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秋》第三十一章  

2017-01-08 21:49:49|  分类: 激流三部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淑华和翠环把觉新搀进他的房里。她们打算把他扶进内房去,让他在床上睡一阵。但觉新不想睡,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好多了,神志也清醒了。他向她们说了两三句感谢的话。他要坐在活动椅上看书,便离开她们,独自走到书桌前去。

  琴和淑贞进来了。翠环看见琴便说:“琴小姐,请你劝劝大少爷,他不肯歇一会。他精神不好,还要看书。”

  琴点点头,连忙走到觉新的身边。觉新已经坐在活动椅上了。琴伸手轻轻地拉他的膀子,温柔地劝道:“大表哥,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折磨你自己?你也该爱惜你的身体。”

觉新没有答话。

淑华也走过来帮忙琴劝他:“大哥你还是去睡一会儿罢,你的气色很不好。”

  “你们都看见的,象我这样活下去有什么意思?不如索性让我死了,她们也就安心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觉新又用两只手蒙住脸,绝望地说。

  “大哥,你怎么说起死来?我们受了气就应当想个法子出气。你一个人悄悄地死了,又有什么好外?”淑华关心地抱怨道,她想不透为什么她哥哥会说出死字。

  “大表哥,三表妹说得很对,”琴接下去说,“对那些人,你不该再让步。你应当跟他们奋斗。你自然容易明白:你还有前途,他们却没有将来。你应该好好地保重你的身体。”

  “保重身体?我这个身体有什么值得保重?我活下去又能够做什么事情?”觉新痛苦地挣扎道。他忽然放下手掉头看淑华,惊讶地问道:“怎么你也来了?她们没有责骂你吗?二哥呢?”他好象从梦中醒过来似的,他的泪痕未干的脸上忽然现出了恐怖的表情。

“姑妈喊我搀你出来的。她没有骂过我一句”淑华温和地笑道。她的笑容里有一点得意的成分。

觉新的恐怖马上消失了大半。

淑华又说:“二哥多半还在那儿。不过我想姑妈也不会骂他。我看,姑妈后来也好象明白了。不然她怎么肯放我走?”

  “翠环”觉新看见翠环也在屋里,便唤了一声。

  翠环答应着,就走到了觉新的面前。

  “难为你去看看二少爷是不是还在大太太屋里头,有没有什么事情?”觉新温和地吩咐道。

  翠环愉快地答应着。但是她刚刚掉转身子,便看见觉民掀开门帘从外面进来。她唤了一声:“二少爷。”

  “二哥,你挨到骂没有?”淑华惊喜地问道。

  “二表哥,事情就了结了?”琴看见觉民的安静的面容,便也放了心,只是低声问了一句。

  “我连一句骂也没有挨到。你们走过后,姑妈就喊我走了。不过我出来还站在窗子外面听了一阵,”觉民带笑答道。

  “以后又怎样?你听见什么诉没有?”琴继续问道。

  “以后自然是四婶同陈姨太两个人说话。不过她们说了两句,就气冲冲地走了”觉民满意地说,他觉得今天又是他们得到了胜利。

  “这倒是想不到的,我以为今天至少要挨一顿好骂”淑华高兴地说。

  “三妹,你少高兴点。我看她们一定会想法报仇的,以后恐怕有更多的麻烦”觉新皱着眉头说。

  “再多的麻烦我也不怕!她们总不敢杀死我!”淑华毫无顾虑地接嘴道。

  “她们会找到我身上来的。你们得罪她们,她们会在我身上报仇”觉新焦虑地说。

  房里静了一会儿,翠环忽然说:“大少爷,我去打盆脸水来,你好洗帕脸。”她便到内房里去拿了面盆出来,又到外面去了。

  觉民的眼光落在觉新的脸上。觉民似乎想用他的坚定的眼光来安定他大哥的心。他温和地劝导说:“大哥,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软弱?你总是这样看轻你自己!我们跟你又有哪点不同?固然你是承重孙,不过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们家里头,什么都完了。没有人可以管我,也没有人可以管你。那些长辈其实都是些纸灯笼,现在都给人戳穿了。他们自己不争气,立不出一个好榜样,他们专做坏事情,哪儿还配管别人?只要你自己强硬一点,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可以伤害你?都是你自己愿意服从,你自己愿意听他们的话,他们才厚起脸皮作威作福……”

