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十八章 求墨取证  

2017-01-30 07:39:15|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科与吴其之间无冤无仇,加之又是同乡,何以一定要陷害吴其

原来,张科虽然极其聪明,但是读书从来不肯用心,平日里不是邀朋请友喝酒吃饭,便是出城骑马射箭,有时候还会参与嫖妓赌博。当初张烨邀请徐远做他先生,徐远看出他不是一个读书的材料,因此愤而辞职。那时候,张科不过十五六岁。张烨非常着急,便将张科狠狠地痛打了一顿。张科早已养成了不务正业的习惯,哪里就想悔改?那一日,张科出门游玩,偏偏地碰上了李初。李初本来出身穷苦人家,但他从小也养成了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习惯,一心寻觅机会,做个上等人。因为他长相俊俏,为人机灵,恰恰被张科一眼看中,便向张烨说明,准备要来自己身边,做个陪读的书僮。张烨道:“要个书僮可以,但从此必须认真读书!”张科道:“爹爹放心,孩儿从此认真读书便是。”张烨只好答应。张科下来便对李初说:“我已经替你在我爹爹面前说好,从此你就我读书。我本来无心读书,你却必须用心读书。逢了测试,便以你的试卷作为我的试卷,好向我爹爹交代。只要瞒过了我爹爹,我便给你许多好处!”李初满口答应。从此,李初长期替代张科读书,却是十分用功。张科又对接替徐远的先生杨朝奉说:“我家中本来经商,因为我年龄尚小,爹爹一定要将我拘禁在学馆之中,也就是希望我将来能够记个帐目,算算数此外并没有多大意思。今后你不可拘束我过紧,我可以暗中多给你一些银两!”杨朝奉是个庸俗之人,听见张科如此说话,又乐得有额外的银子使用,竟然一口答应下来。从此,每次测试都由李初代替张科作文,然后张科将李初的试卷拿去敷衍张烨。张烨虽说粗识文字,但对文章诗词却是点滴不通。加上杨朝奉从中遮掩,说“公子已经用心读书”,张烨生意繁忙,也就没有深究。

  去年普州乡试,张烨一定要儿子参加,希望中个秀才,以便光大门弟。张科无法,只得硬着头皮报了名。下来后,张科与杨朝奉商量:“我平时读书并未用心,这番考试却是如何应付?”杨朝奉道:“这种事情何难?入场的时候,换了李初进去,一定也会中个秀才。你爹爹又不知道,一定非常地欢喜!” 张科道:“好倒是好,只是监考的人们都认识我,如何替得过去?”杨朝奉道:“这又何难?官场中的人们喜欢银子,你送给他们一些银子便是!”张科大喜,于是前去逐一打点。正式考试那天,李初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试场,张科却躲在旁边喝酒作乐。那些监人员得了张科银子,明明知道李初假冒张科,也只当做没有看见。李初竟然替张科中了第二名秀才。张烨喜出望外,大宴宾客,加以庆贺。偏偏张烨的妹夫魏襄过来省亲,看见侄子中了秀才,也是不胜欢喜。魏襄是个举人出身,现在又官居蜀国学督,巴不得亲戚家中出个人才,于是对张烨道:“侄儿才学如此,兄弟万万没想到。今年正是大比之年,贤侄何不前来应试?倘若中得状元,兄长一家从此也就飞黄腾达

   张烨名利之心甚重,想:“连魏襄都这么夸奖自己的儿子,如果儿子前去应试,他又肯定从中照应。这事情不能错过机会。”于是要杨朝奉用心督导张科,争取一举成名。张科知道后,大叫道:“姑父可是害苦我了!”杨朝奉却道:“这又何难,照旧让李初替你应试便了!”张科道:“成都乃是蜀国都,弄虚作假岂能瞒得过去?”杨朝奉道:“如今乱世年间,有了银子便可通行无阻。况且还有你的姑父从中关照,那些监考人员谁敢不卖他一个人情呢?”张科又道:“是姑父那里如何开口说明?”杨朝奉道:“作假的事情千万不要在你姑父面前提起。只是考试的题目在你姑父手中,让你姑姑从中纠缠,还怕他不肯让你预先知道么?”张科大喜,于是带了若干银票,与杨朝奉、李初早早地来到成都,住进了学督府中。

   为了欢迎侄子的到来,魏襄夫妇备下了一席盛宴,邀请了学督府中大小官员,专门为张科接风洗尘。赴宴之前,张科道:“明日宴席之上一定要谈论文章诗词,我这个家底如何去得?”杨朝奉道:“赴宴之人个个都是饱学之士,但也是些沽名钓誉之徒!你若是谈论文章诗词,他们必然说好说孬,各不一样。不如闭口不谈文章,只是说些恭维的话句。”张科大喜,由杨朝奉事先教了他一些恭维话句。张科人本聪明,马上记了下来。宴席间,魏襄先将自己的侄子大大地吹嘘了一番。接着张科又大大地恭维了众人一番。在谈到诗词文章的时候,张科推说不敢班门弄斧,总是不肯谈起。众人不知道他究竟家底如何,也不敢强求,于是张科将这个场面轻轻应付过去。下来后,张科又以后生晚辈的名义分别去各家拜访,并且送上了若干的礼品。经过一番交谈,那些官吏知道张科胸无点墨,却碍于魏襄的面子,都不去说破,反而尽在魏襄面前夸奖张科“满腹经纶”。魏襄听了,心中好不欢喜。  

