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五章 兄妹相聚  

2017-02-01 11:39:19|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竹长到十四五岁,出落得异乎寻常的美丽。她窈窕身材,椭圆脸形,蛾眉微微上翘,凤眼淡淡开合,正是“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清纯少女,整个人倜傥而不轻佻,温雅而又端庄。村中大小无不喜欢她。

   王氏说:“佛婆,你养得一个好女儿!她是一个大美女,知书识礼,又爱做善事,将来一定嫁个如意郎君!

   佛婆闻言,不禁一时间呆住了:“是呀,紫竹将来总得嫁人!她出落得如花似玉一般美丽,只可惜我如此贫穷,如何置办得起像样的嫁妆”想到这里,她便成天闷闷不乐。

   紫竹忙问:“娘,您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么?”

   佛婆不愿意说出。

   谁知道她越是不说,紫竹越是着急,一个劲儿地问个不停。

   佛婆只得叹了一口气说:“儿呀,你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娘在忧虑,我们家中贫穷,没有办法替你置办一套像样的嫁妆!”

   紫竹“卟哧”一声笑了起来,说“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女儿不过十五岁,忙什么嫁人?就是要嫁人,难道人家只看嫁妆?

   佛婆说:“你倒想得简单!这世俗之中的婚娶,嫁妆非同寻常!我们办不起像样的嫁妆,你就嫁不得好人家。就是嫁了好人家,也可能要受人家的闲气。

   紫竹说:“娘,如此说来,女儿便不嫁人!

   佛婆说:“儿呀,你说什么呆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呢!”

   紫竹说:“我这一生,只要陪着娘,只要娘高兴谈什么嫁人?

   佛婆闻言,既喜且悲。

   过了几天,佛婆又寻思“紫竹十五岁了,成天还与那些大男孩混在一堆读书,将来免不了让人家说长道短。”于是对紫竹说:“儿呀,为娘如今身子骨不如从前,你这书不读了也罢!

   紫竹本来十分喜欢读书,母亲的决定让她很难接受不过她到底善解人意,想了一阵,便笑着说:“母亲放心好了,女儿从此只在家中干活!”

   徐远和吴瑶、吴江等人知道:佛婆因为家中经济困难不让紫竹继续读书。他们有心给予她们帮助,因为佛婆不肯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惠,也只好作罢。

   如此过了半年,佛婆的身子更加衰弱,种植庄稼和诊治疾病的事情,只得依靠紫竹进行。 一日夜间,玉兔升空,满院生辉。紫竹陪着佛婆,坐在院子中说些闲话。 

   佛婆说:“儿呀,娘要去西天,恐怕只是早晚的事情。生死事小,娘还有个心愿未了,未免落下遗憾。

   紫竹忙说:“娘!您这么善良,观世音菩萨一定会保佑您健康长寿。您有什么愿望,尽管说出来,女儿一定设法替您办到!

   佛婆“你的孝心娘怎么不知道,可是这件事情真要办起来却是非常的艰难!

   紫竹坚决地说:“不管多么艰难,女儿一定替您办到!”

   佛婆不得不说:“我的父兄离去已经三十年了,如今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娘年年盼,月月望,日日想,愿的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够见他们一面。

   紫竹安慰她“娘,您说过,外祖父和舅舅都是好人。既然他们都是好人,观世音菩萨一定会保佑他们的。说不定哪一天,外祖父和舅舅会突然来到您我面前,还给我们捎来许多好东西呢!

   佛婆笑道:“你倒是会逗乐我!要是他们还在人世,一定会回到嘉州,也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前来找我。可是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他们一点音讯也没有!

   紫竹 “这有什么奇怪当初您逃难来到普州,嘉州那边却没有谁知道即使外祖父和舅舅回到嘉州,也一定不会知道您的下落。娘,不如我们前往嘉州,主动寻找他们?

