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十一章 密宗尊者  

2017-01-31 23:27:17|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居直听罢摄摩腾与竺法兰前来华夏传播佛教的故事,心中十分感动,于是问:“师父,我师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惠果上人道:“你师祖本印度国中一个叫乌荼国的小国国王,也是释迦牟尼佛的季父甘露饭王的后代。

   小居直问:“他既然是个小国国王,为什么抛弃了自己的臣民修行佛法呢?

   惠果上人道:“当初,他看见自己的亲兄弟为了争夺王位而相互残杀,不由感到十分痛心,因此毅然决然地让出了王位,主动去到南印度的殊胜寺修习佛法。

   小居直道:“这么说来,师祖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惠果上人道:“不但如此,你师祖还是一个意志十分坚强的人!修佛以后,他为了实践自己当初发下的誓言,曾经顶着烈日曝晒,忍受着毒蛇咬伤的疼痛,亲手垒成了一万座沙塔。”

   小居直听得津津有味。

   惠果上人继续说:“几年后,你师祖成为了佛门高僧。他又去到那烂陀寺,将母后赏赐给他的传国宝珠镶嵌在那烂陀寺大佛塑像的额头上,使大佛的塑像光彩夺目。”

   小居直问:“那烂陀寺是印度国中最好的寺院吗?

   惠果上人道:“不错。那烂陀寺的住持叫做达摩掬多,他精通佛教密宗的全部奥义和禅定之学,在佛教中有着极高的威望。”

   小居直问:“我师祖还要在那烂陀寺继续深造吗?”

   惠果上人说:“是啊!你师祖又拜达摩掬多禅师为师。达摩掬多禅师把密宗所有的法门全部传授给了你师祖,还特地为你师祖举行了灌顶的仪式,称他为三藏。

   小居直说:“师祖真是幸运啊!”

   惠果上人说:“你师祖经过五年修行,掌握了密宗的全部奥妙。那时候,佛教中共有九十多种学派。他们各执己见,争论不休。经过你师祖的大力宣传,密宗最终成为了佛教最高境界。

   听到这里,小居直深深地为师祖的成就感到骄傲,他暗暗下定决心,自己将来也要为光大密宗作出贡献。

   惠果上人接着说“你师祖年近八十的时候,达摩掬多禅师对他说东土曾经派出陈玄奘来到我们印度国学习佛法,我们也应该派人前去回访和传播密宗佛法。’”

   小居直问:“什么是东土?”

   惠果上人说:“东土就是我们华夏啊!达摩掬多禅师曾经代表印度国的佛教界接待过陈玄奘。从陈玄奘那里听到了东土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因此觉得应该把密宗佛法也传播到东土来。

   小居直问:“陈玄奘是不是人们传说中到印度取经的唐三藏?”

   惠果上人说:“不错,正是这位高僧!”

   小居直说:“这么说起来,达摩掬多禅师对陈玄奘很有感情啊!”

   惠果上人道:“不错,天下僧侣同出一门嘛。达摩掬多禅师十分挂念陈玄奘。他对你师祖说善无畏啊,你与东土有缘。现在到时候了,你即刻动身去东土吧!你师祖立即答应了。

   小居直说:“原来师祖前来华夏还是达摩掬多禅师安排!

   惠果上人说:“是啊,这是印度与华夏之间的一次佛教大交流。

   小居直向往地说:“这真是师祖的一项十分光荣的使命!

   惠果上人说:“不错。你师祖于是拜别了师父和僧友,志气高昂地踏上了东来传教的万里之途。

   小居直说:“师祖以八十岁的高龄,不远万里传播佛教,肯定遇到了不少的困难?

   惠果上人说:“你师祖用骆驼驮着密宗典籍,一个人上了路。他经过了迦湿弥罗、乌苌、突厥等北方国家,又离开了碎叶城,再折向东行。”

   小居直惊异地说“这与陈玄奘独自前往西天取经一样艰难,需要多大的意志和毅力啊!”

   惠果上人说:“不错!我们华夏的人们只知道陈玄奘西天取经的艰难,却不知道你师祖东来传教的艰辛。你师祖到达雪山天池时,因为天寒地冻和长途劳顿在冰天雪地中大病了一场。

   小居直说:“他孤身一人,这可怎么办啊!”

   惠果上人说:“这时候,师祖念念不忘达摩掬多的教导菩萨同世间的人们一样,也舍不得生死,但是只要意志坚定,就会永不生病。面对恶劣的环境和病魔的纠缠,你师祖终日诵念经文,坚持不懈地恢复体力。

   小居直问:“师祖好起来了么?”

