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下卷 · 第九十九章  

2017-01-03 10:47:28|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凤梧一直是打着哈哈在说道:“我实在没有料到运气会来得这们陡!我倒有点不大相信这是真的,若果是真的,这不免太怪了。昨天还是一个没脚蟹,事隔一夜,就当了标统。当其尹硕权向我说:凤梧,这第二镇第三标的标统,你来担任了罢!我自己把腿骭结实搯一搯,实在不是做梦。路上我已想了来,编一标人的队伍,没有多大难事。伍平伍管带,我委他当一个协统,他在粮子上跑了多年,又通皮,叫他独自去招编一协人,那是不愁不成。彭家麒,要是你把簇桥双流的团防和同志军,招得够一营,我就委你当管带。”

  彭家麒也甚为得意的笑道:“我找黑骡子帮忙,一营人或者可以有,只是枪支……”

  “枪是有的,尹硕权已说过,现在急于要人,人够了,就发枪,军械局和机器局的东西,没有受损失。他现在虽当了都督,但是把没有变的陆军,和今天招回去的变兵,合计起来,还不到一协人,所以他很着急。澜生,军需官这一席,确非请你担任不可。话说明白,现在编队伍容易,而难的只在钱。目前只要有五百两银子,就可招到一千人,若得早点成立,点名发饷,本钱立刻拿回,以后军需就掌管全标官兵的薪饷,只要稍稍打个扣头,澜生,你算算看,是多大的利息!”

  他犹自迟疑道:“不是新泰厚吃亏了七百两,我倒……”

  他的太太站了起来道:“吴老叔,这样好了,我替他答应下,你只管把札子拿来就是了。到是孙雅堂的事情,你咋个说?”

  吴凤梧大为欣喜道:“好的,老嫂子到底是一架豪杰,当兄弟的真佩服你!以后该跟澜生商量的话,我对直来找老嫂子,或者还靠得住些!雅堂的事,何待说呢?只要他肯,就请他当我的书记官。楚子材呢?我也得请他做一个啥子才对啦!悖时时候的朋友,总得拉扯拉扯。”

  “那们胆小没出息的人,你找他做啥?让他守在家里吃老米饭,不好吗?”

  “老嫂子的法眼高明,既这么说,我就不找他了。只是要求老嫂子一件要紧事,兄弟足足饿了一个整天,有现成饭,赏一碗吃。”

  “哈哈!连我们的午饭也忘了!今天睡了半天,啥子事都颠倒了。”她一路笑着走了进去。

  黄澜生到底很是喜欢,虽然不晓得太太有什么把握,替他把这个立刻就要出钱的事答应了,所以他才笑问道:“尹硕权罗梓青这样草草率率,只经了你们二三十人的商量,就把正都督副都督的招牌拿了出来,不怕大家说闲话?不怕蒲伯英朱子桥出来争吗?”

  “蒲伯英朱子桥,现还不晓得逃往那里去了,还敢出来争?取消他们都督资格的通告,明天就要张贴出来,从此没有他们的事。至于大家,那更用不着提说,一伙没出息的老酸,经得啥子事变!昨天的事情一发生,全找不到半个人影儿,只有一个罗梓青。还敢于到军政府来找人商量,所以才把副都督拿跟他。到此,也才看出了我们武的到底行得多,就昨夜那们紧急法,我们毫没有惧怯过,还不是在商量办法。只吃亏陆军太容易受影响,本打算拿他们来制服巡防的,不想一出营房,就溃散了,简直招呼不住。打启发的倒少,跑散的多,比如周骏一协人,从凤凰山调进城来弹压,一过驷马桥,只剩了四五百人,到文殊院,便只剩了二百多人。只这一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所以一发而不能收,出了这们大一个拐!”他又微微一笑道:“却也一样没有料到蒲伯英他们这们不经骇,要是他们死守在皇城里,顶多也只有叫朱子桥负责滚蛋完事!而且一般绅士,也丧德够了,收拾局面的事,不先来找我们商量,却跑到老赵那里去号哭求救,还想把老赵抬出来做菩萨。老赵也太胡涂,公然就出了告示,说他再出头来担任一下。”

  “这告示我看见过,并没有说担任的话,只叫兵士们回营罢了。不过他不该拿出四川总督的官衔,和填写宣统年号。”

  “可见得总是不该的。他们也不想想,老赵有啥本领,要请他出来。他以前因为有十几营巡防做他的爪牙,大家才害怕他,如今巡防全变了,能归队的,恐怕不到三营,我们已经要设法去招抚过来。从此老赵只有卫队一营了,他还有啥子本领,要叫人听他的话。无怪革命党人说,这般绅士全是无见识的,以后只拿些虚名跟他们,不要他们再掌实权,免得出事。”

  “革命党人也进了军政府了!是那些人?担任的是些啥子事?”

