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中卷 · 第四十七章  

2017-01-03 20:04:36|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楚子材仔细谈说起来,南门外的战事,确乎比东门大桥的战事厉害得多;中间还有一个著名的勇士黑骡子,真是令人不能忘记的。不过他所目击的,只是簇桥之战的一段,而武侯祠红牌楼的两战,是彭家麒亲自参加,向他转述的。

  彭家麒是弟兄三人,家里颇颇有点钱。两个哥,一个在做生意,一个在管理庄稼,都讨了老婆,生有子女的了。他是幺儿,照规矩是得父母之爱要多些,而又在学堂里读书。据说高等学堂住毕业,就是举人,这在有钱无势的粮户看来,家里出个举人,还了得吗?因此,他在家里,早就是惟我独尊的霸王了。七月十五日的下午,他正陪着楚子材在自家的林盘后面,自家的溪边,静静的垂着钓时,他那位管理庄稼的大哥,急急忙忙找了来,向他说出了省城的消息。

  他们自然都骇着了,在旁边由几个小朋友陪着,打着光脚踩水的黄振邦,竟大哭起来。毕竟彭家麒精灵些,他说:“不忙闹!等我到场上同志协会打听一下,就晓得了!”一面问他大哥,这消息是从那里听来的。说是钱阿二在场上听见大家都这样的在说。

  彭家麒道:“钱阿二的嘴,向来就爱添盐搭醋的乱说,一定靠不住。”他就那样穿着一身汗衣裤,抓顶草帽戴起就走了。

  果然,场上同志协会,在上午十点钟,就接到总会来信,叫去救罗先生。会长即是场上首人,是个四十多岁,出过远门,见过世面的角色。他沉思了一下,便不像东门外各乡场办事人那样的冒昧,却先派了一个极其精悍,而又熟悉省城街道的人,到省城来打听一个确实消息。这人是擦着城门洞出的城,回来报告了那稍近情理的消息时,簇桥全桥,正闹动了,省城开了红山:罗先生的头,业经血淋淋的悬在铁路公司门口了!

  许多人都义愤薄天的涌进团防公所来问会长:“我们咋样办?”有主张立刻集团,抢进城里去的,说的是“恐怕去迟了,罗先生的头真个着赵屠户砍下来了哩!”会长却说:“接通告的总不止我们一处,等我派人四处打听一下,别人咋个办,我们再咋个办。”他最能安定人心的,更是“赵屠户不能在捉住罗先生时,把他的脑壳砍下来,今后就不容易杀了!”因此,那时才没有集团。但是双流县和其他好几个乡场的队伍,一共五六百人,却在风狂雨骤之前,就开到了。这下,全场都兴奋起来,一致主张以武力去救罗先生,救不出来,就打赵屠户。真有见识,真有能力的会长,竟自作不了主,只好随波逐流的滚了下去。但他到底弄了个手段,当夜把各处带队的首人,邀集到公所里,商量了一下。因此,到次晨出队时,才没有全体开出去,而簇桥场的团丁,只去了二十个;自由参加的,倒有四五十,彭家麒就是其中之一。

  彭家麒在学堂中,别的功课都不行,翻杠架,跳木马,是他的本事;碰手腕,抵拳头,历充第二条好汉。宣统元年运动会,充了三个赛跑选手,虽然一回头名都没有跑得,但同学们却一致恭维他累得。他是这样一个好武的少年,所以当夜冒着风雨,第二次从场上回家时,便同楚子材商量,明天一早,他也要去参加。“说不定要打仗的。我虽打过猎,只打了些兔子、黄鸡婆、野鸡,还没打过仗。趁这难得的机会,打他妈的几仗,看是啥子味道。”

  楚子材明知道老彭是断不会听人劝的,而好武似乎又是他的天性,但也不能不尽朋友之谊,说了些“兵,凶器;战,危事也!”以及“佳兵不祥”的话。结果,彭家麒反而要约他一同去,说是“见识见识,谅来,没有好多危险。”又说他家有两支枪,一支是明火猎枪,若贯上独子,还是可以打得死人的;一支是他二哥前年在重庆一家什么洋行,给他买回来的左轮六响手枪,打得又远又准。若他肯去,他甘愿把左轮手枪让给他,他自己使明火枪。

