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中卷 · 第三十六章  

2017-01-03 20:44:10|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牌刚打完,黄澜生就陪着孙雅堂徐独清一路走到敞厅。罗升跟着把洗脸盆,菊花跟着把茶盘,全端了出来。

  楚子材将王文炳介绍给孙徐两人见了后,依然溜往后院去了,他借口是振邦兄妹在竹凉床上等着他去讲《西游记》。

  黄澜生是很客气的先问王文炳:“这几天可很忙吗?”

  王文炳把孙雅堂注视着,随便答应了几句话。只见他浑圆而微丰的脸上,摆出一种好像什么都懂的微笑。眼睛虽不那么左顾右盼,然而却蕴蓄了一种善伺人意的狡猾神气。单这一点,的确就比呆坐在旁边,摆出一种教习先生满不在乎的派头的徐独清,和貌为精明而其实忠厚的黄澜生,大不相同了。何况还从头至脚,都具备着一种谦恭样子,使你一见了,自然而然会相信他是一个可以谈心的朋友?

  王文炳也甚为恭敬的向孙雅堂说道:“孙先生,我们虽是初见,却一望而知孙先生是个很有学问,很有本事的老先生。这倒不是刚才听了敝同学楚子材所说,而胡乱说的恭维话。”

  黄澜生插口道:“刚才子材说过,王君有啥子话要同我们这位老大哥商量商量。以前虽是生人,既见了面,也就算是知交了。照规矩的应酬话,我看还是免了的好。”接着又一个哈哈道:“我对于好朋友同至亲也才这样撇脱撇脱即随便之意,古词谓通脱。——作者注,在应酬场中,那还不是规规矩矩的?”

  孙雅堂也是一个哈哈道:“像澜生这样通达的人,在官场中又有几个哩!王先生要同兄弟商量的,不晓得是那类的事。子材老表人太好了,他向王先生谬奖兄弟的话,未必可靠,倒是我们这位独清老弟,是读破万卷,聪明内蕴的人,请教他,似乎要好些。”

  徐独清到底因为在女学堂教书,拘束惯了,虽是三十八岁的人,经孙雅堂当着生人这样一拍,直拍得他脸皮通红,连连吵道:“雅堂,雅堂,咋个这样跟我散谭子!”又跟即站了起来道:“让你们商量好了,我到后面谈家常去。”

  黄澜生抓过水烟袋来,一面挟烟丝,一面笑道:“独清真是古板到注了,一点顽笑都不懂。”

  孙雅堂把鼻子一耸道:“也有不古板的时候!”

  他脸上虽闪出了一种古怪的神情,王文炳却不注意,依然正正经经的问道:“孙先生才回省不多几天罢?东大路的情形,是啥样子?各县的同志协会,可还照旧的在鼓吹?”

  “我从阳县回来,只经过简州。各县同志协会,我不清楚,只说阳县和简州,那倒没有啥子特别情形。不过我是上月二十八起的身,初一成都罢市以后,这几天却不晓得是啥光景,想来也同成都差不多罢?王先生在同志总会办事,晓得的情形,总比我们局外人多些。我正要问问王先生,这市就尽罢了下去吗?同志总会里一般先生,如像罗先生等主持争路的一般重要先生,难道就不想个方法,把这事情弥缝下去?”

  王文炳把手一拍道:“我要请教孙先生的,就在这上头了!孙先生是明白人,自然晓得罗先生他们起初为啥要鼓吹罢市?”

  黄澜生插口道:“我或者也晓得。那不过是想把朝廷骇一下,好赶快答应收回铁路国有的成命,至少也不再提川款了。”

  孙雅堂笑道:“表面自然如此,里子呢?王先生一定更明白些。”

  王文炳也笑道:“孙先生真果老辣!里子我不十分明白,自然是有的,大概不外乎表示争路并不是少数人的鼓动。如今市倒罢了,课也罢了,罗先生他们却着了急。就因为请神容易送神难,起初只说市一罢后,政府一定着急,事情必有转机,等两三天,事机一转,就可以叫众人把市开了的。”

  “如今是太阿倒持,急于想开市的,颠转是鼓吹罢市最力的一般人,而开市罢市的权柄,偏偏不在他们几个人的手上,而在一伙不明事理的人民手上去了,是不是这样的?”

