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历史博客

向人们传播中国文化

 
 
 

日志

 
 

第十二章 情窦初开  

2017-01-31 23:20:41|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婆和紫竹来到柳府,很快认识了柳府中的全部仆役他们是:王良、钟灵、马既、尧忠、袁枚、吴天志、陈朝觐、萧生建、祁连玉、姚之林、元辛、杏花儿、石心武,总共十三人。这当中,除了元辛和杏花儿外,其余的都是已经跟随柳范多年的老兵。这批老兵最初十一人,其中金明在金鸡岭阵亡。

元辛是柳范在一次出差途中拾来的孤儿,比柳居直小五岁,为人机伶聪敏,柳居直喜欢他。后来柳范便叫元辛做了柳居直的侍童,终日陪伴柳居直读书。

   杏花儿是柳府中女仆卢氏的女儿。当初,柳范急于为小居直寻觅一位乳母。卢氏经人介绍来到柳府。柳范看她干净利落,十分中意。卢氏道:“老爷,奴婢能够侍候公子,这是奴婢的福气。只是奴婢的丈夫已经亡故,小女杏花儿寄托之处。还望老爷允许,将她带来府中。”柳范道:“不过多添一个孩子吃饭嘛,有什么不可以?况且我这府中尽是老之人,多一个小孩子也增添一些生气和乐趣!”于是杏花儿跟随母亲来到柳府。卢氏来到柳府,很受大家欢迎。她为人忠厚,每次哺乳孩子,总是先将柳居直喂饱,剩下的乳汁才喂杏花儿。好在她身体壮健,又特别能吃,哺乳两个孩子也不怎么困难。只是杏花儿争强好胜,柳居直也不相让,常常惹得卢氏暗自伤心落泪。柳范道:“自私乃是人的天性,小孩子争奶也是常事,你不必为此烦恼,先哺乳谁都行。”卢氏懂得怎么做。无论杏花儿如何哭闹,卢氏是先将柳居直奶够,才喂养女儿。后来两个孩子断了奶,仍由卢氏抚养。再后来,两个孩子渐渐长大。柳居直开始读书,杏花儿随同母亲在府中开始做一些轻巧的役使活计。慢慢地,明白了自己的仆役身份,对柳居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后来卢氏死了,杏花儿渐渐长大,又成为柳府中唯一的女仆。

   佛婆和紫竹来了,柳范便与王良商量怎么管理家事。他们将府内仆役重新进行了一番安排。钟灵、马既、尧忠、吴天志长期跟随柳范外出。袁枚、陈朝觐、萧生建、祁连玉、姚之林轮流看护院,兼做府中的粗笨活计。石心伍负责府中炊事。王良兼管采购物品。杏花儿专门侍佛婆母女。末了,柳范对王良说:“妹子与外甥女儿是我千辛万苦寻觅回来的,你们万万不可怠慢她们!

   王良道:“柳大人放心!她们是您的亲人,也就是我们的主人,我们自会用心照顾。谁对不起她们,我王良绝对不会答应!

   柳范又将杏花儿叫嘱咐道:“杏花儿,从此你就专门侍候姑姑和小姐,不得有什么差池!”

   杏花儿笑道:“您老人家放心好了!这府中只有我们三个女人,必得大家和睦相处。再说她们两个是主人,我是奴仆。我自会用心侍候她们的。就是伯伯叔叔要给她们气受,我也不会答应!

   佛婆忙说:“王管家,杏花儿姑娘,我们有什么需要,自会告诉你们,到底怎么个办法,大家也商量着,切记不要分什么主仆。

   紫竹也笑道:“你们不是我舅舅多年的朋友,便是柳府中多年的人,我只管叫你们伯伯叔叔或者妹子。我若有什么事情做错了,还请你们直截了当地指出。

   府中的仆役看见佛婆母女如此客气,也十分高兴。特别是杏花儿觉得,能够从粗使活计中间解脱出来,侍候主人的宝贝妹子和外甥女儿,无疑这是自己地位的提升。

       

   这一天,柳范与佛婆又在那里议论柳居直。杏花儿侍奉茶水,进进出出。紫竹毕竟豆蔻年华,朦胧之中情窦初开,暗暗地思念柳居直。舅舅和母亲谈得没完没了,于是她便说:“舅舅,母亲,孩儿想到花园中走走!”

