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四章 一僧一道  

2017-02-01 11:46:18|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远是蜀中犍为郡人。他少年丧父,全靠母亲抚养。因为读书勤奋,中了举人,曾经做过益州长史,并且与当初的益州刺史王建是很好的朋友。大唐王朝灭亡后,王建做了蜀王,希望徐远做他大臣。徐远却说“忠臣不事二主。我可以继续做你好朋友,但绝不做你臣子。不然的话,你就杀了我吧!”徐远在蜀中很有名气,蜀王不能杀他。陈王后献计“不如请他做我们儿子的私人先生。”果然不出所料,徐远同意。王建的儿子叫王衍,今年十八岁。他从小骄宠惯了,素来奢侈豪华,结交了一大帮无行少年。他们常常聚集在一起,大事排场地举行狩猎,无缘无故地踏百姓们庄稼。徐远劝“王衍,你们不能这样扰乱百姓!”那帮人对王衍说:“徐远自恃是您长辈,根本没将您放在眼里!”王衍恨恨地“我如果即了位,首先就要杀掉徐远!”有人劝徐远:“蜀国的将来毕竟是王衍的。他就位以后,如果找你麻烦,那可是不大好办,你不可以太认真!徐远愤然说:“我只能按照王建的意愿,替他教育好他的儿子。况且王衍现在不懂事,至于将来,他要准备怎么对待我,我又何必管它!蜀王听说后,当众将王衍痛责了一番。陈王后还特地召见徐远,称赞他对自己儿子的严格教育,并且准备赏赐给豪宅和美女。徐远婉言谢绝。但王衍一伙并没改正。有一天,王衍设宴款待徐远。除了他和朋友轮番上前敬酒唆使一个舞女百般挑逗徐远,想让徐远在大醉后闹出一个丑闻,借此败坏他名声。徐远勃然大怒,向王建夫妇告发。谁知王建不以为然地“你是王衍长辈,又是他先生,这么做也是孝敬您的意思,老朋友不要介意嘛!徐远不禁深深地为王建担心起来。王建,许州舞阳人,早年以屠牛、盗驴和贩卖私盐为生,曾经被判处过徙刑。后来天下大乱,王建加入忠武军,跟随大将军鹿晏弘征讨黄巢,成为统领一千人马的都头。由于他勇敢善战,很快形成了自己的势力,并且越来越强大。此时藩镇割据,大唐王朝有名无实,许多人都不将天子看在眼里。王建采纳部将张虔裕“遣使奉表天子,仗大义以行师”的计策,最终统一了蜀地,并且被大唐王朝末代皇帝僖宗册封为蜀王。大唐王朝灭亡后,各地藩镇为了争夺帝王之位,长期相互攻伐不休。王建又听从同乡綦毋谏“养士爱民,以观天下之变”的建议,谨守疆界,勤修内政,保持蜀国稳定。徐远却认为:王建目光短浅,不会有什么作为,加上王衍不成气候,蜀国将来必然败亡,于是悄悄地离开了成都。

   徐远来到普州,住在朋友赵兰家中。那一天,徐远正在街面上散步,忽然被人家一把扯住衣服。他回过头来一看,并不认识那人。他正要发作,那人笑逐颜开地问:“徐先生,你往哪里去?”

   徐远微嗔地说“你我素不相识,你问干什么?

   那人连忙自我介绍:“我叫田禄,是安岳县衙门中的户曹。徐先生固然不认识我,一定认识姚刺史和陈县令。

   徐远“我与姚兄、陈兄固然相识,但我如今已是闲云野鹤一个,他们什么还要找我?

   田禄哈哈大笑道:“徐先生多虑了!在下只一件私事相求。

   徐远疑惑地问:“你有什么事?

   田禄“我有一个朋友,是塔子山的里正,他来城中为村里寻觅一个教师爷。我久闻先生高雅清正,特地向他作了推荐!