  朋友且把他劝止不住,父母和哥嫂更不在他意下了。所以第二天绝早,雨犹未止时,他已打了个蓝布包巾,把发辫裹在包巾里,穿了件蓝布短棉袄,系了条青纱帕子,左轮手枪便上了子插在帕子里;青布夹裤,把裤管提得高高的,白袜子穿上麻耳草鞋,恐怕泥路太滑,在草鞋后踵上,又缚了双铁脚马。然后左胁一个皮囊,右胁一个皮囊,一个内装的桂元核大的铁弹,一个内则是黑火药。不等一个人知道,提着明火枪便走了。此时,大路上已是过山号呜都都的吹着,火焰边的旗随风扬着,几百服装不整,怯寒怕冷的队伍,正零零乱乱的在微雨的泥路上前进。

  走到红牌楼,天色仍旧是阴沉沉的,雨却止了。由簇桥开来的队伍,便驻扎在场口上。

  红牌楼只有二三十家人户,实在算不得一个场,只能说是一个腰站。据说由簇桥来此,有十里路,其实照上七下八的口头语算来,只有八里,而到南门外凉水井,只有七里,距离武侯祠则有五里多。

  地方只有这么大,而此时屯驻的各处同志会,却有七百多人。带队的首人们又聚商了一回:“既然武侯祠已驻有大队伍,我们就不必再进了。且看前头形势,如其不必开火,我们就再开向前去,如其真个开了火,我们就打接应好了。”

  彭家麒是不属于任何队伍的自由参加者,众队伍扎驻了,他也不管,依旧肩着明火枪,走他的路。他本是想看打仗的,自然不愿意打接应。

  不久,他到了武侯祠。果然,武侯祠同对门的社稷坛里,驻扎了好些同志会。拿眼一算,足有二百多人,即是按排打接应的人们说的大队伍了。

  这一队,实在太不充实了。大多数的武器仍旧是羊角叉、南阳刀、梭镖,而架在大路上的大抬炮,倒有五架,架在四下田埂上的,又有十一二架;明火枪有三十多支;此外只有一支极稀有的后膛双响劈耳洋枪。

彭家麒走到队伍中间,只有一个人问他是那里来的,他说:“簇桥来的,你们呢?”

“温江。苏坡桥。文家场。”

“你们带队的首人呢?”

“在庙里吃茶。”

  庙门外临着大路有一家茶棚,虽没有茶卖,依然有桌子板凳,那里挤了好些人,也和站在庙门口大路上的一样,都耸着肩头,捧着两只手嘘气。因为他们都是昨天下午尚热时动身的,都只穿了一件破旧衣裳,已熬了一夜的寒冷了。

  各人都在说话,只有那个拿劈耳枪的少年,——也像是个有家产而喜事的。——好像他有了那与众不同的利器,他就应该高人一等似的,他就应该,大声说话似的,他昂着头,摇着两个肩膀道:“怪啦!昨夜里既是开了火,我们退到这里,等了他妈牝阵久阵久者这们久也。——作者注,今早为啥又不开城出来接仗呢?

  旁边一个包白布帕的大汉子,支着两肘,蹲在一条板凳上,把眼睛把少年一抹道:“他们敢出来?抬炮的威风,他们不是已尝过了?只可惜雨太大了,点不燃火药。今天没风没雨的,只要他们敢出来,掀他妈牝十几抬炮,不把他舅子们送终个干净,老子不姓陈了!”

  少年说:“我这劈耳枪也不弱呀!”

  “那咋行!就说九子快啦,七子快啦,五子快啦,都是独子,抬炮便不同了,掀出去,簸筐大一团,凭你躲得快,总要扫着你一点。我们场上孙幺贡爷就封赠过,抬炮是炮火里的王,任凭啥子军器,都敌不过它!”

  又有几个人抱怨似的说道:“为啥不打通战书过去?尽着这么等,妈牝哟!又冷又饿的!”

  过山号忽然吹了起来:呜都都!呜都都!是那么的急迫惨烈。

  一齐吵道:“要接仗了,走呀!”都拿起兵器,拥在大路上,和各抬炮旁边。

  彭家麒到底学过一学期的兵式操,也听见教习说过快枪的射程有多远,射力有多强。他看见旁边是一片坟地,他遂选择了一个正对大路,而后面便是一丛丛芦苇的坟头,他伏了下去,把明火枪的弹药装好,火绳吹燃。心里毕竟不像打猎时那么沉着。他略为揣度,同志会的力量,实在太脆弱了,只要有五支快枪,包可以打崩。只是抬炮的威力,到底如何,那汉子吹得那么凶,却没有见过。明知道同着这样的队伍去与巡防兵作战,那是危险万分的事。不过终于被好奇的心肠战胜了,要看一看这种不平均的战争,是一个什么样儿?而被枪打死的人,到底像不像中了子弹的兔子一样?

