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上卷 · 第二十七章  

2017-01-03 21:18:50|  分类: 大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子材回到学堂的时候,罢课的条子,凡柱子上壁子上全贴满了。却不见一个学生。

  他很是诧异,心想:“今天的事体真无常呀!”问到一个小工,方知学生们全在梯级式的理化讲堂中开会,说是监督监学教务都在那里。

  他刚刚转过后院,隔着一块槐阴满地的空坝,已听见讲堂上有好些声音,同时大喊着在讲什么。其间就有土端公的讨厌声音,可怪的是,第一,没有了呼来喝去的声口,其次,没有了打着官话的腔调;而尤可惊异的,几乎一句话里,必有一个“诸君。”

  走过甬道,已很明白的听见他斗着大家的声气喊说道:“这倒要诸君原谅了……我并不是要干涉诸君,不要诸君发起这会,……诸君自然是主人翁,不过……我只要求诸君一件……诸君自然都能自治的……还是该顾到章程……”

  “滚你妈的!”这一声最尖了,比机器局的汽哨还尖。

  同时好多声音:“我们全明白你的话……好了,没有你的事……我们不会造反的,你放心……自然自然,别个学堂不成立同志会,我们自会解散的……”

  土端公诚惶诚恐的,带着三个监学,一个教务,从讲堂门走了出来。背脊越发弯了,两手越发垂到屁股后了,眼睛看着地下,脸上含着微笑,比上年刘提学使到学堂来视察时,他恭迎到大门外的模样,还更卑下些。

  楚子材真有点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看见不可一世的堂堂监督,对待向来视如土芥的学生,会做出这般模样。不禁微叹了一声:“何苦哩!”

  监督等走后,讲堂上倒比以前静了许多。他走了进去,许多眼睛都把他望着。

  一个岁数大的学生,正站在讲台上大声说道:“我们学堂本就该把同志协会成立的,一则因为监督的压制,二则暑假中我们都回去了。现在倒是一个机会,趁着各学堂一律罢课之时,我们赶快把协会成立起来,见得我们这个中学堂的学生,还是晓得爱国的。现在,我们就举会长了……”

  凡是成立一个什么会,必然要举一个会长,这是众人熟悉的。并且是用的不记名投票法。于是大家一声赞成,便各自拿起铅笔,将空白课本撕一篇下来,就够好几张票了。

  楚子材便问同坐的,该举什么人呢?同时全个讲堂也嗡嗡然都在商量。

  学堂里举代表举会长等,照例,凡平日喜欢说话,喜欢议论,甚至曾同监督监学起过冲突,着过记过扣例假处罚的,都有被举的资格。而平日最用功,最守规则,每次试验,总必高发在前五名,而为监督教习等所称许的好学生,反而得不到众人的拱服。以此之故,开票的结果,黑板上大写着:王文炳得了五十三票,陆学绅二十七票,林志和二十票,楚用十八票。其余,三票就算顶多的了,还有几张废票。

  大家一齐欢呼道:“王文炳会长!”

  可是王文炳并不在学堂里,他忙得很,成天都在铁路公司,几乎可以算个小要人了。于是众人又喊道:“陆学绅副会长……就职,就职!”

  陆学绅就是楚子材同寝室同自习室的老陆。当下就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走上讲台,向众人鞠了一躬,又伸手把发辫摸了摸,才笑着道:“鄙人无才无学,谬承诸君爱戴,举为本会副会长。”

  许多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轰轰然吵道:“不要这些臭调子……只说你现在该办些啥子事情,说完了,散会,我们好吃饭了!”

  陆学绅仍是那样嘻笑说道:“既然正会长缺了席,鄙人只好代理着。现在我就宣布本学堂保路同志协会正式成立……现在,第一件要紧事,就请举出一位文牍,赶快拟好一份通告书,并赶快去刊刻一个戳记,以便正式报到同志总会。第二件要紧事,今天下午两点钟,铁路公司要开同志会临时大会,一定有很重大的事情报告会商的。本会应该派遣一个代表前去参加,这代表,也请大家就举出来。”

  嘈杂了一会,便一致主张推林志和林傻子为文牍,楚用为代表。

  林傻子跳了起来道:“我咋个得行!我的国文,从没有得过六十分的,大家另举……”

  众人都已站了起来道:“我们要吃饭了,快打两点钟了。散会罢,散会罢!”

  毕竟还等到副会长说了一句“散会!”才夺门而出,这比一般群众算有组织训练的了。

  这一学期,楚子材算是第一次在学堂食堂上吃饭。

  虽然仍旧是六个人一桌,下方不坐人,而用来安放小饭甑和锡茶壶。虽然仍铺着桌布,而各人面前仍然是一方饭巾。但是饭甑已不如前几学期那样黄澄澄没一点垢腻,茶壶也不复是亮得银光照眼,桌布饭巾的黑污不说了,并且还加上许多窟窿。

