

   吕梁道:“如此混蛋的笔墨功夫,也来混充朝廷新科状元张科,早该将他们一起扭送到官府!”

   紫竹道:“朋友,那人是张科,也不假。只是他是不是今科状元,确实还不一定。因为他是寻了替身入场考试的,倘若被发觉,也就作不成新科状元。我取他这个墨宝,便是要去揭穿他的把戏!刚才的事情大家亲眼所见,你们肯与我去到蜀王宫中,做个公证之人么?

   汪杰问:“你为什么必须去到蜀王宫中?”

   紫竹道:“张科的姑父便是当朝学督魏襄。张科寻人替赴考,魏襄会不会知道?若是普通的衙门人员,怎么敢受理这等大案要案呢?我要面见蜀王,状告这个假状元和学督大臣魏襄,大家敢去为我证么?

   历代以来,百姓们最痛恨官场作弊。此时听说大比场中有了这等弊情,一齐都叫道:“怎么不敢去?”

   于是,紫竹和众人来到蜀王宫前。

   御林军将军、王宫卫士长王磊喝道:“你们这么多人来到王宫,想要做什么?”

   紫竹不慌不忙地道:“小女子要告御状!”

   王磊叫道:“去,去,去,不懂事的小丫头!有什么事情找地方衙门告状去,这里可是王宫,不会受理你的告状!

   紫竹道:“我的事情,地方官管不了!”

   王磊看了紫竹一眼,问:“你有什么特大冤屈么?”因为蜀王出身贫贱,平时对百姓告状之类的特大事情也会直接受理。如果紫竹真有什么特大冤情,自己不允许她告状,难保蜀王不加责备,所以有此一问。

   紫竹道:“我有特大冤情,必须面见蜀王告状!”

   王磊正在犹豫不决,后面的百姓们嚷嚷起来,一个个神情汹汹。王磊害怕激荡之下生出什么事变,于是警告道:“姑娘,这告御状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弄得不好要杀头!”

   紫竹大义凛然地道:“小女子自有主意!”

   王磊无法,只得入宫通报。不大一会儿,出来说:“姑娘,你好运气!陛下叫你马上进去,还可以进去两名证人,其余人员一律不得入内!

   紫竹挑选吕梁、方杰陪同,又对众人说:“还请你们在此稍候。”

   众人道:“你们只管进去,我们在此等候!”

   紫竹带领吕梁、方杰,昂首挺胸地走了进去。走廊两边,站着许多穿着盔甲带着刀枪的卫士,都用惊奇的目光盯住紫竹他们。紫竹等人一点也不害怕,径直走上了大殿。王高坐龙榻之上,不言不语。紫竹远远地便大声叫道:“告状,告状,民女告状!”

   古代规矩,便是朝中的大臣面见君王,也必须三跪九叩,山呼万岁。紫竹既不下跪,又大呼小叫,明显地不懂礼节。王不太高兴地问:“姑娘,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因了何事?状告何人?”

   紫竹毫不迟疑地道:“民女叫紫竹,家住普州塔子山下吴家庄,今日要在御前状告学督大臣魏襄!”

   王沉下脸来问:“魏襄是国家元老重臣,你告他什么?

   紫竹道:“魏襄主持国家大比盛典,本应公道在心,为国家广揽人才。他却循私舞弊,他妻侄张科寻人代替应试,妄图窃取今科状元之位!

   王大吃一惊道:“紫竹姑娘,这可是朝堂之上,你不要信口开河!堂堂大比场中,谁敢代替应试?你说的事情可有凭证?

   紫竹道:“张科与民女本是同乡,他不学无术,字迹潦草,绝对不可能中得状元。民女自然知道其中厉害关系,也人证、物证俱全!

   王愤怒地问:“谁说张科就是今科状元了?”

   紫竹笑道:“张科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宣扬他就是今科状元,殿外百十名百姓亲耳所闻,亲目所睹,旁边这两人也都可以作证。

   吕梁道:“不错!他们还说是太子殿下说出来的,今科状元非张科莫属!

   事情牵涉到太子,王不由得发怒道:“秦禄,替我传太子上殿!”

