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九章 居直遭劫  

2017-02-01 10:46:46|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来到柳府,柳范立即将柳居直叫出来,然后指着紫竹对他说:“居直,这是你的表妹。她叫紫竹,你们快相见!

   谁知柳居直见紫竹,心中不由得一楞:“这个表妹好美丽、好熟悉!自己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于是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冥思苦想。

   柳范以为柳居直看不起紫竹,特意提醒他说“你这个表妹虽然年幼,但孤身一人收服了金鸡岭的强盗,全城的人们都在夸赞她呢,你得好好向她学学!

   柳居直还在痴想如何认识这个表妹的问题,对父亲的说话根本没听进去,只是木讷地点了点头。

   柳范不禁生气地说:“居直,表妹是你的至亲,怎么可以这样冷漠地对她

   柳居直竟然讷讷地说:“是,是。”

   原来,柳居直虽然相貌堂堂,平日却是沉默寡言在家中人面前,他还可以勉强谈论几句若是来了陌生客人,总是招呼以后就腼腆地退在一边。为了这个性格上的特点,柳居直没有少挨父亲的责骂!前几天佛婆来到,他也只是上前招呼了一声:“姑姑!”然后便没了语言。事后,柳范责备了他,又说:“表妹来了,一定要热情欢迎。”柳居直当时答应。这两天紫竹收伏金鸡岭强盗的事情,柳居直听人们说过不知道多少遍,因此内心中对表妹也是十分钦佩。及至见到紫竹,突然觉得曾经认识这个表妹,心中便只想寻找有关这个表妹的记忆。可是任凭他想来想去,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所以,他的神情木讷。

   “居直,你在想些什么?”柳居直还在发呆,柳范已经叱责起来了,因为柳范忽然觉得:“居直一定是看见紫竹的美貌而发呆,真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东西!”

   柳居直听到父亲的责问,心中十分紧张,更加说不出话来。

   紫竹见柳居直,心中也是猛地里一惊:“表兄的面貌好不熟悉,莫非我们在哪里见过?”她这么想了一想,柳范已经在那里叱责柳居直了。她是一个性格外向之人,于是主动上前说:“表兄,妹子刚从乡下过来,还望表兄多多关照。”

   柳居直仍然喃喃地说:“好,好。关照,关照。”

   柳范气得把袖子一拂,不再言语。

   佛婆见了,忙说:“居直,你们兄妹之间谈话,用不着这样拘谨。

   柳居直还是唯唯诺诺

   柳范只得说:“你下去吧!

   柳居直如获大赦,急忙转身走进了自己屋里。这里,柳范继续与佛婆母女谈话。

   佛婆说:“兄长,居直的性格好不内向!我这个女儿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正好与他相反。”

   紫竹不由得嗔道:“娘,你与舅舅谈话,不要扯上女儿嘛。”

   柳范笑着说“紫竹,大胆并不是坏事!你表兄样样皆好,就是这种性格不好。他平时喜欢清静,不大与人接触,更不愿意在生人面前说话。所以你不要介意。

   紫竹立即说“舅舅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我怎么会介意呢!

   佛婆又问:“也许兄长成天忙于公务,没有多少时间与居直交谈,因此形成了他这种沉默寡言的性格?”

   柳范回忆道:“当初我抱他回来时,他三天三夜不曾哭闹一声,我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孩子呢。

   佛婆说:“这倒奇怪了!一般的婴儿总是会哭会闹的。紫竹当初来到我的家中,就是一个劲儿地哭个不休,任你怎么哄劝,她也不肯停止。

   紫竹忍不住叫道:“娘!”

   柳范继续说:“第四天,门外来了一个游方和尚,自称专医疑难杂症,我叫他进来给居直看看。他附在居直耳边轻声说既来之,则安之!居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还用小手在空中乱抓乱舞,好像有什么话要对那个游方和尚说。

   佛婆说:“这么说来,居直一定与那个游方和尚有缘!

   柳范点了点头“不错!游方和尚说我不能带你走!你要好好地为人做事!居直竟然就不哭了。

   佛婆又说:“紫竹当初不肯吮吸,也是慈音禅师发了话,她才肯吃食的。

   紫竹埋怨道:“母亲,您总是喜欢向别人诉说女儿的不是!”

   佛婆分辨道“这算什么不是呢?况且舅舅也不是别人!”

   柳范笑着说“紫竹,你不要害羞,我们兄妹不过是聊聊家常!我向游方和尚请教这个孩子的来历。游方和尚说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就是不肯说居直的来历。

   佛婆说“如此说来,居直一定与我们佛教有缘。

   柳范说:“我问游方和尚我一个身男人怎么抚养这个孩子?游方和尚说无妨,无妨!然后径直走了。

   紫竹接过话题说:“舅舅,那个游方和尚颇不寻常!”

   柳范说:“也许是吧,但我怎么能够知道他的底细?居直小时候能吃能喝,身体异常结实,也喜欢打打闹闹。遇上事情反应敏捷,处事公允。

   紫竹高兴地问:“舅舅,你一定有表兄的故事?

