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中卷 · 第四十九章  

2017-01-03 19:56:12|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子材自从听见黄表叔由局上听来的真实消息,说新津县已被同志军联合驻防的巡防军一营占据了,是七月二十三日,在十六日簇桥大战后刚刚七天的事。他就慌张了,四处去打听,一直到第二天他打听明白了,从学堂回到黄家,一进门就笑着问黄太太:“表叔哩,还没回来吗?”

  “怕快了,此时已经三点半了!你这样高兴,是不是路上通了,你好回去?”她说话时,脸是那样紧弸弸的,没一点笑意。

  他晓得还是昨夜的宿气未消。他也深悔不该说得那样老实,硬说拼命也要回家去看看。新津一变,家里不晓得成了个什么样儿?他在二十虽发了一封信回去,说省城没事,他也平安,叫父亲母亲妹妹不要操心他。但这信未必寄得到,听说邮政已经停班,那吗,家里的人定然在那边焦心他了。如今新津又有了事,他也很焦心,只要路上有人走,他是决计要回去的,死也死在家里的好些。起初,她尚劝他不要如此焦法,她这里又何尝不可算是他的家哩,他父母妹妹爱他焦心他,未必能像她之爱他焦心他。“那两天你没有回来时,我才焦得要死哩!说老实话,我想邦娃子,还没有想你想得很些,现在,明明晓得新津变乱了,你偏偏要跑回去。外州县的城,又是那样小法,一下乱杀起来,那能像省城,随便咋个,都可逃脱。那不是更会把我焦死了?我劝你把思家的念头丢冷点,慢慢打听消息,不要这样的急法!”还那样亲热的捏着他的手。

  然而他太老实了,他竟不懂得讲爱情的人,是一切都该牺牲了不顾的,父母兄弟姊妹,一切一切,都该忘记;住在心坎上的,只有所爱的人,这才能叫作迷恋。她不是议论过唐明皇连江山都不要了吗?她要她所爱的男子们都能这样,她才满足。然而他太老实了,不会假意的消灭了他的天性,而竟披心露胆的说,他断乎不能把思家的念头冷下去。他父母妹妹真个很爱他,他也真个很爱他们的。她因此才大怒了,把手一摔道:“那吗,滚回去!立刻就滚!我把你看清楚了,还不是同别的人一样,对我那有一点良心?平日说得多好,一到过经过脉时,就原神毕露了!也好,我也不稀罕你这样一个人!你快回家去,你们爹妈妹妹等着你在,你快回去,死在一堆!唉!我才悖时,又遇了个没良心的!”她脸都青了,一直奔回房去,让他诚惶诚恐的呆在书房里。

  他几乎思索了大半夜,实在不懂得她这个人是怎样的心肠。“何以连人家的天性之爱,都不准有?这是那部书上说的?”他又仔细寻思她的这种举动,到底是憎是爱?“是憎哩,她不会想把我独自霸住,连父母都不许我想。爱哩,她应该体贴我是如何的焦心,应该劝我设法回去看看才是对的。唉!她这个人,这样的只知有己,不知有人,既闹翻了,就算了罢!”他于是又想起了李春霆劝他的话:对女人不可太认真,认真了自己要吃亏的。

  到次早吃早饭时,她是那样不睬不瞅的,他也只顾同表叔说话,议论新津的事情。黄澜生答应了,下局后到筹防局和陆军科的同寅处去打听,叫他也到他们同乡和股东招待所去走走。并且说:“如其路上走得,你倒该回去看看。吴凤梧好久没有信来,王君又在新津,这回事实,该不是他们干的?”他感激表叔的关切,他对于她更加了不了然的地方。偷眼去看她时,她仍是那样坚决的,自信的,冷淡的。

  此刻,幸而她还答应了他的问话,比起吃早饭时,就温和多了,虽然宿气未消,脸上是那样紧弸弸的没一点笑容。

  如其她一直不理他,或许他真个要“算了”,这样一来,他连忙左右一看,小孩同底下人都不在旁边,遂涎着脸,一连作了三个揖道:“不要呕气了!是侄儿的不是,你老人家素来大量,何犯着同一个大娃娃淘气呢?”

  “碰你妈的鬼!那个要看你这些鬼把戏?你默到我是那些小家人户的下贱女人呀!由你鬼混一阵,就没事了?”她还是那样气冲冲的,一扭身就走了进去。这是意外的打击,他真有点不能忍受。虽然农人的卑怯性支配着他,不许他有什么异动,但是男子的自尊心到底要倔强些,正怂恿着他冲进去,拼着同她闹一场,彼此丢开,毕竟留一点脸面。

  忽然她又掀开门帘,向他一笑道:“站在那里做啥子?不叫菊花打洗脸水洗个脸!你看哟!一头的大汗,太可怜了!”

  这种一冷一热,冷得有如置之冰窖,热得又像把他烘在火盆边的待遇,半月以来这是第三次了。每次的结果,老是一样:她恢复了故常,他则噙着眼泪的笑起来。

  他然后才细说他所打听来的:巡防兵管带周鸿勋同同志军联合了。新津县知县同经征局委员,全被他拘禁起来,他称了大统领。侯保斋也被他们请了出来,当了南路总领。“我想外公既出来了,我们家里还有啥子不放心的,即使路上已通,我还是不回去了!”