  他心房那样卜卜的跳着,很焦急的定睛望着前面。一面又在计画:兵若来了,自己应该不应该开枪?

  拥在大路上的同志会,仍旧吵吵闹闹的道:“妈牝哟!接仗的在那里?”

  跟着,前头一座大坟顶上的过山号,又吹了起来:呜都都!立刻就见一里之外,凉水井街口,发现了七八个马队,——陆军马队。——开着小跑,一颠一颠的向大路上跑来。相距有二十来丈远处,马兵刚把马勒住了,似乎要说什么话的样子,这边的战士们便不约而同的齐呐了一声喊,抬炮登时就轰隆轰隆的一连打了五炮,过山号更是加劲的吹起来。

  马队的马似乎尚未上过战场,或许着抬炮的铁砂打中那里了,便那么乱叫乱跳起来。

  战士们好生喧笑,一齐大喊:“再来,再来!过山号吹响点!惊他的马!”

  又是八响抬炮,从朦胧的烟阵中,果见那些马全回头跑了。有一匹马,似乎受惊太过一点,猛的跳在路侧一块水田里,烂泥很深,一直陷到马膝。

  那拿劈耳枪的少年,跟着就跑到阵前,举起枪来,訇的一下,大概距离太近了,子弹不屑于就这么钻进人的身上去。所以那马兵已好好的跳下马来,想奔上田埂。这里已跑去了十来个战士,那马兵刚把背上的马枪掉在手上,右臂上已着了一刀,并着十几只手抓住,马枪也被夺了,战刀也被夺了。并且如像蚂蚁搬苍蝇一样,吵吵闹闹的把那马兵一直拥进武侯祠去了。马哩,又着人牵了起来。

  在一般战士看来,第一战,他们是全胜了,活活的捉了一名马兵,得了一匹马,一支枪,一把刀,似乎以后全是这样的打法,他们全是胜的了。

  彭家麒的看法却不同。他认为马队一回去,正式的大队伍必要来的。像这样零乱而又没有指挥的同志队伍,实在是太乌合了。同着这等人拿性命来作顽,未免不犯着,并且也看过了抬炮威力,原来只好惊马。

  他遂从坟地里走出,大摇大摆由队伍中穿过,也没有一个人管。他走过社稷坛,便把明火枪向路旁一抛道:“这东西到底只好打兔子,拿着太累手了!”他的主意不错,两手空了,正好加快的走。但是他才走上三里多路时,已听见后面的抬炮又轰隆轰隆的响了起来。并听见快枪连放的声音,和子弹在空气中激出的尖锐声。这使他不能不拿出宣统元年在运动会场中赛跑的本事,把两臂紧靠着两胁,开着大步,一直向红牌楼跑来。路已半干,又正好跑。

  他一到红牌楼,就向一般带队的首人说:武侯祠已接了火,恐怕就要败下来了,赶快准备。最好把使毛瑟枪的调在顶前头打,抬炮明火枪,得等军队逼近了再放。他约略把武侯祠的战况说了一下,让各首人去变脸色,他又是那样赛跑般向大路上跑了。

  大概他跑拢了簇桥,把一切经过向会长说了,红牌楼的战事才开始了。又因为红牌楼的队伍力量要强些,——约有五十几支单响毛瑟,十来支双响毛瑟。——所以一直到会长把各地队伍集合拢来,重新检选了一遭,检出了五支九子枪,——是场上警察局的,被会长提了来。——八十六支单响毛瑟,四十二支双响毛瑟,十三支劈耳洋枪,组织了一个前卫,由自己统领着,依照彭家麒的话,一直带到场外里把路的地方,埋伏在黄熟已极,正待收获的稻田埂上。明火枪二百一十多支、抬炮三十多架,则另由几个首人统率,埋伏在后半里路上,和稻田中;也照彭家麒所说,嘱咐众人一定待毛瑟队伍退过了,军队大胆的逼近时,再施放;支持不住,赶快向场上退,毛瑟队伍又在场上接应;如其十分打不赢,就一齐拖走,再想方法。会长是这样下了决心,他的家是早搬走了。又一直到彭家麒慨然将那一支左轮手枪,和子弹五十颗,一齐借给会长,——因为重他的义气,——作为他保身之用,正待分手回家,才见红牌楼打败的队伍,从大路上飞跑的向这里跑来。