   柳范说:“不错!我当初因为公务繁忙,请了一个叫杜标的人管理家务。谁知此人心术不正。有一次,我和仆役们不在家,他竟然伙同一帮贼子入室盗窃。

   佛婆诧异地问道:“世界上竟有这种忘恩负义的东西?”

   “人生百态嘛!”柳范说,“居直当时不敢拦截,只是将他们的言行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等到仆役们回来,居直才将杜标叫了出来,当众斥责杜标,我爹爹也不曾亏待你,你怎么伙同贼子偷窃家中的东西?杜标百般抵赖。

   紫竹问:“这可怎么办

   柳范说:“居直便那些盗贼是谁?他们是隔壁的张三,对面的李四,还有前街的麻子。虽然你们一个个蒙着脸,我却得清清楚楚。你如果不肯认罪,我就报进官府,将他们一个一个捉来审讯。杜标只得低头认罪,连连求饶。

   佛婆称赞道:“居直做事,倒是从容不迫!”

   柳范又说:“后来,居直说我也不与你为难,你去将东西取来,我便不报官。杜标无法,只得照办。东西取了回来,居直才说我们柳家无论如何用不着你这样的人了,你自己去吧!杜标只得羞惭满面地走了。

   紫竹说:“表兄处理这事,真是有理、有利、有节。”

   柳范说:“是呀,邻居们无不称赞居直的勇气、魄力和智慧。那时候,居直才十岁哩。”

   紫竹对柳居直的兴趣大增,忽然问:“表兄一定读过许多书吧?”

   柳范说:“他五岁的时候,我就请了一个先生过来教他。先生告诉我,居直读书十分用功,胸中志气非凡,将来一定很有成就。十岁的时候,居直竟然气走了这个先生。

   紫竹问:“噫,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柳范说:“有一次,他与先生讨论求学的目的,竟然与先生争执不休。”

   紫竹说:“能够与先生争执的人,一定有自己不同寻常的观点。

   柳范说:“当时先生说自古以来,求学致仕士子们都是逃不过这个规律的。先生这话本来不错,你们猜居直怎么说?

   紫竹说:“表兄一定不同意这个观点。”

   柳范“不错。居直说我之求学,绝不是为了致仕!看看,竟然与先生唱起对台戏来了!

   佛婆皱着眉头说:“这孩子有一点古怪!”

   柳范说:“当时先生奇怪地问他,你不想做官,却是为什么读书?居直这样回答读书之人做不做官,要看生在什么时代。主上圣明,天下可治,则可以做官。可是——”

   “——可是,如今天下大乱,君无圣君,臣无贤臣,今天你杀过去,明天我杀过来,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时候做官,要做好官也难!若是做坏官,我心中又不情愿!”紫竹突然接过柳范的话题这样说道,接着又问:“舅舅,表兄当时是否这么说的?”

   柳范大吃一惊地说:“不错,你表兄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是你怎么知道呢?

   紫竹得意洋洋地笑着说“虽然这不一定是表兄的原话,但意思绝对不会错!”

   佛婆也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表兄说过的话?”

   紫竹笑道:“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你们千方百计地送我们上学读书,书上对这些事情的说法都是差不多的,所以我们的看法就会基本上一致。

   柳范和佛婆这才明白过来。

   柳范继续说:“先生于是问那么你读了书,将来准备做什么?居直回答我要学成一技之长,为百姓们消灾弥祸。看看,这真是一个十分奇怪的想法!

   紫竹不由得叫道:“好,好,表兄说得好!”

   柳范说:“先生说你的想法固然不错,是纵然你学成这种技艺,贪官污吏要来压榨于你,你的路子怎么走得通呢?先生的话也有道理呀!

   佛婆说:“是呀,这可怎么办呢?”

   柳范便问紫竹:“你说,居直会怎么说?”

   紫竹说:“表兄一定会说我可以学成保护好人、惩治坏人的技艺。舅舅,表兄是不是这么说的?

   柳范叹了一口气说:“这就真的有点神奇了,居直当时果然就是这么说的!

   佛婆说:“除非学成神仙、菩萨一类本事,否则绝对不可能行得通!

   柳范说:“是啊!神仙、菩萨本事岂是可以轻易学来的?因此,先生当时就被他气得辞馆了。

   佛婆说:“这就是居直的不是了,人家毕竟是先生,怎么可以让人家下不了台呢?”

   紫竹却说:“表兄没错,只是先生的学识少了,再做表兄的先生不恰当了。”

   柳范说:“啊,你们兄妹倒是一样的想法!先生走了以后,把我气坏了。居直小小年纪便如此狂妄自大,将来什么人都不会放在他的眼中!于是我将他狠狠地骂了一顿,他也感到有些后悔。

   紫竹说:“表兄从此沉默寡言了?

   柳范说:“那倒不是,只是更加稳重一些。

   紫竹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沉默寡言的?”

