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二部分·4  

2017-01-03 09:22:11|  分类: 钢琴教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些用近似蓝色的钢制成的漂亮的小薄片,可折弯,富有弹性。她张开双腿,坐到专供刮胡子用的有放大功能的镜子面前,一刀切下去,阴道口渐渐张开,这是通往她身体内部的门户。她此时的体会是,这样用刀片切割并不疼痛,因为她的手臂、手、腿必须经常充当实验对象。在自己身体上切割是她的癖好。

 

4

 

孩子才刚刚会走路,人们就在议论她的才能。她的手和腿摇摇摆摆,身子好似套在一个口袋里,口袋上方系着一根绳,上面露着她的头。她笨拙地摔倒在地上。他人的不在意造成了她的跌跤,她大声地抱怨着。她本人从未有过过错。教过她的教师们招呼和安慰这个对音乐过分热衷的人,为了音乐,她牺牲了自己全部的空闲时间,也使自己在其他人面前显得异常可笑。当他们解释说,她是个下课后唯一不胡闹的人时,在教师们的语言之中却透着一种轻度的厌恶和反感。毫无意义的耻辱使她心情沉重,在家里她向母亲诉苦。然后,母亲便急 急忙忙奔去学校,扯开嗓子同那些企图败坏自己卓越的后辈的女生们理论一番。接下来,其他人也怒火中烧起来。这是一个怨言大倾吐和大循环的机会。专门用于盛放学校学生喝空了的牛奶瓶的架子横在路上,挡着她的路,本不该引人注目的这些架子现在却十分引人注目。男学生们悄悄注意着她,他们的眼角偷偷地看着她,而她的头却高高昂起朝着另一个方向,丝毫不注意未来的男子汉,或丝毫不注意男子汉气概中想表现出来的东西。
  障碍潜伏在散发着臭味的学校各班级的教室里。上午,普通班的正常学生在那里淌汗,他们才刚刚能达到平均目标,而父母则在孩子的思想控制板上绞尽脑汁忙个不停。下午,教室则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使用,供在音乐学校上学的专门学习音乐的学生使用。各种乐器如同蝗虫似的掠夺着安静的思想空间。学校习惯于整天充斥在知识和音乐的价值之中。学生中有各种年龄段和各种身高的人,甚至有准备或正在参加高级中学毕业考试的中学生和大学生!他们志向一致,都在学习一种或多种乐器。她越来越有力地紧紧抓住内心生活中不可达到的飘荡而去的气泡,其他人对此毫无所知。她的内核如同一些超尘世的事一样美,这个核心独自聚集在她的头脑之中。其他人看不见这种美。她设想得很美,并且在想像中给自己戴上一副画好了的面容。她的母亲也许会禁止她这么做。她可以随意更换这副面孔,一会儿换成金黄色的头发,一会儿换成褐色的头发,男人们经常喜欢有这两种头发颜色的女人。她以此为榜样,也希望自己被人喜爱。她自己就是一切,只是不漂亮。她是有天赋的人,谢谢,别客气,但是不漂亮。更确切地说,她不引人注目,她母亲不断向她保证着这一点,让她不要觉得自己漂亮。母亲用一种最通俗的方式威胁说,只有靠她自己的能力和她自己的知识,她才能吸引每一个男人。只要孩子一同男人见面,她就用打死她来进行威胁。母亲坐在瞭望台上监视,寻觅,推算,得出结论和进行惩罚。
  她像埃及的一尊木乃伊一样,每天都被义务的绳索紧紧捆着,但是没人急着去参观。她坚持不懈,希望三年能有自己的第一双高跟鞋。她从未忘记和放弃自己的愿望。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她需要毅力。在她获得高跟鞋之前,她会有毅力的。同时,为了巴赫的独奏奏鸣曲,也需要毅力。为了掌握这首独奏曲,狡猾的母亲许诺给孩子买双这样的鞋。她将永远得不到这双高跟鞋。如果她挣到自己的钱,就可以给自己买一双这样的鞋。高跟鞋将永远是摆在她面前的诱惑。母亲用这种方式一步步地诱使她前进,母亲宁愿孩子永远得不到这鞋子。
  她随时都要高于其他人。在这段时间,她的母亲把她抬得比其他人都高。她让其他人远远地落在自己身后和在自己的下面。在这些年里,她的那些纯洁的愿望变成了一种破坏者的贪婪,变成了一种毁坏的意愿。其他人有的东西,她也一定要有。她无法占有的东西,她要把它毁掉。她开始偷东西。在上绘画课的艺术家工作室里,大批水彩颜料、铅笔、画笔、尺子不翼而飞。一副带变色玻璃镜片的时髦塑料太阳镜也不见了。她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些顺手牵羊拿来的物品。由于害怕,她把这些物品立即顺手扔进大街上最先遇到的第一个垃圾桶里,决不让别人在自己的手上发现这些物品。母亲竭力寻找女儿悄悄购买的巧克力和用节省下的车费买的冰激凌,在这方面她有着丰富的经验。