  “二弟,你悄声点,”觉新恳求道。他对觉民的话还有一点疑惑。他带了点固执地答道:“你的话固然有一点道理。不过你还不大清楚我们家里的情形。事实并不象你所说的那样简单。”

  在这间屋子里的人,除了淑贞外,都不满意觉新的话。淑贞静悄悄地坐在方桌旁边,她的眼光就在写字台前面那几个人的脸上慢慢地移动。淑华站在窗前,把身子靠在窗台上。琴靠着写字台向外的一头。觉民立在觉新的背后。但是觉新把椅背转向窗台的时候,觉民的脚并没有移动。

“大表哥,我总觉得你想得太多一点,”琴不以为然地说。

觉新没有答话。翠环端了一盆水从外面进来,她把面盆捧到内房去。

琴又说一句:“你把事情看得太复杂了。”

翠环绞了到张脸帕拿出来,送到觉新的面前。

  “翠环,难为你。你没有看见何嫂?”觉新接过脸帕,对她说。

   “何大娘在后面洗衣裳,”翠环答道。等到觉新把脸帕递还给她的时候,她又问一句:“大少爷,你再洗一帕吗?”

  “我够了,难为你,”觉新客气地答道。

  “琴小姐,你看大少爷真客气。这一点事情,他就说了两回‘难为’……”翠环望着琴带笑说。

  琴好心地笑了笑。她温和地说:“翠环,不说大少爷,连我也不好意思把你当丫头看待。”

  “二姐昨天来信还嘱咐我们好好地待你。她不是要你给她写信吗?你写了没有?”淑华插跟说。这最后一句话使得翠环的脸上泛起了红霞。

  “我没有写,我写不好。二小姐只教我认得几个字,我不会写信”翠环害羞地答道。

  “写不好,也不要紧。我也写不好。你写罢。你写好就请琴姐给你改”淑华鼓舞地说。

  “我写不好,哪儿还敢拿给琴小姐看?”翠环略带窘相地答道。

  绮霞在房里出现了,好象她是来给翠环解围似的。她对觉新说:“大少爷,太太、姑太太喊我来问你现在好些没有……”

  “我现在好了,你回去对太太、姑太太说,多谢她们”觉新带笑答道。

  “绮霞,我问你,太太她们现在在做什么?”淑华插嘴问道。

  “刚刚摆好桌子,就要打牌了”绮霞答道。

  “打牌?人怎么够?”淑华觉得奇怪地问道。

  “还有五太太,她今天倒做个好人,连话也害怕多说”绮霞笑着回答。

  “绮霞,你听见太太、姑太太她们说什么没有?”觉新还带了点忧虑地问道。

  绮霞明白他的意思,便答道:“她们说四太太、陈姨太不对,故意找事情来闹。”她望着淑华微微一笑,再说:“不过姑太太、三太太都说三小姐、二少爷的脾气也太大一点……”她不说下去了。

  琴马上看了觉民一眼,觉民笑了笑,也没有说话。但是淑华却不高兴地说:“我这个脾气是生就的,她们也把我改不转来。”

  “这倒对,她们现在想改我们的脾气,可惜太晚了”觉民同意地加上这一句。他又笑笑。

  “大少爷还有什么吩咐?我要回去服侍太太她们”绮霞望着觉新说。

  “好,你去罢”觉新有气无力地答道。“我等一会来看姑太太她们打牌。”

绮霞应了一声。

翠环便说:“绮霞,我跟你一起去。”她要去给张氏装烟。

“你不要去,三太太喊你就在大少爷屋里头服侍大少爷同琴小姐”绮霞对翠环说。“不过你不要忘记等一会儿去看倩儿的病。我多半去不成了。”绮霞匆匆地走出房去。

淑华便问翠环:“倩儿怎样了?她害什么病?凶不凶?”

  翠环听见说到倩儿,便收起笑容,忧虑地回答道:“倩儿病了几天了,连饭也不能吃。四太太到昨天才喊人请了医生来,开了方子捡药来吃,也不见效。她瘦得只有皮包骨头。我同绮霞昨晚上去看过她。”

  “医生说是什么病?”觉新问道。

  “医生说不要紧,吃一两副药就好了。不过我们看见倩儿一天比一天更不行了。四太太起初还骂她装病,等到她实在爬不起来了,才没有管她”翠环痛苦地说,同情激动着她的心,她不知不觉地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在这屋里另一些人的眼中,倩儿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婢女。他们跟她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但是翠环的话却把一股冷风带到房里来了。

