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炯文学博客

原创

 
 
 

日志

 
 

第二章 紫竹降世  

2017-02-01 14:25:18|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氏从惠慈庵中逃走的时候,随意在庭院中拔出了一枝小紫竹,当作帮助自己行路的手杖。到了塔子山上,彭氏将它随意地插在崖边的土壤里。谁知道那根竹杖竟然慢慢地成活了。春暖花开,竹杖长出了青枝绿叶;夏秋之交,土壤里还发出了几只嫩嫩的竹笋。

   有一天,邹氏和王氏上山。她们看见这株紫竹,深深地感到诧异。

   邹氏说:“竹子虽然容易栽植,但是总得带点根系才能成活。这竹杖没有一点儿根系,竟然能够存活而且发枝长笋,莫非它透着什么灵异?”  

   王氏说:“我听说观世音菩萨坐在紫竹林中修行,难道观世音菩萨今后要到我们塔子山上修行?”

   彭氏觉得好笑,说:“观世音菩萨的道场在南海普陀山上,怎么会到塔子山上修行?想来紫竹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自己长出了根系。”但她内心也是不胜好奇,于是用心呵护这株紫竹,经常给它施肥、除草和灌溉,使它茂盛地成长。到了冬天,又进行分株移栽。几年下来,彭氏房屋的周围渐渐地形成了一片紫竹林。从此,彭氏朝听百鸟争鸣,暮闻竹涛翻涌,心静如水,修行日渐精进。

   此后,彭氏又发现:塔子山密林深处和悬崖之上长着许多的药草,诸如黄连、黄柏、柴胡、连翘、麦冬、金银花等等,总共不下于七八十种之多。她想:“乡亲们患病以后四出求医,有的得不到及时治疗,或者病情加重,或者竟然死亡。自己何不将医术施展开来,替乡亲们治病疗伤,也算报答乡亲们的恩情?”原来,彭氏在惠慈庵中修行时,法名叫做慧明。庵中比丘尼十多人,就数慧明聪明、勤奋,很得住持玄妙怡师太的喜欢。玄怡师太不但是著名的佛庵住持,还是嘉州城中精通医术的高手。有一天,玄怡师太问道:“慧明,你可愿意学医?”彭氏想了一想,喜中带忧地说:“师父,我倒是愿意学医。只是学医之人需要记诵药性和汤头,我从来没有念过书,这恐怕不行吧?”玄怡师太说:“你如此年轻,读书识字又有什么难处?只要你愿意学医,从今以后就不必参与种植庄稼和洒扫庭院了。”彭氏大喜,开始向玄怡师太学医。十年以来,彭氏读了不少的医书,还跟着师父在嘉州一带救治了不少的病人。

   此时,她有了在塔子山上行医的想法,便带了一把锄头,去那四面八方挖取了若干的药材,再将它们洗净晒干,又想方设法地贮藏起来。

   村民吴信问:“彭氏姐姐,你莫非能够行医?”

   彭氏说:“僧道多能行医!我在惠慈庵的时候,跟随玄怡师太学过医术,也行过医。倘若你们有了什么病痛,尽管让我试试。”

   吴信大喜地说:“我的堂客丁氏腿脚麻痹,长期卧床不起。你能不能将她治好?”

   彭氏说:“让我过去瞧一瞧。”

   彭氏来到吴信家中,细细地诊断了丁氏的疾病,马上对吴信说:“嫂子的病完全可以治好!这种疾病光靠服药不行,还得依靠针灸打通她的经络。只是我来得匆忙,身边没有针灸的工具。你可到普州城中购买。”

   吴信立即赶赴普州城中,购买了针灸的工具。彭氏处了药方,又立即给丁氏实施针灸。十来天后,丁氏的腿脚有了感觉。吴信欢喜不尽地对佛婆说:“丁氏吃了无数的药方,从来没有明显的效果。不想你的医术如此神奇,竟能立竿见影。”

   百日左右,丁氏高兴地说:“妹子,我这腿脚好像有些气力了。”

   彭氏大喜道:“我们扶着,你试着站立和行走。”

   在吴信和彭氏的左右扶持下,丁氏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彭氏鼓励她道:“你再试着迈动脚步。”

   丁氏大着胆子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吴信兴奋地说:“堂客,你终于好起来了!”

