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六章 陷身贼巢  

2017-02-01 11:32:03|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人在塔子山上吃过午饭,想到佛婆兄妹必定畅叙别情,于是纷纷告辞。田禄去了吴瑶家中。紫竹知道母亲要和舅舅说话,自己也去旁边干活。

   佛婆问:“兄长,爹爹呢?”

   柳范说:“我们参加修复利州栈道的劳役,因为又累又饿,爹爹不久就死了。

   佛婆心中悲怆,流了一阵眼泪,想到人死不能复生,只得作罢。

   柳范问:“妹子,你是如何来到吴家庄的?”

   佛婆便将自己逃难的经过细细地讲述了一遍。

   柳范听了,不胜伤感地说:“妹子,真是苦了你了!”

   佛婆说:今天见到了兄长,再苦也就高兴起来。只是兄长没读过书,怎么做了官呢?

   柳范说:“修复栈道结束,为兄被编入了蜀国军队之中,参加了多年作战,所幸能够大难不死,薄有军功。最近十来年,蜀国渐渐,为兄也做到了嘉州都吏的官职。当然,在军旅之中,为兄也认识了一些字。

   佛婆不胜欣慰,继续问:“我应该有个嫂子吧?

   柳范说:“为兄还没有婚娶呢。”

   佛婆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还不娶妻?”

   柳范低头说:“爹爹临死的时候再三叮嘱,要我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你。三十年来,我四处找你,哪里还有心思娶妻生子?

   佛婆听了,又是感动,又是悲怆。

   柳范安慰道:“我虽然没有娶妻,但你也有一个侄儿。

   佛婆诧异地问:“怎么一回事情?”

   柳范说:“二十年以前,我回到嘉州,立即到老家柳树庄中找你。村邻们有的说你嫁人,有的说你当了尼姑,还有的说你已经死了。总之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让我好生失望!

   佛婆说:“他们哪里知道,我逃难来到了塔子山。”

   柳范继续说:“我只好回城,经过村口那棵大柳树时,忽然听到一个婴儿啼哭之声。我爬上树去,看见很大的一个瘰疬之中,放着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孩。

   佛婆诧异地问:“这孩子是哪家的?”

   柳范说:“谁也不知道!而且乡亲们因为自己生活艰难,谁也不愿领养他。

   佛婆说:“阿弥陀佛,这孩子好可怜!”

   柳范继续说:“我只得将他带回嘉州,专门雇了一个奶母在家抚养。我替他取了名字叫柳居直,如今已经二十岁,也可以接续我们柳家香火了。

   佛婆说:“我这个紫竹也是捡来的!”于是将收养紫竹的经过简单讲了。

   柳范说:“他们都是弃婴,这都是战乱闹的。”

   过了一会儿,佛婆问:“兄长,你今后怎么打算?还是娶个嫂子吧?

   柳范说:“我已经快到六十岁了,还娶什么妻室呢?如今只想将紫竹接往嘉州,大家团团圆圆地住在一起!

   佛婆说:“兄长,我这一生的心愿,只想见上你一面。如今心愿已了,这塔子山上十分清静,最是适合妹子修行。因此,我不想回去

   柳范着急地说:“妹子,当年你之所以出家,不过是因为生活所迫。如今我们兄妹团聚,正好享受天伦之乐,你怎么反而不肯回去了?

   佛婆说:“现在不同了,观世音菩萨已经将我引入了佛门,我的心中只有了。

   柳范劝道:“神明一类东西,可望而不可及,信也罢,不信也罢。妹子何苦为此放弃天伦之乐呢?

   佛婆说:“兄长此言差矣!菩萨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我们兄妹能够相聚,也全靠观世音菩萨的保佑。就说两个孩子,还不是观世音菩萨赐给我们的?”

   兄妹俩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这时候,紫竹进来。柳范只得向紫竹说:紫竹,舅舅准备接你们到嘉州去生活,可是你母亲怎么也不肯答应。你来劝劝她吧!

   紫竹想了一想,对佛婆说:“娘,我知道您修行的意志异常坚定。可是舅舅找了您三十年,您不与他相聚一段时间,怎么对得起舅舅呢?

   佛婆听了,顿时没有了语言。

   紫竹又说:“娘,不如这样吧?我们先去嘉州住上一段时间,以后您如果想家了,我们再回塔子山。

   佛婆只得答应。

   第二天,柳范请田禄回到普州城里,代他向姚灵和陈裕表示感谢,并让自己的随从人员过来,就从塔子山上出发前往嘉州。

   佛婆说:“紫竹,我们向观世音菩萨祈祷祈祷吧!”

   紫竹笑着问:“娘还想许个什么愿么?

   佛婆说:“好歹祈求观世音菩萨保估我们沿途平安!”

   紫竹高兴地说:“好吧!”

   佛婆燃起一炷香,跪拜在地上,虔诚地祈求“弟子母女明日就要前往嘉州,祈求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紫竹也跪在地上,默默地祈祷“观世音菩萨,您老人家一定要保佑我母亲,让她兄妹俩永远团聚在一起。

   此时,神仙姑姑的声音钻入了紫竹耳中:“你去山上砍两根紫竹,作为你们的拐杖吧。”

   紫竹四下里看了看,并没有神仙姑姑的影子。,但她相信这一定不是幻觉!

