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十四章 设宴赈灾  

2017-01-31 07:56:03|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来紫竹想:既然居直心中没有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借此机会离去!”她主意既定,便向佛婆说:“母亲,舅舅是个衙门官员,成天忙于公务。我们留在这里,岂不是他老人家的拖累?不如我们返回塔子山去!

   佛婆当初就不大愿意过来,听了紫竹的说话,马上带了紫竹过来,向柳范说:“兄长,我们来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家中怎么样,因此打算回去了。”

   柳范大吃一惊,问:“你们怎么突然有了回家的想法?是不是居直那小子怠慢了你们?”

   佛婆道:“兄长说哪里话来?居直哪里会怠慢我们

   柳范又问:“是不是家中的仆役们不敬重你们?

   佛婆道:“哪有这样的事情!以前我便对你说过,我们终究要回塔子山的。”

   紫竹道:“舅舅身负守土护国的重任,我们在此,毕竟要让您老人家分心,倒不如我们回塔子山去。

   柳范知道她们去意已决,只好同意。又想到金鸡岭发生过的事情,便打算派柳居直和唐牧率领五十名士兵前往护送。于是前往刘庆锡那里说知。

   刘庆锡道:“紫竹姑娘对我们嘉州有恩,理当派人护送。此外,我们嘉州府送她黄金十斤,白银千两。”

   柳范再三推辞不过,只得代表紫竹母女领受。

   头天晚上,柳范又对佛婆说:“你们既然执意回去,刘刺史送了你们黄金白银,我这里再送你们三百两银子。

   佛婆道:“我们母女修佛吃素,要这黄金、白银何用?

   柳范道:“急难之间,或许有所帮助。”

   佛婆只得收下。

   柳范又叫来石心伍父子,对他们说:“佛婆和紫竹要回塔子山。石心伍年龄大了,你就带了儿子去那里侍候佛婆母女,也好让我放心。你们可愿意?

   石心伍道:“柳大人,您待我们恩重如山,紫竹又是我的救命恩人,能够侍候她们,乃是我们三生有幸,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柳范道:“老哥哥,你休要这么称呼!我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大家做个弟兄,不要老是称呼什么大人大人的!

   石心伍道:“如果弟兄相称,老仆岂不是高攀

   柳范道:“老哥哥,你不要客气!我妹子一生吃尽苦头,外甥女儿也还年幼,我这里始终放心不下。你们将她们照顾好了,也就对得起我了!

   石林道:“柳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侍候好佛婆母女!”

   柳范点了点头道:“记住,不论什么情况下,必须绝对保证她们的安全!”

   第二天一早,柳居直奉了父亲之命,与唐牧、石心伍、石林和五十名士兵护送佛婆母女回家。

   他们在路,非止一日。柳居直每日只在佛婆面前走动问候。紫竹有意无意想同他说话,他却只是不理不睬。紫竹不由得叹息道:“表兄冷若冰霜,看来的确只对史姑娘有意”于是,她从此淡漠了儿女之情。

   这日中午时分,佛婆母女一行回到塔子山。

   柳居直见到塔子山胜景,也是暗暗羡慕不已。

   佛婆便道:“居直若是喜欢这里,以后常来走动。”

   紫竹冷冷地道:“嘉州城繁华无比,表兄岂会想念咱们塔子山!”

   柳居直沉思一阵,淡淡地道:“也是,我要读书。

   紫竹听了,从此不再理睬他。

   第二天早上,柳居直、唐牧带领士兵嘉州。

 

   下午,吴家庄的人们上来看望佛婆母女,只是不见吴其兄弟。

   紫竹问:“吴其兄弟哪里去了?

   邹氏道:“你们走了后,吴其在县里中了个秀才,今年又是大比之年,先生叫他去了成都应试!

   紫竹听了,不胜欢喜说:“吴其哥哥要是中了状元,我们这个小山村也要风光一番

   佛婆道:“吴其读书用功,我看八成能行!”

   众人听了,也都齐声附和。

   邹氏心中好不得意,嘴里却道:“你们说到哪里去了!我们之所以让吴其读书,不过盼望他将来能够记个账目,写个信函,哪里就敢指望他中什么状元

   他们正在说笑,忽见徐远与玄机子道长、慈音禅师联袂而来。紫竹急忙上前拜见他们。

   徐远问:“紫竹,你们怎么回来了?”

   紫竹道:“夜郎、南诏准备进攻嘉州。再说,我们虽然住在城里,终究还是想念塔子山

   佛婆也微笑着说:“嘉州城虽然繁荣,毕竟没有塔子山亲切!”