   丁氏激动得珠泪滚滚,哽咽着说:“夫君,我卧床二十年,没想到妹子居然治好了我的疾病。我们给妹子磕头吧!”

   彭氏急忙说:“不用,不用,吴大哥好好地照料嫂子!一个月以后,嫂子可以恢复如常,你们静候佳音吧!”

   村里的人们传说开来,十里八里的人们纷纷前来求治。彭氏对于求治的人们从不拒绝。而且各种疾病经她出手治疗,无不药到病除。彭氏又从不收取人家分文的酬金。附近的人们感恩戴德,慢慢地将她唤做了“佛婆”。

   时间长了,塔子山上的药材逐渐匮乏。乡亲们跟着她识别、采集和种植药材,还把收获的药材无偿地送到山上,供她治病疗伤之用。如此一来,山上山下皆是药材,一年四季,药材飘香。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佛婆来到塔子山上,不觉已经十年有余。这期间,她一心一意修佛,又不断替人治病疗伤。塔子山、紫竹林和佛婆的名声渐渐传播开来。

   这天清晨,太阳喷薄欲出,满天朝晖。佛婆站在自家门口,眼望远山近水,心中默默祈祷父兄平安无事,忽然听见一阵婴儿哭泣的声音。她诧异地想:“村子里并没有妇女怀孕生育,哪儿来的婴儿哭泣声音?”  

   她急急忙忙在房子的周围和山上搜寻一番,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因此寻思:“难道自己听错了?”刚要转身离去,又明白不过地听见了孩子哭泣的声音,她心中不由得想:“难道孩子会在白塔里面?”白塔高逾十丈,塔门常年关闭,钥匙只在她的身上,一般人无法上去。“可是除了塔内,这声音又来自哪里呢?”为了看个究竟,她立即打开塔门,一层一层地爬上了塔楼。在那塔顶的正中,果然放着一个黄缎制作的包裹。淡淡的朝晖之下,包裹闪烁着似有似无的金光。她打开包裹,里面果然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婴。孩子长着一个圆圆的脸庞,红红的脸色,五官儿端正,模样儿十分逗人喜爱。

   “咦,谁家生下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儿,却将她扔在白塔上面?”佛婆心中诧异,接着又想:“这么大清早的,丢弃婴儿之人一定没有走远。”于是她站在塔顶向四面八方张望。此时天色清明,远眺可达数里,四面八方的道路上却没有一个人影。佛婆叹了一口气,转身来看孩子。自从佛婆上来以后,婴儿就止住了哭泣,只是用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望着佛婆。佛婆说:“孩子,你的父母生下你,却又不肯抚养你,这自然是他们的过错。不过,他们或许有什么无法言说的难处,才会做出如此不近情理的事情。唉,你也不要埋怨他们了,乖乖地跟着我去生活吧!”

   孩子眨了眨眼睛,又咧着小嘴儿浅笑了一下。

   佛婆想:“她这么幼小,便知道讨人欢心,将来长大了,一定十分孝顺我。也许是观世音菩萨看我可怜,特意送她来陪伴、安慰我的呢!”

   她无限欣喜,抱了孩子,小心翼翼地走下塔来。

   谁知刚回到家中,女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佛婆疼爱地问:“孩子,你可是饿了?”

   女婴眨了眨眼睛,好象是答复。可是佛婆家中没有婴儿的食物,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得抱着婴儿进村。村中的女人听说佛婆拾得一个女婴,纷纷跑过来观看,又向佛婆表示祝贺。可是她们没有婴儿,也就没有乳汁。

   佛婆急得团团转。

   邹氏忙说:“我听说蜂蜜浆水可以代替乳汁。我家中有现成的蜂蜜,不知道是否可以使用?”