  会长接着,叫他们一齐退到场上去歇气,要回去的,赶快走。众人都张皇不堪的走了,独有一个大汉子,据说是崇庆州的刀客,浑名叫黑骡子的,挟了一把二尺来长,看样子是很锋利的精钢顺刀,却不肯走。气恨恨的向会长身边一蹲道:“妈牝!太倒痗了!一接火,就丢了七八个弟兄,没伤着别人一个,连本钱都不想捞了,夹起尾巴就跳跳,此处为袍哥语,有躲闪、回避、跑开之意。——编者注!像这样丧德的事,我黑骡子还没有看见过!我不走,我要捞本钱!”至于会长如何劝他,如何夸奖他,彭家麒没有听见,因为他打小路回家来了。

  他一回来,就叫把拢门关了,闹着说饿得很,要饭吃。

父亲哥哥都来问他一个上午,跑到那里去了?

“听客人说起来,你是去打仗火的。你真是太不顾惜自己了!平日当兵,都不是好人干的,咋个说去打仗火!”

  楚子材便问他的经过。

  他一面吃饭,一面就把他身经的事故,半字不隐的,述说了一番。他父亲同哥哥都骇得不了的说道:“老三胆子真大!动辄要命的事,亏你跑去看!菩萨保佑,幸而你想转了,才跑回来。”他却笑道:“如其像会长统带的那样的队伍,我还是不走的。”

  楚子材道:“你揣量一下,会长他们能不能打一个胜仗,既然有那么多的硬家伙,他又亲自在统带?”

  “怕不行罢?人就不像打仗的。会长顶胆大了,同我说话时,脸上的肉还不住的打战,眼睛也是诧的,其余的更不消说。九子枪拿在手上,旋教贯子,一支枪也只有十来颗子,连瞄准都不会,还说打仗?倒是黑骡子行,一点不惧怯,又是上过战阵的,如其都像他那样子,这仗火倒可观了。”

  饭还没有吃完,黄振邦尚正撩着他在追问黑骡子时,便听见场口上的过山号已呜都都的吹了起来。

  他把碗筷一丢道:“来了,怕要接火了!”登时就听见“嘘儿!”“哧!”几声。

  众人都骇了一跳道:“这是啥子?”

  楚子材道:“怕是子弹声音罢?”

  彭家麒道:“是的,是快枪的子弹。我们看去!”

  他父亲他大哥一齐说:“枪刀是无情的东西,快不要去看,太险了!”

  他终于同楚子材跑了出来,跑到黄土的院墙边,各人垫了一块大石头在脚下,刚好把头伸了半截出去。

  黄振邦也奔了来,要看。别一伙小孩则被祖父和父亲管住了,躲在床上,将蚊帐放了下来。

  彭家麒将黄振邦撑在手上,叫他两手扳着墙帽,只把眼睛露出去,说这样便没有什么危险。

  向来闻声便吠的两条大黄狗,似乎也辨别出了,现在这种古怪声音是人类的不祥之声罢?它们听了听,似乎有点不屑于的样子,夹着尾巴,各自溜到林盘里睡觉去了。

  场口上明明白白的拥了许多人,一定是拿着古代武器的战士们。他们无所施其技,只好站在后面观看。

  抬炮同明火枪的队伍,是隐隐看得见的。毛瑟枪队伍,却不甚看得清楚,只看见一些乡下人惯用来包头的白头巾,在黄熟了的稻田中一动一动的。

  此时远处的快枪声越发密了。密得很像放火爆。子弹好像就在脑顶上飞,有好几颗打在墙内树子上。

  楚子材道:“老彭,子弹打到这里来了,咋个还看不见人呢?”

  “远啦!人总在两里路外!”

  像是这边的枪声,“訇!”响得很近。

  楚子材自然而然的冲口说道:“接火了!”

  过山号又是呜都都的吹了起来。枪声更繁密了。飞来的子弹越是多。抬炮也轰轰隆隆的打出一大团,一大团的白烟子。

  彭家麒道:“乱打起来了。原约定的,毛瑟队伍退下来时,才放抬炮的,现在就乱了章法了。要吃亏,要吃亏!”

  果然,人声已嘈杂起来。明火枪也在放了。有些人影已向场上在跑了。

  快枪声音越打越近,子弹倒不乱飞了。抬炮同明火枪的火药烟子,白濛濛拖了一片。“达滴!达滴!”的冲锋军号,和“杀!杀!杀!”的喊声,也传了过来。

  这边阵上的声音,更其嘈杂,很明白的,就是“快拿火药来!快拿火药来!弟兄们撑住!妈牝哟!就退下来了!”

