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中卷 · 第五十二章  

2017-01-03 19:47:09|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子材挟着一种说不出的愉快,兴匆匆的跑回黄家,正碰着在吃午饭。因为有孙雅堂在座,黄太太特别叫老张炒了两样好菜,又特别为他在皇城坝买了一只又肥又嫩,味道又好的烟薰鸭子,这是他顶喜欢的。

  孙雅堂把酒杯向楚子材一举道:“子材老表,先干三杯,我告诉你一件好新闻。”

  黄太太笑道:“他笑得这样合不拢口。一定是晓得了!你是不是已经晓得了?”

  “啥子事?若是说的岑春煊的告示,那我是看过了。真做得动人!大家叫我念,我几乎念不下去,听的人全是流眼抹泪的。”

  孙雅堂道:“我们正在议论他这篇东西。你说他文章做得好,做得动人,不错,文章诚然好,然而以我们办公事的人看来,却不对。第一,不合格式,他到底是个钦差大人啦,朝廷名器所重,理应自称本大臣才是对的。怎吗对百姓说起话来,春煊春煊的称着名字,这不是把朝命也看轻了,把自己的身份也看低了?那他将来来了,不是这个也可喊他岑春煊?那个也可喊他岑春煊?我们上点年纪的,是他的父老,你们是他的子弟,那简直是一家人了,岂不是笑话?……”

  楚子材很不以他的话为然,但自己又不懂得这些,不好驳他。

  黄澜生大概与他的意见一样,便摇摇头道:“我始终不以你的话为然。《御批通鉴》上,明明载着,汉王入关,与秦父老约法三章;项王率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可见这是古人已经用过的,并不算杜撰。至于向着百姓自称名字,也为的这样说起来才觉亲切有味,要在《通鉴》上找,也一定有例的,并不算咋个失格。”

  “你还是论的文章,并非官场公事。要是你署过实缺,你就晓得了。不合公事格式的,凭你文章再做得好,再会用古人的话,再会使寻常百姓们堕泪,然而在我们内行看来,总觉可笑。你不忙同我争,我再指出他一点毛病来你看。子材老表,你既是念过他的告示,总还记得大意,我问你,你从他告示上,看得出他到四川来,到底是啥职衔?是四川总督吗?是查办此次事件的钦差大臣呢?通篇文章,我记得只说了一句很空洞的一奉朝命,到底朝命的是啥子呢?你既然要来管四川的事,到底也该把你的职衔告诉跟众人晓得啦!”

  他顿了一顿,看见黄澜生只顾去啃鸭子骨头,没一句话驳他。他懂得他是占了优胜了,便也拈了一块鸭腿,一面撕着,一面得意的说道:“是不是应该如此啰?所以我说,做公事文章就要合公事文章的格,断乎不能乱来。岑宫保的幕府里,不知找的是那些朋友,怎吗头一下就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我倒说句真话,他若不多找几个内行办公事,我看他这趟差使,一定要栽斤斗的。澜生,不是我们当朋友的自己吹嘘,吃这碗饭还是不很容易,东家的前程如何,就在我们当朋友的手上,只要公事办得落教,天下少出多少事!”

  黄太太笑道:“冬瓜花,南瓜花,人家不夸自己夸。”

  两个孩子哈哈大笑起来道:“妈妈背错了,人家说的是丝瓜花,南瓜花,人家不夸自己夸!”

  孙雅堂面不改色的笑道:“二姑奶奶的嘴真不让人!在你跟前,就是张仪苏秦,也无所施其技了,我何人斯,敢自夸吗?哈哈!”

  然后话头一转,便说到了赵尔丰。

  黄澜生道:“我从徐大令那里听来,赵季鹤这几天的气真大。二十七那天,院门口失火,烧了一间房子。路子善很是高兴,力说是居民通匪,有意放火。把火头姓饶的,送到警局,叫严追党羽。后经徐观察亲自讯明,并非通匪。街邻又递禀请保。说饶姓住此已八九十年,又有家产,何至通匪放火,自干罪戾?如其以通匪办罪,那吗,凡是挨近制台衙门的人家,都只好搬走。徐观察以为是小事,竟自把火头放了,只叫把各街凉棚撤去,不许再卖洋油。办理本没有错,只是没有把此事禀报到院,今天上院,就着了一顿臭训,说是好!你们都会做好人,只有我姓赵的是恶人!我就恶到底,看什么人敢来奈何我!并且立刻下公事,叫各警局区官,以后有事,直禀院上,不必再由道里转。这简直不跟徐观察的面子了,所以他一下来,就请了病假。”

  孙雅堂道:“我在局里已听见了。赵季帅的话,大概就切指着岑宫保而言。你还不晓得,岑宫保那告示,二十六就寄到了。另外还有一通电文,是打跟全省地方官的。大意说官应爱民,如其真非乱民,不得妄加捕治。其因乱事拘拿在先者,于地方秩序恢复后,应详查情节轻重,轻者量予保释,重者亦只许暂行羁留,候其来川,再行判决。不得擅行杀戮,并不许贪功生事,如不奉行,定予严惩。这通文告简直把赵季帅的权去了大半,所以一直压着,至今未发。只是为啥子又把那篇文章刊贴出来?这又会惹起许多意外的!”

  黄澜生道:“这一定是知道的已多,压不住了。雅堂,你是长于论事的,你且想想,赵季鹤如今作何举措呢!”

  “我想,他既把岑宫保的文章拿了出来,他一定要赶快做几件收买民心的事,或是把攻打温江,新津,灌县,以及东路的兵队,全调回省。说不定还要出一张像样的告示,以舒缓民心,等岑宫保来了再说。”

  “他昨天不是已经出了一张,倒填七月二十四日的告示?申说谣传洗剿之非,他向来就是主张抚的,只要释兵弃甲,便为良民。这已经不能取信于人了,还出告示做啥?”

  “不然,昨天的告示是他预留地步,特为将来岑宫保调查时而设。我所说的告示是,切切实实为他自己表白心地而设。这不可混而为一。”

  黄太太道:“请酒好了!别人的事情,把你两个忙得连酒都忘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