  王文炳不住的点头,黄澜生颇觉新奇的问道:“你才回来几天,咋个就晓得这么清楚?真是智多星了!”

  孙雅堂笑得同弥勒佛似的,说道:“承你凑合,并不敢当,我也是听人说来的。昨天去看颜姻伯,他老人家正焦得不得了,真实话他自然不肯一字不漏的告诉我,但是大略是晓得了。还要请王先生再仔细谈一谈。”

  王文炳把圆桌上的纸烟盒打开,抽了一支出来,就洋灯上咂燃了。便把初四下午,铁路公司开同志会时,周孝怀邓慕鲁几人商量了后,打算一场演说,好好的把人心转移过来,以便将这熊熊的野烧扑灭下去。只要众人听话,把市开了,余事自然就有转环地步。不料两个说士,一齐挨骂下场,形势就更其严重。这两天来,不纳粮税的呼声,又成为了舆论。总会中的人如不照办,立刻就会失去民心,着大家说是受了官场的运动,腐败了!当了汉奸!不然,就是投降了盛宣怀,得了他什么好处!这种疑心,就是铁路公司里许多同着办事的热心人,也是有的。这把几个明白利害的主持人,倒老实的挟制住了,非照着他们的意思办去不可。但是,这事怎么好做呢?光是罢了市,罢了课,已转不过弯来,尽着下去,已得不着什么好结果,何况不纳粮税,这简直近乎激烈革命了?“我们争路,本说是用的文明手段,本说是只反对盛宣怀,而不反对政府。这么一来,是明明反对政府了。还有一层,人心既已浮动,要把它平伏下去,岂是容易的事?恐怕弄到后来,政府件件答应了,也未必就肯把不纳粮税的事情打销。如其永远硬下去,则那几位集会倡议的先生,真有下不了台之势!所以他们这几天,急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黄澜生大为诧异的把水烟袋放下道:“啊!原来还有这些内情!我还以为他们真要造反哩,因才怂恿人民起来,不纳粮税。大概官场里,全是这样着想的;我这几天在局子里,和几个同寅处,听见大家议论起来,谁不说是罗梓青蒲伯英存心要与政府为难,所以才勒逼着省城里商学两界,不许开市,不许开课,一面进行全省人民抗粮抗税,他们是想把四川的权柄拿到手上的。却不知他们还是被别人在挟制,他们倒真正的当了磨子心儿了,这倒是闻所未闻的。”

  楚子材悄然走了出来,一声不响的坐在椅子上。

  孙雅堂瞥了他一眼,正打算问他为什么有点不豫色然。

  王文炳又说了起来:“我看这事越来越糟,罗先生他们已经号召不动了,有益处的好话,不惟没有人听,并且不敢说,说了就要挨骂。所做的事,又不是自己愿意,而是完全徇人的,赵制台本人又难得同他们会面说话,他的左右,同一般官场,又认定他们是主动的人物。再隔几天,如果没有转机,孙先生你揣度一下,看会弄到怎样一个田地?”

  孙雅堂沉吟着道:“怕是很不好的罢?若照赵季帅以往的行径来说,主动诸公的脑袋,唔!淘气淘气!”

  “或者不至于。以前的时代多黑暗,他可以那样野蛮,如今到底不同了,文明立宪时候,他总不好出尔反尔;自己既赞成了人家的举动,怎好又杀人呢?”

 “咋晓得他赞成呢?他演说过吗?”

  王文炳把纸烟蒂抛了道:“倒不曾演说过,他到任至今,只到铁路公司一回,并没有说什么。不过,他肯代为出奏,这已算赞成了;并且罢市之后,股东会曾上了一个呈子,针对端方的电奏,自行休会,请他澈底查办。他的批语,我是背得的,全文是:‘股东开会以来,本督部堂以该会尚能维持秩序,并无滋扰情形,历经电达阁部代奏。其中有不公不正之人,本督部堂监临切近,自不难默识其人,随时取缔。即邮部来电,亦并未指实其人。所请查办一节,应毋庸议!至路事紧要,该会长等既经任事于前,仍当确切研究,以善其后,是为至要!’你看这口气,不也是很和平的吗?”