   慈音禅师问:“嘉州一带是否大旱?普州连续两年大旱,遍地禾苗已经枯死。

   紫竹诧异地反问道:“我们山上的药材还葱葱郁郁,这是为什么?

   吴瑶道:“乡亲们经常挑水灌溉,所以它们长得如此葱绿。”

   紫竹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多谢乡亲们了!只是连续大旱,乡亲们还有粮食可吃么?”

   邹氏道:“过去我们半粮半菜的过日子,现在全部靠野菜和树皮维持活命。

   佛婆忙说:“我们带了一些银两回来,就送给乡亲们买些粮食充饥吧!”

   紫竹点了点头。

   邹氏道:“多谢佛婆和紫竹的好意!只是到处已经没有粮食卖,有了银子也没有用处!

   紫竹大吃一惊,没想到普州百姓现在艰难如此,便问:“难道市面上没有粮食买卖了吗?

   吴江幽幽地道:“上个月以来,普州城里就已经没有了粮食市场。

   紫竹问:“难道商贩们不会从外地运来粮食销售吗?

   吴江道:“他们说到处都没有粮食可买了。”

   玄机子道长忽然插话:“无量寿佛!这可不是实情。”

   紫竹急忙问:“那么是有粮食买卖了?”

   玄机子道长摇了摇头,道:“没有。”

   紫竹不由得纳闷道:这是个什么说法?

   慈音禅师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这普州城中几位富商,他们手中有的是粮食!我和玄机子道兄暗中查访过,光是千佛寨和朝阳洞两处富商家中,就分别贮藏着上千担粮食。是他们不肯拿出来销售,还想抬高一些价格。

   紫竹听了,愤愤不平地道:“这种人太没有良心了,大灾之年居奇囤积,官府也不过问?”

   玄机子道长说:“姚灵和陈裕召集他们商议过,他们推说现在外地的粮食特别难买,并且装模作样地送了一点粮食进城,还说是他们勒紧裤带节省下来的,官府被他们蒙骗过去。

   紫竹道:“这可怎么办呢?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百姓们饿死!”

   慈音禅师道:“阿弥陀佛,这正是我们前来找你的原因!”

   紫竹诧异地问:“找我?”

   玄机子道长说:“不错!这些富商与我们也有一些交往,我们不方便拆穿他们的把戏。况且百姓们如果知道他们囤积居奇,非得哄抢了他们的粮食不可。哄抢粮食必然会引起普州骚乱,最终吃亏的还是百姓们。

   紫竹恍然大悟地道:“原来你们还有这么多的顾虑夹在中间!好吧,让我想个法子,动员他们销售粮食!”

   慈音禅师淡淡一笑,道:“阿弥陀佛,普州的百姓们有救了!”说罢,二人扬长而去。

   徐远问:“紫竹,你有什么办法?

   紫竹道:“我刚才想了个办法,不一定能够成功。石林大哥,吴秀兄弟,这次可要辛苦你们了!”

   石林、吴秀齐声道:“紫竹姑娘,你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

   紫竹道:“石林,请你扮作我的仆役,立即去那几个富商家中投送请帖。邀请他们三天后前来普州城中赴宴。到时候我将利害关系说明,不怕他们不将粮食销售出来!”

   石林道:“我本来就是您们的仆役,还有什么假扮不假扮的?”

   紫竹笑道:“石林哥哥休要如此说话!这芸芸众生本来就是平等的,分什么主仆?不过为了办成这件事情,也只好由着世俗之称罢了。”

   众人尽皆笑了起来,都说:“紫竹虽然做了小姐,还是没有忘记我们穷苦人家!”

   吴秀问:“紫竹姐姐,你让我做什么?”

   紫竹道:“也是委屈你扮作我的仆役,跟随在我身边。在那般富商心目中,我现在是官宦人家亲戚,也算是千金小姐。要是身边没有一个仆役,哪里像模像样呢?

   吴瑶道:“这话不错!出门办事,也得像模像样!”

   佛婆却道:“虽然要像模像样,却必须有观世音菩萨的心肠,将百姓们的事情放在心上!”

   紫竹笑道:“母亲放心,不将富商们的粮食动员出来,我绝不返回塔子山。不过还得用到我们的银子呢!”

   佛婆连忙说:“用,用,但用无妨!他们当初送我们这些银子,我还说没什么用处。如今看来,倒可以派得上用场了!

   吴江感动地说:“你们母女如此仁义,普州百姓可是有救了!

   王氏道:“她们将来怕不成佛成仙么!”

