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上卷 · 第十一章  

2017-01-03 22:06:33|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历的六月二十日以后,保路同志协会不但城内许多街上已纷纷成立,不但附郭各乡场上已纷纷成立,就是附省的许多州县也有成立的了。人心更其激动,保路同志总会里许多先生更其得意;而新任四川总督赵尔丰已有行将从打箭炉起身来省的消息。

  楚子材正打算起身回新津时,因为接着父亲一封信,说他大姐定于闰六月十六日出阁,一切妆奁都已办妥,只还差些首饰;由一个商号上给他打兑来几十两银子,叫他同黄家表婶商量着买好带回去。他于是又耽搁了好几天,并且天天同着表婶出去,走总府街,走商业场,买这样,买那样。

  一直到这一天,算是只有一对玉耳坠还没有买好。吃过早饭,黄澜生上局去了,振邦到私塾读书去了,楚子材收拾齐整,把皮枕匣里所剩的银元一数,还有十三元七角。计算买了玉耳坠之外,所剩的尚不少,表婶帮了几天忙,似乎应该买点什么东西送她。想了一想,遂衔着纸烟,对直向上房走来。

  门帘一撩开,表婶正一个人坐在床前踏脚板上,翘起一只放而不能大的脚,在换文明鞋。

  照老规矩,女人家洗脚换鞋,梳头打扮之际,除了至亲的人,是不容许别的男子们看见的,何况黄太太还把一双官纱大裤管高高挽起,将一对粉白而短的小腿全露了出来。

  楚子材连忙将门帘放下,但表婶已笑着说道:“你才忸怩喃!还同我讲究这些!你不进来,嫌脏吗?”

  他只好又跨了进去。觉得脸上有点发烧,心房有点跳,一面狂吸着纸烟,两眼不自然的看着壁上一幅王涛画的山水单条。

  黄太太鞋子换好,把裤管放下,站起来,低着头仔细的看。楚子材也把眼睛移了过去,原来又是一双浅蓝缎子绣白花,交口处一团白丝须子的新鞋,不禁赞了两声道:“这鞋子是表婶才做的吗?样子很好!”

  黄太太的细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一行细白牙齿全摆了出来,看着他道:“还好看吗?这是我幺妹妹上前天才做来送我的。可惜不晓得你大姐的鞋样子,不然,做一双跟她添箱,岂不比送别的东西好多了。”

  楚子材笑道:“多谢表婶的厚意,乡坝头的女子,那里配穿这些好东西!”

  “你这嘴才乖哩!城里头的女人,难道个个都配吗?还不是有好的,有歹的。昨前天我们在商业场走了那么久,也看了不少的年轻女人,还不是有官家的太太小姐们,可是真正把头脚弄周整,弄好看的,又有几个?”她遂走到连三柜桌上摆的一架紫檀嵌鱼骨花的玻砖座镜跟前,顾盼着自己的影子,——那是一个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眉毛,尖尖的鼻子,小小的嘴,薄薄傅了一点南粉,浓浓抹了一层胭脂,并且是照着时兴的办法,连眼皮连颧骨以上全涂红了;额上是一丝不乱的拱刘海,一个大鬅头同鲍鱼纂更其梳得油光水滑的,不甚像三十二三中年妇人的影子。——拿手把头发抹了一抹,眼睛仍注着镜中说道:“你看,光是这个头,不是我夸口的话,全成都的女人,能梳得这样好的,有几个。”

  她掉头把楚子材一看,察觉出他那踧踖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而又有点不敢;脸是那么红馥馥的,额头上微微有点汗,嘴唇张着,眼睛定定的,好像注视着一只老鼠正要猛扑过去的猫儿的眼睛一样。她很是高兴的向他嫣然一笑道:“你就在这里,别动:我换件衣裳就走!”

  她转到帐子后面去了。

  他那能不拿眼去看呢?却又不敢公然的看。借着把纸烟蒂掷到痰盂里的机会,走到衣柜跟前,略站了站,居然瞥见了他那又娇小,又活泼,又可爱的表婶的赤裸裸一条肉色甚白的膀膊,正向那水红绸汗衣的袖管里伸了进去。

  她也在那里低声的说道:“你表叔总觉得我身体好,他是不曾仔细看我的身上。真可怜啊!比三年前瘦多了!你看,……”

  婉姑带着菊花,嘻哈打笑的跑了进来道:“妈呀!还不走吗?机器局要放哨了!”

