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第一章 情助佛婆  

2017-02-01 14:32:49|  分类: 紫竹观音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烈日当空,盛夏如火。吴江和妻子邹氏正在塔子山下的道路旁边耕作,忽然前面走来一位中年妇人。她步履蹒跚,手中拄着一支紫色的竹杖。

   邹氏对吴江说道:“这是谁家的亲戚?你看她走路晃晃荡荡的,可是生了什么病么?”

   吴江忙说:“你快过去看看,这么大热的天气,一个人在外面行走,可不要中了暑气!”

   邹氏急忙丢下手中的锄头,过去探望。只见妇人脸色憔悴,汗如雨下。望见邹氏走了过来,她忽然“卟咚”一声栽倒在地。邹氏急忙将她扶了起来,抱在怀里,大声叫道:“吴江,你快些拿水过来。”

   吴江急忙将盛水的瓦钵送了过来。邹氏从吴江的手中接过瓦钵,慢慢地将它倾斜,让清凉的水液缓缓地流入妇人的嘴里。不大一会儿,妇人悠悠醒来,看见自己躺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怀中,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知道一定是他们救了自己,于是声音微弱地说:“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邹氏轻轻地说:“姐姐不要客气!毒辣辣的太阳底下,怎么不打一把伞?”

   妇人迟疑着问:“你们是——?”

   邹氏说:“他是我的夫君,名叫吴江。我叫邹氏。”

   妇人问:“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邹氏说:“我们这里是普州治下的安岳县塔子山吴家庄。”

   妇人“啊”了一声,不再言语。

   邹氏听她不是本地人口音,神情之中又有些惶恐不安,猜想她一定是在外流浪的人口。此时因为战乱、饥荒或者犯罪,在外面流浪的人口不少。于是安慰她道:“姐姐不要担心,周围都是我们村中之人。”

   妇人无力地点了点头。

   邹氏又试探着问:“姐姐可是生病了?”

   妇人苦笑一下,有气无力地说:“生病倒是没有,只是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了。”

   邹氏责备道:“你怎么不早说?”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窝窝头。  

   看见窝窝头,妇人的眼中光芒闪动。邹氏想到饥饿之人不能吃得过急,便将窝窝头撕做一些小点,然后一点一点地喂入妇人的嘴里。过了一会儿,妇人脸色红润起来。邹氏仔细端详:妇人三十多岁,容貌端正,身材苗条。因此问:“姐姐到附近走亲戚?”

   妇人苦笑一下,说:“我的家距此千里之遥,在这一方哪有什么亲戚!”她一边说,一边眼圈竟然红了。

   邹氏暗想她一定有过什么伤心之事,当下转过话题问:“姐姐,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妇人说:“我姓彭,你们叫我彭氏吧。”

   邹氏问:“你这么匆匆忙忙地行走,准备去哪里?”

   彭氏说:“唉,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邹氏诧异地问:“你难道没有家吗?”

   彭氏哽咽着说:“我早就无家可归了。”

   邹氏惊奇地问:“怎么一回事情?”

   彭氏说:“我家住在嘉州城郊,娘逝世得太早,我从小跟随父兄生活。我十八岁那年,朝廷下令征集壮丁,抢修剑阁一带的栈道。父兄被押往利州,从此杳无音讯。我只好急急忙忙嫁给一个姓彭的农夫。谁知道第二年,官府又将我的丈夫抓了去当兵。也是我的命运太苦,他一上阵就死在川南的战场上。”说到这里,她终于掉下了眼泪。

   邹氏极为同情地说:“你这命可算是苦到底了!”

   彭氏说:“这还不算,公婆嫌我没有生育过孩子,又狠心地将我赶了出来。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得去到嘉州城中的惠慈庵剃度出了家。”

   邹氏皱了皱眉头,关心地问:“我听说尼姑庵中人们的生活也是十分清苦?”

   彭氏点了点头说:“不错。除了吃斋把素以外,我们还要诵经礼佛,洒扫庭院,种植庄稼。不过清苦我倒不怕,横竖都是苦日子,只是却又大难临头。端午节这一天,一群游兵散勇闯入我们庵中,奸杀了我的小师妹们,还逼死了我的师父。我从外面回来,惠慈庵已经被他们烧得干干净净了。”

   吴江愤愤不平地说:“他们这般无法无天,你难道不可以上官府控告他们?”

   彭氏无可奈何地说:“去了呀,可是官吏们说他们已经上山当了强盗,衙门也无可奈何。强盗们得知我在告状,又发出话来威胁。周围的人们劝我快快逃走,否则也逃不过他们的魔掌。我只得从嘉州逃亡出来,一路乞讨,走了足足二十天。”

   邹氏愤然说:“这些游兵散勇真正可恶!他们纵然不怕官家治罪,难道也不怕神仙和菩萨惩治他们?”

   吴江说:“如今人心变坏,恶人当道,也不见神仙和菩萨怎样惩治他们!”

   彭氏叫了起来:“兄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虽然世道艰难,我们也不可以抱怨神仙和菩萨!”

   邹氏赞成地说:“姐姐说得是,善恶到头终须分!可是姐姐如今去哪里安身?”

