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三部分·7  

2017-01-03 08:34:55|  分类: 钢琴教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埃里卡·科胡特再也憋不住了,尿急更厉害了。她小心地把裤子往下移,在地上撒尿。一股热流从她大腿之间劈劈啪啪地滴到草地上,流淌到由树叶、树枝、垃圾、污泥和腐殖土构成的软垫子上。她一直还不知道,现在她是想被发现还是不被发现。她只是呆呆地皱着眉头,让尿从身体里流出来。膀胱里渐渐空了,地也吸饱了。

 

7

 

在普拉特谷地,一些肥胖的人聚在维也纳普拉特公园,各自按自己的方式聊天。那些家长们用烤猪肉、小丸子、啤酒和葡萄酒把肚子塞得满满的,他们把同样喂得饱饱的孩子们放到座位上,放到漆得五颜六色的塑料马、大象、汽车和凶恶的龙身上,或者抱下来。在空中旋转的孩子们把先前费力给他们填进去的食物又吐了出来,为此他们得到的是一记耳光,因为旅馆的饭菜是花了钱的,不是每天都能享受。大人们吃的午饭还留在胃里,因为他们的胃强健,他们的手快似闪电地落到子女身上,这样孩子们转得更快了。只有当大人们喝得太多 时,才会忍受不了高空的飞速旋转。为了考验勇气和体验投入的乐趣,最年轻的一代也发现了最新的电子操纵的游乐器械。这种器械因太空旅行得名,不分阶段,一下子呼啸着飞向天空,在那里任意旋转,人们可以十分精确地控制,使天上和地下飞速转换。只有有勇气的人才能登上去,这本来是为半大的孩子准备的,他们在世界上已经受到过磨炼,但是还没有承担责任,身体也还不行。如果一次在下边,一次在上边,他们还能承受。太空船是一个电梯,由两个巨大的彩色金属套管组成,把人包在里边。在此期间在地面上为了恋人射中的塑料娃娃可以带回家。几年以后,在这期间已经成了妻子的女人不再会被丈夫当成宝贝,看到家中的塑料娃娃,会失望地想到,在男友面前她曾经是多么宝贵。普拉特景区的部分地区生长着繁茂野草,而远方的绿地已经一分为二。一边在挥霍花钱:从漂亮的大汽车里走出来穿着骑马装的人,他们抓住时机跳到马背上。有时候他们在骑马上省钱,只买穿着到处炫耀的衣裳。在这儿女秘书们拼命支付自己的体力,因为她们平日必须在上司那里精心穿着打扮。簿记员们过度劳累,为了星期六下午每次有一个小时能有一个动物为他们蹦蹦跳跳。为此他们都愿意加班。人事主管和企业领导对此泰然自若,因为他们虽然可以这么干,但是并非必要。而且每个人也看到,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已经可以考虑玩高尔夫球了。
  肯定还有更美丽的地方可以骑马,但是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看见这么多纯洁的家庭带着纯洁的孩子并且牵着狗。孩子说,噢,多可爱的小马,他们也想骑上去。要是他们坚持非骑不可,那就得挨耳光了。我们没这么多钱。作为一种补偿,男孩子或小姑娘就被放到晃晃悠悠的旋转木马的塑料马上,孩子们继续大声尖叫。孩子们可以从中学习,对于大多数东西来说,都有便宜的可以留下来的仿制品。可是孩子们只想着没能得到满足,所以恨大人。
  还有克里瑙和弗罗德瑙是专门折磨马的地方,不许马小步跑着“落入陷阱”,疾驰的马也必须加快速度。地上到处都是饮料罐、比赛门票和其他自然界不能消化的垃圾。在最好的情况下能够做成用来做纸巾的软纸;纸本来是自然产物,但是到重新能用的时候,要有一个很长的过程。纸碟作为一种不能享用的种子布满了踩平了的土地。被人精心饲养、肌腱发达的四条腿的家伙,披挂上阵,被老老实实地领到这里。它们什么也不用担心,只要想着用什么策略在第三圈跑赢,而且在它们可能输掉之前,骑师或驭手会告诉它们。
  直到白天的光线暗下去,夜晚随着灯光和手工活,或者随着套在手指上的带刺铜套和手枪一起降临,在生活中很少占首位的人,大多是女人才出现。非常年轻的男人更少见,因为对于顾客来说,如果这些人年老了,会比年纪大的女人更没价值。对于同性恋者来说,她们自然在任何阶段都没价值。这时普拉特的娼妓开始营业。
