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十三章 游佛情殇  

2017-01-31 08:40:12|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料这个时候,恰恰嘉州刺史刘庆锡也看上了紫竹,产生了将她作为自己儿子媳妇的想法,这就使得紫竹和柳居直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了起来。

   刘庆锡,湘湖江夏人氏,出身于书香世家。大唐王朝末年,他中了举人,任过益州都吏。在豪强们争夺蜀地的战争中,他坚定不移地站在王建一边。王建作了蜀王,派遣刘庆锡担任嘉州刺史。刘庆锡奉公守法,将嘉州一带治理得井井有条。朝野上下对他印象很好,所以他的地位一直没有变动过。

   刘庆锡与夫人徐氏青梅竹马,从来感情深厚,以致于刘锡从政多年,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姬妾。徐氏只生得一个儿子,名叫刘荀。刘荀十岁时,徐氏因为感染伤寒杂症一病不起。刘庆锡夫妻情深,拿定主意不再续弦,独自抚养儿子刘荀长大。刘荀长得仪表堂堂,而且读书用功,早年就有“嘉州神童”的雅号,现在已经是嘉州一带的“第一才子”。本来,嘉州的豪门大户上门提亲者络绎不绝,刘荀对一般的女孩并不放在心上,因此年过二十,婚姻大事尚未确定。

   这一天,刘庆锡将刘荀找来问:“你的亲事左不成,右不就。如今为父替你看中了一个,不知道你自己意下如何?”

   刘荀问:“不知道父亲看中了什么人?”

   刘庆锡道:“便是智破金鸡岭贼巢的紫竹姑娘。”

   刘荀早就听说紫竹美丽无比,而且勇气、智慧超人一等,内心之中十分爱慕。听得父亲如此说了,不由得满心欢喜,立即说:“孩儿谨遵父亲之命!”

   刘庆锡道:是这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

   刘荀诧异地问道:“你与柳伯伯从来关系不错,难道柳家不肯答应么?

   刘庆锡道:“我有两个担心。一则紫竹是个男孩子的性格,我们贸然上门求亲,倘若遭到她的拒绝怎么办?二则柳家还有一个柳居直,他如果迎娶紫竹可是亲上加亲呢,难保你柳伯伯没有这样的想法。

   刘荀焦急地问“这可怎么办呢?”

   刘庆锡道:“为父想了一个办法,由你自己出面,邀请柳居直、紫竹和史春兰共同游览嘉州大佛,然后看看你们有无缘份!”

   刘荀高兴地道:“父亲放心!”

   刘荀首先前往柳府,拜望柳范和佛婆,说准备邀请几个年轻人共同游览嘉州大佛。柳范什么也没说就高高兴兴地答应了。佛婆觉得刘荀仪表堂堂,又不嫌弃自己的女儿出身贫贱也就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紫竹看见刘荀谦恭有礼,自然也愿意前往。

   但刘荀来到史府,却费了一番周折。史泽听了刘荀的邀请,高兴地说:“贤侄,你们年轻人聚在一起玩耍,我们长辈断无不高兴的道理。只是不知道还有哪些人参加?

   刘荀道:“还有柳居直和紫竹姑娘。”

   史泽脸色一变,立即说:“倘若还有那个什么紫竹姑娘,我家春兰就不必去了!”

   刘荀谔然。

   史泽继续说:“我们刘、柳、史三家的儿女们聚在一起玩耍,这是应该的,可是紫竹算什么呢,她为什么也要搅和其中?

   刘荀一时无言。

   这时候,史春兰立即从外面走进来说:“父亲不要有门第之见嘛!紫竹姑娘虽然出身贫贱,但也是柳伯伯的外甥女儿。我们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不过玩玩而已,没有必要分什么高低贵贱!

   史泽轻轻地“嗯”了一声。

   史春兰芳心之中对刘荀羡慕已久,害怕父亲搅黄了这个机会,因此她不得不出面说话。她对刘荀道:“后天的游览,我一定参加!”