   佛婆想,《神农本草经》中说过,蜂蜜安五脏,益气补中,止痛解毒,除百病,和百药,久服轻身延年。只是没有听说过可以代替乳汁。但是她此时此地别无它法,也只好同意试上一试了。

   邹氏立即回家,拿了蜂蜜过来,调制成蜂蜜浆水。佛婆抱着弃婴,邹氏用一把小调羹舀了蜂蜜浆水,一点一点地喂养。谁知道女婴紧紧地抿住小嘴儿。众人百般逗哄,女婴仍然不肯吮吸,只是一个劲儿地哭泣不止。

   邹氏疑惑地说:“蜂蜜味道甘甜,婴儿无不喜欢。她怎么不肯吮吸呢?”

   王氏也说:“她明明十分饥饿,却又不肯吮吸,难道天生不会吮吸?”

   邹氏说:“如果她天生不会吮吸,佛婆怎么抚养她?”

   村民们尽皆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不休。

   忽见村中走来一僧一道。

   吴瑶立即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说:“老神仙和菩萨驾到,这孩子有救了!”

   原来,这个僧人乃是县城北面栖崖寺的住持慈音禅师,道人乃是城西朝阳洞的玄机子道长。二人经常济人急难,所以被普州的人们称为神仙、活菩萨。吴瑶经常去栖崖寺和朝阳洞烧香礼拜,因此与他们熟悉。

   玄机子道长急忙问:“谁家的孩子?她怎么样了?”

   吴瑶说:“佛婆拾得一个女婴,可是她不会吮吸食物。”

   玄机子道长与慈音禅师上前看过,相互对视一眼,目中精光闪动。

   慈音禅师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女婴的脸颊,然后说:“她怎么不会吮吸呢?”

   邹氏重新喂入蜂蜜浆水,那婴儿果然开始用力地吮吸。

   一会儿,她吃得饱了,便躺在佛婆怀中静静地睡熟了。       

   人们认为,这一定是慈音禅师施法术,拯救了女婴。

   邹氏又说:“佛婆,你得给这个孩子取个名字呢!”

   佛婆说:“她父母不在这里,怎么取名呢?” 

   慈音禅师望着山上的紫竹,漫不经心地说:“紫竹好,好紫竹!”说罢,便与玄机子道长不声不响地走了。

   佛婆略有所悟说:“对,这个孩子就叫紫竹吧!”

 

   后来,佛婆经常向邹氏和王氏讨教育儿的方法。

   邹氏笑道:“这抚育婴儿的方法,只要常带三分饥与寒,你担心什么呢?”

   佛婆说:“我自己没有经验,不能让孩子吃了亏。”

   邹氏忽然想起:“对了,你是一个吃素之人,总不能让孩子也跟着你吃素吧?”

   王氏也说:“是呀,本来便没有乳汁可吃,怎么还能够让她吃素?”

   邹氏说:“不如让我替你抚养一段时间?”

   佛婆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小紫竹一看见邹氏的儿子吴其就咧着小嘴儿笑开了。邹氏甚是高兴,急忙熬了一锅米糊喂养他们。吴其和小紫竹高高兴兴地进了食。第二天,邹氏又炖了一份猪蹄汤,准备给他们营养营养。谁知道吴其高高兴兴地喝了,紫竹却一闻到气味便立即扭过头去,马上呕吐不止。一连几天,若是见了晕腥的食物,她必然呕吐不止。

   邹氏觉得奇怪,过来询问王氏。

   王氏说:“这孩子的来历不明,她如此不沾晕腥,也许将来也要修佛呢!”

   邹氏说:“如此说来,还是佛婆自己抚养比较妥当?”

   佛婆听说小紫竹不食晕腥,只得将她带回塔子山上

   向观世音菩萨烧香礼拜是佛婆每日必做的功课。每次佛婆烧香礼拜,小紫竹总在旁边咧着小嘴儿笑个不停,有时候还会手舞足蹈的。佛婆想:“这孩子还真与观世音菩萨有缘哩!”

   春去秋来,小紫竹不知不觉五岁了。

   佛婆省吃俭用地想替紫竹缝制新的衣服。可紫竹却不大喜欢世俗女子的装束,她喜欢袒胸露臂,还喜欢将头发挽成蝉翼一般的形状。佛婆笑道:“你这么打扮,一点不像世俗女子,却像观世音菩萨座前的侍女。”

   紫竹说:“好啊,我长大了就做观世音菩萨的座前侍女!”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