   佛婆看她东张西望,不由得问:“紫竹,你找什么?”

   紫竹笑道:“没什么。”说罢,进屋拿了一把弯刀,去那房子周围砍竹子。

   柳范问:“紫竹,你砍竹子做什么?”

   紫竹说:“我砍两根小紫竹,作为行路的拐杖。”

   柳范笑道:“舅舅已经雇下了一辆马车,哪里还用得着什么拐杖?” 

   佛婆却说:“拐杖是我平时用惯了的。”

   柳范不再说什么。


 第三天,柳范带着佛婆和紫竹,率领他的一众随从,经过汉安县(今四川省内江市)前往嘉州。

 他们在路不止一日,看看来到嘉州城外百余里的金鸡岭。

   金鸡岭山势险峻,上面有座山寨。几十年以来,山寨一直被强盗们占据着。柳范正待吩咐大家小心,忽然听得一声锣响,从山上冲下来百余名强盗。为首一人五十来岁,长着三角眼,扫帚眉,通天鼻,一张大嘴,模样凶恶难看。他的左右还有两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左边那人面目和善,不言不语。右边那人面相粗鲁,手舞足蹈。在他们的身后,站立着百十个小喽罗。他们一个个手执刀枪,拦在路上,一阵阵地狂叫不已

   为首那人厉声叫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来人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柳范的随从金明挺身而出,他是跟随柳范征战多年的老兵,看见强盗们拦路抢劫,不禁开口骂道:“大胆盗贼,也不睁开狗眼看一看,什么人从此经过?”

   为首那人哈哈大笑道:“老子早就知道,是嘉州府的柳都吏一行从此经过。

   金明诧异地说:“既然你们已经知道,还不快快让开道路?”

   为首那人说:“好教你们得知,本寨主叫高强,身边的这两个英雄,一个叫唐牧,一个叫马迁。我们今天在此拦路,却是有事与柳都吏商量。

   金明说:“我家主人乃是堂堂朝廷命官,岂能与你们这班强盗商量什么?

   高强冷笑道:“你们若是不通商量,今天休想从此经过!”

   金明勃然大怒,便想动手厮杀。

   柳范说:“听听他们要商量什么事情。”

   高强说:“柳都吏,我听说你外甥女儿十分美丽,想将她聘来山寨之中,给我做个压寨夫人。以前你们是官吏,我们是强盗,彼此之间不好来往。往后大家做了亲戚,便好常来常往!”

   柳范气得大骂道:“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高强哈哈大笑道:“你若是不肯答应,本大王只有叫弟兄们动手抢人!”

   金明气得怒发冲冠他拔出随身佩戴的长剑,厉声叱责道:“朗朗乾坤,清天白日,你们竟敢公然抢劫?”

   高强也冷笑一声,立即拔出了身上的配刀,两人就在阵前交起手来。金明自是军中好汉,高强也是闻名川南的巨盗。两个人刀来剑往地动手过招,谁也不肯放松一步。战到五十多个回合,金明一个失手,被高强一刀砍翻在地,眼见得无法活命了。    

   柳范大叫道:“反了,反了!”急忙从仆役手里接过一柄长砍刀,飞马上前,就向高强砍去。高强见了,急忙也从喽罗手里抓过一枝长缨枪,跨上马,挺枪上前招架。那高强一生经历过无数的阵仗,从来胜的多,输的少。这柳范数十年南征北战,自然武艺精湛,不同凡响。两人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双方人员见了,无不胆战心惊。

   柳范一边交手,一边寻思:“自己这方人数太少,又要保护佛婆母女,只能速战速决!”于是将手中长柄大砍刀使得刮风一般。

   高强想:“这老头儿拿出拼命的招数来了,我可不能伤在他的刀下,让弟兄们看得低了。”于是他的一枝长缨枪也舞得水泼不进。

   柳范急于求胜,不免犯了武术上的大忌。他心浮气躁之下,攻势不能持久。高强见了,一边交手,一边大声叫道:“弟兄们一起上,快快抢了上山!

   百余名喽罗一声发喊,纷纷抢上前来。柳范身边的仆役们,一个个都是行伍出身,拔出刀剑就与强盗们斗在了一起。他们毕竟人手太少,马上陷入以一敌十的境地,竟然无法顾及佛婆母女。马迁领着七八个喽罗,直接向着佛婆和紫竹乘坐的马车扑来。佛婆吓得浑身颤抖,嘴里不断地念叨:“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救救我们!”

   紫竹情急之下,拔出竹杖便向盗们打去。可是她丝毫不懂武功,竹杖哪里伤害得了强盗?她的一阵阵竹棍挥舞之下,那些强盗却丝毫不理会,径直抢入她们身边。佛婆顾不得自己危险,急忙护在紫竹面前。马迁冷笑一声,将佛婆抓小鸡一般扔出车来,两个小喽罗便将她拖到一边。马迁顺势一扯,又将紫竹拖下马车来。几个小喽罗便将紫竹五花大绑起来,推上了一匹马背。紫竹拐杖也被小喽罗扔在地下。

   唐牧大喝一声:“扯呼!”