   史泽看见女儿态度坚决,也只得答应下来。

 

   这一天,三家各自派出随侍人员。刘家派出的是刘荀的书僮雨生,柳家派出了书僮元辛和丫环杏花儿,史家派出了丫环媚娘。雨生与元辛早就是好朋友。媚娘与杏花儿本相识,只是主仆都不怎么投缘。杏花儿如今心中有事,便主动上前招呼众人。媚娘也因为小姐有事,也热情应答。因此,三家仆侍聚,先就有了一番和谐的气氛。

   刘荀为了这次游览,颇费了一番思量。他让管家齐东专门雇下了一艘画舫,又在舫中备下了两张桌子,分别摆上了酒菜、果品,还准备了各种乐器,以彰显此行的风雅。

   大家来到后,刘荀热情洋溢地邀请众人上舫。刘荀、柳居直、紫竹、史春兰几个少主人坐在一桌,齐东、雨生、元辛、杏花儿、媚娘几个仆人坐在一桌。这也是刘荀别出心裁的安排。他对齐东说:“此次游览不要再分什么主仆。一样地都要备办酒菜果蔬。仆役们平时辛苦了,今天也让他们跟着主人乐一乐。”三家仆人见了,一齐向刘荀道谢。刘荀高兴地说:“这里没有外人,不分什么主仆。大家只要放浪形骸,纵情欢愉一回!

   众人一齐叫“好!”

   酒过三巡,刘荀起身操琴,奏的正是《高山流水》。史春兰立即站了起来,音调婉约地歌唱相和。柳居直不声不响。紫竹没有学过音乐,只是隐隐约约地觉得这琴调和歌声俱上乘,不由一下子听得呆了。众仆见了主人们清雅如此,心中也是十分高兴。

   一曲终了,紫竹情不自禁地轻声赞道:“好!”

   大家一齐鼓起掌来。

   刘荀趁机道:“紫竹姑娘,你也弹奏一曲!

   紫竹笑道:“我从小在乡村之中长大,没有学过乐,只会唱些山歌俚曲,不敢在你们面前献丑!

   刘荀却道:“歌曲多起于民间,山歌俚曲是歌之源、曲之头,我们正想听一听呢!

   众人也起哄道:“唱来听听!”

    紫竹被逼不过,只得唱了一首《塔子山下寻哥忙》。她的声音圆润酣畅,加上乡调俚曲特有的婉约啼转,众人半晌方才回过神来,一齐鼓掌。只有史春兰觉得紫竹的声音竟比自己好了许多,心中有些不快。刘荀没有察觉,尚在那里赞不绝口。

 

   不一会儿,他们驱舫来到嘉州大佛脚下。嘉州大佛位于城外凌云山麓,正是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交汇的地方。他们的画舫停在这里,正是观察大佛的最佳位置。

   嘉州大佛塑的是弥勒佛金身。高约三十丈,足踏大江,头与山齐,双手抚膝,眺望远处,神势肃穆,宝相庄严。众人看了,尽皆赞叹不已。

   紫竹禁不住问道:“刘公子,弥勒佛如此高大,又立在大江的悬崖边上。想来人力很难完成,莫非是鬼斧神工,天然生成?

   史春兰哂笑道:“这样的景致,除了鬼斧神工,难道人力还可以完成么?”

   不料刘荀却道:“春兰姑娘错了!嘉州大佛正是人力完成的!”

   史春兰脸上一红,不再言语。

   紫竹却兴致勃勃地说:“既然如此,还请刘公子解说一番!”

   刘荀兴奋地道:“开元初年,海通法师看见这里江水直捣崖壁,常常导致船毁人亡,于是决心凭借石崖开凿一座弥勒佛大像,希望仰仗弥勒佛的无边法力减杀水势,镇压风涛。

   紫竹听了,接口称赞道:“海通法师真是有心之人!”

   刘荀道:“不错!海通法师为了修建这座大佛,遍行大江南北,募化了无数钱财,才得以开工雕凿大佛。他坐化以后,他的弟子们又接手修筑,一直到德宗贞元十九年,工程才得竣工,前后历经九十年之久。

   紫竹叹服道:“海通法师穷其一生努力,做成了如此浩瀚的工程,真是有志者,事竟成。

   刘荀笑道:“紫竹姑娘这话说得好极了!人间之事无不凭借意志坚强而成功!”