  取代太阳镜的是,她最想把另一个姑娘的崭新的灰色法兰绒套装据为己有。但是如果穿衣者总是穿着它,那套装并不那么容易让人拿走。通过出色的侦察,她打听清楚,这件衣服是小姑娘用自己的身子挣来的。她一连数天秘密跟踪着穿套装人的灰色身影;音乐学院和布里斯托尔酒吧都在同一个区,酒吧里今天净是姑娘们,连同中年的生意人。女学生才十六岁,正处在花季的年龄,由于违法,正有人将她告发。她向自己母亲讲述人们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套装和在什么地方可以得到它。为了使母亲对自己孩子的一无所知感到高兴和为此而赞美孩子,她装出十分纯洁、幼稚的样子,话语滔滔不绝。母亲立即夹紧自己狩猎靴上的马刺。妈妈呼哧呼哧、跳跳蹦蹦地走着,她一边晃着头,一边朝着学校的方向吐出一口浓痰。灰色套装及穿着这套装的人一闪便离开了学校,虽然眼睛看不见套装和穿套装的人了,但头脑里却还在惦记着套装。套装所有者肯定被惩罚,当了内城一家香水商店里的售货员,并且享受不到普通教育的幸福,只能在余下的生命中忍气吞声。她再成就不出什么事业了。
  为了奖赏迅速告发的坏风气,她允许自己亲手用剩余下的便宜的皮子头给自己做一个式样既古怪又夸张的书包。她没有多少空闲时间,想做书包就要注意合理安排空闲时间。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做成书包。只有她一个人有这样特别的包并且敢于拿着它走街串巷!未来的男子汉,即她目前与之同台演奏室内乐和改编管弦乐曲的音乐接班人,激起了似乎早就深深潜伏在她内心中的渴望,这种渴望是那么富有吸引力。因此,她向外界显示着难以抑制的骄傲,但是她因何而骄傲呢?母亲祈求并发誓说,她不想丧失体面,因为她决不会原谅自己失面 子,她不会原谅自己听任最小错误一连数月停留在自己身上。她应该干点别的事情,这个顽固的念头经常向她袭来。但是,现在已为时过晚!小爱乐乐团由女小提琴教师亲自领导,第一把小提琴手在乐团里体现出绝对权力。为了从强者中脱颖而出,她希望同强者保持关系。自从母亲第一次发现权力以来,她一直喜爱权力。在练琴休息时,这位年轻男士阅读起自己高级中学毕业考试的重要参考书籍。如同风追随塔楼上的风向标一样,其他的提琴手朝他转过去。他说,不久他生活中的严峻时刻即将开始,他要上大学了。他制定了计划并且大胆同她交谈着。有时,他心不在焉地从她身旁看过去,为了复习一道或是数学公式或是一道人际交往的公式。他从未能捕捉到她的目光,因为她一直在抬头庄严地注视着房间的天花板。她并不把他看作普通人,而只是把他看成是乐师;她的内心几乎要烧成了灰烬。她的灯芯比上千个太阳还要明亮,照射到这个她称之为有了蛤蜊味的家伙的性器官上。为了使他看她一眼,有一天,她把自己木制的小提琴盒子的盖子用力向下砸到自己按小提琴弦的左手上。她疼得大声喊起来,以此也许能使他看她一眼。也许他会彬彬有礼地来到她身边。然而,没有。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想去参加联邦陆军。此外,他渴望成为高级中学教自然史、德语和音乐的老师。现在,他掌握的音乐知识已经相当不错。为了让他把自己看成是个女人,为了能在他的思想笔记簿上留下自己的芳名,她在练琴休息时间为他一个人独自弹起了钢琴独奏曲。在弹奏钢琴时,她动作非常灵活,但是他却只以她在日常生活中的异常笨拙作为判断她的标准。这种笨拙使她不可能进到他的心里去。
  她决定:她将不让一丁点儿自我落到别人手中。她想保留一切,如果可能的话,也保留下额外得到的一些东西。人们有什么,就是什么。她给陡峭的山上培土,她的知识和能力构成了一座高峰,高峰上布满滑溜溜的冰雪。只有最勇敢的滑雪者才对付得了上山的路。那个年轻男士随时都会滑落到她的山坡上,跌落到冰缝中的无底深渊之中。她把自己精细打磨的开启自己珍贵心灵的冰柱圣灵的钥匙交给某人保存,这样她可以随时重新把钥匙从他那里取回来。
  因此,她性急地等待着自己作为音乐界未来顶级人物的价值在生命交易所里的升值。她静悄悄地、越来越静悄悄地等待着一个人选择她,接下来她将幸福地立即选择他。这将是个没有虚荣的特殊的人。但是,这个人早就选择了将英语或德语作为主攻专业。他的自豪是有理由的。
  外面有什么她有意不参加的活动在招手,她可以夸口说,自己没有参加,是她有意不参加的。为了不必同人相比和让人考虑斟酌,她希望自己能有些自己没有参加过且已经结束了的比赛的奖牌和纪念章。一个不怎么会游泳的动物用秃爪子之间满是洞的蹼在水中挣扎。她高高抬着头,胆怯地在母亲温暖的腹水中扑腾来扑腾去。救命的岸边到哪里去了呢?走在通往上面雾气腾腾的干地上,步伐异常费力,她经常从光滑的斜坡上滑落下来。