   惠果上人说:“你师祖用坚强的意志战胜了病魔的折磨。不久天气转为暖和,病魔得以消除,你师祖又继续东行。

   小居直深为感动。

   惠果上人继续说:“你师祖前来华夏,不但遭遇了病魔,还遇到过盗贼的两次抢劫。”

   小居直问:“他是一个远行僧人,身上又没什么钱财,强盗为什么要抢劫他呢?

   惠果上人说:“强盗们怎么知道他没有钱财呢?他刚刚离开印度国,就遇上了一伙盗贼。盗贼们看见他带着许多东西,以为是金银珠宝,于是就抢劫了他。

   小居直说:“我师祖怎么对付得了强盗们?”

   惠果上人说:“不。你师祖从容不迫地说:阿弥陀佛,抢劫乃是一种罪过,你们不要再造这种罪孽了。强盗们说你不要卖什么《劝世文》,我们不信那一套,乖乖地交出你的东西吧!他们不肯改恶从善呢。

   小居直说:“师祖带的只是佛教经书,强盗们要的却是金银财宝。他们抢了经书又有什么用处呢?

   惠果上人说:“不错,你师祖也这样告诉过他们。可是强盗们听说是经书后,生气地要将经书全部毁掉。你师祖说经书对众生来讲,比金银珠宝还重要。你们如果毁了经书,那么罪孽就更加深重!师祖还希望他们能够悔过自新。

   小居直说:“是啊,这些强盗听从了吗?”

   惠果上人说:“强盗们哪里会听?他们要杀人泄愤。他们举刀向你师祖砍去。你师祖闭上眼睛,任由他们下手。强盗们三次砍他,砍得他的脑袋咚咚咚作响,你师祖却毫无伤损。

   小居直说:“师祖的法力巨大?”

   惠果上人说:“对!这时候盗贼们发慌了,他们战战兢兢地问你是谁?当他们知道你师祖就是大名鼎鼎的善无畏以后,一个个吓得立即远远地逃走了。

   小居直问:“那么第二次呢?”

   惠果禅师说:“你师祖到达大唐西州境界时又遇到一伙吐蕃人前来打劫。你师祖镇定自若,密运心印。后来这伙强盗知道他就是善无畏,一个个吓得跪在地上磕头请罪。从此以后,你师祖名声远播,强盗们再也不敢找他麻烦了。”  

       

   小居直想了一想,问:“师祖什么时候来到我们华夏的?”

   惠果禅师说:“开元初年,唐玄宗梦见一位十分神奇的僧人,自称奉了师尊的命令,前来华夏国寻访陈玄奘。

   小居直问:“这时候陈玄奘恐怕已经死了吧?”

   惠果上人说:死亡只是代表着人的肉体与灵魂的分离。善良者的灵魂从此升入天国,邪恶者的灵魂从此堕入地狱,佛门弟子的灵魂去到西天极乐世界。死亡在我们佛教里称为圆寂。

   小居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么陈玄奘的灵魂肯定圆寂到西天佛祖那里了。

   惠果上人继续说:“不错。唐玄宗醒来后,对于这个异域僧人记忆犹新,他是精通音乐和绘画的高手,便拿起画笔在宫墙上面将来者的形象画了下来。”

   小居直“唐玄宗很有才华

   惠果上人说:“唐玄宗的确很有才华,你师祖到来时,他还是英气勃勃的青年。

   小居直似懂非懂。

   惠果上人继续说:“开元四年,你师祖风尘仆仆地到达长安。他拜谒了唐玄宗,亲手递上了达摩掬多禅师的信函。”

   小居直说:“师祖真了不起!”

   惠果上人继续说:“唐玄宗发现,你师祖就是自己梦中的神奇僧人,于是问他,你师尊要你到中土做什么?你师祖说达摩掬多十分怀念他的老朋友陈玄奘,让我专程前来看望他。唐玄宗说可惜三藏大师已经圆寂多年你师祖说达摩掬多还要我前来传播密宗佛法。唐玄宗认为佛教很好,劝人心向善,便请你师祖做了大唐王朝的国师。

   小居直问:“师祖在大唐王朝做了些什么?”

   惠果上人说:“主要是翻译佛教经典。他先后翻译了二十八部五十三卷佛经,又新撰了《苏悉地揭罗供养法》二卷。”

   小居直叹服道:“师祖以八十多岁的高龄,还为佛教做了这么多事情,真正了不起!