   于是两人在那里,左一番右一番地评议。柳居直只是沉默不语。史春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中却是七上八下。

    江中游览完毕,刘荀又邀请众人上山游览天宁阁。一路之上,百姓们见了,议论纷纷,都说紫竹的美丽天下无双,刘荀的帅气天下少见,又说这二人真是郎才女貌。这些话钻进史春兰的耳朵,让她顿生妒意。再看刘荀、紫竹始终围绕嘉州山水高谈阔论,相互应和,那模样正似缠缠绵绵,恍若身边人!史春兰赌气不再吭声,宁愿掉在后面,渐渐地便与柳居直走在了一起。她以前不大瞧得起柳居直,觉得她笨拙,此刻却觉得憨厚可爱,于是便左一句右一句地与柳居直攀谈起来。柳居直只好勉强地敷衍塞责。

   杏花儿见了,暗中思量:“看这情形:刘公子注定在追求紫竹姑娘,紫竹姑娘可能对刘公子有了好感。史小姐追求刘公子不成,便想过来追求我家公子她立即想到,可以利用刘公子与紫竹去伤害柳居直,又可以利用史春兰与柳居直让紫竹气闷。如此一来,柳居直与紫竹便永远也走不到一起了。柳史两家历来不太和谐,史春兰早晚不能成功,最终还得让她占据柳家少夫人的地位!她如此打定主意,便喜气洋洋地大献殷勤一会儿跟着刘荀、紫竹,一会儿跟着柳居直和史春兰,总在他们中间穿梭往返,不停地给他们拿这样递那样,时不时还插上两句玩笑话语。如此一来,三家的公子、小姐对她都十分喜欢。

 

   游览结束,杏花儿径直来到柳居直房间说:“公子爷,白天的情形您都看出来了吧?不是奴婢不肯帮助您,而是小姐芳心可能另有所属!

   柳居直心中烦躁,极不耐烦地道:“今后休要在我面前提起紫竹!”

   杏花儿立即假装委屈地哭了起来“人家不理你,关我什么事情?你没有本事追求人家,却把火气发在我的身上,这算什么男子汉呀!

   柳居直忙道:“是我不好,你不要难过了。”

   杏花儿却撒娇撒痴地道:“人家真心真意为了你,你却一点也不领情!”

   柳居直还是不能明白,说:“从今以后,我不再让你受气了,这样子可好?”

   杏花儿这才慢慢地止住了哭泣。

   一会儿,杏花儿又过来问紫竹:“小姐,今天玩得还算痛快么?”

   紫竹道:“还不错!刘公子虽然出身官宦人家,但为人谦逊,胸中又有才学,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杏花儿趁机说:“刘公子的才貌、人品都不错,嘉州城中人人皆知。柳公子与春兰小姐也谈得十分投缘。依奴婢看来,他们也是天生的一对呢!

   “我心中本来属意表兄,她却误以为我对刘荀有了情意!”紫竹想,又想:“莫非刘荀真的对我有了情意?是我要嫁人,总得选择自己的表兄。”于是说:“杏花儿,你想到哪里去了?史姑娘与公子爷如何,这话尚且说得过去。我与刘公子谈得上什么天生一对?你休要将我与他们胡扯在一起!

   杏花儿连忙说:“这么说来是杏花儿胡乱猜测了,小姐不要生气!

   紫竹道:“你去吧,以后不可以胡说了!”

   杏花儿诺诺而退。

   紫竹却在屋中想道:“我对表兄有意,他却不理不睬,竟与史姑娘投缘一些。罢了,自己虽然是他表妹,到底出身贫贱。史姑娘本来人就漂亮,又有显赫的家世,我凭什么自作多情”于是,从此不大理睬柳居直。

   这期间,刘荀几次过来邀请,柳居直只是不去,紫竹也总是拒绝。刘荀自觉没趣,渐渐地也淡漠了下来。

 

   一年以后。石心伍正在柳府做事,忽然马既进来说:“石大爷,外面一位青年求见您老人家!”

   石心伍道:“马老弟,你可不要开我玩笑!”

