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第八章 金鸡除匪  

2017-02-01 11:16:35|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牧立即过去对高强说:“石心伍果然能说会道,已经将紫竹姑娘说服了。”

   高强兴奋地问:“她答应了?”

   唐牧说:“但她有三个条件。

   高强高兴地问:“哪三个条件?”

   唐牧说:“第一,你必须当着众人之面向她求婚。”

   高强犹豫不决问:“众人的众字怎么讲?”

   唐牧说:“当然是山寨上的全体弟兄,不可能要你到嘉州城中去当众求婚。”

   “她既然要做老子的压寨夫人,这个条件也是应该的。”高强这样想道,于是说:“行,没问题!那么第二个条件呢?

   唐牧说:“必须征得她母亲的同意。”

   高强说:“这是自然。哎,不对,不对!老子是强盗头子,还将她女儿抢上山来,她对我必然恨之入骨,怎么可能同意呢?不行,不行!

   唐牧说:“紫竹姑娘说了,没有母亲的同意,她是宁死也不会嫁人的!

   “这可怎么办呢?”高强急得抓耳挠腮,又问:“那么第三个条件呢?

   唐牧说:“你们的婚礼必须办得像模像样不能过于简单!

   高强想:“哼,官宦人家的女子就是讲究臭排场!不过,这倒是小事一桩。”于是说:“行,她想怎样操办?”

   唐牧说:“一要到嘉州城中采办像模像样的嫁妆。二要山寨上喜庆三天。”

   高强说:“喜庆三天可以,到嘉州城中采办嫁妆不行!”

   唐牧问:“为什么?”

   高强说:“咱们是金鸡岭的强盗,怎么敢到嘉州城中采办嫁妆?一旦走漏了消息,岂不白白失陷了弟兄?

   唐牧哈哈大笑道:“这两件难事,兄弟如今都已经有了主意。

   高强说:“你说说看

   唐牧说:“我让紫竹姑娘写了一封亲笔书信在此,说明她已经同意嫁给你。我们只消派遣一位能言善辨的使者,多带聘金前往说合就行了。

   高强疑惑地问:“她母亲能够同意?”

   唐牧说:“她母亲一定以为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又难得你用重金相聘,只好答应下来。就是柳范,到了这种地步也只好将就承认。大家乐得做一场亲戚,总不能将外甥女儿硬往强盗窝子里推吧?以后柳范必定会设法周旋,让官府前来招安我们。

   高强为了将紫竹弄到手中,只好说:“行,行,老子就依你的计策。”

   唐牧继续说:“只要她母亲和柳范同意了,采办嫁妆的事情一点也不为难。

   高强点了点头说:“不错。那么派谁去呢?”

   唐牧说:“自然还是石心伍为好。他是老年人,官府绝对不会怀疑,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将两件事情办好。

   高强大喜,立即吩咐:“照办!照办!”

   紫竹同意嫁给高强的消息传开,山寨上立即沸腾了起来。马迁、陈武来向高强贺喜。高强喜不自禁地说:“格老子,还是唐牧这个龟儿子有办法!”他又将山寨中的大小头目们召集起来说:“这几天山寨的大小事情,一律由唐寨主负责。

   众头目尽皆说:“高寨主放心,我们一定听从唐寨主调遣!”

   高强又对唐牧说:“老子要做新郎了,也得向你学点斯文,免得将来被瞧不起。

   唐牧说:“这几天,你只管和弟兄们喝酒玩乐,一定不要去找。便是碰见了,也不要一副心急火烧的样子,这就是斯文。

   高强说:“好,老子就等她这几天!”

   唐牧安排大小头目轮流陪同高强玩耍酒,一定要把高强陪得高高兴兴的。大小头目下来,整天陪着高强猜拳行令,赌钱掷骰。偏偏高强又赢了钱,众人恭维他“人逢喜事,福星高照”,把个高强快乐得不得了。

   唐牧这才派出石心武,带了个自己的心腹下山。

       

   柳范回到嘉州,准备向刺史刘庆锡要兵,前往讨伐金鸡岭。不料刘庆锡前往成都,一时没有回来,柳范只得回转自己府中。佛婆听说暂时不能发兵,不由得放声痛哭。柳范只得好言安慰。佛婆终日以泪洗面,哀哀戚戚。幸好柳府中唯一的丫环杏花儿伶俐,每日变着法儿逗哄佛婆开心。忽然门房进来禀报,说外面个老头求见。柳范估计是金鸡岭派来的密使,立即传话让他单独进来。石心伍大大方方地进入柳府。

   柳范问:“你姓甚名谁,从哪里来?”