  楚子材忙退了两步,向方桌旁边一张楠木雕花的小椅上坐下道:“表婶才收拾均匀!你呢?……”

  “催你妈的啥!我倒不好骂得你了!天天都是这样,一说着走,就慌了,你着急,你一个人先走嘛……”

  楚子材强勉笑道:“时候本来不早,我打算今天请表婶表妹去看一天京班的。这几天太把表婶累了,要想送点啥子东西,又不晓得表婶爱的是啥子?倒不如看一天戏的好!”

  黄太太已经穿好了,——只在水红绸汗衣上加了件长仅及膝,并无镶滚的白纱衫子,衬着里面的浅红颜色,是当时有名的打扮,叫作血灌肠的。—— 一面叫菊花打水来洗手,一面向楚子材说道:“这咋使得呢?不过帮忙买点东西,算啥子,也要你酬劳,那不是太见外了?”

  婉姑已闹了起来道:“看戏!我要看戏!妈妈好多天不带我去看戏了!今天硬要去!”

  她妈还正谦让着不肯要楚子材花费,并说自己不喜欢京戏,看不懂唱的什么,川戏哩,大锣大鼓太吵人。天气热了,戏园里又闷人,还说:“顶讨厌的是那些怪物东西,看戏你就看台上的戏好了,他们偏要向楼座上乱看,一颗头像打拨浪鼓一样,车过去,车过来。如其你恨他两眼,他反而生了心,说是你有了啥子意思了,管你受得受不得,就叫幼丁把点心送了上来,还说是一排,位先生敬的。你出来时,又在门口来站班,向着你挤眉眨眼的做怪像。并向轿窗里来同你搭白,约你明天再来。这些下流举动,没把人肉麻死了,叫旁边人看见,像啥名堂?姑娘家哩,倒不要紧,着人调戏下子,还有想头,像我们有儿有女的妇人家,何犯着去受那些难过呢?……”

  楚子材张眼把她望着,很想问她:“表婶是否受过这些难过来?”可是不敢。她这种坦白的态度,直率的声口,一直是把他的难以言喻的心情,截堵得没一丝儿勇气来微微表白的。

  看门老头子在院子里唤着菊花道:“菊花大姐,你看楚表少爷在里面吗?有个姓王的客要会他!”

  他急忙出去,把白洋纸的新式名片接过来一看:王文炳!“啊!是老王,快请,快请!”

  王文炳一路哈哈笑了进来道:“楚子,我以为你早已驾返新津了。要不是昨天有个熟人在商业场,碰见你同一位太太在那里买东西时,为王的真相信你不在省城了。”

  楚子材递了纸烟道:“不是为家姐办点嫁妆,已回去个多星期了。”

  菊花用贵州漆茶盘端了两杯便茶出来。

  王文炳接了一杯,把菊花看了两眼道:“这大姐,我怕有几个月没看见她了,更长得好看了些,怪啦!”

  楚子材哈哈笑道:“老王真不是个东西!一张刻薄嘴,啥子话都说得出口!”

  王文炳躺在花皮躺椅上,把口一张,一个很浓的烟子圈儿便漾了出来。一面笑道:“你才蠢哩!凑合人的话,叫刻薄话,那吗,挖苦人的话呢?”他又轻声说道:“楚子,拊耳过来,告诉你一个密诀。但凡一个女人,你要讨她的欢心,顶方便的就是不要怕花本钱,仅管当面凑合她。上等点的,凑合她有本事,凑合她能干,凑合她聪明,凑合她有身份,然后带着凑合她长得好。下等的,就直接凑合她长得好。如此一来,无往不利,你要她啥子,她便啥子都会拿跟你的。告诉你,这是我花了两台油大,新近才从一位老脚色口中得来的。今天牛刀小试,你不见菊花大姐那种忍不住要笑的样子?可见我不说诳……楚子,你我交情不同,不要你花费半文,就把这密诀传授与你,这些朋友该为得啦!”

  楚子材笑道:“你满头是汗的跑来,长衫都不及脱,只就为传授这密诀吗?”