  这种变化,自上学期土端公接事以来,已开始了。在前,监督监学起居饮食,全同学生在一道。而且监督到食堂上来,还不一定坐在他的位子上,有时走到顶角落处的桌上,同一个学生对调。一开始,动要检察碗筷匙碟,干不干净,菜蔬不求怎样的好,却要精,要洁。假使菜饭中间吃出了一根头发,或一点可疑的脏东西,不待学生陈述,监督先就呐喊起来。将包厨的喊来,看清楚了,下一顿,每张桌子必要多一色好菜。这是处罚包厨的结果。以此,几学期来,食堂上都是那样的严洁而有秩序。

  土端公一接事,首先就认为监督与学生会食,是件不好的办法,把监督的身份太弄低了。而且开到他私室里的菜饭,必也比食堂上的要好要多。首先就鼓动了学生闹食堂的风潮,结果斥退了七个素行不端的学生,而食堂的严洁与秩序却始终恢复不了。

  其次,他认为桌布饭巾过于新派。“吾国自有精神文明,何必规规随人步履!恶衣菲食,自古已然。每餐四簋,已为上馔,诸生果腹是求可也,食外无益之物,其议罢之!”这是他接事第二个月,十五早晨,率领诸生到礼堂,向着先师孔子,及当今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的牌位,行了极恭敬的三跪九叩首的大礼后,他朝服朝冠,翎顶辉煌,向着诸生宣布,行将撤去桌布饭巾的理由。何以又不撤呢?即因刘提学使一天到学堂来视察,恰逢要吃饭了,他特意走到食堂上一看。不禁大为赞成,说桌布饭巾用得恰好,“大可以使学生们习惯于饮食文明,并警惕于污者难浣,以见立身行道之不可不慎!”

  桌布饭巾虽因刘提学使之一言,而幸得保存。但是刘提学使又不再来,监督的精神文明,毕竟占了胜利,一任前任遗留下的一批桌布饭巾,鞠躬尽瘁,以至于现在,而仍旧负着饮食文明的重责。

  用具虽然这样龌龊,菜蔬也不甚精洁,但使学生们居然能安了下去的,自然也有相当的好处。第一,是可以添私菜。学生大抵都是好吃的,而且来自东西南北,各有其咸酸辛甜之味,包厨大师傅没有易牙本事,如何能把百数人服伺得有同嗜焉?以前,在大同化中,不敢立异,如今食堂是学生的世界了,自然有钱的就可以在开饭之前,吩咐一声:“跟我做一样盐煎生肉!”同桌的乐得共享,于是包厨师傅与学生都两得其便,自然没甚闲话可说了。第二,就是坐位可以随便。今天喜欢同那几个坐,或是便于打个平伙,只须上食堂之前,邀约一下就行了。并且可以蹬着脚,大说小讲,尽量发挥胸臆。有此二者固有的自由,则以前的良法美政,完全不要了,又何足惋惜呢?

  楚子材同陆学绅几人在一桌上,便道:“老陆,代表这个职务,我看你跟我设个法,掉一个人去,好不好?”

  “办不到!你是众人当场公举的,并不是我派的,你不干,你得等下次开会时,当场辞职才行。今天你非去不可。”

  “唉!你不晓得我的病还没有好吗?铁路公司的会,我是参加过的,那样的乱法,我如何应付得了!”他说时,眉头全皱紧了。

  楚子材并不一定害怕赴会,学生就不举他,他也要去的。他只不愿意当代表。他知道一当代表便不能自由,说不定铁路公司从此天天有会,他就得天天去,去了又得回学堂来报告经过,他还有时间到黄家去吗?他正高兴罢了课,可以一直住在黄家,而无须乎再找借口的话。

  他还试着努了一次力:“那吗,老陆,这样商量一下可好?你横竖没有事的,我们一道去,散了会,我到舍亲家去吃药,——昨夜在他那里吃了一帖药,你看我今天不就好了些吗?只要吃药不耽搁,几天就全好了。——你费心代我回来报告一下,可使得吗?”

  陆学绅摇头笑道:“你的主意倒打得不错,你居其名,我受其实,若果能够开支每次五角的车马费,还可说了。告诉你,我已经身兼二职,还要代林傻子拟东西,可有什么空闲,你想想?”

  “林傻子是啥交情!你尚且跟他帮忙……”

  “别说闲话,你再想想,你是出得众的;只是不要看见女人。林傻子的笔下,怎能拜得客呢?若果不帮他,岂不丧德?丧他祖宗的德,有我们的卵相干,无如要丧我们的德,可就不妙了……你不要这样愁眉不展的,我告诉你一个法子。你到公司去,把王文炳找着,他横竖是会长,有责任的,你就托他替你回来报告。再则叫他回来顺便就职。不是一举两得吗?他是热心人,不怕事情多的。”

  他想了想,这办法倒对。期必王文炳一定答应照办。况且新津的事,也得告诉他。

  食堂上热闹得很,和一般的饭铺差不多了。大家所说的,不外乎罢了课后,该怎样的顽耍,——打麻雀,吃馆子,喝茶,逛公园,吊女学生的膀子,有一些在议论,不知道戏停不停?如其不停,则看京戏,看月中红;看川戏,看邓少怀,看文玉,看陕戏,看何喜凤;看这般小旦,这般迷人的尤物!——却没有一个人说到争路的事。

  天下国家大事,那时还不是中学生所注意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