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下卷 · 第八十二章  

2017-01-03 16:59:16|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立自治,既然在谘议局公布过了,那能因为一点周折,便废然而返。再向众宣布:“前途困难甚大,我们不独立了。”岂不成了儿戏?岂不要令一般人耻笑绅士们太没有力量了?再而周凤翔也说:“干大事的,那有只会走平路,而不肯爬坡坎之理。并且赵季帅好好的请我们独立自治,他自然有种种的要求,我们总要给他一种优待,和一种保障,也才使他能够安心。于今要望他无条件的就把事情交出,自然不行。我看,大家还是把孝怀找来商量一下,等他来转环,倒是一个办法。”

  大家果然把气愤压抑下去,一面把周善培找来,一面又叫邵明叔去会晤那姓吴的,结果才探得了赵尔丰的真意所在,的确有如周紫庭之言,他是害怕一旦把事交出,什么都没有保障,而川绅当中,同他是仇人的又很多,那时有人寻仇报复起来,谁能保护他?所以他希望先得一种保障的条件。其次,就是他实在不愿意交了事就进川边去,因为他的四少爷曾这样致过疑虑:“倘若把咱们骗出关去,他们把打箭炉扼住,兵饷经费,一文不给,那不把咱们困死了?如要杀出,他们大兵重重,那能一下就打得到成都。立刻要咱们走,那不行!不如仍旧驻扎在衙门里,看他们如何干法,若是干不了,咱们出头来重振旗鼓,也容易些。”

  于是几个绅士密议了一番,便决定先拟几个独立条件,交给赵尔丰去审核。要是可以,就请他画诺,绅士们便好出来组织。这就是当年所谓的“绅定四川独立条件,”是一位在日本学过法律的大竹人陈崇基号子立的手笔。条款都经众人斟酌过,据说并无遗憾。它的全文是:

  一、现因时世迫切,请帅出示晓谕人民,川中一切行政事宜,交由川人自办,暂交谘议局代表蒲殿俊管理。

  二、督印交藩库封存,由川人择期宣告独立。

  三、移交以前,所有一切军队,请帅酌量并和,务求统一。

  四、西藏为四川屏蔽,望帅担保全四川之心。仍遵朝命赴边,办理边务事宜。所有兵饷及行政经费,概由川人担任。

  五、宣告之后,仍请帅暂缓赴边,以便遇事商求援助指导。

  六、军提都统各宪,由绅面达。事后,如愿驻川,仍待以相当敬礼,如欲回籍,需用川资,由川人从厚致送。

  七、驻防旗饷,照旧发给,事后,再为妥筹生计。

  八、凡行政司法各官,仍希照常办事,不愿留者,听其自便。

  九、凡省中文武官吏,力为保护,不得侵犯自由,不许人民挟忿寻仇。

  十、请帅即饬巡警署,不必干涉报馆议论,以便先事开导,免致临时惶骇。

  十一、自宣告之后,无论满蒙回藏,与汉人一律待遇,不分畛域。

  此外,还附了一条军政府组织的概略。军政府内,设都督副都督各一人,其下分设军政、司法,财政、民政、学务、实业、交通、外务、盐政十部,军政府下,又设兵备、教练二处;其余局所,暂仍其旧。这一条,算是请教的性质,并不必要他核定。

  据说,这十一条的用意,都很细密。面子完全给了赵尔丰,第九条,不但给了他一个人的保障,就连其他不放心的人,全可放心。而重要的第五条,自然更合了他的意。他们难道不知道赵尔丰之不肯交了事就走,是存有观望之意?容他盘踞在心腹之地,岂不是等于在卧榻之侧,养了一只猛虎?他们到底也思索过来,一定要他走开,远远的滚到川边去,自然是好事,但是也有坏处;因为川边是时,尚有边军数营,是赵尔丰交与他的参谋西昌举人傅嵩炢统领着在,他这一去,又要挑选若干营精兵,如其再把那强悍的蛮兵全招抚了,他的威力还可侮吗?倘若大局稍有变动,他统着全部大军从川边杀出,谁能抵当得住?倒不如就利用他不想走的计策,让他住在省城,佯为优礼,他没有兵权在手上,也就不能做什么了。他们尤其相信的,只要他把事情交出了,便是一个闲员,无权无勇的,敢做什么?

  但是,赵尔丰到底也自有他的打算。一则,泸州也独立了。称为川南军政府,正都督凭公推举,仍是原任永宁道道台姓刘的,副都督是泸州绅士姓温的;知道形势所趋,越发的不利,说不定数日之后,东门外的牛市口,南门外的红牌楼,西门外的五里墩,北门外的凤凰山,都会宣布独立自治,而成立军政府了。二则,也看出绅士们急于要独立,大有欲罢不能之势,他正好在这中间,大做其文章。三则,就从条件之上,看出一群老酸,并无多大的阅历,只晓得如狂如疯闹独立,而要求自己宣布交印,却于最要紧的兵权财权,如何接受,竟自没有打算到。于是他得意了,便安排了一下,定于次日,十月初五,再召集官绅,仍在制台衙门大花厅上,会商独立。