   彭氏哭着说:“我也不知道。”说罢,不禁泪如雨下。

   邹氏向吴江说:“我们去向里正求个情,就让姐姐住在我们的村子里?”

   吴江点了点头。

 

   吴江夫妇带了彭氏,来到塔子山里正吴瑶家里。里正乃是当时的一种乡村差役。吴江说明来意。彭氏跪在地下说:“还望里正开恩,收留小妇人。”

   吴瑶慌忙说:“妹子不要这样,大家商量。”

   吴瑶的妻子王氏走出来,一定让大家坐下说话。

   吴瑶说:“按说你这种情形,无论如何我们也该收留。只是县里最近发下了文告,说是不得擅自收留外来人口。我们如果收留你,被官府发现以后,他们不但依然要赶你出去,恐怕还会到村子里折腾一番,这却如何是好?”

   彭氏听了,急得哭了起来。

   王氏说:“姐姐休要烦躁!我想县里文告的意思是不得收留嫌杂之人,以免地方上发生祸乱。姐姐不过一名柔弱妇人,哪里就会生出什么祸乱呢?”说罢狠狠地盯了吴瑶一眼。

   吴江马上说:“嫂子说得有理!就是衙门中的人们看见彭氏这个样子,大约也不会追究的。兄长如果还不放心,我们夫妇可以担保!”

   吴瑶想想这个女人的确可怜,只得说:“既然如此,我们这里有座塔子山,山上有一座白塔,距离村子也不算远。你既是修佛之人,可以去那塔子山上安身,就说替我们看守白塔。”

   邹氏道:“那里清清静静的,外人一般不会进入。姐姐正好去那里修佛。”

   彭氏听了,千恩万谢地同了吴江夫妇离去。

   王氏不免埋怨了吴瑶一番。

   吴瑶解释说:“我也是替村里的人们着想。如今既然收下了她,我还得替她募捐一些粮食。你先去通知大家上山,帮助她把房子修建起来。”

 

  塔子山位于普州城东南百余里。也不知道什么年代,人们在山顶上建起了一座白塔,因此这座山峰称为塔子山。塔子山虽然高不过百丈,却是峰回路曲,谷幽林秀。进入山间,但闻鸟语花香,清幽雅静,恍若世外仙景。彭氏见了,不由得十分欢喜。

   塔子山上土地宽敞,只是弃置已久,荆棘丛生。吴江准备紧挨白塔的旁边,选择一块视野开阔、阳光充足的土地,作为建修彭氏居室的地址。

   村民吴禄说:“虽然山顶之上通风向阳,冬季却是寒冷不堪。不如下到半山之中,依托山崖之势,修建一座房屋。”  

   王氏想了一想说:“吴禄说得有理。”

   此时村民们纷纷上山帮忙。转眼之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来了几十个人。众人来到半山腰,果然这里背倚崖壁,视野开阔。前面坝田千亩,左右树木万千。在那崖坪的旁边,还有一口天然石井,井中泉水兀自汩汩向外流淌。众人道:“就是这里了。”

   大家一起动手,清除了地面上的荆棘和杂草,又七手八脚地抬来了几块方方正正的大石,奠定了房屋的基础。接着从山崖上砍来树子和竹子,割下一堆堆茅草,作为建筑房屋的材料。然后,人们做的做石工,做的做木工,忙忙碌碌两三天,终于为彭氏建起了三间茅屋

   邹氏看了看新房子,忽然说:“姐姐虽然有了房子,可是家中一无所有,叫她怎么过日子呢?”

   正说着,吴瑶差人送来了一挑粮食,足够彭氏吃上三两个月。

   王氏说:“还没有家具和用具,还请大家送她一些!”

   吴江说可以送来一架木床和一套被褥。吴信说可以送来一套梳妆用具。吴禄说可以送来锅盆碗盏。众人又七嘴八舌地说送这送那。于是众人纷纷下山,只有邹氏和王氏陪着彭氏在那里说话。

   不大一会儿,众人返回山上,搬来了各种家具和用具,又七手八脚地替彭氏布置了起来。

   邹氏看了看,满意地说:“姐姐这个家,如今勉强像个样子了!”

   彭氏喜悦地说:“多谢诸位关照!”

   王氏回来,又对吴瑶说:“彭氏总算安置了下来,可是以后她还得吃穿用度。不如再去帮她开掘两亩土地,让她自己种植一些粮食和蔬菜,省得乡亲们时常送去。”

   吴瑶说:“这倒是个好主意!”

   王氏去对吴江夫妇说了,吴江夫妇竭力赞成。他们约了十来个男女,就在彭氏住房的周围替她开垦了两三亩的耕地,又给她送去了一些粮食和蔬菜的种子。彭氏出身于农户,在惠慈庵中也学会了种植蔬菜,这时候自然不辞劳苦,起早摸黑地劳作。几个月下来,彭氏收获了一些粮食、蔬菜和瓜果,吃食问题得到了解决。

   天气逐渐寒冷起来,塔子山上朝霜暮雪,日渐冰冻。邹氏又过来对王氏说:“彭氏衣衫单薄,怎么耐得住寒冷?”

   王氏说:“你不说,我倒忘记了!我家中有现成的棉花和布匹,不如咱们上山替她添制棉絮和棉衣。”

   邹氏说:“如此甚好!我去约些人手。”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