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中卷 · 第六十二章  

2017-01-03 18:24:04|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时候,楚子材高高兴兴的走了回来,一进侧门,便高声唤着道:“表婶,表叔,不虚此行,我已把房子跟你们看好了!”

  大家走进书房坐下,他正要细细讲述他找房子的经过。他很难得给人家帮过什么忙,偶尔帮一次忙,他是很高兴的,倒也并非自伐其功,不过总感觉有细说一番的需要。

  他表婶忽然止住他道:“不忙说,你家里有信来了,这是你顶挂心的事,我想一定是平安竹报,你看了再说。”

  信是他刚走后邮差送来的。如其不是他表婶阻拦着说:“人家的家信,何必去拆呢?”她自幼就养成了这个在中国很稀有的美德。这由于她父亲告诉过她一件亲身经历的事情:他也是同别人一样,曾随随便便拆过一个朋友的家信,看见了不应该看见的他朋友的阴私,他朋友就因此同他吵一架,绝了交。这是他平生恨事,常常引来告诫子女,说别人的信不可乱拆,别人的抽屉不可乱翻,甚至别人写的东西,不给你看,你也不可估抢去看。他的子女也竟自与众不同的把他的话奉行了。

  黄澜生没有这种美德,他早想开这信拆了看的。倒不是为的看别人的隐私,他以为由新津寄来,总有一些确实新闻的。

  信封是土白纸做的,凭中那根红纸信条,犹然是另外粘上去的。楚子材一看见信封就诧异道:“咋个会是王文炳的笔迹呢?”

  连忙拆开封口,把信纸——就是寻常用来写字的白纸。——抽出,才看了两行,就跳起来叫道:“爸爸带了重伤了!爸爸带了重伤了!”便呜呜的哭了起来道:“我看不下去了!”

  黄澜生夫妇也大吃一惊,齐走了过来,从他那打抖的手上,把信纸接过去。

  黄澜生念道:“用儿知悉,顷得汝手禀,知汝安居黄表叔家,甚慰!县城虽经战事,幸陆军进城,治安尚好。惟汝父因周鸿勋退走,乱兵抢劫行李,受有枪伤在头。伤势极重,当时流血过多,抬运回家,业已人事不省。请南街胡外科医治,包扎敷药,近幸稍好,日吃稀饭三碗。但年老,血气就衰,何日方能痊愈,胡外科不肯说。汝父久未得汝信息,已甚悬盼,今在伤病中,望汝归来之情更甚。闻路上兵马虽多,行旅无阻,汝得信后,可速告假归来,至要至要!我与汝妹均好,汝姊家亦无恙,亲友都好,只外公不幸被乱兵所杀,令人悲伤!汝同学王君,系我留在家中,俟汝归后再去。汝父闻写信召汝归家,面有喜色,自云:见汝一面而死,方能瞑目。知汝素笃孝思,望即刻治装,勿再稽迟!此谕。汝母白。炳代笔致意。八月二十二日夜。”

  他便哭闹道:“我真该死!为啥不早走呢?爸爸那么……那么重的伤,赶回去,还看得见吗?”

  黄澜生劝道:“子材,子材,镇定点!你令尊的伤,我想必不要紧,已经能够吃稀饭了,定有起色。不过想你回去是真的,王文炳写信时,不免故意写凶点,好使你立刻就走。”

  他太太也说:“一定是这样的!你就这样哭闹,有啥用处呢?”

  两个孩子同菊花都跑了出来,呆呆的把他瞅着。

  他依然哭着闹道:“我想不过!我该早点回去的!”

  黄澜生还在劝,他太太却马起脸的说道:“你尽劝他做啥?你还不明白吗?他正怪我们十九那天把他留拐了哩!罗升!立刻就去跟表少爷雇一乘下乡轿子,过新津,要两班人,明天一早起身,轿钱多少,在我这里来拿!”

  楚子材虽然不哭闹了,他表婶却气冲冲的走过那边房间去了。走出房门还说:“这回我再不留你了!下次你上省时,也不要再到我这里来,算了罢!”

  黄澜生躺在炕床上,不发一言。

  两个孩子和菊花仍呆呆的把他瞅着。

  夜色已是侵入了房间,把它的黑幕张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