  “自然不光为的这事。我先问你,你们新津一个有名的袍哥侯保斋侯大爷,你可晓得?”

  “岂止晓得,我们还是亲戚哩。你问他做啥?”

  王文炳坐了起来道:“那好极了,……问你自然有原故的。再问你一句,你跟他熟不熟?跟他说得起话,说不起话?听说他岁数已很大了,还管事不管?”

  “得先把你的原故说来听听,为啥子要这样的问?”

  “简单告诉你好了。你们新津虽然也有保路同志协会的组织,但是办的人不行,听说没有好大的力量。前好几天,偶尔同罗梓青先生说到这上头,罗先生说,他晓得侯保斋是很有势力的,若是能够把他弄得出来,则同志会不仅在新津有力量,就在南路也不同了。但是,新津方面熟人很少,就有熟人,又未见得认识侯大爷。我那时已想到了你,似乎记得你同他有点啥关系,便想写信跟你商量这事的。恰好,听见人说,你还在省城。”

  楚子材挥着扇子道:“这事找我也未见能如你们的意。侯大爷虽然是我舅舅的老辈子,但我们当小辈的,那里在他眼里,要同他讲论这种大事,只有找幺舅侯治国。”

  “就找侯治国也好,还不是要你去找。你是他外甥,总比外人好说话些。”

  “也未见得罢?……我跟他难得见面。我看,你们还是另找旁的人去找他的好。”

  王文炳跳了起来道:“楚子,你枉然为楚子,只好叫你做凉血动物!你难道不晓得古人说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现今保路同志会正负的是这匹夫之责,只要是四川人,只要你不当小民贼,你就应该为同志会尽一点儿力,何况这又是轻而易举的,并不要费多大的事,你只须同我一道去见一见罗先生,罗先生自然会教你咋样找人,咋样说话,或者还要跟你几封信,比如罗鸡公,……”

  “罗鸡公咋个的?……他回去了吗?”

  “说到罗鸡公,你真该愧死!他还没有像你写过名字,加入过同志会,但他在走之前,竟自跑到邓先生那里,自告奋勇,要求总会跟他一个字样,他愿回去办理同志协会,联合民团袍哥,誓死争路。邓先生很是赞成他,来同罗先生说了,登时就跟了他一张委任状,还痛痛凑合了他一顿,夸奖他是大英雄。罗鸡公今年那样的颓丧,我们时常笑他在害鸡母的相思病,却不想他临走时,竟恢复了他的豪气。”

  楚子材笑道:“你不要太相信人了。罗鸡公或者像你我一样。不会有啥子别的打算,比如朱山,不是一到重庆就投降到端方那边了?光是拿他临走时,打破茶碗的样子来说,你能相信他现在的行为吗?”

  王文炳撑起两眼,恨恨的把牙齿咬着道:“那是畜生!那是只想做官的畜生!你也拿来说吗?我若碰见他,也不骂他,也不打他,只拿口水把他吐死!还要翻出他的心子来看看到底是红的,是黑的?……唉!倒也不单怪他,本来,一为文人,便不足道。革命党刘光汉不是已经投降端方,正在端方的幕府中,还着赏了个四品京堂吗?我想朱山之投降,必是他勾结的,平日他们本就在通信。唉,唉!总而言之,文人无耻!我们同志会里,以后实不敢再找文人,所以罗先生有见解,才说宁可跟袍哥们打堆,还靠得住些!”

  王文炳说得面红筋涨。忿慨极,两个拳头不住的在空中挥动。楚子材只好不说什么,坐在凳上,定定的看着他。

  婉姑飞跑出来,抓住楚子材拿扇子的手道:“妈妈问你,到底走不走?机器局已经放过哨了!我们明天要回外婆家去,妈妈说,明天就不得同你去买东西了。”

  王文炳笑道:“逐客令下来了……我不再耽搁你,好在罗先生今天也不得空,你明天来,对直到总公司,我在那里等你。话就这样说了,你是不能辞责的……这个姑娘更乖好了,认得我不?我姓王,孟子见梁惠王的王,却不是王三巧的王啦……你也晓得王三巧吗?好进去代我跟妈妈请安!好乖的姑娘……”

  楚子材笑道:“又在使用你的密诀了,我倒要好生探一探,看你这密诀的效果到底咋样!”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