   马既认认真真地说:“你偌大一把年纪,我哪里敢与你玩笑?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自己去门外看看!

   石心伍见他说得认真,只得来到大门边。远远地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像极了自己的小儿子石林,正在大门外面守候,于是急急忙忙地走了过去。

   那人正是石林。他父亲出来,立即迎面扑了过来,刚刚叫得一声“爹爹!”便“咚”地一声跪在地下,顿时泪如雨下。

   石心伍将儿子拉起来,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老泪纵横地问:“孩子,你果然就在嘉州?”

   石林哭泣道:“我被蜀军俘虏以后,一直就在嘉州军营之中。

   石心伍颤悠悠地问:“儿呀,这些年来你可是吃够了苦头?

   石林道:“我一直负责监管大佛维修工程,倒没有吃过什么大亏,还跟工地上的匠人学了一身雕刻佛像技艺。

   石心伍听说,这才放下了心来。

   石林道:“前几天,我听得人们传说,您在柳都吏府中做事。我今天过来打听,果然您老人家在此。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川中的?

   石心伍叹了一口气说:“你走不久,两个哥哥战死,两个嫂子也没了。你娘又气又怕,过了不久也病死了。家乡一带常遭战乱,我只得带了你妹子入川寻找你,准备落脚蜀中

   石林着急地说:“遥遥数千里,兵荒马乱的,你们老的老,小的小,如何走得过来?”

   石心伍道:“我们好不容易走到奉节城,瘟疫流行起来,你的小妹子便病死在那里。我一个人赶路,在金鸡岭下,又被高强掳掠上了金鸡岭。好在副寨主唐牧为人善良,留下我在山寨中做个煮饭的伙计,因此我在山寨上混了两年。

   石林道:“您老人家又怎么进柳府呢?

   石心伍道:“金鸡岭贼巢打破以后,紫竹姑娘见我老迈,不能从军,便央求柳大人将我收留下来,在柳府中做些杂务事情,让我老了有个依靠。

   石林道:“你就没有打听过我的下落?”

   石心伍道:“战乱年间,茫茫人海,从何打听?今天你自己寻上门来,这倒是菩萨保佑,让我们父子团聚

   佛婆、紫竹听说石心伍的儿子寻了过来,急忙出来探望。

   石心伍立即叫石林上前给她们跪拜行礼。

   佛婆道:“小伙子,不要多礼!你们父子团聚,这是观世音菩萨菩萨的保佑,真是值得庆贺!就请小伙子在府中坐坐吧!

   石林道:“柳大人府上,小人怎敢随便打扰?

   紫竹道:“我舅舅最是怜老恤贫!他知道你过来,一定会非常欢喜。你就进来坐坐吧!

   石心伍道:们都是你爹爹的主人,也对我特别关照。好歹你要进去,等会儿见见柳大人,感谢收留爹爹的恩德!

   石林只得跟随他们入内。王良见了,立即请了石林在客厅中坐下。杏花儿急忙端了几杯热茶出来献上。

   过了一会儿,柳范回来。

   石心伍急忙叫石林上前给柳范磕头。

   柳范诧异道:“这不是军营中的石林吗?你与石心伍是怎么一回事情?

   紫竹向柳范说了石心伍父子团聚的事情,最后说道:“舅舅,外甥女有个不情之请,还求舅舅答应。”

   柳范说道:“但说无妨!”

   紫竹道:“我想请舅舅将石林一并收留府中,让他们父子俩永不分散。不知道舅舅意下如何?

   柳范道:“此事何难?石林既是嘉州城中军人,明日我与刘大人说过,就将他拨在我府里当差,岂不是一方二便!”

   紫竹听了,好不欢喜。

   石心伍父子再三拜谢。

   柳范回来得晚了,主动向大家解释:“夜郎、南诏两个蛮夷小国,最近竟然准备进攻嘉州。有关防务方面的事情,我同刘大人、史大人商议,因此回来得晚了。

   紫竹问:“这么说起来,嘉州岂不是很危险了?”

   柳范道:“你们放心,嘉州绝对丢不了。”

   紫竹心中一动,竟然有了离去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