  “四婶也不请个好医生给倩儿看病”淑华抱怨道。

  “三小姐还说好医生?我们做丫头的害病,只要有医生来看,那就是很好的福气了”翠环的声音里带了一点讽刺的调子,她自己也不曾注意到。

  “那么你带我去看看倩儿”淑华忽然下决心吩咐翠环道。

  “三小姐,你真要去?”翠环惊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从来说话有没有过不算数的?”淑华自负地说。没有人阻止她。大家都用鼓励的眼光看她,她便催促翠环道:“你还耽搁什么?我们要去,现在就走!”她站起来,预备动身。

  “不过我们太太吩咐我在这儿服侍大少爷”翠环忽然迟疑地说,她望了望觉新。

  “不要紧,你去你的”觉新温和地说。他又掉头谨慎地提醒淑华道:“三妹,你当心点,不晓得是什么病,会不会传染。”

  “我晓得”淑华并没有留意觉新的话,不过含含糊糊地把它们听进了耳里,顺口回答了一句,便和翠环两人走出去了。

  她们跨进通桂堂的小门,经过克安住房的窗下,进了桂堂,再从一道门出去。在桂堂后面,那个长了几株大核桃树和梧桐的大坝子里(地上凌乱地躺着一些折断的树枝),有两间阴暗低狭的偏屋。她们走到门口,翠环忽然问淑华道:“三小姐,这儿你没有来过罢?”

  “我从前来过两三次,不过已经很久了”淑华带笑地答道。她忽然听见轻微的呻吟声,马上把笑容收敛起来。

  翠环先跨进门槛。屋里只有粗劣的桌子、板凳和木板床。没有人,却有一种触鼻的臭味。没有地板,土地好象是湿的。这里还有一道小门,淑华跟着翠环跨过它进到里面房间去。

  这是一个更小的房间,而且比外面的一间更阴暗。房里只有一张方桌,两张床和两根板凳。倩儿睡在靠里那张矮床上,床前一根板凳上放着一个空药碗。床头角落里还有一个马桶。淑华一进屋,便看见一张瘦小的黑脸静静地摆在枕头上。

  “倩儿,三小姐来看你了”翠环走到床前亲切地对床上的病人说。

  病人想说话,没有说出来,却哼了一声。她慢慢地把脸掉向外面看。淑华走到床前,把眼光投在病人的脸上,温和地唤了一声:“倩儿。”

  倩儿的眼光终于找到了淑华的脸。她无力地动着嘴,勉强做出微笑,但是这微笑还是被痛苦的表情掩盖了。她唤出一声:“三小姐。”她把手压着床板想撑着坐起来。

  “倩儿,你不要起来。你好好地睡下,”淑华连忙做手势阻止道。她又对翠环说:“你喊她不要起来。”

翠环俯下头去对倩儿讲话。

倩儿的身子动了几下,她勉强坐起来。但是她马上发出两三声痛苦的呻吟。她的手松了,她又倒了下去。过了片刻,她才睁大眼睛,喘吁吁地对淑华说:“三小姐,多谢你。”

  “你今天好点吗?”淑华怜悯地问道。

  “今天不见得好,心里难过得很”倩儿感激地望着淑华,刚睁大了眼睛,又把眼皮垂下来,她喘着气一字一字地说出这两句话。两只苍蝇在她的脸上爬着,她也没法赶走它们。床沿上和那幅黄黑色的薄被上,都有好些苍蝇安闲地爬来爬去。板凳上和药碗口也都贴着几只金苍蝇。倩儿的嘴闭上以后,屋子里就只有苍蝇的叫声。

  “怎么苍蝇这样多?”淑华带点嫌厌地说。她的袖子上也贴了一只苍蝇,她挥手把它赶开了。

  翠环刚在病人的床边坐下来,便回答淑华道:“倩儿害了病,这儿还有哪个人肯来打扫?”她又侧头问倩儿:“你热不热?她们也不给留一把扇子。”

  “有点热,不过现在也不觉得了”倩儿有气无力地答道。她又看看淑华然后央求翠环道:“我想吃点茶,不晓得外边有没有。难为你,给我倒半杯冷茶也好。”淑华无意地把眼睛掉去看方桌。那里并没有茶壶和茶杯。

  翠环站起来,气愤地抱怨道:“李大娘她们也太不近情理,连茶壶也不给你拿来。”她走出去,拿了一个粗茶杯进来。她把茶杯放在板凳上,一面对倩儿说:“倩儿这儿只有冷茶。等我出去在三太太屋里给你倒杯热茶来,好不好?”