   徐远想到自己眼前无事可做,老是呆在朋友家里也不是一个办法,于是说:“如果现在城中,可以见上一面。

   田禄立即将徐远带去一家客栈,就在那里与吴瑶见了面

   徐远问:“里正入城寻觅教师,可是村中众人的意

   吴瑶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小人自己的主张。

   徐远又问:“你们村中,以前可有人读过书?”

   吴瑶“只有小人读过《三字经》、《千字文》。”

   徐远又问:“里正何以突然想起办学?

   吴瑶“书中自有黄金。我们吴家庄的人要想子孙发达,不办学堂怎么行?我当着里正,又是族中的长者,怎能不为村中人们设想?

   徐远“如今天下大乱,官府尚且不重视办学。没想到你一个小小里正,竟然心思

   田禄问:“那么,徐先生是愿意前去吴家庄了?”

   徐远“情愿试上一试。”

   吴瑶大喜道:“先生答应了,改日小人抬轿过来迎接!

   徐远“不必,到时候我自己过来。”

   徐远回去对赵兰说起,赵兰生气地“莫非赵兰怠慢了徐兄?况且塔子山是个偏僻之地,徐兄那里能够有什么作为?

   徐远到底心中疑惑,便来到城北大云山,进入栖崖寺中求签,遇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僧。这老僧不是别人,正是慈音禅师。两人一见如故,天南海北地侃侃而谈。

   徐远问:“老禅师今年高寿多少?”

   慈音禅师笑了笑“学佛之人不计较年龄高低。”

   徐远又问:“老禅师俗家祖籍在什么地方?” 

   慈音禅师“老僧俗家祖籍是江淮一带的徐州。

   徐远问:“老禅师一定走过不少地方吧?”

   慈音禅师“我八岁出家,先在家乡寒山寺中修行,以后浪迹天涯。这一生到底去过哪,自己已经不大记得了。

   徐远不大相信问:“老禅师什么时候来到普州?

   慈音禅师“我入川之时,嘉州大佛尚未动工修建。我来到普州时,天下始动乱。” 

   徐远“嘉州大佛始建于唐玄宗开元初年,距离现在已百余年了。老禅师这么大的年龄,岂不是在世的活菩萨?

   慈音禅师不慌不忙地“人的寿命本来应该在百岁以上,只是因为七情六欲的放纵,才稀有活过百岁的。不过,在普州还有比我年龄更大的人!”

   徐远更加不肯相信,问:“他是谁,在哪里?”

   慈音禅师笑着说“他叫玄机子道长。先生想要见他么?正好今天也在栖崖寺中。”

   徐远“如能一见,三生有幸!”

   慈音禅师便对身边一位僧人说了,那僧人马上转身离去。不过一盏茶功夫,门外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慈音老弟,你有什么事情?”说罢,一个红光满面须发皆白的老道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慈音禅师笑着说“今天我这里有贵客临门,请道兄过来相陪。

   玄机子道长这才注意到,在慈音禅师对面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儒者。他眯缝着眼睛看了徐远一阵,忽然“这不是犍为郡的徐远先生吗?咦,你怎么来到了这里?”

   徐远想:自己从来没有与他们见过面,玄机子道长竟然能够一口说出自己的来历,这种功夫岂不是通天彻地的本事?于是立即起身施礼“晚辈有眼无珠!还请老神仙和活菩萨多多原谅!”

   玄机子道长哈哈大笑道:“什么神仙、菩萨?我们都不值得!只是这个老字,在你面前倒也不差。

   徐远惶惑地问:“二位皆是世外高人,怎么会一起隐居在这个偏僻的普州?”

   玄机子道长笑着说道:“普州位于蜀中核心,扼着蜀南蜀北交通要冲,怎么能够说位置偏僻呢?”

   徐远“从人气上而言,普州不算太出名吧?