   石心伍坦然说:“我叫石心伍,从金鸡岭过来。”

   柳范问:“你们把我外甥女儿怎么样了?”

   石心伍说:“都吏大人放心,紫竹姑娘安然无恙!她有一封亲笔书信在此。”

   柳范又惊又喜,急忙将书信拿去佛婆看过,确认紫竹的笔迹无误,又知道了紫竹设计铲除金鸡岭的计划,心中无比高兴,立即出来对石心伍说:“我这府中自有绫罗绸缎,你直接拿上山去哄那高强。我们一定尽快发兵。只是你随行的那些喽罗会不会坏事?”

   石心伍说:“都吏大人尽管放心!”

   柳范大喜,又与石心伍计议了一番,并且嘱咐“你回去告诉唐牧,只要他毁了金鸡岭,我一定保举他做个军官。”

   柳范这才来到刺史衙门。

   刘庆锡看了紫竹的密信,不由得诧异地说“金鸡岭强盗凶悍无比,我们几次派兵征剿,都是无功而返。不料你外甥女儿竟有这般胆量和谋略,真是世间巾帼英雄!

   柳范说:“这是朝廷和刘大人洪福所致,她不过适逢机缘罢了!不过,如果唐牧投诚过来,还望刘大人赐他做个军官。我外甥女儿擅自作主,赦免众匪以前的罪孽,还望刘大人恩准!

   刘庆锡说:“目前正是朝廷用人之际。唐牧既受招安,又立大功,自然让他做个军官。你外甥女儿运筹帷幄,一举平定金鸡岭,自是大大的功劳,何来擅自作主的过?你前去军营之中,点齐一千人马,立即前往接应!

   柳范得了刘语锡的令箭,立即前往军营点校人马。

   嘉州提督史泽很不高兴地说:“柳都吏,你如何这般轻信来人?你外甥女儿小小年纪,又陷身贼巢之中。如果高强逼迫,她又岂敢不写?那金鸡岭中文武之才俱有,倘若其中有诈,你这一千人马如何去得?”

   柳范说:“史将军不必过虑,唐牧早有归降朝廷之心,我外甥女儿性格刚烈,若是高强相逼,她一定不会写信。这封亲笔书信,谅来不会有诈

   史泽只得说:“你也是带兵之人,总之小心为是!”

   柳范说:“多谢史将军提醒!”      

 

   石心伍回到金鸡岭,向唐牧作了禀报。唐牧大喜,暗暗与紫竹通了声气。紫竹为了稳定高强,又在唐牧的陪同下,亲自前往山寨各处看望,还特地慰问了值岗的小喽罗,只是不与高强照面。众喽罗尽皆欢喜不已,都说紫竹美如天仙,心如菩萨。

   第二天早上,唐牧下令:“所有山寨人员一律参加酒宴。”

   酒宴上,高强兴致勃勃。唐牧等人殷勤劝酒,一会儿就将高强灌得人事不省。唐牧叫了心腹之人送他回屋,又在那里站岗放哨,不许任何人与他接触。马迁、陈武本是贪杯之人,唐牧也安排了心腹故意劝酒,早让他们醉得一塌糊涂。接着唐牧又派人将他们送了回去,并且暗暗地捆绑了起来。

  这时候,唐牧才带领十几个亲信走进高强的房间。高强兀自醉卧不醒。唐牧上前将他唤醒,说:“哥哥,不好了,山寨已经被官军团团围困,我们怎么办?”

   高强大吃一惊问:“你不是说柳范已经准备招安了吗?他们来了多少人?”

   唐牧说:“柳范自然同意,可能刘庆锡和史泽不同意。官军漫山遍野都是,少说也有三五千人马!”

   “快快守住山寨要塞!”高强吩咐道,自己又想挣扎着起身,只是浑身无力。

   唐牧说:“山寨要塞已经被官军攻破,我劝兄长同我们一起投降吧!”