  倩儿看见茶杯,她的眼里发了光,连忙伸出手,着急地说:“翠环,快递给我,我就要吃冷茶。我口渴得很。”

  “冷茶吃不得。吃了怕翻病,”翠环关心劝阻道。

“不会,不会。我心里烧得厉害。我就要吃冷茶”倩儿张开口,喘着气,用尽气力对翠环说。她的眼光好象是一股快要熄灭的火,还对着那个茶杯在燃烧。她又诉苦地说:“她们连一杯茶也不倒给我。我又请不动一个人。翠环,你可怜我。”

“翠环,你就给她吃罢”怜悯搅乱了淑华的心,她觉得应当满足病人的这个小小的要求。

翠环迟疑了一下,才从板凳上端起茶杯,给病人送去。倩儿看见茶端来了,便撑起身子,伸出颤抖得很厉害的手去接茶杯。翠环连忙扶着她。她两手捧着杯子,把这杯红黑色的冷茶当作美味似地捧到嘴边去。

翠环还在说:“你少吃点。”

但是倩儿俯下头,张开口,咕嘟咕嘟地喝着,很快地便把茶汁喝光了。茶汁还从她的嘴角滴下来,落在那幅薄被上。她痛快地叹了一口气,把杯子递还给翠环,自己力竭似地倒在床上。

  “三小姐,你回去罢,这儿脏得很,”倩儿注意到淑华的眼光还定在她的脸上,感激地望了望淑华,慢慢地说。

  “不要紧,”淑华温和地答道。她又安慰倩儿说:“你好好地养一下。你的病不要紧。过几天就会好的。”

  “三小姐,多谢你。不过我吃了药也不见效,只有一天比一天凶。我晓得我多半活不长了”倩儿绝望地说,她的眼里忽然淌出了泪水。

  淑华觉得心里很难过。她看看翠环,发觉翠环的眼圈也红了。她默默地站在那里,咬着嘴唇。她听见翠环说:“你这点小病,哪儿会医治不好的?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等一会儿给你送把扇子来。你今天什么时候吃的药?”

  “今天早晨吃过一道,这副药就只吃过一道”倩儿低声答道。

  “那么现在应当吃药了。李大娘她们也不给你煨一下”翠环接着说。她用眼光在屋里找寻药罐。药罐静悄悄地立在板凳脚边。她又说下去:“我就去把药煨给你吃。害病不好好吃药,病怎么会医得好?”她着腰拿起药罐来。

  “如果明天再不见效,还是另外请个好点的医生来看罢,我去对大哥说”淑华温和地说。

  “是。三小姐,你请回去罢。我去给倩儿熬药去。我等一会再出来服侍大少爷”翠环拿着药罐对淑华说。

  “三小姐,多谢你,请回去罢”倩儿在床上动着头吃力地说。 “我平日没有服侍过你,你倒来看我。我病好了,再给你道谢。她的微弱无力的眼光表示着深的感激。

  “你还是好好地将息将息。翠环她们会照料你的。你吃过什么东西吗?”淑华亲切地说。

  “我没有吃。李大娘给我端来的饭菜,我实在不能吃。我一天就只吃点茶,还常常想吐”倩儿望着淑华差不多一字一字地说。

  “四婶也太狠心了”淑华不平地抱怨了一句。她又换过语调对倩儿说:“不要紧,你想吃什么东西,告诉翠环,我喊人去给你买。你明天如果好一点,我喊人给你熬点稀饭。”

  “多谢三小姐,三小姐真厚道”倩儿感谢地说。她的脸上开始露出一点血色。但是接着她又带一种恐惧的表情说:“不过我们四太太一定不答应。她晓得一定不高兴。”

  淑华听见这意外的话,怔了一下。翠环在旁边点醒地说:“三小姐,四太太的脾气你是晓得的。你要给倩儿买东西,只有偷偷地交给她,不要让四太太知道才好。”

  “好,好”淑华心里略微畅快地接连说。她又嘱咐病人几句话,便跟着翠环出去了。

  她们跨出门槛,刚刚走了三四步,忽然听见房里响起呕吐的声音。翠环连忙站住对淑华说:“三小姐,请你先回去。等我进去看看她。”她撇下淑华,一个人回转身往倩儿的房间去了。药罐仍然拿在她的手里。

  淑华站在院子里,她不舒服地叹了一口气,便急急地走上石阶,跨进了桂堂的门槛。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