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典小说集锦

傅光炯收集整理

 
 
 

日志

 
 

看川戏  

2017-02-06 23:25: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川戏 - 傅光炯 - 傅光炯读书坊

      

散文

 

小时候很迷恋川戏。且不说五花八门的脸谱,能够从嘴里吐出火焰的绝技,便是宽袍大袖的古代装,“咚咚咔咔”的锣鼓声,撕心裂肺的唱腔,无一不吸引着儿时的我。

记得有一次,县川戏团在周礼场一连演出一个多星期。可是每张门票要花去一角钱。因此,看戏的人们只能是那些机关单位的干部、职工和他们的孩子。但是也有一些农村的老头子,他们虽然也没有多少的零花钱,但因为自己当着家,逢了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大不了受老婆子的一顿唠叨。我们这些乡村孩子都无钱买票。生产队的工分一个劳动日才值一角多钱,对于父母来说买油盐酱醋柴才是正道理,孩子看不看戏又有什么要紧呢?

在众多的乡村伙伴中,也许我的家境要稍好一点。因为我父亲是个中学教师,每个月有着几十元的固定工资。但是母亲也不会给钱让我看戏。因为全家九口人生活(那时还有两个堂叔在我们家生活),而且没有一个男劳力,必须年年给生产队补超支。更加重要的是,我们五兄妹在读书,学费、生活费都指望着父亲那点工资。

但是家长们并不禁止我们去“守戏”。什么是“守戏”呢?就是每场演出结束以前的大约十多分钟,戏团的守门人便会允许我们进去看看戏的结尾。这时候我们便蜂拥而入。

但是“守戏”也很艰难。首先是将近两个小时的苦苦等待,必须站在戏场外面的露天坝里,眼巴巴地看着人们进去,心中羡慕已极,却又无法可想。尤其害怕遇见家住街道的同学,远远地看见了他们,我们又只好往人丛中去躲藏。睛天倒没有什么,听听戏场里传出来的锣鼓声,演员的唱声、吼叫声,或者抬头仰望天空,数数星星的数量。倘若天上下着雨,地上又刮起风,寒风钻进脖子,凉透了全身,竟有可能会冷得浑身颤抖!

县川戏团在周礼场演出了十来天,我们就苦苦地“守戏”了十天。“守戏”时还没有什么感觉,一旦结束了,所有积蓄起来的疲惫便一齐钻了出来,让我们躺在床上整整地睡了一天两夜!

开初母亲吓坏了,后来听说别人家的孩子也是这样,她就放下了心来。

那时我就常常想,倘若我长大以后有了钱,一定要堂堂正正去看场川戏。

那时我对戏与剧觉得难以分辨,什么是戏?什么又是剧呢?以后我才慢慢地知道,剧比戏的内涵大得多。剧有戏剧、话剧、歌剧、舞剧之分,还有正剧、喜剧、悲剧之别。戏剧呢,只是剧中的一个门类。但川戏说不上戏剧中的魁首,只是地方戏中的一种,京剧才是戏剧的国粹。现在县川戏团仍然存在,但只是在逢年过节时表演一些歌舞,或者在什么大型会议上作个礼仪性的表演,川戏却是不大唱了。据说是因为电视普及以后,人们不大看川戏了。这也许是真的,也许并不是真的。政府拨款的川剧团不大演出,但是民间却常常有些小型川戏团队来演出。

扫兴的是,听说重庆和四川分家以后,精明的重庆立即将川戏申报为重庆市的历史文化遗产,川戏从此应当姓“渝”而不姓“川”了!虽然姓“渝”不姓“川”以后,四川照样可以表演川戏,但总有一种抱着别人家的孩子逗乐的别扭的感觉。唉,我在四川大约再也不想看川戏了!

但我仍然要感谢川戏,因为川戏是我见识过的最早的戏剧品种。由于电影和电视的发达,京剧和越剧、黄梅戏已经更多地进入了我的视野。也许是老了的缘故,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各种戏剧,因为相比纯音乐、歌曲、舞蹈而言,戏剧别有一种韵味在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