  在整个草地上到处都是这些人。小孩被警告不要到这一地区的暗处,哪怕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去。左边是男孩子,右边是姑娘。人们在这儿能遇到年纪大一点、从事这个职业已经快到头的女人,人们也常碰到从驶过的汽车里扔出来她们被击碎了的残肢断臂。大多数情况下警察的调查毫无意义,作案人来自设计好的静谧的地方,又回到那儿去。而且刚才那个拉皮条的又有不在作案现场的证明。这儿还发现了第一次使用的旅行床垫。谁没有下榻之处,没有房间,没有屋子,没有汽车,没有旅馆,他就至少得有一个可移动的垫子来暖和身体。如果有兴趣把一个人扔到地上的话,可以在半路上卸到软垫子上。每当一个伶俐的南斯拉夫人或一个想节省钱、步履匆忙的锁匠赶着从旁走过,身后跟着被骗走工钱、嘴上说着脏话、专干这生意的人时,维也纳文化在这里以它无限的恶意绽开最美丽的花朵。但是锁匠只希望有一堵新的墙,为自己和未婚妻挡住隐私。人们可以用书,带唱片、音箱的全套音响设备,收音机,蝴蝶标本簿,古董,业余喜好的器械等等把观察者的目光引开,安全地保护自己。来访者只看见经过加工处理,弄得黑糊糊的一堆紫檀木家具,底下的内容看不见。也许他看见——应该看见——摆着各种颜色的利口酒瓶的家庭小酒吧,吧台上放着经没完没了打磨、擦得锃亮的玻璃杯。至少在刚结婚的那几年还是小心擦拭的,后来就被孩子们打碎了或是有意忘记擦,因为男人越来越晚回家,或是经常外出酗酒,然后吧台的镜子也就慢慢蒙上灰尘。南斯拉夫人还有土耳其人天生看不起女人,锁匠只有当她们不干净,或者为了性交拿钱时,才看不起她们。人们可以把这钱更好地用在他们早就有打算的别的地方。他不必为了这么短暂的喷射还付钱,因为最终女人在他身上也得到了在别的男人那里可能得不到的快乐。他借助自己的生命费力又无聊地生产他的精子。假如有一天他死了,他就再不能生产汁液和力量,令女人遗憾。锁匠常常不能做,因为在这地方人们认识他,而且毫不容情地追踪他。但是在经济十分窘迫的时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必须偿付分期付款,他也只得冒被打或者更大的危险。他渴望不断变换女人的愿望与他金钱方面的愿望可能不相符。
  于是锁匠寻找一个这样的女人,她看上去不能让人想到还得保护她似的。她肯定会特别感激,因为锁匠是个肌肉结实、身材高大的人。他在感性的王国中挑选了一个典型的单干户,一个已经不年轻的女人。一个南斯拉夫人或土耳其人可能不常冒这样的险,因为女人们经常根本不放他们进去。无论如何不能再近一点,以免一块石头飞出来。能够把他们当嫖客接待的大多是几乎没有什么要求的人,因为她们的工作已经不再值钱了。比如说一个土耳其人,从工资袋上读出的数字看,他对于顾主来说同样几乎没有多少价值,他也对他的女伴感到 恶心。他拒绝罩上橡皮保护套,因为女人是下流坯,他不是。尽管如此,他还像锁匠一样被彰显的事实所吸引,那就是女人。他们不喜欢女人,也许不会自愿进入她们的圈子。但是如今女人一旦站在那儿,不是一眼就可以看出能和她们干什么吗?
  锁匠如今至少一个星期会好好对待他的女伴。他说她干净、努力。他告诉他的朋友们,和她在一起,他用不着拘谨、害羞,这已经很够了!他可以和她一道去任何一家迪斯科舞厅,她对他没有更多的要求。她得到的还要少,可她几乎没发觉。她比他年轻得多。她出生于一个不正常的家庭,因而对正规的家庭评价更高。他应该给她点什么东西。人们不能私下里议论土耳其人,因为他实际上不在这儿。他在干活。下班之后他必须躲在什么地方,在那里不会半路上被人察觉,没人知道他在那儿。显然在有轨电车上他没买票。对于非土耳其的周围环境来说,他就如同游戏靶场上人们瞄准的玩偶。在意外地突然开始时,他被电动机拉出来,有人马上朝他打去,他被击中或是没打中,在靶台的另一端他又被人拽开,偷偷回到堆积成山的纸板后边,回到他开始的位置上——没人知道他出了什么事,也许什么事也没出——又重新进入人造火绒草和人造龙胆属植物交叉搭成的舞台布景中。他刚刚武装好,精神抖擞的维也纳市民就在那里等着他,穿着星期日节日盛装的夫人、《皇冠报》和半大的儿子给男人鼓劲,儿子想在射击时马上打赢爸爸,于是焦急地等待父亲的失误。射中者得到一个小塑料娃娃的奖品。也有羽毛花和金蔷薇。不管有什么,这是专为期待着射击胜利的女人设置的,在女人看来,这是对他最大的奖赏,而且她知道,他只是为了她才这么努力,如果没射中,就十分生气。在两种情况下她都必须承担后果。假如男子没有坚持住,射偏了,就可能引来一场可怕的争吵。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女人去帮忙安慰,只会越弄越糟。她付出这样的代价,被他粗暴地拉过来性交。今天饭前没有吃一点东西。他开始喝得酩酊大醉,如果她还拒绝做出交合的姿势,把腿叉开,那就得受一顿好打。警车呼啸着开来,警察从车里跳出来,问女人为什么这样大声叫喊。至少她得让周围的人睡觉,如果她自己不能睡的话。然后她得到妇女之家的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