   太子平时就经常受到王建的叱责,秦禄身为大内总管,马上知道事情不妙:若是当了真,只怕太子地位难保于是嚅嚅道:“此事不过一面之言,陛下不可轻信。”

   蜀王勃然大怒道:“太子平时正事不做,专门结交不三不四之人,我今天必须要他当面对质!”

   秦禄无法,只得派人下去传唤太子。    

   这里,王又问紫竹:“你怎么知道张科字迹潦草?”

   紫竹不慌不忙地道:“刚才张科当众赐了我一幅墨宝,外面众人都是在场之人。陛下可以拿去与他的试卷对照一番,便知道民女所言虚与不虚!

   王沉默不语。

   不一会儿,王衍来到。他看见门外站了许多百姓,殿上还站着一个陌生的美女和两个青年人,父王又是怒气冲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上前跪拜说:“儿臣王衍拜见父王!”

   王冷冷地问:“王衍,你可曾说过今科状元非张科莫属这句话么?”

   王衍道:“是呀,学督大臣魏襄这么告诉我的。”

   王大怒道:“今科状元的确定,经他们阅卷评选后,还必须经过朕的亲自审定和批准,岂有由着你们胡说一通的道理?况且,此事朝廷尚未公示,岂可在你狐朋狗友面前乱说?”

   王衍嚅嚅道:“儿臣以为,魏襄他老人家德高望重,他说的话必定有所依据所以才敢在朋友们面前私下提及。

   王骂道:“你身为国家太子,如此不知事轻重,将国家重典在狐朋狗友面前胡言乱语,成何体统?只因你这一句胡言乱语,如今紫竹姑娘御前告状,殿外百姓愤愤不平,你叫朕如何处置?罢了,这太子你也不能作了!

   王衍慌忙叫道:“父王恕罪!”

   王恼羞成怒地道:“自此之后,不得朕的命令,你一概不准出宫

   殿下众臣慌忙跪下,一齐求情道:“太子交友不慎,毕竟年幼,还望陛下宽容!”

   王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我如今只得如此处置!先带王衍下殿!”

   秦禄只得叫人将王衍带下殿去,一面暗中派人通知陈王后,设法加以拯救。

   这时候,王磊慌慌张张地进来禀报:“门外许多百姓在那里吵嚷,要进来替紫竹姑娘作证!

   秦禄说:“将他们驱散开去!”

   王磊道:“街上的百姓们听说此事后,纷纷聚集起来声援,目前已有数百人之多,恐怕越驱越多。”

   王忙说:“你们不要胡来!朕必须审清此案,还百姓们一个公道。立即传旨,叫魏襄马上进宫,让他带上大比的试卷!”

   秦禄急忙派人前去传唤魏襄。

   王沉思有顷,又说道:“将张科也带了来,叫外面的百姓们再进来十人!”

   秦禄只得派人分头传唤。

   外面的百姓听说王亲自审理此案,逐渐安静了下来。

   一会儿,十个百姓来到大殿上,一齐跪在地下,等候王询问。

   王道:“将紫竹姑娘手中那张字条拿去,让他们逐一加以辨认,是否张科刚才写下的笔迹!”

   秦禄便拿了那张字条下去,让百姓们加以辨认。

   百姓们看了,尽皆说:“正是刚才那个自称为今科状元的张科写给这个姑娘的。”

   王听了,不由得脸色一沉。

   这时候,魏襄到来。他看见许多百姓围在宫殿外面,大殿之上又跪着十余名男女,不由得吓了一跳,急忙上前问道:“不知道陛下紧急宣召老臣,有何紧迫之事?”

   王问:“今科状元是否已经发榜公示了?”

   魏襄急忙说道:“试卷虽然阅定,名次也已经排好,但是陛下尚未审定,怎么也不会发榜公示!”

   王的脸色稍有好转,问:“那么,你们拟定的今科状元是谁?”

   魏襄想了一想,道:“本来应该是一个叫吴其的士子,吴其偷窃了他人财物,已经被革去了功名,并且判了两年徒刑。因此由第二名张科接替。

   蜀王道:“你将张科的试卷呈上来。”

   魏襄只得老老实实地将张科的试卷递了上去。

   王看见张科试卷上是一手漂亮的柳体字,却与紫竹交来的墨宝上的字迹完全不同。眉毛抖动了几下,十分恼怒地问:“张科带来了没有?”