   众喽罗一声发喊,随同唐牧、马迁,蔟拥着紫竹,立即上山去了。

   高强说:“舅父大人,失陪,失陪!”也丢下了柳范,径直上山去了。

   柳范勃然大怒,还要上前追赶。众家丁苦劝道:“柳大人,山势险峻,不便攻打。况且我们人手太少,不如回到城中,调了兵马过来攻打!” 

   柳范看看自己这边死的死,伤的伤,只得作罢。

   佛婆立即大哭道:“我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如今陷落在强盗窝子,必定会被他们糟蹋了!”

   众家丁劝道:“观世音菩萨一定会暗中护卫小姐,姑姑且请放心!”

   佛婆哭道:“刚才我再三请求,观世音菩萨也不曾现身。想来我没有焚香,观世音菩萨一定知道。

   柳范只得安慰道:“菩萨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紫竹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佛婆无法,只得跟随柳范他们进入嘉州。

             

   高强回到山寨,看见紫竹美如天仙,不由得心中大喜,立即叫人给紫竹松了绑,关在山寨后面的精致房屋之中,再由两个小喽罗负责看守。接着又命令山寨之中大摆酒宴,庆祝胜利。紫竹在小房屋中,听得前面大厅中强盗们大呼小叫地猜拳行令,又不断地传来“祝贺大王有了压寨夫人”、“喝呀”、“醉啊”之类的胡言乱语,不禁又羞又气。为了保全自己的贞操,紫竹打定主意:“宁肯一死,也绝不就范。”可是这个小屋中空无一物,加上还有两个小喽罗在外看守,要想寻死也没有那么容易!

   此时天色漆黑一团,紫竹渐渐沉沉入睡。忽然听到神仙姑姑在她耳边轻轻说:“紫竹,你不要慌乱,你有竹杖护身,高强奈何不了你

   紫竹说:“我的竹杖已经丢失了。”

   神仙姑姑说:“我不是给你带来了么?”

   紫竹忽然醒来,向四周望了望,没有神仙姑姑的人影,只是地面上果然有了自己那根竹杖,她不由得想:“自己思念神仙姑姑,因此成梦也还罢了。那竹杖怎么会来到自己的身边呢?莫非真是神仙姑姑在暗中护卫自己?”她这么想着,略感放心,于是镇定心神,准备迎敌。

   这时候,高强喝得酩酊大醉,跌跌撞撞地闯进房来。两个小喽罗知趣地退走。紫竹紧紧地握住手中竹杖,“呼”地一下子吹灭了蜡烛,屋里顿时漆黑一片。高强一边“亲亲”、“乖乖”地乱叫乱嚷,一边向着紫竹原来站立的地方扑来。紫竹猛地扬起手中竹杖就向高强抽去。奇怪的是,她觉得自己的手像被什么力量牵引着一般,竹杖也变得轻灵无比,专朝高强的要害部位抽打过去。高强猝不及防,立即浑身骨软筋麻,瘫痪在地。紫竹见了,立即信心倍增,竹杖就像狂风暴雨一般落在高强身上。高强痛得杀猪一般地喊叫了起来。

   两个小喽罗听得高强喊叫,很是奇怪:“怎么”附近值岗的几个小喽罗也立即警觉起来。他们提着灯笼跑到室外,看见紫竹正在狠命地抽打高强,急忙推门进去。只见高强倦缩在屋角,就像丝毫不会武功的人一般,任由紫竹的竹杖抽打。几个小喽罗不禁呆了:“小妮子如何这般凶悍,竟然毒打起寨主来了?

   高强愤怒地叫道:“该死的东西,你们还不快来救我?

   喽罗们如梦初醒,急忙上前将紫竹制住,又夺下了她手中的竹杖,并且重新将她捆绑了起来。一个小喽罗顺势扬起手掌,还想给紫竹几个耳光。

   高强大声叫道:“不许碰她!”

   那个小喽罗这才想起:紫竹迟早都是高强的老婆,这时候打了她,将来一定会想方设法报复自己。于是吓得立即住了手,乖乖地退在一边。

   高强喝道:“给老子好好地看住,再扶老子出去!

   几个巡逻的小喽罗蔟拥着高强离去,原来看守紫竹的两个小喽罗又小心翼翼地监守着紫竹。

   紫竹倒在地上,昏头昏脑地睡去。这时候神仙姑姑脚步轻盈地进来,紫竹身上的绳索突然全部断裂开来

   “神仙姑姑,谢谢您了!我们走吧。”紫竹感激万分地说。

   谁知道神仙姑姑姑异常严肃地说:“紫竹,我不能只救你。这里还有一些受苦受难的人,他们还在等待着你拯救呢!”说罢身子一晃,又不见了人影。 

   紫竹醒来,不禁又怕又气地想“神仙姑姑,我眼巴巴地指望着你来救我,你却叫我拯救其他人!你当我是人世间的大侠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