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中卷 · 第三十九章  

2017-01-03 20:31:33|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子材在学堂里宿了两夜。头一夜睡得真好,陆学绅次日告诉他,听他一上床,就打起鼾来,直打了一通夜。他自己何尝知道,头几夜既没有睡好,当天在太阳下跑了好几个钟头,又畅畅快快的谈笑了好半天,又足足喝有半斤多大曲酒,以此种种原因,要不终夜打鼾,那真是病了!第二天,虽没有昨日那么劳动,那么欢畅,到底不像在表婶家里,眼之所见,耳之所闻,无一不令他动心忍性;而平日顶不喜欢用的心力脑力,也不由得要细细磋磨起来;何况因为自己太沉迷,太把女人的爱情看成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如李春霆所说的一样,致令自己无中生有,本不应该有的嫉妒,会像火一样的烧着自己;既换了一个环境,又经李春霆那么一讲,再有意无意的同陆学绅,以及另外一二个同女人讲过爱的同学一研究,又才知道了,现实妇女的情爱,并不像小说上描写的那样专一,那样纯粹,那样干净;这也与书上所刻画的十全美人一样,是在人世中绝对寻不出的。大约正在怀春,尚无经验的少女,对于爱,比较恳挚些,但是到她一成了妇人,交接过两个男子,她就绝不会迷恋了;或者也有令男子丢不脱手,而闹到你死我活的上头,但一定有旁的问题杂于其间,不是女的方面,有了什么缺憾,不能够再获得另一男子,便是男的方面,除本身外,更有别样的东西,足以令女的舍去不了的,而绝不是为的爱情。有一个同学的,看过新出版的《海上繁华梦》,他并且说:无论偷情,无论嫖娼,再不要寻找那又美貌,又聪明,最出风头,为人人所争着捧场的女人,宁可去找那平常而不为人所注意的;因为前者太有所恃,容易得到人的爱怜,你用尽了力,未见得能够挤进她的心眼,后者是自甘冷淡的,只要你稍稍加以爱怜,她只有感激,你若给她五分,她定要报你十二分的。他得了这么多的新知识,拿他近几天所经受的一印证,心里也就宽解了一些;又在晚饭时喝了两杯酒。故所以第二夜也比较的睡得很熟,虽然没有听见旁人说他打鼾声。

  初九日早晨起来,就因为睡好了两夜,精神身体健旺多了。林志和说他额头光净了许多,眼神自不必说,自己也觉得是光彩奕奕的。但是心坎上忽觉空虚起来,总有点坐立不安的光景。学堂里太寂寞,绝对呆不住了。那吗,游公园哩,没味;出城游草堂寺,武侯祠,望江楼,昭觉寺哩,也没味;坐茶铺,进酒馆,都不对;到西御街看看她去,如何?心里虽没有立刻就答应,但这念头却迅速的在血管里扩大了,两脚自然而然便走了起来;同时再这么一着想:“她也算是一个不大容易寻找的美人了。以我这样的人,能得到她的一分爱,总比陆学绅他们值得呀!她又没有骂我,责备我,我为啥把她抛弃了呢?我只要不吃醋,我还不是很幸福的?其实,也不该我吃醋,车转来说,要她那些老相好,才应当吃我的醋哩!快走罢!离了她两天两夜,她该不晓得我恨她罢?倒得好好生生同她说一番,不要她生了疑心才好啊!”于是就像报马似的快走了起来。

  当楚子材转了念头,心里像烈火在燃烧之际,铁路公司的股东会,也像烈火燃烧着似的,正在通过他们炽热的抵御政府的四条议案。第一条,自本日起,即实行不纳正粮,不纳捐输,已解者不上兑,未解者不必解;第二条,将本日议案,提前交公司谘议局,照例呈院,并启知各厅州县地方官;第三条,布告全国,声明以后川省不担任外债分厘;第四条,恳告全川父老,实行不买卖田地房产,免缴经征费用。同时,文牍部里几位先生,也正腆着一肚子忿气,挥着汗在字字推敲的编制通俗的股息扣粮歌,好早点交昌福公司印出来,准备在下午开保路同志协会代表会时,散发出去。

  并且邓孝可等人,自己既已知道陷入了绝境,群众的意识,被他们锻炼得恰像了一条钢鞭,更毫不通融的鞭挞着他们的脊梁,叫前进,前进!他们先前还努了许多次的力,想把这钢鞭把握在手上,或仍前的用来打人,或把它收拾起来,不要它不听命的乱挥。然而不成功,它一下一下的偏打在自己的脊梁上,勒逼着前进,前进!