   玄机子道长“先生差矣!普州始建于北周建德四年,迄今已有数百年历史。大唐初年,开国名将程咬金还做过普州刺史呢。

   徐远不以为然地“此事晚辈知道。”

   玄机子道长笑了一笑,“你是个读书人,一定对读书人特别感兴趣。晚唐时期敢怒敢恨敢骂的苦吟诗人贾岛,他也曾经在普州做过司仓参军,最终葬于南郊安泉山。

   徐远诧异地说“贾浪仙清奇雅正,晚辈一向敬慕得很,不想他却葬身普州!

   玄机子道长又“东汉初年,普州东南许家坝少女许黄玉,托名身毒国的阿瑜陀公主,前往朝鲜半岛,后来成为驾洛国首任王妃,死后谥为普州太后。这人大概可以名垂青史吧?

   徐远诧异地说“朝鲜半岛与我华夏历来渊源深厚,没想到其中有许黄玉这等人物!如此,则是在下孤陋寡闻。只是不知普州将来人气如何?

   慈音禅师马上“百年以后,普州顺应东普西眉的盛景,还会再出几个华夏历史上杰出的人物呢!”

   徐远问:“什么是东普西眉?”

   玄机子道长“那时候天下文风之盛,东有这里的普州,西有川西的眉州,因此称做东普西眉。眉州会出现一个文学世家,这里会出现道家一代宗师,还有一个数理学界泰斗。

   徐远“如此说来,将来普州真是人杰地灵!不过,二位一齐隐居在此,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守护东普西眉的人气吧?”

   玄机子道长“不错!如今天下混乱,普州人对保护蜀地平安将会贡献多多。

   徐远问:“那么要出将相之才了?”

   玄机子道长“也是,也不是。”

   徐远惊喜地问:“难道会出真龙天子?”

   玄机子道长“不出真龙天子。”

   徐远楞了,说“晚辈愚昧,老神仙能否讲解详细一点。

   玄机子道长“普州近来将有奇人世,一切事迹还与先生有关。

   慈音禅师忽然道:“天机不可妄泄!”

   玄机子道长马上缄口不言。

   徐远想到自己的学识比较一僧一道差之远矣,不由脸上露出了惭愧之色。

   慈音禅师忙“先生也是尘世中的高人,一生际遇颇为神奇,将来也会载入万民口碑之中,何必自觉不安?你到塔子山执教,本是功德一桩,何必一定求签!

   徐远因此定下决心前往塔子山。

       

   过了半年多,玄机子道长和慈音禅师前来探望徐远。徐远和吴瑶陪着他们在塔子山上游览了一圈。他们对塔子山胜景很感兴趣,又与佛婆交谈了一阵。中午,吴瑶邀请众人在自己家中吃饭。进餐后,徐远有意叫来紫竹、吴其、吴秀,让他们分别上前奉

   几个孩子离开后,徐远问:“晚辈觉得这几个孩子颇堪造就。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前程到底如何还请老神仙和活菩萨指点。

   慈音禅师尚未开口,玄机子道长已经开口说:“贫道首先恭喜里正!

   吴瑶禁不住问:“小人有何喜事?”

   玄机子道长“令郎大概就是最小的那个孩子吧?他心地仁爱,聪慧非常,将来自会富甲一方!”

   吴瑶听了,心中高兴不已。

   徐远又问:“那个大点的男孩呢?”

   玄机子道长“他是谁家的孩子?将来一定会做官。”

   徐远又问:“那个女孩如何?”

   玄机子道长笑而不答。

   徐远再问,玄机子道长“这个女孩来历不小,造化也大。只是我们都要恭喜慈音禅师!”

   慈音禅师笑着说“福为一方百姓之乐,苦为川中苍生之祸。我们祸福同当,道兄何必分什么彼此呢?

   玄机子道长“她毕竟是你们佛教中的人才,将来必然光大佛门。”

   慈音禅师笑着说“这天地之中从来只分正邪两路,儒家、道家、佛家都是殊途同归的正神,你又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呢!

   玄机子道长哈哈大笑地说“也是,也是。你我本来同进同退的。话说到此,我们也该告退了。”说罢,他们起身扬长而去。

   对二人的说话,吴瑶似懂非懂。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