  有一天,杨朝奉忽然道:“不妙,不妙!”张科大吃一惊,问:“什么事情不妙?”杨朝奉道:“你要作今科状元,我们忽略了一个人!”张科问:“是谁?”杨朝奉道:“塔子山下的吴其,一身真才实学,李初未必考得过他!他今年也一定会前来应试,新科状元必定被他夺去!”张科听了,恰似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下。半晌,杨朝奉才说出假装结义为弟兄,暗中扰乱他心智的毒计。于是,张科便以需要静静温习功课为由,搬出了姑父的学督府,专在东门之外等候吴其兄弟。偏偏吴其又答应与他做了结义兄弟,后来张科便隔三差五地以酒相扰,使得吴其精神恍惚,好让李初替他稳夺第一名状元。

   考试以前,张科要姑母替他探听题目。姑母却道:“你姑父是个正直之人,无论如何不会泄露题目的。你不要向他提起此事,否则必然讨个没趣!”张科只得让李初进去替考。考试后,姑母告诉张科:“你姑父说了,你的文章也写得不错,可以中得第二名。”张科问:“谁得了第一名?”姑母道:“也是我们普州之人,名叫吴其。”张科又问:“这第一名与第二名有什么区别呢?”姑母说道:“第一名称为状元,将由蜀王亲自召见,并且当场授予官衔,第二名及其以下的人们也就没有这个特殊荣耀了!”张科叹了一口气,当时没有再说什么。回来后,张科对李初说起。李初道:“这怎么可以呢?吴其不过乡间的个穷小子,您还与他结拜了弟兄,供给他吃住,他却不顾弟兄情谊,故意抢了您的第一名!”张科道:“这也无可奈何了!”李初冷笑道:“我有一个办法,保证他不但作不成状元,还要锒当锒铛入狱”张科忙问道:“你有什么办法?”李初道:“我要陷害他见财起意,偷窃我们的银子。只要这个罪名成立,不但他的状元必须让出来,还要革去他的功名,连秀才也做不成了!”张科大喜。李初又道:“不过,此事可大可小,公子可到衙门中打点打点,如果案子发了,必须从重从快审理!”张科依言到衙门之中打点停当,这才叫李初来到客栈中,以侍候为名,故意将银子塞入吴其的包袱之中,然后惊动官府,捕捉吴其。

 

  再说张科陷害了吴其后,料定今科状元非自己莫属,不由得格外地高兴。那一天,他带了杨朝奉和李初,又邀请了一些狐朋狗友,正在一个酒馆之中喝酒作乐,忽然听得外边一阵阵喧哗。张科是个喜欢起哄之人,当下便说:“哪位兄弟过去看看,却有什么新鲜好玩之事?”

   一个叫田单儿的街坊无赖,因为认识了张科,又见张科可能飞黄腾达,便日日追随于左右。这时候,为了逢迎张科,立即起身道:“我去!”

   不一会儿,田单儿乐滋滋地回来说:“外间个老头子,带了一个女孩子,正在那里乞讨。女孩子好不漂亮,通街的年轻人围着他们,逗玩耍。

   张科听了,马上问:“既然那姑娘十分漂亮,怎么会在大街之上乞讨?

   田单儿道:“状元爷有所不知。这个女孩子真的十分美丽,便是用尽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城倾国这些词儿形容,也一点不会过分。至于他们为什么沿街乞讨,兄弟没问过。要不要召她过来问问?”

   张科听说姑娘十分漂亮,心中早已痒痒难受,立即道:“你去将他们叫来,先赏她几个小钱,然后让她给我们唱唱曲儿,助助酒兴!”

   田单儿立即道:“这点小事,兄弟马上去办!”

   街上的父女便是石心伍与紫竹装扮的。那日紫竹与徐远、石心伍、吴庆来到成都。吴庆负责跟踪,发现了张科的行踪,便与徐远躲入了客栈之中,却由石心伍和紫竹扮成父女,寻觅机会,接触张科。

   田单儿兴致勃勃地来到街道中心,大咧咧地上前对石心伍道:“老头儿,我们状元爷叫你们过去。”

   石心伍发怒道:“我们虽是乞丐,也不是可以随意呼来唤去的。”

   田单儿勃然大怒道:“你这个老头儿好无道理!我们状元爷好意相请,你怎么可以不领情?你们可知道,今科状元爷是谁么?”