  “为啥不回去呢?我今天在你们走后,仔细想了来,把你生生留在这里,实在是不对。人总要身心如一才好啦!你身子只管在这里,你的心却在新津那方,于你是苦事,于我也没有好处。并且我们的事,也太胡闹了,那能卿卿我我的守得到死?第一,行辈不同;第二,年龄不相当,我比你大这么多,纵然我就当了寡妇,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的,顶多四年五年,我也老了,你的父母岂能不跟你娶亲的?所以到了将来,总是一别。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何必尽这样你舍不得我,我舍不得你的缠绵?倒不如早点打主意,大家都冷淡一点,久而久之,便都忘记了。如其你老住在我这里,随时在见面,随时在说话,要说丢冷淡,真是不容易的事!不说你做不到,就我做到了,你也难受。倒不如你借这机会,回新津去。我看这半年也不会开课的,趁着这半年,我不想你,你也不要想我,或者你明年上省时,我们就忘记了。情啦爱啦,从此休提,我仍然是你可尊可敬的表婶,你仍然是我规规矩矩的表侄,还是像六月以前的样子,岂不是好?”

  他的眼睛鼓得有铜铃大,定定把她看着。她并不像在说气话,脸色那样和平,声音那样温柔,言词那样委婉,态度又那样庄重。他心里好像插了一把刀,一直说不出话,只觉嘴角有点掣动,一股很酸的感觉,从心口一直涌上了鼻端。李春霆的话,全抛在东洋大海去了。

  她看着他笑了笑道:“真是大娃娃了!连这种有道理的话,都听得要哭了,羞不羞啰?”

  他直着喉咙叫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你就这样的绝情呀!”

  “你叫唤啥子?你怕别人听不见吗?告诉你,我并不是绝情人,我只是替你在打算。你比我年轻得多,将来可以好好娶一门亲的;就要找情人,有年轻,有好看的,何必一定要缠绵我?我一转眼就要老的,岂不把你委误了?”

  他粗鲁的将她两膀紧紧握住,咬着牙巴说道:“你就老到七十岁,我还是这样的,只要你不丢我!”

  黄澜生回来了,他照规矩一走到侧门,就要大声的喊他的女儿道:“我的……那个……小八哥儿呢?”

  他连忙跑到堂屋外面来道:“表叔才回来吗?我已打听清楚,路上不通哩!”

  黄澜生一面脱马褂,一面说道:“当然不通,今天已发了大兵了!我在陆军科徐大令那里,已晓得了,这回新津的变乱,实在不可小视。旧县的陆军营房,花了十几万两才修好,已着周鸿勋的巡防兵踏成平地,存储的快枪几百支,过山炮几尊,连同枪弹炮弹,全被抢了。据双流县的探报,新津城里,连变了的巡防兵,同志军,以及邛蒲大一带的袍哥,共计足有三千多人,枪炮齐全。你的外公侯保斋,当了总领。”

  他的太太已走了出来,插嘴道:“子材已说过了。因为他外公出来,他就放了心,不再回去了。”

  两个人的眼光不期然的斗了一下。

  黄澜生点头说道:“倒用不着回去,一则大兵在途。新兵统制朱庆澜亲自出了马。啊!我还听见一个人说,此人倒也在督署中当了个差事,不晓得确不确实,他说,朱统制在城外打电话跟赵季鹤,报告南路民团和同志军颇为枭悍,须得厚加兵力。赵季鹤便打了个哈哈,答应他:你放心!这是他们的槽头猪的项脖里为槽头,猪壮待屠时,屠户们每有此调笑言曰:“它们的槽头血在胀了,我们给它放了罢!”——作者注血胀了,要我们给他放哩!这可见他是横了心了。我还没说完哩。”

  他接着便说侯保斋很行,很能干,事变之时,就下了个命令:只准搂抢枪炮,不准擅取商民半丝半缕,违者以军法从事,所以城内秩序很好,有钱的商人粮户,都甘愿捐钱以充军饷。并且举动很文明,知县同经征委员虽拘禁在学老师衙门,却是很受优待,同在县衙内一样。

  楚子材道:“我想侯外公和幺舅是做不出这些事的,一定是王文炳吴凤梧两个在那里牵线子。”

  黄澜生道:“我想也是如此。只可惜得不到他们的消息。现在开了千多陆军去了,不晓得他们抵得住不?”

  “一定抵得住。表叔,你还不晓得我们那里有句歌谣:走尽天下路,难过新津渡!新津县城,三面环水,像现在洪水天气,金马河羊马河几条河水,汇而为一,绕城流过。河面有五里宽,水势又溜又紧。水小时,分为三道,也是不好渡过。若是走邓公场去,由旧县到邓公场,先就是两渡急水。由邓公场到县,还不是被水隔住的?城后是有名的老君山保子山,树木很茂,虽不算个咋险峻,但是架起枪炮,任凭你有多少兵,总渡不过去的。我看赵尔丰要想把新津攻下,那可不容易。王文炳他们真有见识,老早就把这地方选好了,他们一定会布置的。”

  黄澜生道:“无怪乎徐大令说,新津失守之后,四少爷老田老王都有点着慌。还有一个顶秘密顶可喜的消息,我告诉你。这不但使那一般小鬼着了慌,就是赵季鹤老头子也着了慌了!现在还着老头闷住在,但是不两天就要闹明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