  人众到齐,“绅定四川独立条件”由绅士先提出来朗读了一遍。自将军以下,都觉得这已很好了,别省独立之际,对于旧日官吏,不是戕杀,便是驱逐,那能像四川这样优待保护?并且答应行政司法各官,都能蝉联?或者是戏文中早安排定了的情节罢?杨嘉绅先就说:“绅士们既是如此优待原任官吏,那我便甘愿留任,帮忙到底。待兄弟下去后,就通饬各局,照常办事好了!”而田徵葵却挺身站起,很庄重的向着赵尔丰喊道:“大帅,这事到底还须审慎!倘然听信他们甜言蜜语,把政权兵柄一概移交出去,我们在此跟随大帅效力的,那能人人讨好川绅!从今以后,我们的生命财产,便全在别人的掌握中,要斩要杀,还能有我们分辩的地步?这不但我辈如此,就大帅的本身,仍一样的呀!”

  他喊得那么有力,那么动人,赵尔丰好像被他提醒了似的,果蹙起眉头,不再说什么,而一众官吏也一齐为之动了容。

  绅士里面,赶快站了几个人起来,极力保证说,这是过虑的话;四川的绅士,不比别省,向来就没有仇视官吏的举动,何况这次还处处要仰仗各公?“如其果像田观察所说,那吗,四川绅士就太无人格了!”

  后来,还是由周善培、杨嘉绅、尹良等出头调停,认为大势所趋如此,纵要坚持不交,也不可能了。不若趁众绅在此,再由官方提出若干条件,交绅方认可,以为交卸后的保障。赵尔丰方才打起精神,和一众官员即席拟定了“官定四川独立条件”一十九条:

一、不排满人。

二、安置旗民生计。

  三、不论本省人外省人视同一律。

  四、不准仇官,及有他项侮辱言动。

  五、保护外国人。

  六、保护商界。

  七、不准报复。(此次战争日久,官兵民匪,皆有伤亡,以后无论何人,不准互相报复。)

  八、不准仇杀。(此在军事以外,指个人私仇而言。)

  九、不准劫狱。

  十、不准抢掳。

  十一、不准烧杀。

  以上十一条,违者,严行惩办。

  十二、万众一心,同维大局。

  十三、谨守秩序,实行文明。

  十四、旗兵现练三营,统归陆军统制管理。

  十五、所有一切军队,除选带边军外,悉交第十七镇朱统制官接管。

  十六、边务常年经费及兵饷,共银一百二十万两,由川担任。

  十七、边务如须扩充,军备饷械子弹,由川协助。

  十八、除原有边军外,应再选带八营。

  十九、藏款仍照旧协济。

  官定条件,前十三条,一望而知是借来陪衬的,而主要则在最后六条。一是把川边的事稳了又稳,一是最主要的把兵权分掌在赵朱二人的手上。赵尔丰不能完全没有兵权,自不必讲,而朱庆澜虽是新派,虽不是自己的死党,到底是清朝旧吏,曾有同官之雅,不怕他一有兵权,便作威福。其次,到底是浙江人,令他加入新政府去,总难与四川人同恶共济,并且还可隐为旧日同僚,和外省作宦于此的护符。还有,他的为人,向来驯谨,叫他执掌兵权,尚可隐然操纵。这下,更可不怕川绅如何了。

  当时在座各绅,又何尝没有见及于此?但是,第一,要赶快把事情结束,恐怕迟久生变。第二,因为目下各种人材似乎皆备,独无带兵的大将,要是一下将兵权拿过来,一众书生,真不知如何耍法。第三,朱庆澜气味尚好,似乎还可暂时相信。第四,条件本是写在纸上的,即令盖了脚手印,将来只要握了权柄,要翻脸不承认,还不是可以的。因此种种,大家不待再磋商,只把眼色交换了一下,便欣然认可了,并说:“督帅思虑周到,以后遇事真要恳求切实指点了!”

  然后,才议决了,制台衙门的事情和印,准于初七日午全交蒲殿俊接管。绅士方面即刻便组织去了。

  会议之后,田徵葵虽然佩服他大帅的妙计,但是他和朱庆澜向来就不甚对,心想:“自今以后,所有的兵权全在老朱手上,大帅说是遴选边军八营,设若他故意安插一些他的心腹,那将来一定弄到不服指挥,反而受了他的累了。”于是,他便赶紧下了个密谕,示意城内全数十一营巡防,纷纷上禀,表示不愿同着陆军旗兵巡警等投诚新政府,如其不能再跟随大帅效力,那就宁可全体缴械回乡,至死也不敢辜负大帅平日养育之恩。

  因此,赵尔丰便函告蒲殿俊朱庆澜,说明巡防兵全体的请求,似乎不好故意违反。为今之计,只有把这十一营全拨为边军,全交与统领李克昌统带,并一齐调到制台衙门,和左近各街的庙宇祠堂公所等处驻扎着。因这原故,便在藩库提取大锭银子二十五万两,以作边兵的经费。

  赵尔丰虽说把政权交出,让四川人独立自治了,但就大体而论,到底没有受什么损害,自己乐得躲在幕后,休息着冷眼旁观。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