  “我只认识董修武和杨维两个。杨维是他自己要的军事巡警总监,也同我一样,才在着手招人哩!”

   罗升来请吃饭,说饭摆在倒座内。太太吩咐,天气凉了,都不是外客,免得端出来不热乐。

   黄太太招呼着众人坐时,含笑说道:“今天实在没有菜,对不住!吴老叔,喝不喝一杯酒?”

   吴凤梧笑道:“老嫂子,为啥尽跟着侄儿侄女这样喊我?如今我同澜生一块儿做事,就算是的的亲亲的两弟兄。我记得我比你小四岁,恰恰我行二,客气哩,喊我二弟,不客气,喊我老二,不更亲热些?”他的态度越发的洒脱而自然了。

  “那吗,你也不要喊我老嫂子,本来不老,也着你喊老了。”

  “嫂嫂说得对,遵命就是。酒不喝了,我的事情还多!”

   都坐下了,刚刚一方一个人。黄澜生问道:“两个娃儿呢?咋个没看见?”

  “你回来前一刻钟,妈打发鲁嫂来看我们,说妈和幺妹刚从二舅家回去。两个娃娃听见,一定要去看外婆,我叫何嫂一路送了去。”

  吴凤梧正向彭家麒说:“我看,你不如吃了饭就出城,事情总宜早点着手,我们吃粮子饭的,第一个口诀就是‘快!’……嫂嫂吃了饭,就请先拨一百两银子交跟他带去。拖队伍,我是内行,一动手,就离不得钱的,其余的费用,你那里若能筹得出,就更好了,将来在正饷内扣还罢。这二十二名弟兄,你就带去,做你的粮底子。”

  黄澜生道:“不如就扎在我这里,也好保护我们。”

  “你还怕吗?照老二……莫呕气呀!我是依你的话在称呼你!照老二说来,变兵都逃了,没逃的,他们正在招抚,今夜保可没事了,还怕啥子?”

  “嫂嫂倒莫这样说,现在的事变大得很。同志军来了这们多,都在喊着要搜赃。我是同志军出身的,这般人我最知道,还不是见钱眼红,比起巡防兵来,还更为小见,一根针都看得上眼,防备还是该防备。不过这二十二名,让老彭带去,我叫老华另自挑四个像样点的来跟你守夜。只要草席四张,破棉絮四床,叫他们睡在大门里,再赏他们烧酒两碗,花生半斤,黄军需官,包你打开门的睡,也不会出事的。”

  虽是一顿极寻常的饭菜,而下饭的菜又那么苟简,但是大家吃得极其香甜。就是黄太太平日只能吃两个平碗的,也居然添了半碗。

  彭家麒洗了脸,就带着那二十二名战士走了。

  吴凤梧算是喝了一杯茶,吃了半袋叶子烟,才走的。走时,曾特意向黄太太说:“雅堂那里,请嫂嫂派人去通知他,叫他明天上午一定到皇城来会我,许多事都是要等书记官来办。他也老火,为啥今天就不到皇城?不然,局长都当了。要捞鱼,就该趁浑水,像他那样胆小,是不行的。嫂嫂得便,可向他说说。”

  只他们两夫妇时,黄澜生才问到她究有什么把握,敢于把事情代他答应了。

  她笑了笑道:“告诉你,我现有私房五百元。妈和幺妹那里,通融个千把两,也容易呀。还有胡二舅家,陶二表哥家,我已问过,他们幸而没有着抢,都是可以通融的。充其量,四五千块钱罢咧!也就把老二扶持起来。老二感恩知己,以后这个标统,不就是你当了!”

  “哈哈!你真厉害!我看这标统还是你当了罢。就今天这一下,你已把他放在手掌心内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