   惠果上人又说:“为了弘扬密宗,阐释佛理,传授仪轨,你师祖还特地在长安、洛阳设置道场,开坛传授佛法。前来学习的不但有华夏人,还有新罗人、东瀛人。我也在那时成为了他的弟子。

   小居直越听越崇拜自己的师祖。

   惠果上人又说:“后来,弟子们整理了你师祖平时讲授佛法的语录,撰写成为现在的《大日经疏》二十卷。”

   小居直问:“当时到我们华夏国来传播密宗佛法的,难道只有师祖一个人吗?”

   惠果上人回答:“不,还有许多人呢!开元八年,金刚智和不空大师一起来到华夏。他们与你师祖同时在华夏传授密宗教义,开启了华夏的佛教密宗支派,历史上称他们为开元三大士呢!”

   小居直忽然问:“师祖在华夏一定有很多故事吧?

   惠果上人说:“有啊。有一次,天旱了很久。人们都说最近不会下雨,唐玄宗心里非常着急。师祖与高力士在天津桥上游玩,他说大雨马上就要到了。高力士看见红日当空,怎么也不肯相信。不料眨眼功夫,乌云自西向东飞来,遮蔽了整个皇城,高力士骑马回宫,上奏天要下雨的喜讯。半途中间,倾盆大雨淋得他像个落汤鸡。”

   小居直听得入了神。

   惠果上人继续说:“邙山有一条大蟒蛇成了精,出来伤害了许多人。当地官员想了许多办法,也无法为民除害。你师祖主动请缨道,说让我前去铲除这个祸害吧!唐玄宗问你带多少人马?你师祖说就我一个人。唐玄宗不放心,还是派了许多军士跟在后面。你师祖去到邙山,只用一条梵枝便除掉了这条蟒蛇。

   小居直神往地说:“师祖真行!”

   惠果上人说:“是啊,后来唐玄宗特地设立了内宫道场,他的儿子宁王、薛王都跟随你师祖灌顶受法,成为了佛教的密宗弟子。”

   小居直问:“我如今也是密宗弟子么?”

   惠果上人说:“你是密宗第五代弟子。今后还要望你发扬光大密宗呢!”

   小居直问:“我怎么发扬光大佛教密宗?”

   惠果上人说:“你不觉得如今天下乱糟糟的么?”

   小居直说:“怎么不觉得?我就是为了拯救百姓才想起学佛的。

   惠果上人说:“这就对了!不过,佛教反对以暴止暴,讲究慈悲为怀。你修习密宗佛法,要准备牺牲自己的肢体甚至于生命,去换取天下的和平和百姓们的安宁!”

   小居直问:“难道我们不可以运用法力直接去控制残暴么?”

   惠果禅师说:“事物因果循环。不到一定时候,恶人还不会遭到报应。但我们不能任由他们为恶,危害众生。

   小居直说:“我明白了,及时制他们作恶也是对众生的一种保护。

   惠果上人说:“不错!只是你会害怕么?”

   小居直昂然说道:“我什么都不害怕!”

   惠果上人叮嘱道:“现在我送你一本《瑜伽念诵法》,以后再教你《十炼图》。从此以后,你要潜心修行,不要多言多语。学佛的事情不许对别人提起,包括你父亲,因为世俗中的人们很难理解我们密宗。”

   小居直伸手接过《瑜伽念诵法》,刚刚翻动几页,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不知道了。    

       

   小居直昏睡了三天三夜,柳范十分着急。开始的时候,柳范请了附近的医生前来诊治。医生们开了药方,吃下去后没有一点起色。柳范担心,又请来嘉州城中的名医张晔。张晔看了以说:“公子脉息正常,呼吸均匀,看不出什么病症。”

   柳范说:“可是他昏睡了三天三夜!”

   张晔说:“我只是就医理说话,超出医理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柳范下来,又与家中的仆役商量。

   有人说:“恐怕只有请出佛道一类人物才能让公子苏醒。

   这时,一个游方和尚从门外经过。他服装怪异,相貌奇特,惹得街坊上人们议论纷纷,争论之声,不绝于耳。柳范急忙派人将游方和尚请了进来,又依稀记得,他好像就是当年那个游方和尚。

   游方和尚见了柳范,合掌为什说:“阿弥陀佛,请问柳都吏何事呼唤老僧?”

   柳范说:“犬子睡了三天三夜,大夫还说他脉息平常,呼吸均匀,看不出什么病症。我心中疑惑,还请大师为我将他唤醒过来。

   “这个不难!”游方和尚说,他附在柳居直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对柳范说:“公子不曾生病,只是他的性情将来会有一些改变,你们不要追问才好!”说罢告辞而去。

   柳范送罢游方和尚回来,小居直果然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立即神清气朗地叫道:“爹爹!”

   柳范正想问他沉睡的原因,猛地里想起游方和尚的说话,只得住口不言。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