   佛婆摇头“此去嘉州,遥遥千里,如今兵荒马乱,我们两个弱小女子如何去得?罢了,此事只是存放我们心中而已!

   那天晚上,紫竹在床上翻来复去,无法入睡。她想:“母亲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她的这个小小心愿,自己竟然无法替她办到,实在太对不起她了!”想到这里,不由得脱口而出地叫道:“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您帮帮我们呀!”

   外面月光皎洁,阵阵桂香入室。忽然,一位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走来,正是那天晚上赐给药方之人。紫竹急忙起身说:“观世音菩萨,您帮帮我们呀!”

   中年美妇忍不住笑着说“紫竹,我可不是观世音菩萨。”

   紫竹说:“那么我叫您什么呢?你来无踪,去无影,一定是天上的神仙,那么我叫您神仙姑姑吧?

   中年美妇忙说:“不行,不行,你不可以叫我姑姑

   紫竹诧异地问:“您已经是个中年之人,我怎么不可以叫您一声姑姑呢?

   中年美妇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然后说:“罢了,现在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如今你有什么事情需要观世音菩萨帮忙?

   紫竹便将自己的为难之处了。

   中年美妇想了一想,说:“我们可以替你们办到。只是从此以后,你再也得不到清静了!”说罢,她转过身子就不见了人影。

   紫竹一觉醒来,怎么也想不通:中年美妇为什么不是观世音菩萨?也不高兴自己叫她姑姑?还有,中年美妇说自己再也得不到清静了,这是什么意思?但通过两次的梦中接触,她相信中年美妇绝对不是梦幻人物。

       

   几天后,秋高气爽。普州衙门里来了一行官差。为首之人姓柳,名范,却是嘉州府(如今四川省乐山市)衙门的都吏。他们为了一件公事前来普州。两天以后,柳都吏公事办完,准备返回嘉州。

   普州刺史姚灵说:“柳兄,你大老远过来,岂能匆匆忙忙便要告辞?好歹给我一个面子,让兄弟招待一下!

   柳范只得答应。  

   姚灵带了安岳县县令陈裕和县衙门户曹田禄,邀请柳范一行到大云山上栖崖寺玩耍。正巧玄机子道长与慈音禅师在那里下棋,一见姚灵等人到来,慈音禅师急忙起身相迎。玄机子道长忽然说:“来了,来了!”

   姚灵诧异地问:“老神仙,什么事情来了?”

   玄机子道长说:“你来了,他来了,人来了,事情也来了。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

   姚灵说:“老神仙莫打谜语,学生等人皆是凡夫俗子,不解其中奥妙!”

   慈音禅师说:“诸位大人且请落座。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慢慢地向道兄请教不迟

   众人只得坐下。

   柳范被玄机子道长说话拨动了心事,于是欠了欠身子说:“在下嘉州柳范,冒昧请教老神仙一件事,不知道肯否赐教?

   玄机子道长说:“莫问,莫问!乐也来,苦也来,你从哪里来,还到哪里去!”

   柳范不得要领,欲待再问,玄机子道长已经闭目养神,再也不肯言语。众人意兴索然,只得返回城中,慈音禅师也不挽留。

   姚灵又在“醉仙亭”酒家设宴,款待柳范一行。宴席上,姚灵等人不断地劝酒。柳范心中七上八下,哪里还有心思饮酒?酒过三巡以后,柳范自己忍耐不住,开口问:“田兄,我有一事相询,不知道是否可以?”

   田禄说:“柳大人有何吩咐,尽管开口!”

   柳范问:“田兄的祖籍可是普州本地?”

   田禄想:“柳范可能要向自己打听什么事情了。”于是立即答:“小人的祖籍正是安岳县,自幼在这里长大,一直在这边当差,不知道柳大人有何见教?

   柳范说:“我有一件私事,长期萦绕脑中。今日又被玄机子道长说中,他又不肯明说,只好向田兄请教。

   田禄“柳大人但说无妨!”