  楚子材一头是汗。掉头去看彭家麒时,他牙齿咬得死紧,脸是那么样的青。

  黄振邦不想看了,他溜了下来,蹲在墙脚边。恰好那里有一个打墙时放横木的眼,岁月久了,那眼剥落得有碗来大,外面的情景,依然看得清清楚楚的。

  楚子材道:“没有练过的队伍,真是不堪一击!打仗也不是容易的事呀!”

  彭家麒忽然精神一振道:“老楚,快看那包青纱帕的大汉子,就是黑骡子!”

  黑骡子不知为了什么,忽然从场口上飞奔过来,约摸离场有七块田的地方,猛就跳到稻田里一伏,从这一面,仅仅看见他的黑纱帕。

  抬炮明火枪已是不那么威风的响了,剩下来,全是很切近的快枪声,间或有几声洪大的毛瑟枪,却在离场口不远处。

  白濛濛的火药烟子已逐渐稀薄,大路上和两边的田埂上,已看得见打包巾穿黄布衣的巡防兵。三个两个,躬着腰,挺着枪,向前跑几步,又蹲下去打一枪。从枪口打出来的微微一点白烟,也看得清楚。并且队伍展得很宽,向这边的,几乎只隔五六块田就到院墙边上来了。

彭家麒溜了下来,把楚子材一拉道:“墙头上不好再看了,怕着丘八看见,疑心我们是埋伏。”   

他们看见黄振邦的眼睛正向着那墙洞,齐说道:“这地方倒对啦!”便也各自找了一个洞,凑着眼睛看去。

  “达滴!滴达!”的军号,已快吹到场口了。楚子材恰看见一个巡防兵持着枪,刚跑到黑纱帕隐伏的田埂上,只见黑纱帕朝上一冒,顺刀一闪,那兵就倒了下去。只见稻草一阵摇动就没事了。他不由的喊道:“老彭,看见了没有?”

  彭家麒也正打了个哈哈道:“黑骡子捞着本钱了,真是好汉!真是好汉!”

  黄振邦问道:“啥子叫捞本钱?”

  他们不及答应,因又看见跑来三个巡防兵,蹲在田埂上,指着不远的稻田里,连放了几枪;带着凶声的骂道:“日他蛮娘!把我们的人放酣川军语辞,打死倒下曰放酣。——作者注了一个!”一个留在那里,两个挺着枪朝前追了过去。

  彭家麒也忙向右手院墙边奔去,楚子材黄振邦跟着他跑。此时,子弹已不朝这面飞,枪声也稀了,他们不耽一点心。

  他们把适当的洞找着,——只有一个,三个人争着要看。——只看见仅仅一个巡防兵,从远处的田埂上走了回来,枪仍提在手上。

  楚子材道:“黑骡子一定着打死了!”

  那兵刚走有三块田埂时,似乎听见了什么,猛然翻回身去,放了一枪。果然,在不远的稻草中,黑骡子跳了起来,向那兵的身边飞扑了去。

  楚子材同黄振邦不敢再看,两个人觉得心里都跳动得很。只听见彭家麒说道:“着了!”

  又都问道:“是黑骡子吗?”

  “不是的,是兵。大概没有砍死,他使的左手。咋个会使左手呢?跑了,黑骡子跑了。右手亸着,一定是带了重伤了。唉!只有黑骡子一个,是好汉,我早就猜准了。如其都像他,这仗火倒有点看头,那伙草包,真会把人气死,急死!”

  战事就是这样结束的。巡防兵只算被黑骡子砍死了一个,砍伤了一个,损失九子枪两支。但是他们也得了报酬了,簇桥场上的人家,除了极穷的,谁不要被他们检察一些银钱衣物,或是值钱的货品去?幸而他们只有百多人,光是场上人家,已足以厌其所欲,不然,彭家麒的院子,是不免要被检察几次的。

  楚子材还不曾讲完,婉姑已哭喊着跑了来道:“妈妈!哥哥打我!”

黄太太便大声的喊:“邦娃子,你才不是个好东西啦!你没有回来,你妹妹想得你哭,你一回来,就打她,你这么寡毒吗?”

振邦笑嘻嘻跑来道:“我那里打她,我在学黑骡子!”

  大家都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