   紫竹忙说:“这位哥儿不要生气。我爹爹年龄大了,脾气也有些不好,希望不要见怪。请问,今科状元爷是谁呀?

   田单儿骄傲地道:“说来吓你们一跳,他就是当朝学督魏襄魏大人的妻侄,太子王衍的朋友,普州城中第一富商张烨的儿子张科!

   大家以为田单儿只是戏谑紫竹,人丛中立即发出了一阵阵哄笑。

   紫竹心中却明白,这鱼儿终于上钩了!于是对田单儿说道:“既然今科状元召唤,我们如何不去呢?”说罢,向石心伍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拉了石心伍的手,不慌不忙地跟着田单儿去了。

街道上的人们见了,一齐跟着他们涌到酒馆。

   田单儿带着石心伍、紫竹上得楼来,众人忽觉眼前一亮:紫竹虽然穿戴陈旧,但一副美丽的容颜真是绝无仅有,因此他们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半晌,张科方才回过神来,假装斯文地搭讪道:“姑娘,你姓甚名谁,何方人氏,为什么同了父亲在这大街上乞讨?”

   紫竹不慌不忙地答:“回状元爷的问话,小女子乃是普州乡下人氏,名叫紫竹。这个老人就是小女子的父亲。我们因为无法生活,才来这大街之上乞讨。

   张科吃了一惊,道:“原来我们还是同乡?难得,难得。不知道姑娘是否会唱曲儿?倘若会唱曲儿,就请在这里献上一首,我们一定重重有赏!

   紫竹凛然说道:“我自然会唱曲儿,只是今天一定不唱!

   张科诧异地问道:“为什么今天一定不唱?”

   紫竹道:“你是今科状元,又已经知道了我们是同乡,还要让我们孤儿寡父在此卖唱献艺,以博得你们一笑和赏赐。此事传扬出去,不但你今科状元的面子丢尽,便是我们普州从此也没有了一丝一毫光彩。若是家乡父老知道,一定会因为普州有你这样的人物而感到耻辱!

   围观众人听了,不由得哄堂大笑。

   张科羞得满脸通红,半天才说:“如此说来,倒是我有失考虑。既然如此,就请你们父子坐下,大家一道吃饭,我再设法帮助你们,如何?

   紫竹道:“状元爷虽然客气,小女子父女却是万万不敢领受状元爷是何等高贵的身分,我们怎么敢随随便便地坐下来同你们一道吃饭

   张科花言巧语地道:“亲不亲,同乡人。大家都是吃着普州的五谷长大的,何必这么生分呢?”说罢,竟然动手来拉紫竹。

   紫竹面色一沉,恼怒地道:“小女子虽然贫穷,但并不低贱,还请状元爷放尊重一些!

   张科窘迫之下,只得说道:“在下并无恶意,还望紫竹姑娘多多包涵!”

   紫竹转过话题道:“刚才状元爷曾经说过要帮助小女子父女,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

   张科哈哈大笑道:“我张科历来说话算数,你不用怀疑了!说吧,需要我怎么帮助?

   紫竹道:“状元爷乃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我们能够见你一面,已经是三生有幸。倘若状元爷肯赏赐小女子一幅墨宝,则小女子终生荣耀不已!

   张科不知道墨宝是什么意思,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杨朝奉忙说:“这倒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张公子一定会赏赐你。只是急切之间没有笔墨纸张可用。”说罢,又附在张科耳边,悄悄地说了一阵子话。

   紫竹有心套张科的笔迹,便高声叫道:“哪位朋友肯帮一个忙,到街上替我借来纸笔墨砚,让状元爷用上一用?

   一个叫汪杰的小伙子叫道:“紫竹姑娘,今科状元赐字与你,这是大大的好事。这个忙,我们帮定了!”

   不大一会儿,汪杰将纸笔墨砚借到。

   可是张科却在那里犹豫不决。刚才杨朝奉告诉“墨宝便是你亲笔书写留下的字迹。这姑娘来历不明,偏要索取你的墨宝,莫不是套你笔迹,防其中有诈!

   张科心中一动,便不敢动笔了。

   众目睽睽之下,紫竹高声叫道:“难道状元爷想反悔不成?

   围观众人哄堂大笑。

   一个叫吕梁的青年叫喊道:“榜示尚未公布,哪里就有什么今科状元?说不定是一个假冒张科的角色,哪里就敢写出来!

   张科的那班狐朋狗友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一个在旁边道:“你们哪里知道?便是太子殿下昨天也说了,今科状元非张公子莫属。你们岂敢在此胡言乱语?”另一个却催促道:“张兄,你就写给他们瞧瞧嘛!”于是众人发起喊来:“快写,快写!”

   张科被逼无奈,只得提起笔来,歪歪斜斜地写下了一首简单的古诗,并且署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紫竹。紫竹接过来,道过谢,与石心伍一起,不慌不忙地退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