   高强勃然大怒道:“唐牧,你是不是作了官军内应?你若要背叛山寨,我来日必定杀你!”

   唐牧一直不想毁了弟兄之间的情义,听了高强如此说话,知道他还是不肯接受招安,于是走上前去,一刀将高强人头割下,然后来到宴席中间。

   这时候,唐牧的心腹正好押了马迁、陈武过来。众匪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吓得缩做一团。

   石心伍大叫道:“各位兄弟,我们在山寨里聚众为匪,迟早要被官军剿灭,不如下山投降官军!”

   马迁嘀咕说:“高寨主不同意怎么办?

   唐牧举起高强的人头说:“高强的首级已经在此!” 

   马迁楞了。

   陈武又说:“要是官府追究我们以前的事情,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

   紫竹立即说:“我为你们担保,官府必定既往不咎!”

   陈武说:“你凭什么担保我们?”

   石心伍大声说:“大家都知道,紫竹姑娘是柳都吏的外甥女儿,她这次是奉了嘉州衙门的令,特地前来招安我们的。我这次下山,柳都吏已经给我讲得明明白白了!

   众匪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吭气。

   紫竹又说:“你们到了嘉州,愿意当兵的编入军队;不愿意当兵的发给路费。今天若要顽抗,一律就地处死!”

   这时候,众匪徒尚在犹豫不决。

   唐牧大叫道:“弟兄们,我平时待你们如何?”

   马迁立即说:“唐兄待人最好!”

   陈武也说:“唐兄最瞧得起人!”

   其他的匪徒也说:“唐寨主最好!”

   唐牧说:“既然如此,相信我的,就跟着紫竹姑娘走;不相信我的就请自便下山!

   众人说:“我们情愿跟着紫竹姑娘走!”

   紫竹下令烧毁了山寨,然后带了这支数百人的队伍向着嘉州而来。柳范的官军出城不远,紫竹已经带领降匪们走了过来。唐牧、马迁、陈武翻身下马,带领降匪一齐跪倒地上。

   唐牧对柳范说:“草民等人经过紫竹姑娘指点迷津,决心弃暗投明,还望朝廷饶恕我们以前的罪过!” 

   柳范说:“你们放心,本官已经禀报刘刺史同意,赦免金鸡岭来降人员全体无罪!

   众匪徒尽皆欢呼起来,高高兴兴地随同柳都吏的大军入城。沿途百姓出来观看,有称赞紫竹美丽的,有惊叹紫竹胆量的,也有被金鸡岭匪帮抢劫过出来痛骂他们的。金鸡岭众人默默无言地跟随官军入城。到了城中,柳范将他们带在府衙中,一个个登记清楚。有愿意从军的一百七十余人,以唐牧、马迁、陈武为首,编入了嘉州军队之中。有四十多人愿意回家,马上发给了他们路费,加以遣散。从此,金鸡岭一路匪患荡平。满城百姓听说,尽皆奔走相告。

       

   这一天,刘庆锡在嘉州府衙宴请紫竹姑娘。全城文武官员和知名士绅应邀参加。唐牧、马迁、陈武也随同史泽作为军人代表参加。

   宴席间,刘庆锡说:“紫竹姑娘孤身陷入贼巢,设计诛杀了盗魁,收伏了匪众。这份胆量、气魄和智慧,便是男子汉大丈夫也难以办到。我们遇上了这样的巾帼英雄,岂不是嘉州军民的福气!

   柳范忙说:“紫竹还是一个小姑娘,刘大人不要过于抬举她。

   主薄官王仝说:“紫竹姑娘这份功劳,应该记入嘉州方志之中。”

   中华人类历来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能够记入方志之中,当然必须是非常的人物和非常的事件。

   众人齐声附和道:“不错,正该如此!”

   刘庆锡说:“紫竹姑娘,你就给大家说说平定金鸡岭的故事吧!”

   紫竹谦逊地说:“谢谢刘大人!其实这伙盗贼中,除了高强怙恶不悛以外,唐牧等人早已有心归顺朝廷。我恰恰遇上了这个机会,侥幸得以成功,不值得大家如此称赞。再说小女子不过普州一介民女,此事怎么记入嘉州方志之中?

   刘庆锡恍然大悟地说:“不错,倘若记入方志,岂不将嘉州军民看得低了?幸得紫竹姑娘提醒。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