   秦禄道:“已在殿外等候。”

   王道:“立即带上殿来!”

   一会儿,王磊带了张科进来。张科看见姑父和紫竹等人站在那里,心知今天事情要糟,于是跪在地下,一言不发。王冷若冰霜地问:“魏襄,你可是认识这个张科。”

   魏襄暗想,蜀王传唤张科,一定是张科犯了什么事情,不免犹豫不决。

   紫竹冷笑道:“学督大人,你不能说张科不是你妻侄吧?”

   魏襄虽然不知道紫竹是什么来历,但知道她说话的意思,只得老老实实地道:“不错,张科是老夫妻侄。”

   王看了魏襄一眼,向张科说:“你将自己的姓氏、籍贯和年龄写了上来。”

   张科只好如实写了,由秦禄递交上去。

   只见字迹潦草,难以辨认,却与紫竹所交的“墨宝”相同,明显不是考试场中张科的字迹。王勃然大怒,立即将张科的试卷和他刚才所写的字条,连同紫竹所交的墨宝一齐扔下,道:“好个魏襄,你自己看看吧!”

   魏襄捡了起来,一看之下,不由得楞了:“怎么张科会有两样的字迹,而且优劣判若两人?”他想了一想,马上明白过来,心中只叫得:“苦也!”随后跪伏在地,不住地磕头说:“老臣有罪,罪该万死!”

   王道:“魏襄,你身居国家要职,竟敢循私舞弊,让张科找人应试?”

   魏襄忙说:“微臣的确不知劣侄如此胡作非为,但微臣身为学督大臣,自有失察之罪!”

   王发怒道:“如此官员,要来何用?立即将魏襄革去官职,收监候斩。”

   魏襄被妻侄害了,顿时做声不得。

   王磊答应一声,立即就有几个王宫卫士上前,将魏襄摘去了冠戴,押了下去。

   张科见了,吓得战战抖抖,更加不敢做声。

   王厉声喝道:“大胆张科,你如何坏了国家科举,还不快快从实招来?”

   堂上又一片声的叫“打!”

   张科里还敢隐瞒,只得将自己如何串通杨朝奉、李初,蒙骗魏襄,陷害吴其的经过,全部讲了出来。

   王又叫立即将杨朝奉、李初捉拿到案,经过审讯,案情真相大白。他于是当场下令:“将张科、杨朝奉革去功名,收监候斩。”

   堂内堂外,一片声欢呼,都说蜀王大公无私,为民作主。

 

   不料紫竹仍在堂上高呼:“冤枉!”

   王沉下脸来问:“紫竹姑娘,你还有什么冤枉?”

   紫竹道:才张科已经交代得明明白白,他是为了谋取功名,才蒙骗了魏襄,诬陷了吴其。张科自然有罪,但如今吴其仍然蒙冤狱中,民女还望陛下还其清白,恢复其应有功名!

   王沉思有顷,发令道:“带吴其上殿!”

   不大一会儿,王磊带了吴其上来。

   王问:“你就是吴其?”

   此时吴其虽然形体憔悴,仍然气宇轩昂,仪表堂堂。他从容不迫地跪拜于地说:“普州士子吴其拜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听了,心中喜欢不尽,当下问:“吴其,你既是赴京应试的举子,也就是国家将来的栋梁,为什么误交非人?”

   吴其道:“学生拘泥于同乡之间的情谊,所以中了张科的奸计。”于是便将张科与他结义的经过,详细地讲了。

   王这才放心,于是说:“你的冤情,朕已经替你全部查清,如今赦免你的全部罪过。

   吴其欢喜不尽地道:“皇恩浩荡,吴其不胜感激!”

   王又道:“目前正是国家急需用人之际,朕就此钦点你为今科状元,并且委任你为利州刺史,着省亲完毕后,立即赴任!

   吴其道:“陛下恩泽无边,微臣自当竭忠尽智,报效国家!”

   紫竹不胜欢喜,上前拉住吴其道:“徐先生他们还在至如归客栈中等候,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王却大声叫道:“慢着!紫竹姑娘,你乃一介平民,告倒了当朝一品大员,按照国家法典,也必须依律坐罪!