   柳范说:“请问三十年以前,可有一位柳姓女子流落到贵县?

   田禄想了一想,说:“姓柳的女子好像没有,只有一位彭姓的女子来到县东南塔子山吴家庄。不知道柳大人问作什么?

   柳范说:“实不相瞒,三十年以前我的胞妹失散,我遵循父亲遗命一直寻觅她。她既不姓柳,也就不是我的胞妹,罢了,罢了。

   陈裕却说:“柳大人,一般女子嫁人以后都要改随夫家姓氏,说不定这个彭姓的女子便是柳大人的胞妹呢!

   柳范心中一动,没作声。

   陈裕又说:“柳大人何不亲自前往吴家庄一探,不管结果如何,到底了结一个心愿!”

   柳范问:“塔子山距离县城多远?”

   陈裕说:“大约一百里远近。虽无官驿大道,可是骑马前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柳范沉吟无语。姚灵也在旁边不断地劝说。柳范被他们说得心中活动,只得答应下来。

 

   第二天,柳范将随从们留在普州城中,只由田禄带路,二人骑马前往吴家庄。道路之上,时不时走过一群群逃难的百姓。两边田地荒疏,杂草丛生。田禄不由得叹息地说“天下动乱不休,百姓们痛苦不堪,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方可停止?”

   柳范说:“总要天下统一,始得太平。”

   二人边走边谈,渐渐来到塔子山下。只见四野里绿意盎然,山坡上歌声盈耳。柳范诧异,禁不住问:“何以此处的百姓如此安乐?”

   田禄说:“塔子山里正吴瑶颇为贤能,村民们自然其乐融融!”

   柳范禁不住叹息地说“为官为吏,大至国家宰辅,小至乡村里正,照样可以惠及百姓!”

   田禄赞同地说“只要想为百姓做事,总是可以有所成就

   吴瑶看见村里来了公差,慌忙出来迎接,并且抱歉地说:“不知二位大人到来,有失远迎,还望您们恕罪!

   田禄笑道:“我是常来常往的,又是你朋友,你不用客气。只是这位柳大人却是嘉州府衙门的都吏,我们不可怠慢!

   吴瑶从来没有见过州郡一类官员,慌得立即跪倒地下,诚惶诚恐地说:“小人无知,还望都吏大人恕罪!”

   柳范急忙将吴瑶扶了起来,说:“我们只是为了一件私事来此,还请里正帮忙!

   吴瑶说:“柳都吏有何吩咐,小人一定效力! ”

   田禄直截了当地问:“三十年以前,佛婆来到这里,她可是姓彭?

   吴瑶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呀!”

   田禄又问:“你知道佛婆娘家姓什么?

   吴瑶想了一下,说:“当初她自称夫家姓彭,又说娘家已经没有了亲人,我们也就没有再问

   柳范急忙问了彭氏的相貌和年龄,吴瑶逐一作了回答。

   柳范仍然不得要领,便问:“她家住哪里?有多少人口?”

   吴瑶回答:“她住在塔子山上,只有一个女儿。”

   柳范说:“就请里正带路,我们去看看!

   吴瑶不知道是祸是福,哆哆嗦嗦地说:“她在这里,只是做了一些好事!”

   田禄忙说:“无妨,无妨!”

   于是吴瑶在前,柳范、田禄在后,一起前往塔子山上而来。吴其等村中少年也跟在后面看热闹。他们上得半山腰,佛婆正在房屋周围晾晒药材,紫竹却不见人影。

   吴瑶高叫一声:“佛婆,有客人来了!”

   佛婆转过头来,看了看众人,笑逐颜开地说:“田大人,你们又来看望我老婆子

   田禄笑道:“我是陪同这位柳大人来的。柳大人,这位便是三十年以前来到吴家庄的彭氏,如今人称佛婆。” 

   柳范上前仔细地看了看他们分手的时候,妹子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眼前却是一个老态龙钟的婆婆。柳范拿不稳当,只得试着叫道:“眉儿,眉儿!”

