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中卷 · 第四十五章  

2017-01-03 20:11:51|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门外大桥上的战争,这比辛丑年红灯教扑进城来,与王藩台的亲兵在院门口的战争就有声光多了。不仅有声光,并且还博得全城人民的同情。

  也就因为人民太同情了,所以对于战争的传说,在东门方面的人是:“我爬在城墙垛子中间,亲眼看见的。同志会从芷泉正街开来,好大的声势呀!前头全是抬炮牛儿炮,后队才是枪。守城的陆军开了二百多人出去对敌,刚走到大桥,不提防同志会的抬炮就轰呀隆的打了过来,登时就把陆军打死了三十几个人。陆军自然也就跪下放枪,但是抬炮的火药烟子多大!把大桥那头全遮满了,陆军看不见,枪自然就乱放了,没有把同志会打死一个。抬炮连连的放,又把陆军打死了几个人,陆军算是打败了,退进城来。同志会一定因为人马还没有调齐,来的只是顶近的几个乡场上的,所以打了胜仗,还是退到牛市口场上去了。”

  那时较有生气的报纸,全在十五日下午着封闭了。商会办的《商会公报》,和一家比较温和的《通俗新报》,虽未封闭,但自己不敢出版。而十六日尚在出版的,就只有官印刷局发行的,专门称功颂德的纯官报的《成都日报》一张,关于战争,自然只字不提。

  因此之故,东门方面的消息,就只有口口相传,一传到西门方面,便成功为:“东门外的仗火好凶呀!同志会集合了几万人,连简州的同志会都连夜连晚的赶拢了。不晓得从那里得来的多少快枪,又有抬炮。抬炮是几个人抬着打的,一放出来,有簸箕大一圈火药,可以打到一里远,一抬炮,打得死好几个人。陆军巡防开了好几百人出去,从半夜就打起,我们半夜不是听见轰轰的雷响吗,那才不是雷响哩,是抬炮的声音。一直打到天亮,陆军死了一些,巡防兵死得顶多,支持不住,才由牛市口退了回来。同志会正在牛市口饱餐战饭,恐怕下午就要攻东门了!”

  东门战争的消息,比有报纸宣传的还快,还普遍,全城人心都希望同志会攻进城来,把昨天行凶的巡防兵一个一个的杀死。大家希望得,甚至连午饭都忘记吃了。时时提起耳朵来听,“怎么街上这样清静,同志会难道还没有进攻吗?”

  有好些人还特特绕了许多街口,躲过巡防兵把守不许人轻易走过的地方,溜到东门方面来看动静,还不是同北门西门南门各方面一样的路断人稀并无异状?

  其实,后来经过许久许久,事变境迁,大家的感情业已平伏之后,由东门外芷泉街那天躲在铺板后面,目击战争经过的居民,克实的述说起来,才知道使四川在二十五年中有了五百多次战争的开宗明义第一战的实情,原来是这么样的:

  东门外一些距城不远的乡场,在昨天中午过后,就得到了同志总会的通知。知道罗先生被抓去了,若不赶速来救,定然性命不保。于是各乡场的同志协会便不谋而合的,一面传信于较远的乡场,一面就把本场的团防集合拢来,向省城开来,要以他们的武力将赵屠户恐骇着,叫他把“我们的罗先生”放出来,他们也从未思索一下,这举动对不对?他们到底有没有这力量?他们也如城里的一般平民一样,只本着一腔热忱,拔足便走。不过城内平民,手上拿的是黄纸石印的先皇牌位,而他们拿的乃是防盗的利器:梭镖,南阳刀,羊角叉,以及顶近代的利器,从明朝遗留下来的明火枪,比明火枪大而声音顶响的,两人抬着走的抬炮。

  每场都有几十个人。走到初更,到了东门外时,居然集合了几百人。听说城门已关,自然进不了城,而天气又大变了,狂风骤雨的下来,使得一般勇士大感饥寒之苦。于是芷泉街的首人们才出来大作义举,先请大家吃饱了,又寻找了好些庙宇给他们睡觉。一直酣睡到天色微明,雨犹未止,却被城楼上“滴达、达、滴达”的军号吹醒了,大家翻身起来,也无所谓会商,依然是不谋而合的,各自吵吵闹闹的就向大桥上走。

  先头有三四十个拿羊角叉和南阳刀的,走得快些,过了大桥,刚要走近外城边时,忽见外城的城门打开了半扇,出来了十多个穿黄呢制服,披着短雨衣的陆军,枪支提在手上。前头是一个军官,穿的是长筒马靴,拖着指挥刀,很和蔼的向着这般来救罗先生的勇士,连连摇着两手道:“弟兄们,慢来,慢来!”

  大家都站住了,呆呆的把他看着。

  “你们的官长,……不是,你们带队的首人呢?”

  “我们没有。团总叫我们来,他没有来。”

  “那吗,你们拿着刀刀叉叉的来做啥?”

  七八个勇士争着答应道:“团总首人叫我们来救罗先生的。罗先生着赵屠户抓去了要杀他。”

  有几个更勇的勇士伸嘴抢了过去道:“日妈的!尽着同他说些空话做啥!你让开,我们进城去,叫赵屠户快点把我们的罗先生放出来,我们好早点回去做庄稼!”