  她渴望得到一个见多识广,会拉小提琴的男人。但是他将先抚摸她,然后她才把他搞到手。尽管这个正准备逃窜的雄岩羚羊已经在碎石上攀登,但是它没有能力核实在碎石里埋葬着的雌性性别。他持的观点是:女人毕竟是女人。后来,他对妇女这种著名的反复无常的性别开了一个小玩笑,他说道:这些女人们!当他为了要她演奏而给她信号时,他看着她,但没有真正注意到她。他并没有做出不利于她的决定,他只是根本没有考虑到她而做出决定。
  她绝不会使自己陷入软弱无力处于劣势的状况,因此她待在原地不动。她已经习惯了学习和服从,不再另辟蹊径。螺纹中的挤压发出刺耳的声音,挤压使她手指甲下面淤了血。学习已经要求她保持理智,因为只要她努力,她的生命便延续下去。母亲则要求她服从。母亲还同样告诫说:谁要是冒险,就要惨死于冒险之中。如果家里没有人,她就有意识地用刀片切进自己的肉中去。门把手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父亲的万能刀片被取了出来,这是她的吉祥物。她从自己星期天穿的大衣里取出刀片。她使用刀片很灵巧,因为她必须经常替父亲去刮那张在毫无思想和意志的空空前额下面的面颊。这些刀片是为她的肉体而准备的。这是些用近似蓝色的钢制成的漂亮的小薄片,可折弯,富有弹性。她张开双腿,坐到专供刮胡子用的有放大功能的镜子面前,一刀切下去,阴道口渐渐张开,这是通往她身体内部的门户。她此时的体会是,这样用刀片切割并不疼痛,因为她的手臂、手、腿必须经常充当实验对象。在自己身体上切割是她的癖好。
  如同口腔一样,这个身体的进出口也不能直接称作漂亮,但它是必要的。她完全听任自己,这总比听任其他人要好得多。她一只手拿着刀片,手也有感觉。它准确地知道,多久时间割一次并且要割多深。她把下身靠在支托镜子的螺丝上,在有人进来之前,迅速完成切割事宜。在对解剖学知之甚少,运气更不佳的情况下,冰冷的钢片被拿了起来并且割了进去,她同时知道,肯定要出现一个洞。它在张开,变化让人吃惊,血流了出来。这是一幅不常见的景象,通常并不疼痛。她切割自己的肉体,但是选择了错误的位置,因而把上帝和大自然 接合在一起的东西永远地分离开了。人类不许这样,这要自食其果。她什么也没有觉察到。一瞬间,被切开的两半肉,因突然出现了原来并不存在的距离而震惊地目不转睛地互相注视着对方。多年来,他们同甘共苦,而现在人们却把他们互相分离开来!被切开的两半肉看到自己在镜子里的方向是反的,他们谁也不知道,哪一半是自己。过后,血流了出来。血一滴滴滴下来,流淌着同自己的伙伴汇合在一起,变成一条持续不断的涓涓细流。后来,当涓涓细流汇拢在一起时,变成了一条红色的均匀流淌着的静静的小溪流。在流淌着的血的面前,她根本不去看一眼自己切开的部位。这本是她自己的身体,然而她对这身体感到非常陌生。先前她并没有想到,切割开的道道并不像服装的纸样那么容易控制;在服装纸样上,人们可以把画了虚线、细线或细虚线的线条用一个小轮子磨去,用这种方法控制和掌握全局。她必须先止住血,这时她害怕了。下身和恐惧是她的两个友好的同盟者,他们几乎总是一起出现。如果这两个朋友中的一个没有敲门就走进了她的头脑之中,她便可以肯定:另一个朋友离得也不远了。母亲可以监督她夜里是否把双手放到被子上。然而为了控制恐惧,她得先把自己孩子的头颅凿开,亲自把恐惧刮净。
  为了止血,她找出了喜欢的卫生巾,因为它的优点,每个妇女都了解和赏识它。它通常首先用于运动时和活动的时候。它迅速取代了灵巧小姑娘的儿童舞会上公主小姐的金色的纸板王冠。但是,她从未去过儿童狂欢节的舞会,也无缘见识过这种王冠。后来,女王的首饰突然滑落到裤子里,女人终于认识到自己在生活中的位置。首先在头上、在孩子的自豪里显眼的东西,现在已经到达了那里,在那里女性的木柴必须悄悄地等待斧子。公主现在已经成人,在这儿意见有分歧:一位先生想要一件装有贴面板不太惹人注目的家具;另一位先生要一件真正高加索核桃木的镶饰;可惜第三位先生又是只想把柴火高高垛起来。但是这位先生此时也可以出个风头:他可以把自己的木柴堆尽可能向高处堆,以便节省空间和便于取用。装到一间煤窖里的木柴要比装到另一间煤窖里的木柴多,因为在另一间煤窖里,木柴是横七竖八胡乱堆放着。其中一家的火要烧得比另一家长久,这是因为那家的木柴多的缘故。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