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下卷 · 第八十五章  

2017-01-03 16:49:37|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在历史上是建过好几次国都的,照规矩说,关于兴衰陈迹,一定很多。但是成都也和中国其他建过都的城池一样,所经的兵燹太多了,而尤以明末清初,盖当西历十七世纪开头,着陕西张献忠先生无识无知的那么一次空前大破坏之后,纵然以前还遗留了一些残迹,也如大水冲洗过的一样。你还想寻觅五担山吗?没有了。你还想寻找扬子云的读书台吗?没有了。你还想寻找丞相祠堂吗?没有了。你还想寻找浣纱溪和工部草堂吗?自然也没有了。——近今有的全是清初改筑城垣之后,民有余力,因而发生了一种思古之幽情,想象而点缀之的。——全没有了,诚如大水冲洗过的一样。

及至康熙年间,四川布政使司和钦命的川陕总督,重新由保宁迁入成都,披荆斩棘,重新把成都收拾出来,作为四川全省的都会,据典籍所载,中间已旷废过一十八年;人烟是没有了,废城之中,但有成群的虎狼。又说,大慈寺的和尚清除水井时,井中全填满了人骨。待到重新成为全省政治枢纽之地,移民渐多,数年之间,又居然繁盛起来。然而可以指数的古迹,则只有一座烧毁了,仅仅剩下三个琉璃砖洞的明蜀王宫的宫门;和在宫门之南,相距百余丈远处,横跨御河而过的三道宽大的石桥;和中间大桥南头,一对丈许高的石狮;和又在御河之南百余丈远处,一道高约三丈,长约二十余丈,涂成红色的王宫照壁。张献忠先生为何还肯剩下这么多的建筑物,不完全破坏了才走?据说,是他开拔甚急,只以油浸锦绣将宫外华表包裹着烧断后,实在来不及再拆毁这些了,因此,才得将这王宫故址遗留给清朝官吏,规画修造出一座很像样的贡院,作为三年大比,抡才选士时的尊严地方。

  设想贡院建筑之初,从大门直到红照壁,二三百丈之地,一片空旷,站在三桥上,向北望去,宫墙巍然,碧琉璃砖带映着夕阳,却是何等景色!宫门之上,高楼杰阁,宫门之外,复有大池两个,小石桥跨之,御沟之水,潺潺流过。桥南大石坊一道,刻着为国求贤四个大字,东向的石坊刻着腾蛟,西向则是起凤。不必走进宫门,这气象实在已够尊严!

  如其你进了宫门,你的眼界更好了。迎面是一道三楹的高二门。这便是考试时点名授卷的龙门。极宽广的院子,全是绝大石板平铺的地面。二门进去,又是一片青砖铺地的广场,当中巍然峙立,而气象甚为雄壮的,是一座纯然北京营造方式的六楹两重的明远楼。楼北,青砖广场更大了,每当考试时,木板矮屋,编着天地元黄号头,东西分列成若干小巷的考棚,就在这个地方。直北上去,和明远楼遥遥相对的,是为至公堂。据说,堂基就是蜀王宫的宝殿。却也不错,一直到现在,那地面上尚剩有三四十枚绝大的石础,你可以想到当十五世纪,王宫初建时,光是殿柱,便是一人合抱不了的巨材。贡院的至公堂,诚然不如当年王宫宝殿,但那营造也够堂皇富丽了。正堂三楹之外,是彩画的卷篷高轩,轩之外,是护有雕花石栏的露台、台高于考棚广场五尺许,当中是一块镂刻融纹的石阶,临陛一道石坊,刻着抡才谕旨,蓝地金字,颇为辉煌。东西各有石阶两道,一直通将下去,扶手石栏也是镂有花纹的。

  至公堂后,除了正副主考和各帘官的院落厅堂而外,还有一个绝大池塘,据说,便是唐时摩诃池的遗迹。此外,空旷之地还多,西边内墙之外,是丰豫仓;北边内墙之外,是鼓铸制钱的宝川局;东北角内墙之外,是宝川局积年弃存的炭渣堆;在平坦的成都城内,尚为制度所限,不许建筑高楼的时代,这炭渣堆却也算得一个高地,登到顶尖,在天气晴和时,东可以望见五十里外青葱如黛的龙泉山。西可以望见百里远近,时有积雪的玉垒山,少所见的成都人,便呼之为煤山,正北由宝川局出去,才是宫墙的后宰门。

  就是由上帝手创的山川陵谷,还有绝大变迁的时候,自然更无论于人之创造了。所以自光绪末年,废止科举以来,贡院的内外已是大变而特变。首先红照壁就变成若干家铺子的后墙,韦陀堂和三桥之南,以前搭盖席篷的临时铺子,和贫民居住的地方,全变成了整整齐齐的瓦屋街道。而两个大石狮也挤进了人家,把它那怪模样的脸,直贴在人家的后壁上,三桥之北,也渐成街市,而皇城坝更成了回教徒出售牛肉的有名地方。

  通达金河的御沟早已污塞,只管红桥亭臭水渠边,还剩有一块足以供人怀想的石头,刻着不许打鱼,而大雨积潦时,到底还有点沟的作用。而在为国求贤的石坊前后左右,全变成了医卜星相,以及卖武打、卖西洋景、打金钱板等等的会场,成都人呼之为扯诳坝者是也。

  贡院里边,虽然从大门进去,直到至公堂,规模仍旧,可是壁坏窗欹,丹漆剥落,也没有人再留心了。并且其余地方全变了学堂,有留学预备学堂,有通省师范学堂,有工科学堂,有补习学堂。房屋全变了样式,自不必说,日本是我们维新的前辈,日本的学堂是如何布置,我们也应该如何布置,便是绝好的推光漆的木板壁,也拆脱了,而易以中间空着尺把宽的间隙,两面涂以泥壁,垩以青灰,界画出来,骗人骗己的说是砖砌的东西,雕花的窗棂也卸去了,而易以极不坚固,并且从不能关闭严密,起初尚嵌以玻璃,玻璃碎了,依然糊以白纸的极不好看的窗子。摩诃池或者是可靠的古迹,然而于维新无干,也积渐由渣滓的填塞,变为实用的操场了。

  明明是蜀王故宫,明明是贡院,而民间却偏要尊称之为皇城。故其左近,乃有东西华门街,东西御街,东西御河沿,以及后宰门街,各种连带而及的名称。

  辛亥年成都独立时的军政府,恰就选在这个皇城里。初六日上午,已有许多人在里面布置,灯彩等不必说,大门城墙壁上悬挂的许多长招牌,也全取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