  前哩,虽不很明白是个什么样的境界,但意想得出,必不是柳暗花明的好去处,而是悬崖绝壁,其下不消说是无底的深渊了。从悬崖绝壁,而跌入深渊,即是藐姑射之山的至人,要不会腾云驾雾,怕也只有粉身碎骨的一法罢?然而又无他途可以回旋,睁着眼睛跳崖,这是何等危险而痛苦的事!然而又禁不住钢鞭的毒打。总之是一死,倒不如拼命前奔,暂时不受钢鞭的打击,闭着眼睛,突的跳下崖去,或者不一直沉到底,只要浮上水面,再打求生的主意好了。

  大家口里虽不便说出,而心里却都在这样着想。但他们在前,不是已造作了好些给人转弯的机会和地步吗?要是政府稍为懂一点风势,只须答应“好罢,你们莫再闹了,我允许你们,把这案子提交资政院和四川谘议局好了。”资政院要九月才开得成会,明明让出两个月的时间,给他们去自行弥补,自行收风。一方面却示意,案子必须通过,修正一点可也,却不准驳回。如此一来,不是面面光了?如其清季执政的不是一般什么都不懂的胡涂蛋,而是稍有近代头脑眼光以及手段的政客,四川这种不应该有的弥天风潮,断不会发生的。不过已经难说了,事情酝酿了这么久,经大家一天一天的鼓吹,这事已具体的在一般人的朦胧意识中,构成了一个必须求得解答的问题,要是戛然中止,本已不大容易。何况他们还偏偏不肯转弯,非一直尊严到底不可?因此,在七月初八日,才一连来了三通电报:

  署川督,申奉旨:赵尔丰电奏悉。铁路收归国有,系为小民减轻担负起见,迭经降旨宣布。乃川民仍多误会,相率要求,其词虽激,其愚可悯,朝廷亦何忍重负吾民?著邮传部,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将路款,妥速清理,明示办法,以释群疑。赵尔丰身任疆坼,保卫治安,是其专责;务当仰体朝廷爱民之隐,剀切开导,设法解散,俾各安心静候,照常营业。倘或办理不善,以致别滋事端,惟该署督是问。钦此!阁阳。

  成都将军等,申奉旨:玉昆等电奏悉。昨据赵尔丰电奏,已谕令邮部,妥筹办法;并电饬赵尔丰剀切开导,俾各安心静候,照常营业。该将军等,务能协力维持,妥筹应付,毋令滋生事端。钦此!阁。

  单是这两通内阁传达的电旨,已是表明要硬到底了。大家明明反对的是邮传部,却偏偏叫邮传部来“明示办法;”大家明明害怕的是算帐,却偏偏叫对头人来“妥速清理。”在“朝廷亦何忍重负吾民”之下,却来了这么一个硬转弯,真是有意同人大开顽笑了。并且把大家所提出的办法轻轻抹杀不算外,还将众人认为情形重大的罢市罢课,也看得不值半文,仅顺便带了句“安心静候,照常营业,”已经使一众英雄,大为短气了。还有第三通单是内阁拍寄给赵尔丰,指示他办法的电:

  署川督,都密,连接江支豪各电均悉。当即将支电代奏,本日奉旨一道,遵即电达。此次川民争路,势甚汹汹,而卒未暴动者,固因川民深知大义,亦阁下维持之力居多。此中一切为难之处,朝廷均经洞悉。惟铁路国有,势难反汗。现在一面商明邮部大臣,将川省路事,及拟收路款,酌筹变通办法,径行电闻;一面仍由阁下恪遵谕旨,宣布德意,剀切开导,俾众晓然圣恩宽大,不予严究,早日解放,各安生业。来电所称川民有搭盖席棚,供奉神牌于街市等事,甚属不敬。应敬谨移请万寿宫内,即将席棚一律拆去。虽系愚民无知,或不难于理谕。阁下治蜀有年,久为绅民所悦服,但能操纵得宜,决不至发生意外;务希揆度情势,策划万全;并望将办理情形,随时电知;遇事务当竭力维持,以期早就敉平!内阁阳。

  一切说尽了,不但无转圜之余地,而且闹了两个多月,锣鼓喧天,好像有件什么事的,而竟自没有什么事。因此,大家把三通电一看了后,的确都生了气了。邓孝可气要盛些,当下便一拳打在桌上,咬着牙巴说道:“他妈的!还这样佯瞅不睬,我们也顾不得啥子了!”旁的几个人也握拳击掌的道:“拼了罢!拼了罢!那能这样就下了台的?”

  因此,电文当众一宣布,大家当众一鼓吹,邓孝可等商量好了的第二步利器,跟即在群情愤激中亮了出来。于一阵赞成通过之后,立刻办文提交谘议局,经过形式的议决,以便呈请总督核夺,转饬藩台备案;果真就准备向积极方面做去了。

  到下午,同志协会代表会开时,更热而且闹了。股东会已经通过的四条,得了全体的赞成,并格外加了一条:“广告全川人民,俟前四条实行后,自动开市开课。”可惜这天的情形,王文炳没有目睹,他是初八一早、就往新津方面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