   紫竹听了,不免大吃一惊,问:“什么叫依律坐罪?我有什么罪过?”

   王道:“自古以来,凡是百姓告倒朝廷官员,必须同官员一样地治罪!

   殿上的百姓们听了,尽皆愤愤不平。

   吴其却想到说的百姓告倒官员,必须依律坐罪虽然不合情理,但的确是千百年以来各朝各代的刑法,当下不敢替紫竹申辩,只好急急忙忙告辞,立即赶往至如归客栈,寻觅徐远,商量营救办法。

 

   王正待退朝,秦禄忽然奏道:“徐先生来到!”

   大臣都认识徐远,只是因为他隐匿已久,不知道何以突然会在此出现?

   徐远已经从容不迫地走上殿来。

   王深感诧异地问:“徐远,你到底回来了?”

   徐远站在殿下,不慌不忙地说:“我不是回来,只是来看看自己的老朋友,不知道你近来可好?”

   “你不肯做我臣子,倒也没有忘记我这个老朋友,还能过来看我,很好,很好!”蜀王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是一百二十个不相信“归隐林泉的徐远还会过来看我?”

   徐远道:“我特地前来恭喜老朋友!”

   王诧异地问“你恭喜我什么事情?”

   徐远道:“听说你准备废除自己儿子的太子地位,因此特地前来恭喜!

   众人闻言,尽皆大吃一惊,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王并不生气,只是说:“这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徐远道:“你的儿子不懂事,经常惹得你生气。如今废除了他的太子地位,你自己就会高兴起来嘛!

   王苦笑道:“他毕竟是我儿子,废除了他,我岂不心痛,还有什么高兴的?只是他自己触犯了国家禁,我不得不打算废除他!

   徐远道:“不错!信口雌黄的确与太子的身份不符!不过,你废除了他以后,我想将他带走!

   王诧异地问:“你要一个废太子做什么?”

   徐远道:“王衍作为太子不称职,那是他当君王的父亲没有教育好。王衍作为青年学子表现不好,那是因为他的先生没有教育好。你废除了王衍的太子地位,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学子了,应该由我这个先生继续教育吧?”

   王沉吟不语。

   徐远又说:“倘若王衍只是一个普通青年,不过乱传了别人的一句语言,想来不一定获罪,所以还是让他作个普通青年好了!

   王轻声道:“如此说来,我的处置过重?”

   徐远道:“不错!王衍虽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学生。我也有教导不力的过错,要不,就请连我一起处罚了吧!

   王道:“此事你没有参与,我怎么可以处罚你呢?”

   徐远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就请你连自己的儿子一起宽恕了吧!

   王犹豫不决。

   众大臣一起跪下奏道:“徐先生所言有理,还望陛下开恩,宽恕太子!

   王于是传令释放太子,并且让他上殿拜谢。

   一会儿,王衍来到。

   王道:“王衍,你本来触犯了国家,应该废黜。是你的先生徐远和众大臣为你求情,你才得到宽恕。还不快快上前谢过他们!

   王衍立即向众人作揖致谢,又跪在徐远的面前说:“恩师在上,多谢您前来相救!以前弟子顽劣不堪,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先生宽恕!”

   徐远将他扶了起来,说:“算了,你毕竟还是蜀国太子。以后要疏远小人,亲近贤良,不要让你父亲担心!”

   王衍道:“弟子谨记先生教诲,从此认真做人!”

   王高兴地道:“老朋友,你既然回来了,还请留在我的家中,继续替我教导儿子吧!”

   徐远道:“我还有要事在身,实在无法从命!”

   王问:“你还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派人替你办理!”

   徐远大笑道:“我的事情,你们无法办到。

   王奇怪地问:“什么事情我们无法办到?

   徐远道:“我在寻觅一个千古难遇的奇女子!”

   王诧异道:“千古难遇的奇女子,就在我们蜀中?”

   徐远道:“不错,她如今可能遭遇了不测,我不得不出来寻觅!”

   王不肯相信,嘴里却道:“好,好,你快去将她寻觅出来,我也一定见她一面。”

   徐远哈哈大笑道:“相见不如不见!”说罢,扬长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