   柳范便向杏花儿说道:“我们这里谈话,你陪小姐到花园中玩玩!”

   杏花儿马上答应:“老爷、姑姑放心!”

   杏花儿陪同紫竹走进花园。只见满园花草茂盛,一阵阵异香扑鼻。杏花儿有意讨得紫竹欢心,便主动介绍这些花草,不外是丁香、紫罗兰、芙蓉、木槿、紫金、四季桂等等。紫竹心神恍惚,一句也没听进去。杏花儿见了,不由得诧异道:“小姐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紫竹忙说:“没有。”

   杏花儿又问:“小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紫竹又急忙说:“也没有。”

   杏花儿想了一想,直截了当地说:“小姐,您有什么事情,便请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奴婢一定替你分忧。若是闷坏了身子,杏花儿可是吃罪不起!

    紫竹见她说得诚恳,便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只是觉得你家公子的性情太过奇怪。他那么博学多才,怎么会长期沉默寡言。不知道他曾经外出游历过么?

    杏花儿立即回答:“我家公子爷一直在家读书,从来没有出门游历过。”

    紫竹心中不觉一呆:“他既然没有外出游历过,显然没有到过普州,自己过去肯定不会认识他了!

    杏花儿见紫竹询问柳居直外出游历的情况,也不禁纳闷起来:“难道她与公子爷一见如故?莫不是暗中喜欢上了我家公子爷?”

 杏花儿不由得小心翼翼起来。原来,杏花儿为人机敏,长相漂亮,府里没人不喜欢她。但谁也没有想到:此时的杏花儿已经暗暗地恋上了自己的少主人!有一次,柳范叫杏花儿替柳居直做一件新衣服。杏花儿抓住这个机会,狠下了一番功夫,结果柳居直穿来十分合体,受到了柳府上下称赞。柳范将杏花儿叫来说:“你这样用心做事,将来出嫁了,我会好好地替你置办一套嫁妆!”杏花儿俊脸羞得绯红,心中却是乐滋滋的。她本来模样儿俊俏,这时候更加妩媚动人。柳范看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唉,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就好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但杏花儿并不想作柳范的女儿,而是想作的儿子媳妇。她认为:柳范能够将自己视作女儿,有朝一日也绝对能够接自己作他的儿子媳妇!更加让杏花儿激动的是杏花儿下来对柳居直说:“我的针线活计笨拙,衣服做得不好,公子爷不要生气。”柳居直不假思索地说:“衣服做得很好嘛。”杏花儿心中高兴,嘴里却说:“您要是嫌我做得不好,可以叫外面的裁缝替您做。”柳居直脱口而出地说:“不嘛,我只要你替我做。”杏花儿趁机试探道:“我是一个女孩子,终究还要嫁人,以后也许没有机会替您做了!”柳居直不由得急迫地问:“这可怎么办”这些谈话让杏花儿激动了很久。她认为:柳居直在生活上离不开自己的照顾。有了这个条件,只要柳居直自己有了这个意思,不愁柳范不答应!但现在钻出来个紫竹,杏花儿不得不小心!

   其实柳居直此时正在深陷情网,因为他见了紫竹的美丽和勇敢,忍不住也动了爱慕之心。可惜他不擅言谈,不能向父亲和姑姑提起,更不敢在紫竹的面前表白。思来想去,觉得杏花儿与自己一起长大,也不怕她笑话。于是悄悄地将杏花儿找来说:“你帮我打听一下,小姐以前是否来过嘉州?”

   杏花儿一听,楞了一楞,马上笑容满面地说:“我的公子爷,奴婢已经替您打听过了!她一直就在普州乡下长大,从来没有到过咱们嘉州呢。”

   柳居直喃喃自语道:“这就奇怪了!”

   杏花儿紧紧地盯着柳居直问:“公子爷,您是否喜欢上了小姐?”

   柳居直被杏花儿说中心事,不由得俊脸一红,无言地低下了头颅。

   杏花儿心中气苦已极,面子上却笑着说:“如果是这样,奴婢可以从中牵线搭桥。只是事成以后,您们必须好好地感谢我这个红娘哦!