   众人又嬉笑一回,方才慢慢地四下散去。

 

   张烨是普州城中第一富翁,他在千佛寨山下有田产数百亩,又在普州城中建有两条半街坊。加上他对丝绸、粮食、布帛生意精通,因此聚敛了无数钱财。

   那一天,姚灵和陈裕找他们商议救灾之事张烨立即说:“如此大灾之年,百姓们真的受苦!父母官如此忧心忡忡,草民深受感动。我家中还有平时囤积的十多担粮食,明日就叫人全部送衙门,好歹救济一下孤儿寡母!

   姚灵和陈裕称赞:“张员外如此高义,我们代普州的百姓向你致谢!

   其余的几家富商见了,也只得纷纷捐赠。一时间,他们居然凑足了数十担粮食。下来后,众富商一齐埋怨:“张烨,都是你做的好事,害得我们平白无故损失了粮食!

   张烨冷笑道:“你们也不想一想,父母官将我们找去到底为了什么?如果我们舍不得这点蝇头小利,家中囤积的粮食还保得住么?

   众富商恍然大悟,称赞张烨深谋远虑。

   张烨又道:“这种时候,我们也不能老是呆在城中纳福,应该在乡下住一段时间,还要装出困难重重的样子。

   众人连声称是。

   这一天,张烨正在院中闲坐,忽然门役进来禀报:“塔子山紫竹姑娘的仆役石林求见!”

   “我与紫竹素无往来,也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求我?如果不见,将来有了什么事情求到嘉州柳都吏那里,也不好说话。”张烨想到这里,立即说:“请,快请!”

   仆役出来,转眼间带了石林进来。

   张烨见石林模样端正,气宇轩昂,于是假惺惺地说:“久闻紫竹姑娘大名,却是无缘拜谒,不知道她今天有什么差遣?

   石林不卑不亢地道:“我家主人想会晤一下普州城中诸位社会贤达,时间订在后三日的午时,地点就在普州城中的味香居大酒家。还请张员外一定赏光!”说罢,递过紫竹亲手所书的《请柬》。

   张烨接过《请柬》,浏览一遍,然后说:“小老儿什么人物,当得起紫竹姑娘如此抬举?请你回复紫竹姑娘,就说张烨一定遵命前往!”说罢,起身送客。

   下午,朝阳洞的富商尤俊、鄢家山的首富鄢大柯、圆觉洞的退休官宦胡禄等七八人不约而至,一齐来到张烨的庄院中。

   张烨诧异道:“今天怎么了,你们一齐涌来我家?

   尤俊道:“张兄还不知道么?塔子山紫竹姑娘到处请客,我们都在应邀之列。刚才,我在味香居酒家打听了一下,们真的在那里订下了三桌酒宴。她订的什么菜呢?素炒韭菜、清炖莲藕、烧芋头、还有凉拌三丝等等。味香居大酒家的掌柜很不高兴。我们这一生又何曾吃过这种粗菜淡饭呢?她哪里是在请客,分明是在捉弄我们!

   鄢大柯问:“张兄,这个紫竹姑娘是个什么人物?她到底想做什么?”

   胡禄马上道:“好你个笨蛋鄢大柯!如今连年天旱,百姓们断粮了。她这样做作,明的就是要我们大家销售粮食呀!

   鄢大柯道:“她不过一个普通民女,凭什么要我们销售粮食?

   张烨冷笑道:“鄢大柯,你可不要小瞧了紫竹姑娘!”

   鄢大柯惶惑地问:“难道她有什么大的来头?”

   张烨冷笑道:“她舅舅可是嘉州府都吏!”

   鄢大柯不屑地说:“这有什么了不起柳都吏只是嘉州的官员,又不能管得住咱们。况且这销售不销售粮食的事情也不关系紫竹姑娘的事情嘛。

   张烨叱责道:“我说你们孤陋寡闻,你们还不服气!一年前,紫竹姑娘独自陷身金鸡岭贼巢,居然用计诛杀了匪首高强,还将金鸡岭的匪徒全部招安过来。现在的蜀中,谁还不知道她的大名?

   鄢大柯等人听了,这才大吃了一惊。

   胡禄禁不住说:“如此说来我们可得认真对付她了!

   张烨又冷笑道:“紫竹的心计、胆略,你我都不是她的对手,你们准备怎么对付她?

   鄢大柯急不可耐地问:“那怎么办,大家到底去赴宴还是不去?粮食到底卖还是不卖?

   张烨冷笑道:“都不要去赴宴,粮食也暂时不卖!不去,我们可以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进行搪塞。她毕竟没有一官半职,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去了,她要是当场吩咐下来,我们可是无话可说!以前我们说过没有粮食的,现在突然有了许多,在姚刺史、陈县令面前怎么交待

   众富商听了,齐声说:“是!”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