   柳范想了一想说:“他十一岁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不吃晕腥了,而且念念不忘菩萨之类的事情。每到夜晚便独自坐在院中的大榕树下面,仰望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沉思默想。

   紫竹说:“原来表兄在观察天象!他一定有了许多的心得,只是勤于思,疏于言,不大喜欢表达出来而已!

   柳范继续说:“我很奇怪,也很担心,便去请教嘉州城中最著名的僧道人物。他们告诉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紫竹说:“是啊,这有什么可怕呢?

   柳范说:“我怕他走火入魔啊!从此,便不许他冥思苦想。他表面上听从了,实际上还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地思考他的问题。

   紫竹说:“表兄性格改变如此之大,一定有过什么奇遇。”

   柳范想了一想,忽然说:“对了,也许有过!他十一岁那年,曾经在床上昏睡了三天三夜,但好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紫竹说:“这就对了!表兄一定在梦中有了奇遇。也许他从此开始学佛。

   柳范坚决地说:“如果他真要学佛,我是不会同意的。”

   紫竹疑惑地说:“舅舅为什么不能同意?

   柳范说:“我收下这个儿子,是要他为柳家传宗接代的!”

     

   紫竹猜得不错,柳居直的确有过奇遇。睡梦中,他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骗了出去。那人将他挟持到一座峻峭的高山上,那山叫卧虎峰。山上有个强盗山寨。强盗头子叫做秦昆、罗定,手下有三五百个喽罗。强盗们逼着小居直写信,让柳范送来一万两银子,才能释放小居直回家。

   小居直说:“我家中没有那么多银两!”

   秦昆说:“你爹爹做着嘉州的都吏,他可以设法从府库里弄出银两来!”

   小居直愤怒地说:“难道你们要逼迫我的爹爹去犯罪?”

   秦昆“啪啪”地给了小居直两个耳光,又威吓他说“什么犯罪不犯罪?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叫他们狠狠地打你,直到你愿意了为止!

   小居直坚决不肯答应。强盗们果然动手殴打得,打得小居直遍体鳞伤,但他仍然不肯屈服。强盗们又将小居直吊了起来,吊了一天一夜,小居直几次昏死了过去。半夜时分,忽然一道金光闪过,外面出现了一个老人。老人身材高大,慈眉善目,光着头,满面红光,长长的银白色胡须一直垂到了他的胸前。

   守卫的小喽罗喝问:“什么人?”

   老人说:“阿弥陀佛,老僧惠果。”

   小喽罗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老人说:“老僧要你们将这个孩子放了!”

   小喽罗不肯,双方争吵起来,惊动了秦昆、罗定。

   罗定出来问:“噫,这不是惠果上人么!你来做什么?”

   惠果上人说:“阿弥陀佛,你们罪孽深重,老僧不能不管了!”

   秦昆哈哈大笑道:“惠果禅师,你是修佛之人,何必过问我们江湖中的事情?

   惠果上人说:“这孩子与老僧很有缘份。请问你们,如何才肯释放他?”

   罗定问:“你可替他带来了银两?”

   惠果上人说:“没有。”

   秦昆说:“既然没有银两,挖出你自己的心脏交给我们吧!”这是秦昆故意为难惠果上人。

   但惠果上人毫不迟疑地说:“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老僧就依从你们的言语吧。”说罢,他用手指插进自己的胸膛,竟然真的挖出了一颗红艳艳的心脏来。

   众人见了,大吃一惊。

   惠果上人摇摇欲坠,慢慢腾腾地走上前来,将自己的心脏送到秦昆面前。

   秦昆脸色一变说:“这秃头在使妖法!他既然挖出了自己的心脏,如何没有死去?小的们,与我将他拿下!

   惠果上人闻言,不由得义愤填膺地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你们如此作恶多端,便是观世音菩也饶不过你们了!”说罢,他又将心脏塞入了胸膛,整个人重新恢复了生气。

   几个喽罗扑上前来,要抓惠果上人。

   惠果上人用手一指他们,说:“倒也,倒也!”

   几个小喽罗纷纷倒在地上。

   秦昆、罗定拔出刀来,想要上前拼命,也被惠果上人用手轻轻一指,一道道剑光射出,将他们的头颅斩落于地。

   众匪徒目瞪口呆。

   惠果上人大叫道:他们恶贯满盈,老僧代天行道,你们还不赶快散去!

   众喽罗闻言,一声发喊,四下里走得精光。

   惠果上人径直走入室内,将小居直放了下来,又带着他向外面走去。小居直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听得清清楚楚,又明明白白地看见秦昆、罗定倒在血泊之中,知道惠果上人法力无边,于是问:“老人家,你要立即送我回家吗?”

   惠果上人笑道:“我自然立即送你回家。”

   小居直却说:“可是我现在还不想回家。”

   惠果上人诧异地问道:“为什么?”

   小居直说:“我想跟您老人家学习这种惩治坏人的功夫! ”

   惠果上人说:“阿弥陀佛,你的佛缘果然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