   原来,佛婆的乳名叫眉儿!

   佛婆听得有人呼唤眉儿,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大相信地问:“谁,谁在呼唤眉儿?”

   柳范确信无疑,立即上前说:“眉儿,你不认得兄长了么?”

   佛婆看了看柳范,惊喜而又疑惑地大叫道:“你是柳范,是我的兄长?”

   柳范点了点头。

   佛婆猛地扑上前去,紧紧地搂住柳范,大叫一声:“兄长!”接着眼泪夺眶而出。过了一会儿,她又两眼发直,嘴里喃喃地念道:“眉儿?眉儿?”随即推开柳范,张开双手,面向苍天,大叫道:“我的兄长回来了,回来了,哈哈!”

   柳范惶惑不已,慌忙叫道:“妹子!妹子!”

   佛婆却摇了摇头说:“不对,不对,你不是我的兄长!我的兄长年轻英俊,你怎么这样苍老?天啊,你一定不是我的兄长,我的兄长回不来了!”说罢,就在院子中哭闹起来。

   吴瑶急忙上前说:“佛婆,他就是你的兄长!”

   佛婆看了看吴瑶,又喃喃地说:“兄长?他不是,你又是谁?……”

   众人见佛婆迷失心智,一时间没有了主意。

   这时候,紫竹从外面回来,看见母亲这般模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即上前抱住佛婆放声痛哭起来。

   吴瑶劝道:“紫竹,你不要着急你母亲不过暂时迷失了心窍,一会就会清醒过来的。

   这句话提醒了紫竹,她马上用手指紧紧地掐住了佛婆的人中、承浆等穴位。佛婆悠悠苏醒。她睁大眼睛看了看众人,迷惘地问:“紫竹,可是在梦中?

   紫竹忙说:“不,这是大白天。娘,你看太阳火辣辣的,众人都在这里呢!

   佛婆相信了,问:“那么,你见过舅舅了?”

   紫竹茫然地反问道:“舅舅?他在哪里呀?”

   佛婆用手一指柳范说:“他就是你的舅舅!”

   紫竹急忙叫声:“舅舅!”又立即跪在地下,恭恭敬敬地给柳范磕头请安。

   柳范看见紫竹美丽可爱,又对佛婆十分孝顺,不由得满心欢喜。他疼爱地将紫竹扶起来,又爱怜地说:“外甥女,舅舅让你们受苦了!

   紫竹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柳范问起佛婆母女的生活,佛婆“我们的日子虽然过得艰难,好在乡亲们多加关照,田大人也不时过来看顾。”

   柳范听了,转身便向众人作了一个揖,说:“柳范在这里向各位致谢

   徐远和村民们听说佛婆兄妹团聚,急急忙忙地赶上来祝贺。佛婆又将村里如何收留自己、徐远如何教导紫竹读书等事情讲了一遍。

   柳范又是好一番感激。

   当天中午,吴瑶安排举行村宴,庆贺佛婆家人得以团聚。村民们皆大欢喜,人人动手,杀猪宰羊,烧茶做饭。

   吃午饭时,吴瑶举杯说:“佛婆来到村中三十年,母女俩为村里做了不少的好事。如今们家人得以团聚,我们也为他们高兴。大家多多敬酒!

   柳范急忙说:“家门不幸,迭遭祸变。我妹子母女逃难来到这里,全靠诸位乡亲收留田兄关照。我柳范感激不尽,先敬大家一杯!

   众人高兴极了,一齐叫道:“干杯,干杯!”

   村民因为与田禄十分熟悉,又见柳范没有一点官僚架子,便纷纷过来向他们敬酒。田禄的酒量豪迈,也不计较多少,来者不拒。柳范也是你来我往地开怀畅饮。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