   柳居直信以为真,立即点了点头。

   杏花儿下来,不禁又气又恨。气的是自己命运太苦,眼睁睁地看见自己的如意郎君喜欢上了别人。恨的是紫竹不该这个时候来到,恰恰地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她想:“如果紫竹与柳居直结合,那是亲上加亲,柳范和佛婆必定赞成。这么一来,自己可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终她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柳居直脸皮薄,不会自己说出来。紫竹虽然胆大,但是这种事情,她也不可能主动提出。只要我不说穿,他们就会有许多误会发生。天长日久,我总要拆散了他们!

   过了十来天,柳居直看见紫竹没有回音,不由得着急起来,又来向杏花儿打听。

   杏花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笑嘻嘻地说:“公子爷,您也不想一想,小姐天仙一般的美丽,最近又立下了大功,满城的人们都在夸奖她呢。”

   杏花儿这话表面上不着边际,实际上却说出了她不一定瞧得起你这个意思。

   柳居直虽然拙于言辞,但内心十分聪明,早已将杏花儿话中的潜台词领会了出来,于是暗暗地想:“糟糕,紫竹可能拒绝了自己!”

   杏花儿见柳居直发楞,心想:“我何不趁机机会捉弄他一下,让他知难而退?”于是装着关心的样子说:“我的公子爷,小姐从小在普州长大,她有如花似玉的模样,那边的公子哥儿肯定也会喜欢她,谁知道她有过心上之人没有呢?”

   可怜柳居直初涉情场,听了杏花儿东一句西一句的挑拨离间,恰似一支支利箭穿过他心头。当下他长长叹息一声,便呆在一边,再不言语。

   杏花儿大喜,马上装作十分关心的样子说:“公子爷,你可不要气苦啊。 这种事情是勉强不得的!”

   柳居直立即恼怒地道:“她既不情愿,此事不必再提

   杏花儿却温柔地劝道:“公子爷,您这是何苦呢?倘若气出病来,奴婢可是无法帮你排解。

   柳居直听了,心中更加烦躁,将衣袖一拂,怒道:“不必说了!”

   杏花儿却继续说:“公子爷有这样的家境和学识,要娶一个妻室自然不成问题。再说公子爷也应该娶个知冷知暖的人,外表的美丽能够当得饭吃么?”

   柳居直听了,扭头便走。柳居直深深地烦闷懊恼,竟然躺在床上生起病来,不吃也不喝。

   柳范过去问:“居直,你怎么了?”

   柳居直有气无力地说:“偶感风害,并无大碍,爹爹放心吧。”

   柳范关心地说:“我去请个郎中给你瞧一瞧。”

   柳居直却道:“躺一会儿便好,不用服药。”

   柳范信以为真,也就不再过问。

   佛婆听了,急忙过来探望。

   柳居直道:“小小感冒,不要紧的,谢谢姑姑挂牵!”

   佛婆过来替他把了把脉,的确也没什么大病,也就出去了。

   紫竹又来向杏花儿问:“公子何以突然病了?

   杏花儿狡黠地道:“前日您们过来,公子爷拙于应酬,被老爷申斥了几句,气闷在心,因此生病。

    “一个大男人,如何气量这般狭小?”紫竹心中好笑,嘴里却道:“我去看看他。”

   杏花儿笑道:“小姐去不得!”

   紫竹诧异地问:“为什么去不得?”

   杏花儿道:“小姐也不想一想,公子爷正好对您生着气呢!您如果去了,他必定不肯见您。您本是番好心,却要弄得下不了台阶。

   紫竹道:“他是我的表兄,生了病,我去看望他,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拒绝

   杏花儿道:“我长期侍候,自然知道他的心性。您如果不相信,也可过去试一试。”

   紫竹一定要过去探望。杏花儿只得带过去,先进屋里向柳居直说知。谁知道柳居直果然在屋里连连说:“不见,不见!”

   紫竹听了,不由得暗自生气。欲待闯进屋去,始终觉得不妥,只得折转回来,心中闷闷不乐。

   杏花儿又过来说:“公子爷叫我向您解释,男女授受不亲,以后小姐不要到他房中去了。”

   紫竹苦笑道:“我是他的表妹,过去探望他的病情,有什么授受不亲了?”从此对柳居直有了成见。

   杏花儿又过去对柳居直说:“小姐生气了!”

   柳居直心中烦躁,道:“去,去,不用管她,我也不想这些事情了。你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