  孙雅堂点点头道:“这样看来,结果自不外乎钦派大员来川调处的了。”

  王文炳道:“或者是这样。只是,孙先生,你试替罗先生他们打算打算,事到如今,他们该咋个办方好?”

  “如其是我,”孙雅堂仰着头想了一想,方道:“就借股东会呈请休会的机会,也把同志总会休了会,倒是釜底抽薪之一法。如其众人不答应,我就装病吧,把会长职务辞去。那我也就卸了责了!”

  王文炳眼珠几转,只是摇头道:“罗先生他们是做不到的。他们现在是骑虎难下,明明知道面前就是个危岩,也不能不跳下去;如其不然,他们一辈子也就算了!我替他们着想,只有希望如你先生所揣度的,钦派一个大员来川调处,倒可以借此下台,不然,……”

  黄澜生道:“钦派大员调处,未必可靠。只怕抗粮抗税的话闹开了去后,一下暴动起来,那才不好收拾哩!且不说别的,就这几天罢市以来,游手好闲的人满街都是,情形已经不妥了。”

  孙雅堂道:“罢市倒还文明,这倒是出我意料之外。当天却把我骇了一大跳。我想,米粮店不再关门,似乎秩序是可保的。不过商家吃了大亏了,像我们住家人户,倒不觉得。”

  徐独清带着振邦婉姑,一路说着笑着出来。

  孙雅堂连忙拿眼睛一扫,徐独清是那样的高兴,不住的拿手去摸他那时兴的金边近视眼镜。而楚子材却一直呆在那里,看见徐独清出来,好像隐隐的叹了一声。他乘势站了起来道:“我的长衫,像脱在房间里的?”

  黄澜生道:“就要走了吗?”

  “你不要管,请陪着客好了!我还要去同二妹说句话哩。”

  王文炳向楚子材道:“你上省后,接过吴凤梧的信没有?”

  “没有!你哩?”

  “昨天接了一封,很简单的一张纸,并没说啥子。我现在很想亲自到你们县里去一趟。你能不能陪我几天,横竖学堂又没开课?”

  楚子材颇有点慌张样子道:“你不要害我,我这场病,就是上回在路上着了暑热,一回家就倒了床,现在还没有复原哩!”

  黄澜生也说道:“他这病是翻不得的,再养息半个月,或者可以脱体了。目前却不可再去受暑,初一那天上省,已是亏了他了。”

  菊花把徐独清的生纱长衫,香云纱马褂,一齐提了出来道:“四老爷,你的衣裳!”

  黄澜生道:“那个叫你拿出来的?徐四老爷又没说走的话。”

  菊花道:“孙大老爷叫拿出来,说是请四老爷穿了,好一路走。”

  徐独清道:“老孙老是这样,他就跳水也要拉一个陪死的!”

  王文炳刚把楚子材约定了,明天上午到铁路公司去,他有事情同他商量。孙雅堂恰走了出来,向黄澜生说,他大概初十前后就要回阳县去,请他夫妇同徐独清明天到他家去打一天牌消遣。

  黄澜生道:“我总在下午一点钟,下了局就来。内人能够来吗?街上那么多的先皇台,轿子又不好走。”

  “来的,二妹已答应了,本来不很远,轿子不好抬,走几条街,也不妨事。子材老表可以来吗?都是亲戚,并没外人。”

  楚子材迟疑的说道:“咋好来打扰呢?”

  孙雅堂不再客气的道:“那吗,下次改约好了。本来明天宗旨在打牌,并不预备啥子好饮食,请客未免太亵渎了一点。王先生也一样,等下次兄弟回省时,再专诚奉约好了。”

  王文炳站起来答道:“不敢当,今天多承赐教,佩服得很!日后再踵府请安!”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