  军官还是那样满脸是笑的,一面走,一面说道:“弟兄们,你们都误会了。罗先生因为别的事情,有圣旨下来,叫赵大人捉拿正法的。赵大人就因为罗先生是好人,又正在替我们四川人争铁路,把他正法了,怕大家都要误会,不免生出多少事来,因才把他们几位请去,优待在衙门中。赵大人正在替他们打算开脱哩。真情是这么样的,你们不要听旁人的怂恿,来生事。我本是奉命来迎击你们的,但我们都是同胞,我不忍胡里胡涂像旁的人那样干,所以我奉劝你们,不要再动干戈,赶快回家去做庄稼。你们好好的回去了,我报将上去,赵大人一定喜欢,晓得你们都是良民,只是受了旁人的愚弄,必不来追究你们的。”

  军官已走进了这般勇士的队伍中。他带的陆军,仍远远的站着,把枪横挺在手上,枪尖上上着雪亮开了口的刺刀,做着准备冲锋的姿势。

  “……我劝你们的,并不是害你们的话,如其当真打起来,我倒说,不惟跟罗先生更添了罪,使赵大人不好办理,你们也要吃大亏的,我是打过仗火来的,不说你们使的这些家伙,打不过快枪,就是夷匪的叉子枪,打得又准又远,还打不过我们哩。你们好好的回去了,不损失一点啥子,各人回去看各人的妻室儿女,岂不是好事?何必一定要弄到死伤流血,大家都不好!”

  一般拿着刀叉的勇士,倒顿住了,又因“伸手不打笑脸汉”的格言,把大家拘束得更不好动手。假使不有两三个生恐天下无事的勇士振臂一呼的话,这伙人真有着那军官说回去的可能。

  呼声是:“弟兄们,不要中他的缓兵计!开回去,拿抬炮来轰他!”

  一伙勇士好像醒觉了,一齐说道:“对劲,对劲!拿抬炮来轰他!”

  于是丢下军官,全都回头飞跑了。

  这军官倒是很雍容的笑了一笑,回头向他所带的兵士,把手一招,大家便踏着便步,跟在他后面,慢慢的走上大桥来。

  是时微雨已住了,天是阴阴的。石板的街面以及桥面,被雨洗得露出了本来面目,有肉红的,有湖青的。两边铺户都关得紧紧的,没一点人声。

  桥那头的芷泉街上,却像蜂子朝王一样,满街都是穿着破旧单衣,光腿草鞋,头上打着白布包巾,或是戴着草帽的团防。羊角叉、南阳刀、梭镖、竖着横着,摆出好多的姿势。还有一些火焰边的团防旗帜,被晓风吹得猎猎的响。阵前架了三架久矣夫不用的旧抬炮,还有几支明火枪。三个手执火绳的汉子,一看见了这边的队伍显露在桥的顶上时,便气势汹汹的大喊道:“空手让开啦!要开炮了!”

  军官不禁大笑,便叫军士向天发了一排枪。

  “砰!”“訇!”“嘘儿!”果然把一般执羊角叉,拿南阳刀的,骇倒了不少,排山倒海的一退七八丈,可是爬起来一看,全是好好的,没一点血流出来。大家的胆子就壮了,嘈嘈杂杂的吵道:“妈牝哟!才是打不倒人的!不怕,不怕!”又一些吵声:“放他妈几抬炮!我们就冲进城去!”

  炮手的火绳向火门上伸去了,好些勇士都丢了武器,拿手把两耳使力的蒙住。

  果然像打炸雷似的,轰隆一响,一大堵灰白烟子直向桥上冲来,恰恰冲在一个军士的身上,那军士啊呀一声,便扑在地上。

  军官连忙弓腰一看,那军士黄黑的大圆盘脸上,直嵌了半脸的铁砂子,眼睛里也像着了几粒,眼角上流出血来。这把他痛得满地的打滚。

  第二抬炮又震天价响了,灰白烟子又冲了来,只是比头一炮高了些,烟子的边缘扫过一个军士的帽子,把帽顶帽缘打了多少小窟窿。

  那边阵上一片欢喜的笑声道:“又打着了!张大汉,还有你的一炮!”

  军官才生了气,赶快把指挥刀拔了出来,厉声叫道:“三百米达!放!”

  “砰!”“訇!”“嘘儿!”这不是向天放的,又那么近,自然在那边的密集人阵中,就应声倒下了几个,一个就是所谓张大汉,手上还拿着火绳。

  当真打起来了,当真流血了,连弓箭都没有,如何还击呢?毕竟还有七八支明火枪,还了七八响,一片烟子将阵脚蒙住。这边的军士都伏在桥上,一枪一枪的只朝烟阵中打去。

  几分钟后,火药烟子散尽,方看清了那方阵上,只剩下三架抬炮,一些羊角叉、南阳刀、梭镖,和十来具自己莫名其妙就把生命停止了的尸身。

  大家站了起来,正待随着军官追将下去时,忽然听见桥这头东珠市横街上,一片人声,嘈嘈杂杂的涌来。

  大概这一股队伍是昨夜就过了大桥,驻扎在大码头一带,听见了抬炮和枪声,也抬着抬炮,执着明火枪,同其他的古代武器,前来助战的。

  军官赶快带起军士,回头冲下大桥,抢到横街口上。不等队伍逼近安放抬炮,——他已有了经验了。——便叫军士们“快放!”

  也打死了两人,打伤了好几个,自然连明火枪都不及还一下,就纷纷的跑了。

  城楼上又开了两班人出来,兵力越厚了。军官便叫人先将那个受了抬炮伤的军士,抬进城,送到红石柱的军医局。然后分兵两队,一队直进到牛市口外,一队直追到茶业学堂,沿途放了些枪,其实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收队回城时,俘虏了带伤团丁二十六人,拾得抬炮五架,明火枪一支,旗帜三面,锋而不利的羊角叉二十七柄,生锈的南阳刀一十二把,红缨梭镖三十一根。

  这就是辛亥年太阴历七月十六日,开宗明义第一战的实况!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